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呢?」唐恆看著血色印記,緩緩問道:「這個詛咒會不會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

「難道剛才的兩點都算是好事嗎?」葫老頓足道。

眾人面面相覷,同時點頭。「當然了。」

葫老終於接受事實,眼前的這幫貨色,就沒一個正常的。

無奈嘆息一聲,葫老繼續道:「沒了……除了那兩點之外,沒有其他影響……」

眾將一聽,頓時興奮地議論紛紛。

「這個世界的詛咒就是如此嗎?」郭嘉摩挲下巴道:「如果事先安排好,簡直就是獵殺蛇族強者的最佳陷阱。」

趙雲慎重道:「也是吾等強化武藝的動力和實戰場!」

許褚和甘寧更是為到來的大戰興奮不已。

「哇,那條蛇會動誒,好屌啊!」許褚瞪大了牛玲般雙眼讚歎道。

一旁捂著腹部傷口的甘寧也淌著口水,眼饞道:「都說『傷疤是男人的勳章』,可要跟這玩意兒比起來,連個屁都不如。」

「被個邪神記恨,這能吹多少次牛逼?」許褚問道。

「夠吹一輩子了。」甘寧砸吧砸吧嘴,羨慕道:「行走江湖靠的就是臉面,有了這自帶發光的玩意兒,太有面兒了!」

尤其是唐恆,高舉著手臂,興奮笑道:「什麼詛咒,根本就是祝福!哈哈哈,從此以後,咱們有了靈魂獻祭的自動提款機了!」

葫老臉色鐵青,徹底被這群二貨打敗了。

**********

這一場戰鬥終於結束,唐恆完全控制了整個洞天世界。

即便是軍力完全超過敵人,並且準備充分,最終的勝利卻依舊得之不易。

蜥蜴妖的戰鬥力遠遠超過當地土著怪族,這並不是因為等級的緣故,而是因為它們死戰不退,哪怕是處於絕境,也要拼盡最後一滴鮮血。

尤其有了那條雌蛇妖的作用,整支突襲大軍,死在那場傾盆酸雨之下的,就由上千怪族。

當蛇神廟的戰鬥結束后,許褚和「雙頭蠻怪王」重破的身上都帶了不少的傷,刺中甘寧的一劍,差點傷到脊髓。好在有葫老和郭嘉的木系術法幫助,才讓甘寧的傷勢沒有惡化,並緩緩痊癒。

最後這一戰,除了殺死最終BOSS雌蛇妖之外,更殺死了八名巨蜥大劍士,這些光身材就比普通蜥蜴妖高大一號的雙手大劍士,拚死護衛在雌蛇妖的身旁,充滿了宗教的狂熱色彩,即便最後殺了雌蛇妖,僅存的兩隻巨蜥大劍士依然戰鬥到了最後。

葫老的「回春甘露」,流水般地放了出去,無數重傷瀕死的奴隸戰士保住了性命,當把所有人的傷勢都處理過之後,這位玄境二層的強者也累得臉色蒼白。

唐恆已經巡視了戰場,也深深為意料之外的慘烈戰況所震驚。

在他原本的計算中,己方倍於敵人的軍力,又在悄然突襲的情況下,足以殺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然而戰爭的過程卻大大出乎唐恆的預料之外。

如果不是有羽人老者和葫老的超強出力,許褚、甘寧、趙雲、郭嘉,甚至包括唐恆自己,都休想在此戰中全身而退。

站在郭嘉身邊,看著一地姿勢各異、幾乎沒一具屍體完整的蜥蜴妖們,唐恆深深嘆了口氣,說:「這一仗,打得有些辛苦了。」

「很正常,這些妖族也是有信仰的。」郭嘉已經虛弱得站立不穩,索性直接坐了下來,淡然說:「它們本就強壯,又有組織,又很狂熱,現在的結局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是啊。」唐恆抬頭看著面前足有五六層樓高的九頭蛇神像,平淡地道:「這個世界已經是我們的了,有了根基,就有了迎接更大挑戰的底氣。」

