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帝國官方以外。」

「四姓十三氏,你們無禁者聯盟,亦或者是其他各個勢力,誰不想來分一杯羹?」

「那麼。」

「周瑞要斗的,就不是我了,而是一堆人,野牛被捕食,趕跑另一隻獅子容易,但面對一擁而上的鬃狗群,總是沒有太多辦法的。」

「周瑞會被牽扯掉很多精力,而且最終的收益也不完整。」

「這,就夠了。」

任俠聽完后,倒是有點佩服葉朴年的魄力了,任俠補充道:「你還漏說了最重要的一點,寰宇只要沒被贖買,哪怕拆分了,那塊招牌也就還在。」

「周瑞自然無法攜大勝之威橫掃天下了。」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第一場仗打得不漂亮,後面就吃力了。」

「你倒是好算計。」

葉朴年笑了,這隻老謀深算的老狐狸說道:「所以,這次來是給任盟主送一份大禮的,帝國電網公司,任盟主可願笑納?」

發電、輸電、售電。

這時寰宇能源集團最核心的三個業務,帝國電網公司作為寰宇集團的子公司,如果拆分出來,市值最少200萬億!

而任俠只需要點個頭,這麼大塊蛋糕,就是他的了。

代價,不過是阻攔周瑞贖買寰宇集團,改為拆分而已……

…………

「葉先生認為我缺錢?」

任俠沒有直接回復,而是似笑非笑的問了句,葉朴年十分果斷的說道:「缺!天底下只要錢還能買東西,就沒有不缺錢的。」

「曙光城的科研集團如今被曙光科研基金進一步掌控,也意味着你們要負擔更多。」

「如果有帝國電網公司供血,就不必再為錢財擔憂。」

「何不美哉?」

任俠沒有回答,只是緩緩倒了杯茶,慢條斯理的品嘗著,葉朴年眉頭深皺,繼續說道:「如今我以退為進,拆分寰宇。」

「偌大的利益萬家分食。」

「周瑞就算想阻攔也沒門,任盟主與其看着這些利益落入他們之手,也不願應承一下?」

「還是說。」

「任盟主覺得,打仗不需要花錢?」

周瑞的動作讓時代越發風起雲湧,幾乎有識之士都能看到大變即將來臨,在未來的亂世當中,任俠不可能沒有行動。

帝國電網公司,如此大的一塊肥肉,白送都不要?

任俠緩緩放下茶杯,雲淡風輕的說道:「葉先生可還有話要說,如果都說完了的話,就可以離開了。」

「……」

葉朴年陷入了沉默,他雖然站着,任俠坐着,可這一刻的他感覺呼吸都有些壓抑,他極為不甘的看着任俠。

「為什麼?」

葉朴年幾乎是從喉嚨里擠出了這三個字。

任俠的聲音則有些縹緲:「我好歹是從革命軍出來的,跟周瑞雖然道不同,但他有理想,我總該支持他的。」

「能不能成功,就是他周瑞的事了。」

「至於……」

「錢這東西,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即便是搶來的錢,那也是安心的,但是黃鼠狼送來的錢,我可不怎麼願意收。」

「帝國電網。」

「倘若寰宇真的要被拆分,我想要,自去取就是。」

這幾句話任俠說的輕描淡寫,可葉朴年是真正的體會到了那股睥睨天下的霸氣,任俠想要,便去取,就是如此簡單。

正如,全世界唯有曙光城可以享受幻想自由一樣。

只因為,他是任俠。

當世僅有的五位內宇宙強者之一……

葉朴年囁喏了一下,最終沒能發出任何聲音,他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哪怕已經無比確認任俠是他們要排除的勁敵,可當任俠拒絕他納貢的那一刻,他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不是因為力量。

而是因為這群人依舊懷着真摯無比的信念,這才是棘手的東西……

在葉朴年離開之後,玄苦和尚從竹林里走了出來,他「看」著葉朴年離開的身影,問道:「盟主看好周副帥獲勝?」

任俠單手撐著下巴,有着別樣的絕世佳公子的神韻。

他懶懶說道:「什麼啊,周瑞自己就沒有想過成功,我怎麼看好他?世人皆知周瑞用計,最穩紮穩打,潤物細無聲。」

「正如今天的局面,就是他十年來謀划的結果。」

「所以。」

「當周瑞發動急攻的時候,往往都只是虛招,嗯,也不能完全說虛招,虛虛實實吧,用兵伐謀,攻心為上。」

「周瑞除了要一層層拔下他們這些人的偽裝,讓他們失了『道義』外。」

「還在分化他們啊。」

「拆分寰宇,本來就是周瑞想做的,葉朴年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但他又不得不跳入這個坑,所以才來找我的。」

