「難道這是要動手了嗎?」

「先靜觀其變,他是一個人上山的,應該不是要動手的意思。」

看著眼前的人,所有的人動作都有些僵硬,因為這是被嚇的,來人可是大名鼎鼎的殭屍王,甚至曾經這裡的很多人都和他戰鬥過,正是和他戰鬥過,所以這些人才明白這殭屍王的可怕之處。

「兩位!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就來看看!不打擾你們的!」

殭屍先是撇了一眼陰宗,然後便向秦軍兩人問好,而且看這個樣子,似乎還有些恭敬。

這就更讓所有人詫異了,殭屍王的脾氣大,那是出了名的,誰都知道這殭屍王誰的面子都不給,不然也不會成為整個西州人族的敵人了,但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居然向這兩個黑衣人問好,這就讓所有的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難道這個人更加的厲害嗎?還是說這兩人有什麼特別的手段。

所有的人都看著秦軍兩人,腦子裡不斷的在想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人,要是剛才屬於看戲,那麼現在完全就有其他的意思了。

「哼!」

不過秦軍和他的師父對於殭屍王卻是理都不想理會,要說這裡誰對他們最有威脅,或許他們不清楚,但要是說誰對他們最沒有威脅,那一定是眼前這個人,秦軍的修鍊完全是克制了殭屍,不要說他的師父,就連秦軍自己也有把握拿下這個殭屍王,這就是兩人不將殭屍王放在眼裡的原因。

「呵呵!」

殭屍王有些尷尬,他沒有想到自己會被這樣無視,或許這是他活了那麼多年,最尷尬的一次,可是他卻不敢有絲毫的不滿,這兩人從大軍當中穿行的時候,他就能感覺到這兩個人帶給他們的危險,那是一種來至於靈魂的感知,很多人都覺得殭屍很強大,肉身不腐,金剛不壞,同等級幾乎能碾壓任何人,可是殭屍王自己卻很清楚,殭屍的優點明顯,但是他們的缺點也是很明顯的,為什麼道門能夠剋制他們?道門固然很強,但是真正克制他們的原因,完全只是因為道門修鍊的道法當中有陰陽這一說法,而其中陽就是他們的剋星,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等到他三魂七魄都滿,成為完全體的時候,他都是殭屍一族的剋星。

當然這樣的事情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殭屍王也沒有傻氣到到處去說這件事情。

正好秦軍就是完全克制他們的那種修鍊者,這樣的人根本不用給他講什麼道理,所以即便是很尷尬,殭屍王也沒有絲毫的生氣,不管是從實力上來講,還是戰略意義上來說,他都不敢把兩人怎麼樣,現在他可是想把這兩人拉攏過來,要是他們和陰宗的人合作,即便從來沒有怕過誰的殭屍王,估計也是要跑路了。

不過殭屍王還是很高興的,畢竟這倆人跟陰宗似乎有不可調停的矛盾。

「這兩人怎麼回事啊?」

「是啊!這兩人看都沒有看殭屍王一眼,這殭屍王卻不敢動手。」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完全顛覆了我的想象啊!」

陰宗也是滿臉的陰沉,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兩個看似來搗亂的人,似乎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能讓殭屍王給他們出頭,這殭屍王在他們身邊顯得恭敬,甚至連一點脾氣都沒有了,試問這樣的人物有誰敢去惹,這一下就讓陰宗陷入了兩難的境地,都不知道對面這兩人是該動手還是不改動手了。

「死!」

不過此時秦軍卻告訴了陰宗結果,那就是動手! 陰宗眉頭一皺,又是一道冰牆扔出,將秦軍的攻擊給擋住了,不過這個時候該發動攻擊的陰宗,卻遲遲沒有發動攻擊,在場的人看到這樣的結果,也沒有敢在起鬨,現在他們深刻的明白,這兩個人似乎惹不起,陰宗不主動進攻那次是正確的事情。