「請主公放心,」郭嘉笑道:「別忘了,我們有『封神榜』。」

**********

蛇神廟的戰鬥平息下來,天地恢復了黎明前的寧靜。

封神台上,諸天圖冊在祭台上不停顫抖,此方世界內的無數靈魂,紛紛投入漂浮其上的「封神榜」中。

安置好葫老等人之後,唐恆帶著郭嘉等人,開始了戰後的統計。

靈魂獻祭,成了第一要務。

四千六百八十二個蜥蜴妖,中等靈魂;

六千七百八十個怪族,中等及中下靈魂;

一個雌蛇妖,強大靈魂……

雖然遠遠不如消耗掉的七萬狼魂,但得到整個私有世界,對於唐恆來說已是最大的收穫。

尤其當所有的蜥蜴妖被獻祭之後,「鱗甲」條目隨之滿溢,擁有了開啟一隻鱗甲天獸的許可權。

想及未來與蛇妖之間的大戰,唐恆解析了一條草青蛇。

有了這隻天獸,以後窺視蛇族大軍也更加容易。

除此之外,大量蜥蜴妖和魚怪的獻祭,也解析了一項強化能力——「細鱗」。

「細鱗」,顧名思義,可以讓天兵身上長出一層細密的鱗片,強度差不多等同於一層青銅鎧甲,增加天兵防禦力。

而且隨著更多鱗甲一族的獻祭,這項強化能力還可以不斷升級。

長著鱗片的人類極為怪異,但考慮到天兵只是純戰鬥工具,唐恆毫不猶豫地將包括所有天兵進行了一次升級,除了露在外面的皮膚以外,身體各處全部布滿一層,相當於為天兵穿了一層內甲,防禦力整體提升。 經過郭嘉統計,物資方面繳獲了大批的武器和盔甲。

只是這些特別有蜥蜴妖的特色,盔甲全部都是蜥蜴妖自己蛻皮製成的鱗甲,而兵器方便,並不是人族常用的鋼鐵,因為這些蜥蜴妖和蛇妖,身上分泌的一種酸液,會眼中腐蝕鐵器,所以它們的武器全部都是用一種極為堅韌的黑曜石打磨而成。

其中純度最高的黑曜石雙手大劍,竟然具有比擬鐵精的強度。

經過一番搜查,甘寧更是在營寨附近發現了一處黑曜石礦脈,以及蜥蜴妖的兵器加工廠,收繳大批黑曜石打磨的大劍、長矛,以及箭頭,數量多得足以裝備一支萬人大軍。

完整的鱗甲,共收回三千多套,即便是殘破的,也可以重新製成六七百套。

葫老挑挑揀揀,弄了一大堆紅色鱗片,笑呵呵地交給唐恆,道:「這些赤紅鱗片都是行將突破玄境的蜥妖強者所煉,每一片都近似鐵精,且更易於纂刻符籙,實乃不可多得的先天寶物,如果尋一煉器大師,說不得會煉製出黃階下品的先天至寶。」

