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的夠深,難怪敢插手進化者的事情。」林楊驚訝一語,緊接著是無情冷厲道:「可惜,你註定逃不掉。」

何凡面色陰沉,這裡的進化者算上林楊總共九位,而且沒有一個低於七級,都精通進化武技,他雖然覺醒了獨門進化法,可也無法一打九。

「要不,我們再商量商量?我覺得,你沒我帥,給你辦事也成。」何凡慢慢後退,背後是存放凶獸的鐵籠和小屋,已經沒退路了。

「不需要,柳清緣他們的凶獸,有人會送來,要你完全沒用。」林楊冷聲道:「還有五十秒,快些解決。」

「柳清緣已經知道是誰了,不會給他機會運送。」何凡連忙道。

「是么?」林楊不屑一笑。

「殺!」

低喝一聲,八名進化者催動進化之力,同時殺來。

「有膽量一起進來喂凶獸。」何凡一咬牙,猛地扭頭,一頭扎進小黑屋。

「林少……」進化者們攻擊落下,卻是打不破小黑屋屏障,一時懵逼:「要不,我們進去殺了?」

「你們進去的話,一旦他瘋狂,釋放了凶獸,一兩人怕是殺不了他,反而會折損人手,進去多了,會影響任務,不值得,監控也重開了,暫時讓他活著,待會放些凶獸進去,圓環碎裂,讓凶獸吃了他。」

林楊面色陰沉,道:「至於柳清緣那邊,讓杜宇注意下,有情況通知我,另外,讓人再查查何凡的底,進化者潛伏進來,不知梁雕會有什麼解釋?」

「是。」一群進化者面色一喜,試探地道:「那我們豈不是要留著何凡?」

「看他能不能活過凶獸的襲殺,死活又有何區別?一塊肉,或者一塊骨頭就夠了。進化者的基因數據,和普通人是不同的,從他暴露的那一刻,勝利就屬於我了。」林楊冷笑一聲,轉身離開。

何凡進入小黑屋,看著一頭頭帶著圓環,趴著的凶獸,迷茫了一下:「我是不是進來晚了?」

默默取出菜刀,鍋碗瓢盆,還有之前周文忽悠他買的水。

「天意啊,洗凶獸的水都不用愁,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何凡喃喃低語,看著眼前一頭稍微大點的凶獸,菜刀無情地捅了進去,這些都是敵人的,不吃留著過年?

「沒追進來就好。」何凡看了眼門口,若是追進來,他只能取下圓環,利用這些凶獸,和對方拼一把了,畢竟在外面死磕,他一點勝算也沒有。

何凡剛洗完,剝皮,剛把凶獸肉下鍋,一頭凶獸被扔了進來,沒有圓環,成熟期的,費了些力氣弄死。

成熟期,也就能獵殺六級,抗衡七級,他已經七級了。

何凡想了想,將凶獸血,凶獸皮全放在門口,自身退後,這樣凶獸進來,第一時間會被凶獸血吸引,而不是他,如此,他也有準備時間。



電話再次響了,是柳清緣的:「何凡,六百米,來運送一下。」

「咳,柳清緣,我暫時幫不了你,需要你自己運送了,對了,你親自運送,之前拿你手機坑我的,可能不是張強。」何凡想到林楊的語氣,回復一句。

「不是張強?」柳清緣微微一愣,旋即道:「你怎麼知道的?你現在怎麼幫不了我?」

「這個,現在情況有些特殊。」何凡猶豫,要不要告訴柳清緣。

「說,是不是周文又對你下手了?」柳清緣沉聲道。

「這倒不是,我實話實說,你暫時不能來救我。」何凡嚴肅地道:「這關係我能不能吃飽。」

「暫時不能來救你?吃飽?這有什麼聯繫?」柳清緣迷了,你現在到底是有生命危險,還是在吃東西?想了想,柳清緣帶著一絲驚懼地道:「難道你要撐死了?」

「這個,應該,也許撐不死我吧,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食物。」何凡認真地掃了眼,小屋內的凶獸,旋即道:「我現在在幫你解決競爭對手,應該是林楊的活著凶獸存放小屋,我打算吃光它們。」