「我靠!這兩人怎麼回事啊?師兄你知道嗎?連殭屍王都怕他,我們也做不到吧!」

一個角落裡,田木子正和自己的師弟找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位子看著這場好戲。

「我怎麼知道?對了!對了!小殭屍你知道嗎?」

田木子看了一眼身邊的小孩,立刻問道。

此兩人正是秦飛在西州的第一個顧客,那兩個十分討打的道士兄弟。

「不知道,不過我感覺到他們身體當中有一種奇怪的力量,這種力量是我們殭屍一族天然的剋星,我們更本沒有辦法靠近他們。」

小殭屍歪著頭想了想說道。

「真乖!」

田木子看著小殭屍說話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原本他們還以為找了一個大爺回去,沒有想到他們卻找了一個萌物回去,現在這傢伙都快成為他們道門的吉祥物了,現在道門提到殭屍,反正第一時間想到的一定是這隻小萌物,至於殭屍王!呵呵了!

「那那種力量對我們有危害嗎?」

「應該不會,那只是對我們這一族有著致命的威脅,對於其他好像就沒有什麼威脅了!」

「這就好!」

田木子鬆了一口氣,這只是對殭屍有威脅那就是好事,最怕的就是對他們也有威脅,不過田木子也只是鬆了一口氣而已。

「不過一會要是真打起來我們還是躲遠一點知道嗎?」

「為什麼啊師兄?我們現在不是已經找到了對付殭屍的辦法了嗎?我們這次來不就是為了讓我們收僵一門重新在世人面前展現出我們的實力嗎?」

田木子的師弟有些不滿。

「你是豬嗎?我們來是對付殭屍的,這不是殭屍你去對付給什麼勁啊?再說了,要是萬一傷到小殭屍怎麼辦?這兩個人敵我未名,我們自然要保護好自己,然後在最關鍵的時候動手,那才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你這麼多年出去白混了啊?」

「呵呵!」

聽到自己師兄的話,師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師兄英明!」

「繼續看~!」

田木子和他的師弟們已經對這件事情看明白個大概,但是其他人卻還是以頭的蒙,對於殭屍王的忌憚,對於這兩個神秘人的忌憚,一時間搞得原本一場激烈的戰鬥,顯得是那麼的安靜,那麼的壓抑。

「兩位!我到底得罪你們什麼了?為什麼兩位會這樣針對我!要是我真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兩位見諒,我在這裡道歉,希望兩位能夠和我和平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然後對付殭屍王!」

有取有舍,這是做宗主最簡單的計謀,這兩個人的實力實在太神秘了,尤其是面對殭屍王的時候,他們居然能讓殭屍王做出讓步,可見這兩人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同樣的,要是這個時候反過來利用這兩個人對付殭屍王,那應該也是一種極為簡單的手段,也是最具有威脅的手段,所以陰宗立刻放棄了想要殺掉這兩個熱的打算,並且還準備道歉,在真正的死亡面前,面子算什麼,更不用說現在他要保的是整個陰宗的名字,而不是他的面子,只要能保住陰宗,這點點面子又算得了什麼了?

「這陰宗果然還是陰宗啊!」

很多人看到陰宗這樣的表現,也是對陰宗十分的佩服,這陰宗是出了名的老謀深算,他的想法幾乎都被其他人猜個七七八八了,但越是這樣,這些人才越是佩服,這個時候做出最冷靜的判斷,才是一個合格的宗主,才能保住陰宗的基業,陰宗能有今天的成就,絕對不是偶然。

「道歉?只有你的命,才是最好的道歉!」

沒有什麼道歉能換回自己的父親,不管如何,他都是要殺了眼前這個人的。

「殺人啊!我最喜歡了!需要我幫忙嗎?」

陰宗的那點小道道自然是被殭屍王看在眼裡,這樣的兩個人他當然不希望成為自己的敵人,這個時候站出來幫助他們至少不會讓這兩人成為他的敵人,這個時候不站出來,什麼時候站出來了?