唐恆接下鱗片仔細瞧看,只見那鱗片俱都是金錢大小,通體晶瑩剔透,火紅如晶,正是煉製甲胄的上好材料。

這些赤紅鱗片數量有近六千枚,足以煉製兩套鱗甲,唐恆立即珍重非常地接了過來,笑道:「這次收穫就以此物最為稱心,製成鎧甲,可保我大將無恙。」

這一次的戰鬥,無論是甘寧還是許褚,全部受傷,唯獨身披獅蠻重鎧的趙雲毫髮無傷,大戰在即,為屬下配齊防具,也是當務之急。

此時郭嘉上前一步,拱手道:「主公,尋找煉器大師之事不可操之過急。此界乃主公根基所在,未成氣候之前,絕不能令外人生疑……」

「這……」唐恆心中猶豫,原本想找清玄閣處置這些煉器材料,但郭嘉此言卻讓他心裡打了個突突,清玄閣就算信譽再佳,也難保不會泄露出去。

但看著手裡的赤紅鱗甲,唐恆又心有不甘。

此時一旁的葫老突然呵呵一笑,道:「大戰在前,煉器備戰委實重要,但唐公子何必捨近求遠,去找外人?」

「哦?」唐恆瞬間驚喜,「莫非葫老也懂得煉器?」

葫老連連擺手,道:「老朽就是個山野村夫,種種地還有些本事,哪裡會煉器?」

大愛晚成 「那葫老的意思是……」

葫老捋須神秘一笑,道:「唐公子忘了,這裡可並非老夫一人……」

「他?」唐恆眼前立即閃過那名羽人老者的模樣,想不到他竟然是個煉器師?

葫老壓低聲線,緩緩道:「此人自稱雲隱,來歷絕對不凡,你們幾個不可怠慢……」

唐恆等人連忙稱是,被人家救了一命,這個人情無論如何都要還的。

「葫老,那老頭傷勢如何了?」唐恆詢問。

葫老又嘆了一聲,道:「雲老傷勢不輕,原本內傷未愈,又強動修為,差一點就丟掉性命。此時只是暫穩傷勢,不至惡化,但要恢復痊癒,只怕希望渺茫……」

唐恆一拱到底,道:「還請葫老費心……」

「這是自然。」葫老笑道:「他若是死了,欠的債誰來還?」

眾人哄堂大笑。

唐恆嬉笑道:「小子胡鬧之舉,還請葫老不要笑我。不知這煉器一事……」

「先治傷!」葫老鄭重道:「雲老此人性子堅韌,一時間不會妥協,還是暫時由我來溝通吧。只要治好他的傷勢,煉器當不在話下。」

「請葫老指點。」唐恆恭敬問道。

葫老深呼一口氣,緩緩道:「雲隱全身經絡盡毀,尤其右翼最為嚴重,如果想要治癒,必須令經絡再生方可……而世間,唯有一物,可以做到。」

「何物?」

「【斷續龍筋】。」

【斷續龍筋】,乃龍族體內拳頭大小的一塊筋絡,以巧術施為,可以替代人體經絡,為黃階中品的先天靈藥。

諸將面面相覷,從未聽過此物。唯獨唐恆點了點頭,唏噓道:「如此一來,豈不要得罪龍族?」

「倒也不必如此。」葫老淡淡道:「世有毒龍一族,先有毒蚺,五百年成虺,虺五百年化蛟,蛟千年後成角龍,角龍千年化應龍。此毒龍一族,為蛇族王者,只需一條毒蛟,同樣可以得到【斷續龍筋】。」

唐恆聞聽一笑,道:「看來咱們還得與蛇族好好打打交道了!」

眾將頓時大笑。

了解了所需之物,唐恆將那六千枚赤紅蜥鱗收入「如意錦囊」之中。

獻祭了靈魂,整理了物資,接下來,便是此界與蛇神的聯繫。

郭嘉向葫老請教道:「師尊見多識廣,不知如何斬斷此界與蛇神聯繫?」

抬頭看著那五六層樓高的九頭蛇神像,葫老緩緩道:「預斷聯繫,就要毀掉此神像……」

「這個好辦,砸碎它就不就完了嗎!」許褚往掌心吐了口吐沫,掄錘就要上前。

「住手!」

「快住手!」

葫老、郭嘉和唐恆,三人同時大喝。

趙雲身軀一動,倏然拖住了莽撞的許褚。

這個夯貨就是個重型坦克,大鎚掄圓了幾下就能拆沒一棟房子,不過這可是神像,輕易碰不得。

葫老心有餘悸地道:「許將軍不可魯莽。此神像並非凡物,而是蛇神親賜,那雌蛇妖又多有獻祭,使得此神像頗具神力,若強力應對,恐怕會受到反制。」

「哦……」被唐恆和郭嘉狠狠瞪了一眼,許褚悻悻退下。

唐恆虛心一禮,道:「如此,還請葫老指點迷津……」

「指點倒說不上,欲要毀掉神像,只需毀掉其中的活性神力……」葫老捻須苦思,喃喃道:「只是那神力乃靈魂與信仰的結合,乃世間最神秘力量,想要完全摧毀無異於與蛇神直接對抗,頗有難度啊……搞不好惹動蛇神真身,降下神罰,那就不妙了。咦?你們兩個怎麼了?」