柳清緣一愣,愕然道:「你怎麼進去的?」

「林楊看我長得帥,把我扔進來,說要請我吃凶獸,前提是自己做。」何凡幽幽道:「我這人,最喜歡的就是做飯了。」

「說真話。」柳清緣臉色一黑。

「好吧,我是為了你,擔心你得不到第一,感覺林楊是你的最大競爭對手,所以打算吃掉他的凶獸,讓他無法與你競爭。」何凡沉聲道:「這個解釋你滿意不?」

「算了,我去問問梁雕,把你救出來。」柳清緣懶得聽他解釋。

「別,柳清緣,柳姐,暫時別來救我,讓我吃飽一次吧。」何凡急了,好不容易有個吃飽的機會,怎麼忍心破壞呢?

「可對方如果將不帶圓環的凶獸放進來,或者進來殺你,你怎麼辦?」柳清緣皺眉道。

「不怕,他們不敢進來,一旦進來,我就將裡面凶獸全部放出來,還別說,這裡面凶獸真不少,二十頭都有了。」何凡嘖嘖嘆道:「至於活著的凶獸,你放心,我殺一頭放門口,進來的凶獸會吃凶獸屍體。」

「吃完之後,還是會吃你。」柳清緣冷冷地道。

「我帶的有毒藥。」何凡淡定地道。

「你又買瀉王葯了?」柳清緣臉色發黑。

「嗯。」何凡輕咳一聲,道:「你等我電話,可能不是張強,我只能說可能,你注意點,我凶獸肉燉好了,回聊。」

柳清緣看著掛斷的電話,一時發懵,隨身帶瀉王葯?你隨時打算死給周文看?還有,你真的很能吃么? 何凡看著凶獸,一邊吃,一邊處理新的凶獸,帶的鍋多,做好一鍋就處理下一鍋,敞開了吃,完全不怕。



嘶吼聲響起,一頭凶獸被扔了進來,兇殘的眼神第一時間鎖定了何凡,然後看見門口的鮮血和獸皮,發紅了眼撲了上去。

「一起吃,你吃你的,我吃我的。」何凡很有閑心地和凶獸打了個招呼,同時運轉進化法。

有了進化法之後,身體吸收暖流更快了,幾乎一塊肉下去,暖流瞬間被吸收,而在他運轉進化法時,也注意到進化之力的增加。

進化之力,是從體內誕生的,當細胞吸納暖流之後,也會反哺出一絲力量,累積起來,就是進化之力。

何凡啃著骨頭,關注著自身數字變化,氣息也不斷增強。

「這瓶藥劑,完全看不懂。」何凡看著藥劑,上面有奇怪的符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網上查詢,好吧,搜出來也是一對符號,一樣看不懂。

「就沒人翻譯下?」何凡嘆息一聲,暫時將藥劑收起來,要不,用凶獸試驗下?

何凡思索著,打算等會再試驗,現在先吃凶獸提升。

柳清緣掛斷電話后,看向身旁的梁雕:「何凡出了點事,需要我們自己送。」

「我來吧。」張強說道:「清緣姐是召喚師,獵殺少不了你,我不在影響不大,而且只是這一會兒。」

「還是我來吧。」杜宇笑道:「我實力最弱,你們一起,才能最快,我負責運送,損失最小。」

「打開屏障的卡在何凡手中,這次一起去,我們同時前往,若何凡有事抽不開身,我還要重新領取一張卡。」梁雕說道。

「也好,那就一起去。」柳清緣點點頭,四人一起運送凶獸。

「清緣。」踏上安全通道,梁雕皺眉道:「何凡半途抽身,嚴重影響了我們的任務,那三千星元,我看不用給了。」

「這不好吧?」柳清緣皺眉,別人不清楚,她很清楚,一個普通人,就算是與周文有仇,林楊也不可能太重視,真正的原因,是梁雕和林楊是死對頭,說的更深點,就是他們後台有仇。