現在殭屍王還有些感謝陰宗得罪了這兩個人,畢竟都是人族要不是有仇說不定他們就是一頭了!

「不用!」

不過殭屍王還沒有動手,一旁的另一個黑衣人卻將殭屍王給攔了下來,就是這個人才是讓殭屍王感覺到最恐懼的人物,雖然殭屍王不知道眼前這個人的實力,可是他身體里的那股力量才是讓他最恐懼的力量。

「這年輕人似乎……」

「有些事情是他們自己該做的,而不是別人幫他做的,就算是做不好也得由他們自己去做,我們幫不了他,現在只能靠他自己,當然若是你那麼閑,一會若是出事了,你可以救下他,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好!沒問題!」

人情不人情的他看不上,可是這個人是他最致命的威脅啊!要是被他欠一個人情,那麼成為敵人的說法那就不存在了,他當然高興了!

「咦!師兄!小殭屍了?」

「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眼看秦軍似乎沒有一點談判的意思,陰宗也是無奈,現在也只能先將這個人控制起來在談判了,所以陰宗不準備留手了,他要將這個人拿下。

「封!」

陰宗一揮手,四道冰牆直接將秦軍給封了起來,秦軍本想掙脫,可是還沒有等他掙脫,四周便想起了爆炸聲,將他炸成了重傷。

「人情!我來了!」

殭屍王微微一笑準備救人。

「嘖嘖!話說都那麼多年過去,你小子還是這樣皮啊!」

可還沒有等到殭屍王動手,秦軍便被一個人給救下來。

看到這個人的出現,秦軍的師父也露出了一絲別人看不見的微笑。 「秦飛!這就是你的世界嗎?或者我可以認為這是仙界嗎?」

張道陵好奇的打量著秦飛的小店,這裡的房子結構擺設甚至很多東西都是他沒有見過的,尤其是身後那扇奇怪的門,他真的很好奇這道門是怎麼穿梭於兩個世界之間的。

張道陵就想一個好奇寶寶一樣四周掃視,當然這也不怪張道陵好奇,和葉城獨孤青玉這樣的高冷之人比起來,他還是顯得比較獨特,這也是張道陵讓人喜歡的地方,其實來到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都有好奇心,只是他們的好奇心多少都被自己的性格所左右,很少會有像張道陵這樣的性格。

「是不是仙界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這個世界確實和你們的世界不一樣,再說了你又呆不了多少時間,那麼好奇幹嘛?」

「這話就不對了,我不也成仙了嘛!這以後要是來到這裡我還是要搞清楚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會不會像普通人一樣,要分個勢力山頭什麼的?我要是上來了,我跟誰混,是誰的山頭,我是被太上老君提拔上來的,我算是跟他混嗎?還是跟女媧娘娘混啊?我聽說仙界也是分很多大佬的,不知道這女媧娘娘算那種級別了?」

張道陵滔滔不絕的說著,而秦飛則是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怎麼知道女媧混那個山頭的,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混那個山頭的好不好,要不要這樣啊?

秦飛很難受,他怎麼就沒有發現張道陵有話癆體質了?

「張天師,我說你能不能不問,這樣跟你說吧!我和你們那個世界不是一個山頭的懂吧!就是不是一個老大管,你們的老大管你,但是管不了我,我們的老大也同樣的管不了你懂吧?」

秦飛實在不知道怎麼跟張道陵解釋大家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他最怕的就是越解釋越亂,還是前面幾個好打發什麼都不問。

「也就是說你不歸女媧娘娘管?」

「是的!不錯,我不止不歸他管,他管誰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你也不要再問了,反正你到時候也不會來到這個世界,你就當來旅遊來玩玩好不好,以後位列仙班之後還可以跟你的同僚吹吹牛,說你到天外旅遊過好不好?」

人的好奇心是最可怕的,秦飛是真的怕張道陵繼續追問了。

「這真的是天外嗎?聽說那裡是佛家的地盤啊?你……」

「行了!大哥!不說了好不好!」

秦飛直接下樓,他真的不想在和張道陵廢話下去了,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這人怎麼那麼煩,難道這是成仙後遺症?

