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現在咱們就這麼傻乎乎的等著他們回來,不去確定?據我所知,現在這消息已經傳開了,不管是那些天人,還是鍊氣士,可都在向著燕京聚集!」沈凌風實在是有些無法相信,這話會是從張三瘋嘴裡說出來的,臉上滿是迷惘之色,疑聲質問道。

「不然的話,你我還能做什麼?」張三瘋輕輕嘆了口氣,臉上露出一抹苦笑,緩緩道:「從他回來到現在,一直對我們避而不見,我們又能有什麼辦法?也許是他覺得這一年來我們的所作所為叫他很失望,所以他不想來見我們吧……」

「放屁!」沈凌風聞言大怒,破口罵道:「你是真瘋了,還是假瘋了?難道在你眼裡,林白是那樣的人?而且你怎麼讓他失望了,你為了找到他的下落,連一雙眼都瞎的乾乾淨淨,如果連你成了這樣都還叫林白失望的話,那我情願就沒交過那個朋友?」

「如果是以前的小師弟,那肯定是夠了。」張三瘋聞言輕笑出聲,沉默片刻后,輕輕嘆息道:「但我怕的是,如今的小師弟,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小師弟……」

「你的意思是……」沈凌風聞言先是一愣,而後眼眸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議的神情,整個人就如同是泄了氣的皮球般,跌坐在椅子上,望著張三瘋道:「難道你說的是當初封印仙門到了最後時,林白身上發生的那個異變,那朵神秘莫測的青蓮……不可能的,這不可能……」

張三瘋沒有回答,沉默許久后,輕輕揉了揉無神的雙眼,然後又輕輕嘆息道:「天道善變,誰能知道其中的變故,所以你我只能觀望,等他們回京后,應該就見分曉了。」

「如果這個時間段裡面發生了什麼的話,那你我怎麼辦?」沈凌風重重的喘了口氣,平靜了下心神后,憂心忡忡的望著張三瘋道:「據我所知,那些鍊氣士和天人可是來者不善!」

「還能怎麼辦,還不是老辦法,既然眼也瞎了,又何必在乎這條命,他們要是真想要,儘管拿去便是。」張三瘋淡然一笑,平靜無比道,但言語間,卻滿是無可奈何! 岸也看出來了,洛夢櫻的事情他也不可以亂說什麼了,但是他知道的是洛夢櫻是愛這個姐夫的說:「姐夫,姐姐是愛你的。」

洛夢櫻想到岸就要離開了,她要怎麼才可以留下他呢。

墨昊靳他看到了洛夢櫻已經坐在哪裡好一會了,她只是想要留住那個孩子吧。

「時間不早了,睡覺吧」墨昊靳的聲音很平淡。

而洛夢櫻好像沒有聽到一樣,還是很安靜的坐在哪裡,動也不動在哪裡。

墨昊靳沒有說什麼,他走到洛夢櫻沒有,直接把她抱了起來。

洛夢櫻被他抱了起來,驚了一下,她的手挽著他的脖子。

他的樣子真的挺好看的,他真的可以一直陪著自己嗎?還是和他們一樣,到自己想要留下來的時候,他們就會離開自己嗎。

洛夢櫻問著他的唇,墨昊靳也是一驚呀,她這是怎麼了。

洛夢櫻胡亂的吻著他,洛夢櫻也不知道什麼怎麼處理了,她準備放開他了。

墨昊靳看著她吻了一下要準備離開了,墨昊靳可不打算送到口上的跑了。

他沒有讓洛夢櫻這樣就退縮了的,他主動的吻上了她,洛夢櫻剛剛這麼努力了他就是沒有表示的。

「吻可不是你剛剛那樣的哦,要這樣才行」墨昊靳說完再次吻著洛夢櫻。

洛夢櫻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只是在諷刺自己嗎?她從小都是被別人說是天資聰穎,什麼都很厲害的,不管什麼都是信手拈來的,沒有什麼可以難得倒她的,現在墨昊靳的話,確實刺激了她。

洛夢櫻從小就是一個不服輸的人,就算是有些事情上的放手,那也是她按照她的意願來的。

他們兩個人明明只是普通的接吻,直到後面更像是兩個在比賽的兩個人,誰都不服誰。

墨昊靳就算能力不錯,但是比洛夢櫻這樣的胡攪蠻纏的,也是能力有限呀,他怎麼可能還一直抱著她呢。

墨昊靳的腳移到了床邊,把洛夢櫻放在了床上,洛夢櫻被他壓著了,想起來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都說不要隨意點火,洛夢櫻現在才明白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吧,她引起的火只能是她來滅了。

這樣的晚上,洛夢櫻本來會傷心睡不著的,但是身體的累,她也扛不住呀,慢慢的沉睡在夢鄉裡面了。

墨昊靳確很清醒在躺著,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

「你明明很想他留下,你為什麼不說呢?」墨昊靳沒有忘記洛夢櫻曾經說過岸可能是自己的弟弟,但是她並沒有說。

清晨太陽出來的時候,一個孩子躡手躡腳的打開門,回頭看了一下,轉身離開。

岸也看出來了,洛夢櫻是不想讓自己離開的,但是他也沒有理由一直留下來的,他也不想離開:「姐姐,再見了,我會回來找你的。」

到洛夢櫻起來的時候,她真的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白痴一樣,她都在幹些什麼東西呀,昨天那個人是自己嗎?

一定是被下藥了,要不她怎麼可能,但是所有的事情還是歷歷在目,這樣讓她怎麼見人呀。

墨昊靳走過來的時候,洛夢櫻馬上把自己縮在被子裡面了。她真的不想看到他,這樣的他還是自己認識的人嗎?