「沒什麼不好的,是他不對。」梁雕淡淡地道:「若不是你,我都不想用他。」

「若此事牽扯到林楊呢?」柳清緣目光看向前方推車的張強和杜宇。

「嗯?」梁雕腳步微頓,打開腕錶,發了條信息過去:「怎麼回事?」

「林楊將何凡關在活的凶獸存放地,現在何凡很可能面臨被凶獸吃掉的危險。」柳清緣發信息過去,臉色很陰沉,嘴上道:「何凡是我帶來的,錢不能扣。」

「讓他將所有活著的凶獸殺了,加錢!」梁雕的態度瞬間變了,嘴上叫道:「不行,必須扣錢,不管牽扯到誰。」

「救他。」柳清緣發了兩個字。

「沒問題,我會讓我叔去找校長。」梁雕微微一笑,口中道:「做錯了事,就該認,這三千星元,誰都可以拿,不一定非要何凡。」

柳清緣不再多說,這事還要梁雕去幫忙,她不知道校長聯繫方式,現在在哪。

兩人不再交流,心中都清楚,前方推車的兩個人,其中一個有問題,不同於之前注意張強,現在重點關注杜宇。

重新領了出入的卡,將凶獸存放好,梁雕和柳清緣打了個招呼,起身離開。

柳清緣想要跟上,被張強阻止了:「我們先去獵殺凶獸,梁雕有事就先忙。」

「對,任務要緊,若得了第一名,可是有基因液的。」杜宇也道。

柳清緣微微皺眉,有心跟上,梁雕卻快步離開了。

梁雕第一時間找到了古元,將何凡的事情說出,低聲道:「柳清緣這邊我拖延一段時間,古叔幫我注意下林楊,這次我要讓林楊付出慘重代價,訓練課對普通人下手,這個罪名他擔不起。」

「放心吧,你也讓柳清緣交代一下,讓何凡將裡面活的凶獸全部宰了,若是能破壞掉屍體更好,死的凶獸,可不如活得價值大,計算成績也不如。」古元笑道:「沒想到何凡還有這個作用,你運氣不錯。」

梁雕笑了:「這次林楊完了,他舅舅也保不了他,位置也該換換了。」

「我去注意,有事通知你。」古元丟下一句話,匆匆離開。

梁雕也離開了,他還要去獵殺凶獸,順便讓柳清緣不要著急,要不了多久,就能救出何凡。

小屋內,何凡已經吃下三頭凶獸了,自身基因到達了79%,只差一點,就能成為八級進化者。

「必須吃快點,這麼多凶獸,不在乎一點兩點了,全部吃完,應該能上九級,若是這個小瓶子內的東西,沒有毒的話,說不定今天就能上涅槃。」

何凡心中泛著濃濃的激動,涅槃級,才是真正的大高手,嗯,之前吃了柳清緣不少凶獸幼崽,以後多還她幾頭,並讓她嘗嘗自己的頂級廚藝。

時間流逝,何凡再次吃下一頭凶獸,直接衝破屏障,成為八級進化者!

「慢點,你們外面的放慢點,我吃不過來了。」何凡一邊塞一塊肉,一邊嘟囔,可惜外面壓根就聽不見,也看不見裡面情況,否則非得進來和他拚命不可。

不斷有凶獸被扔進來,都是成熟期,至於巔峰期,那是能幹掉九級進化者的,不好抓,柳清緣每隔半個小時,打來電話,確認他是否還活著。

成就八級進化者,何凡體內進化之力,幾乎翻了一倍,正好利用這些凶獸磨鍊刀工,暫時就用菜刀好了。

「讓我想想,前世的刀工五大境界。」

何凡回憶著當初的刀工:「第一境界:無論切什麼原料,無論是將原料切成丁、絲、條、塊等何種形狀,都必須大小相同、厚薄均勻、長短整齊、粗細相等。」

「第二境界:乾淨利落,在進行刀工操作中,不論是條與條之間、絲與絲之間、塊與塊之間,都不能有連接,不允許出現肉斷筋不斷,或似斷非斷的現象。」

「第三……算了,先練好這兩個境界再說。」

何凡思索著,這就是前世的刀工,看似簡單,但真想練成需要很多時間,這個世界凶獸太多,種類太雜,任務很艱巨。

而且,何凡打算練到活體切割的地步,而不是死了后,慢慢切成均勻大小,還有傳說中扔上天,唰唰兩刀就切好,這需要出刀速度,自己單身這麼多年,應該沒問題。 訓練場地,一隻只凶獸被獵殺,這些學生都感覺很輕鬆,畢竟這只是訓練,不是真正的凶獸地盤。