「喂!秦飛說說嘛!我就是想要了解一下而已,你也知道我是當師傅的,以後還要在徒弟面前給點面子的,要是什麼都不知道你叫我怎麼混啊?」

張道陵看著秦飛下樓也是追這秦飛小樓來。

不過當張道陵下來之後看到的第一眼卻是睡著樓梯口的小烏。

小烏很特別他不太喜歡顯眼的地方,三隻寵物就他的存在感最低,也因此他畢竟喜歡那種角落,而樓梯口的角落就是最後的地方,沒有人打擾,還能避開視線,就這樣舒服的睡上一天是小烏最大的享受,不過這個位子若是小樓來卻又十分的扎眼,所以他一眼就被張道陵給看到了。

「有龜腹背皆有硬甲,頭尾與四肢能縮進甲內,耐饑渴,壽命極長,人們占卜用龜,筮用蓍,合稱龜筮。龜背紋理稱作龜文,占卜時灼燒龜甲,視所見坼裂之紋,以兆吉凶休咎。」

「這!這! 啞女驚華:鬼王逆天寵妻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玄龜嗎?」張道陵不敢相信的看著小烏。

和小烏在一起太久了,也就讓秦飛對於自己的三隻小寵物都沒有怎麼注意過,也從來不會去注意到他們的變化,在秦飛的眼中他不過就是一隻小烏龜而已,但是小烏身上的變化隨著他的實力不斷的變化,他的身體也越發出現了很多的變化,尤其是在他的龜殼之上,秦飛從來沒有注意的龜殼之上,居然已經開始出現一個特別的紋理,而這些紋理在修道之人看來更是玄之又玄的東西,一下子就認為小烏就是玄龜,當然除了玄龜烏龜當中比較有名的就是玄武了,張道陵可不認為四靈當中的玄武,和盤古一個時代的神靈會是這樣一隻小傢伙。

「玄龜?我還真沒有注意過小烏是什麼品種,小烏你是什麼品種啊?」

秦飛也是好奇的看了一眼小烏,不過小烏卻是抬頭看了一眼秦飛。

「品種?你不覺得這樣是在侮辱我們神獸嗎?雖然小白有時候卻是雙商不在線,但是我們也不是隨便就可以這樣沒有尊嚴的吧!不告訴你!」

說完小烏就繼續閉上眼睛開始了他一天的休眠。

「呵呵!」

被小烏給懟了一下,秦飛也是一臉的無語,這小傢伙平時看上去挺好相處的,可關鍵時候居然這樣不給面子,不過小烏可不像小白那樣好欺負而且小烏又是那種十分淡然的佛系性格,秦飛實在是不知道怎麼收拾他才好,只能當做什麼都沒有聽到。

「果然是神獸啊!這樣的不凡!」

張道陵看著小烏眼睛都開始冒著金光了。

這不就是一隻厲害點的神獸嘛!再說了現在他也沒有動手,你怎麼就看出他的不凡了,秦飛覺得張道陵之所為會發出這樣感慨,一定是因為想要養小烏而已。

秦飛白了張道陵一眼,繼續下樓,此時的小花已經聽到了秦飛的聲音,立刻從一個角落當中蹦躂出來,跳到了秦飛的身上,而秦飛也是十分熟練的給自己家這位貓大爺梳理毛髮了,雖然小花的性格跟一般的貓咪十分的不一樣,但是他卻極為喜歡秦飛幫他擼毛的。

「這!這!我要是沒有看錯這也是一隻神獸吧?」

看著秦飛懷裡的小花,張道陵又發出了一聲驚呼,就好像沒有見過世面的鄉下人一樣,十分的搞笑,看到他這個樣子,秦飛只想說還好他的徒弟不在這裡。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一隻虎類神獸吧!」

張道陵能感覺到小花身上那種百獸之王的氣息,那種氣息只能是百獸之王的老虎才有,而白色的老虎,自古就是神獸的代名詞,張道陵都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這些傳說中的神獸都能家養了嗎?果然當神仙就是不一樣啊!神獸都可以養?自己以後位列仙班要不要養一隻了?