正喃喃自語的葫老一轉身,卻看到唐恆和郭嘉面色古怪,驚喜中混雜著一絲憂慮,擔憂中又有一絲期待,表情複雜,極為精彩,不由得讓他一愣。

郭嘉按捺心中的興奮,再次上前確認:「師尊是說,這神力的構成,含有靈魂能量?」 「不錯,而且極為純粹……」葫老猶疑地看著二人,「你們問這個幹嘛?此種靈魂能量已經升華至難以描述的純凈地步,絕非邪法可以侵蝕的。普天之下,只有與真神互為死敵的真魔,才能做得到。」

「葫老勿憂,我等已有對策。」唐恆一腆肚子,信心滿滿。

「哦?」葫老眼中閃過一絲訝色,接著看過唐恆一副神秘的嘴臉,不由得一笑,「你們幾個小輩確是身負極深秘密,既然你們有了對策,老朽就不在這裡礙事了。興霸小子,跟我走吧,讓我看看你的傷勢……」

葫老是個聰明人,知道有些秘密事關重大,立即知機而退。

**********

宏偉的神廟被整個封鎖起來。

唐恆幾人站在九頭蛇神像之前,感受神像上發出的龐大威壓。

與郭嘉點頭示意,唐恆立即召出了封神台。

「叮,感受到次神靈魂,是否獻祭?」

久違的提示音給了唐恆一個莫大的驚喜——

「獻祭!」

嗡——

這一次與以往不同,「封神榜」陡然飛升到了半空之中,剎那間變得巨大,遮天蔽日一般,上面金色脈絡閃耀神光,無數星位顯出真身,總共三百六十五顆星辰,齊齊放出耀眼神光。

郭嘉驚呼一聲,道:「主公,封神榜自動引發『周天星斗大陣』,吾等星君需要協同布陣。」

唐恆也是驚詫不已,想不到這一次的獻祭,竟然惹動如此大的陣仗。

郭嘉、趙雲、許褚,甚至隨同葫老離去的甘寧,齊齊感應到了「封神榜」的召喚,不顧左右,盤膝坐地,運法布陣。

剎那間,神廟祭壇之地,陷入一片虛空之中,漫天星斗散發無窮神光,逐漸從最邊緣的星辰匯聚,逐漸到了最中央的「封神榜」處,接著那七彩神光從天而降,轟然照射在九頭蛇神像之上。

唐恆同神像一樣,同時被七彩神光籠罩,四周一片虹光閃耀,令人睜不開眼睛。

吼——

九頭蛇神像倏然驚活,九隻猙獰恐怖的蛇頭齊齊驚慌失措地吼叫,六層樓高的神像轟然破碎,接著一個三米大小的九頭蛇虛影騰空飛起,在神光中四處衝撞,妄圖逃離神光的照射。

可它的每一次撞擊,都猶如蜻蜓撼玉柱,始終掙扎不出神光的照射範圍。

暴怒的九頭蛇最後一個折射,狂然撞向地面。

隆!

整座神廟頃刻間崩塌。

唐恆瞠目結舌,雖然因為被「封神榜」的神光護佑,毫髮無損,但那九頭蛇虛影的威力依然讓他心驚肉跳。

那是蛇神的法身,原本神像內只有蛇神的一點靈識,用作獻祭和賞賜,但年頭久遠之後,獻祭的次數增加,神力增強,那一點靈識不斷壯大,最後凝聚成蛇神法身。

只可惜,這法身太弱,連神像本體都無法脫離,許多神通無法施展,但在「周天星斗大陣」的攻擊下,終被逼離神像,無所遁形下方才撞毀了神廟。

嗡,嗡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