一旦到了凶獸地盤,隨時可能衝出強大凶獸,將整個小隊伍覆滅。

柳清緣再次召喚一頭凶獸獵殺,看了看腕錶,已經五點鐘了。

「梁雕,你叔叔還沒救出何凡?」柳清緣看向梁雕,神色有些難看。

「再等等吧。」梁雕乾笑道:「可能遇到一些麻煩,何凡還能打通電話,對嗎?」

「他一個普通人,能活到現在已是奇迹,你能保證,下次和我通話的會不會是另一個人?」柳清緣冷聲道。

梁雕沉默片刻,道:「裡面的凶獸,都死了?」

「你到現在還關心這個?」柳清緣生氣了,梁雕完全是不管何凡死活,只要裡面凶獸死,影響林楊成績。

「只是問問。」梁雕解釋一句,道:「你放心,我叔已經處理好了。」

「兩個小時前,這話你已經說過了。」柳清緣冷冷地道。

「柳清緣。」梁雕微微皺眉,輕嘆一聲,打開腕錶發了消息出去:「監控缺失兩分鐘,沒有林楊他們下手的畫面,另外,校長暫時沒來,我們找過去也無用。」

「那就去找校長!」柳清緣發信息過去。

「好吧,我去找校長。」梁雕回了一句,又道:「這裡你照看。」

「一起去。」柳清緣沉聲道。

蒸汽朋克時代 「既然你想去,那就一起去。」梁雕無奈,只能帶著柳清緣,一起踏上安全通道,張強和杜宇二人也跟上了。

柳清緣又一次撥通了何凡的電話:「還活著?」

「嗝,你要不要來一起吃?我給你留了一頭大的。」何凡看著眼前渾身傷痕纍纍的巔峰期凶獸,此刻凶獸正在舔舐獸血,啃著獸皮。

整個小屋,除了這頭巔峰期凶獸,就剩下一堆骨頭,和被凶獸啃的獸皮和獸血了。

「你沒事就好,對了,其餘凶獸,你都殺了?」柳清緣想到梁雕的問題,他想問一句,何凡是不是真這麼幹了。

「不是我殺的,是一頭凶獸醒了,吃了其餘凶獸,然後撐死了,我正在吃這頭被撐死的凶……嗝,獸。」何凡揉著有些發脹的肚皮,回復道:「事情就是這樣,和我無關。」

「你照顧好自己,我馬上救你出來。」柳清緣連忙說道。

「那你快點,還能趕上最後的晚餐。」何凡緩緩起身,目光冰冷地看著巔峰期凶獸,此刻他的數據,90%,九級進化者!

若是全盛時期的巔峰凶獸,他還真沒把握,巔峰凶獸難抓,林楊他們也是打了半死才抓到的,然後放了進來,這也是他的機會。

進化之力溢散,成就九級進化者,體內的進化之力幾乎凝聚成了液體,瞬息之間遍布身軀每個角落,五感,身體素質,已經強化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

手中普通菜刀,用力劃過,一點痕迹也沒有,每一顆細胞,都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力量。

手持菜刀,何凡目光鎖定巔峰期凶獸,猛地撲了上去,練習已久的刀工,攜帶進化之力,斬向巔峰凶獸傷口。

巔峰凶獸,普通菜刀傷不了,但凶獸身上有傷,順著傷口進去,絕對可以輕鬆破開。



危機臨身,巔峰凶獸猛地扭頭,血盆大口撕咬而下,竟是無視菜刀和進化之力,咬向何凡腦袋。

濃郁的金光閃耀,進化之力爆發,何凡一掌拍想凶獸巨口,菜刀驟然加速,斬向凶獸傷口。

進化之力落下,凶獸好似察覺到了危險,獸口迅速閉合,雙爪撲殺。



進化之力轟擊,本就重創的凶獸直接翻滾出去,何凡菜刀如電,瞬間切入凶獸傷口,進化之力閃耀,帶起一蓬獸血。



凶獸痛嚎,好似哀鳴,何凡無情捅入,進化之力連連轟擊,已經成就九級進化者,還是全盛狀態的他,重創的巔峰凶獸完全被碾壓。

幾分鐘后,何凡看著奄奄一息的凶獸,準備製作巔峰期凶獸大餐,腕錶再次響了,是柳清緣發來的信息:「報執法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