張道陵已經開始沉浸在無限的yy當中了!

「咦?秦飛這次帶過的人不錯啊!居然會這樣有眼光一下子就認出我們是神獸了!不錯!有進步!」

小白終於有了聲音,不過因為他現在正被吊起來的原因,即便是他發現了秦飛回來,他也沒有絲毫的表情,反正從分開時間來看,他們也不過只分開了一會而已,再說,現在還被綁著,心裡別提有多難受了,更談不上興奮了,唯一能讓他興奮的就是這個新來的人似乎挺識貨,一下子就認出了他們的不平凡,不像以前那些人一樣,一點眼光都沒有。

所以本來還想裝一波的小白忍不住開口了。

「咦!秦飛啊!你這裡為什麼會有條狗啊?而且還是會說話的狗,我除了哮天犬還從來不知道有其他種類的神獸犬類啊?」

聽到小白的聲音,張道陵自然就被吸引過去了,可是卻有些失望了,他本來以為還有什麼樣的神獸,居然是一條狗。

「狗?你說我是狗?你他喵的說我是狗?混蛋你再說一遍試試看!老子今天一定要咬死你!秦飛立刻放開我,我要咬死他!咬的連他媽都不認識!」

小白怒了!是真的怒了,他本來還以為他終於得到了尊重,可是沒有想到這人跟其他人完全沒有區別,甚至這種感受比以前更加的難受,大家都是神獸好不好,談不上誰弱誰強,但是今天他感覺明顯自己被針對了,他好好一個神獸到底招誰了,每個人都針對他,他是真的不能忍了,絕對不能忍了!實在太過分了,不管什麼原因,他一定要咬死眼前這個人。

「哎!」

秦飛也是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小白,心疼小白三秒鐘,小白的賣相絕對是神獸級別的,但是很奇怪的是,也不知道小白自己是不是帶著buff,誰看見他的第一眼就認為他是狗,當然這都算了,可是每一個人都要打擊他一下,這就讓秦飛都懷疑小白是不是和狗這個詞有什麼緣分了,雖然小白不停的在否認,但是就連秦飛都忍不住認為小白就是一條犬類神獸了,雖然他好像除了哮天犬也沒有聽過其他犬類神獸。

再婚蜜愛:帝少請剋制 「這?我有說錯什麼嗎?」

看著已經有些發瘋的小白,張道陵縮了縮脖子,初來乍到好像得罪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啊!

「沒什麼!不要太在意,他一直都這樣,只要你別叫他狗就行了!」

秦飛覺得有些時候還是要給點小白面子,他確實太受傷了。

「哦!」

「咬死你!咬死你!」

小白還在大叫,絲毫沒有罷休的樣子,估計今天就算是秦飛在場,小白也沒有想過要放過張道陵了。

「那個!小白啊!人家也不是故意的,算了吧!好吧!只要這次的事情算了,我就不幫著你了好不好?」

看著小白是真的生氣,從來不給小白一點面子的秦飛也好言相勸。

「這不是第一次侮辱我了!」小白的眼中居然含著淚水,秦飛也是醉了,這到底是有多傷自尊心啊!

「好!好!好!我保證他不再叫你了好不好!乖嘛!總會有識貨的人,我相信下一個人一定會識貨的!」

秦飛對小白從來沒有這樣溫柔過。

「好吧!絕對沒有下一次!」

小白感受到了秦飛的溫柔,也平靜下來,不過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平靜下來,秦飛就不好說,反正這傢伙的性格確實不太像狗,而且極為能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