「起來了,你這樣不難受嗎」墨昊靳的聲音很好聽,還是一下玩笑的意思。

墨昊靳把被子拉著一下,真的怕洛夢櫻這樣捂住,會被自己悶死的。

洛夢櫻看到拉到被子被他拉開了,沒有好氣的看著他,他怎麼這麼討厭呢,他這是在笑話自己嗎?

「你看一下時間,現在幾點了,餓了吧,我們去吃點東西吧」墨昊靳看不敢讓洛夢櫻發飆呀,墨昊靳也感覺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呀。

「現在幾點了」洛夢櫻平常很準時的起來了,現在她也不知道幾點了。

洛夢櫻匆匆忙忙看了一下時間,現在都那麼晚了,洛夢櫻沒有想到現在已經這麼晚了說:「你有沒有去看了岸呀。」

「我也是剛剛起來,還沒有出去呢」墨昊靳回應完,才想起來他說要走了。

洛夢櫻到岸的房間還是先敲一下門,還是沒有人應自己,門沒有鎖住了。

洛夢櫻打開門,墨昊靳也緊跟著她過來。

看到這裡已經沒有人在了房間已經整理好了,所以關於他的東西已經不在了。

「姐姐,姐夫,本來想和你當面告別希望你們不要怪我,我知道姐姐捨不得我離開,可是這裡不是我的家,是我打擾姐姐和姐夫的生活了,現在我要回家了,我的爸爸媽媽如果知道了我隨意的跑出來會擔心我的,我要回家了,那些來找我的人,是對我很好的人哦,他們雖然總是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我的身邊,但是他們對我很好的我和他們聯繫上了,他們真的為了我來了帝皇市,他們會來接我的,他們也會安全的把我送回去,姐姐呢就放心吧,我偷偷的告訴你哦,姐夫可是為了做了一些事情哦,還有姐姐呢不是一個人的,你身邊有很多愛你的人,你要學會相信他們的,他們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在愛你,以前應該有很多人傷害了姐姐吧,我記得爸爸曾經說過,人與人之間是很奇妙的,有時候一個陌生的人,比身邊親近的人,還更讓你放心,但是懂你的人一定是你最親近的人。」

「姐姐我離開了,你要照顧好自己,我會回來看你的,我總是感覺姐姐就像我的親姐姐一樣,我從小就我一個孩子,沒有陪我玩,我一直很希望有一個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的,但是一直都沒有,姐姐呢可以永遠做我的姐姐嗎?」

「岸,你有這樣的感覺,為什麼都不告訴我呢?你知道嗎?姐姐和你一樣,感覺你就像我失散很久的親人,你為什麼不給姐姐一點時間呢。」洛夢櫻看完岸給她留下的信。

如果岸真的親口和自己道別,洛夢櫻一定會想辦法讓他留下來的,但是她現在沒有資格留他,他要回家她有什麼理由呢。 (今天第二更。晚上還有一更。。。)

“真的?沒耍我?”無畏疑惑的問道。

“滾,不會用用腦子,真想把你踹下去,看看人家八神,不要有事沒事的都說出來。。”李易指着正在思考的八神。

把八神弄得一愣,看着向無畏,無畏也看向他。

無畏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鬱悶的看下面,發現戰鬥快結束了。

只見城下的黃巾軍法已經所剩無幾,正被劍客們擊殺。

“叮。第五波開始。”

剛剛響起系統的提示,一聲大吼響起。

“黃巾必勝,衝。”一個高大的身形襲來。

馬元義(普通)

等級35。

血量1860000。

攻擊力92000。

防禦12000。

技能。

天下之劍舞。對周圍釋放出寒冷的劍氣,造成大量的傷害,並且減速百分之五十。

暴怒。血量損失百分之五十,整體實力提升百分之百,持續時間一個時辰。

身高十米的馬元義,大步向前,手中拿着巨劍,身穿黃色鎧甲,威風凌凌的衝了過來。

在他身後是他的親衛兵。

馬元義親衛兵(普通)

等級35。

血量120000

攻擊力13600

防禦2100

親兵的身高至少在兩米以上,不到三米,不過在馬元義的腳下彷彿玩具一般。

“老大,咱們怎麼辦?”無畏見到這裏,連忙問道。

“嗯?”聽到無畏的話,李易舉起手臂,看了他一眼。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我這就去堵門。”看到李易要敲他腦袋,趕忙想辦法。

還別說,真就想到了,城牆的高度在十米,和馬元義一邊高,但是城牆沒有血量,也就是無敵的,所以馬元義只有從城門進去。

只要把城門堵死,他就是活靶子,只要小心他的攻擊就好了。

在無畏的帶領下,又把城門堵死了,然後劍客們開始找地方看戲,仙術師則是準備戰鬥。

“咚。咚。咚。。。。”馬元義進入投石車的射程內,亂世轟擊。

-220。

-210。

-200。

。。。

數百個血量降下,最多不過220,實在是低的無法想象。

不過他們吸引了馬元義的注意力,本來直奔城門而去的他,進入不去城門,就奔向最近的投石車。

“譁。。。”第一劍,直接在城牆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劃痕。

“咚咚咚。。。”投石車不停的攻擊,吸引住了馬元義的注意力。

這是無畏一聲大喝,仙術師們開始了攻擊。

“法術一擊。”

“法術一擊。”

“法術一擊。”

。。。

無數的法術一擊開始了,這個術士終身的技能,同時也是CD最短的技能,直接衝向了馬元義。

-1588。

-1699。

-2411。

。。。直接數百個傷害飄起,把馬元義的血量打下去一截。

“吼,天下之劍舞。”血量暴跌的馬元義直接放出了技能。

只見無數的藍色劍氣飛射,奔向了四周,凡是附近的目標都遭到了攻擊。

“跳。”看到技能出現,無畏大喝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