「世人皆以為贖買開局,方能一鼓作氣。」

「卻不知……周瑞並不喜歡這種開局,他打仗,喜歡打爛仗,喜歡那種亂成了一鍋粥,千頭萬緒的爛仗。」

「別人只覺得頭大。」

「而他,卻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

「等著吧。」

「周瑞會給這個時代一個驚喜的。」

任俠嘴角含笑,那些人千不該,萬不該的,就是不改讓周瑞入主執政院,想要在周瑞最擅長的領域中擊敗他,那可一點都不比在戰場上擊敗李新德來的容易。

當周瑞成為首席執政官的時候,一切都已經註定了。

周瑞可能會死,也很可能會失敗,但,殺人誅心,周瑞沒辦法殺人,卻足以誅心,那之後會是真正的亂世,而非什麼動蕩年代。

玄苦聽着,微微失神。

他等了很久,但亂世真正要來臨的時候,他還是不由幽幽一嘆,雙手合十念誦了一段經文後說道:「末法之後,當有真佛。」

「佛教自天竺而來,化為本土禪宗。」

「有此一舉,並非全賴轉譯、學習,而是我華夏文明新的延伸擴展,佛學大興,當天下再無佛陀,再無祭拜,而人人心中有佛。」

「見性成佛。」

「為了那一天的來臨,縱是屍山血海,也不得不跨過了。」

說這番話的時候,玄苦和尚終於睜開了眼睛,自幻想降臨之後便開始修鍊的無色禪,在這一刻已然法成。

也就是這一刻,玄苦入先天。

會加入無禁者聯盟的人,除了有特別的才幹和個性之外,都有着偌大純真的理想,而玄苦所想,乃是佛學大興。

而非傳統意義上的大興,他要興佛,卻也要……滅佛。

炎帝國建立之後,對「封建迷信」打擊當中,於佛教打擊最大的,出力最多的人,便是——玄苦。

儒釋道三教本為一體。

實際上,皆是華夏文明的表述,而華夏人,從來就不信什麼神佛,所有的一切,都是為自己來服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解釋天人之間的哲學思辨。

玄苦雖然是和尚,可他拜的,卻不是佛主……

三教合流,最終大成的成果——是心學。

任俠將傳習錄再度拿起,遞給了玄苦,說道:「見性成佛也好,致良知也好,三教本是同源,我們華夏文明的先祖早已闡述了天人關係,早已闡述了宇宙至理。」

「總要把舊的世界打破,新的世界才能建立起來。」

「做為龍的傳人,我們總要對得起這個身份。」

何為龍?

不是五爪金龍,也不是西方的那種蜥蜴,而是自人類與蒙昧之際,仰望天空所看到的神奇景象——蒼龍七宿。

我們仰望了數萬年的星空,方才有了今天。

我們歷代都在研究人為何存於世,為何天地宇宙在流轉,我們自古就在分析天地至理。

我們早已得到鑰匙,為何要捨本逐末?

宇宙大一統模型,先祖,在萬年前,便早已得知……

……

葉朴年和任俠的交鋒,李和他們並不知道,在農田果園間當了幾回農民,跟着公社的成員忙活了大半天,嬌滴滴的小姑娘們,也不由染了半臉灰塵。

但看到作物從大地里生長,然後將其收割採集,那是一種莫大的歡喜。

也是無比的充足。

晚間,他們吃着今年新打的早稻,在田野里露營野炊,不是很豐富,甚至可以說是簡樸的晚餐卻讓人充滿了食慾,吃得飽飽的,大家又懶散的躺在草地上,看着頭頂的星空。

炎帝國建立后,有了可控核聚變后,生產對於環境的污染得到了緩解,即便是在曙光城,夜裏依舊能夠看到明亮的星空。

。 正待眾人在船上品評之餘,楚風卻凝望著大海,久久不發一言,因為此時他腦海中的反傷刺甲,突然憑空顯現出一段文字。

「反傷刺甲遇水淹、火燒等不可抗力的元素時,將會失去一切效果。」

楚風瞬間知曉后,身體輕輕一顫,呼吸略有些急促,腦海里彷彿有一道雷霆閃過,讓他驚心不已。

他此時才真正明白,原來他心目中,所謂的不死之身,並不是絕對。

也就是說敵人如果火攻他,或者將他淹沒在水裡后,一樣會導致他真正的死亡,這樣的短板,讓他以後不得不小心翼翼一些。

「主公!」

魁山和馬超早來到楚風身前,站立很長時間,他們見主公遠望海面已久,面色凝重,不知在思考什麼,心中有話卻又不敢打斷。

可是又等待了一會兒,對方依然如此,魁山便謹慎地出言說道。

輕聲的呼喚,讓楚風從繁雜的思緒中醒轉過來,待見到面前的二人時,他臉上露出讚賞的喜色,開口說道:

「你們兩位這些年辛苦了,所付出的努力和得到的結果,讓我很是滿意,應當重重有賞!」

魁山聞言后,立刻喜出望外,連忙跪下叩謝。

這時她心中原本所有的擔心,都如煙霧般頃刻消散,天下間有什麼樣的讚賞,能頂得過這樣的認可。

馬超神情躊躇了一下,他內心的孤傲,不允許自己冒領功勞,所以他眼神瞬間堅定起來,沖著楚風抱拳一禮后說道:

「主公,此功勞都是魁山大人和工匠們的努力,末將從頭到尾,都沒有出過什麼力,不敢領賞!」

馬超這些年的所做所為,自會有下面的人在密報,楚風又焉能不知。

他之所以這麼說,也是想看看馬孟起的為人,是否跟歷史上描述的一樣,果然對方如關羽般高傲,不屑憑白得到這樣的功勞。

「好,孟起不愧是員真正的將才,本王沒有看錯人!

不過,這三年讓你受委屈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會讓熟悉水軍作戰的龐統來給你當副手,親自

(本章未完,請翻頁)

教授你水軍的作戰方式。

希望你虛心求教,儘快掌握,到時替本王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楚風眼中此時顯露的讚賞之意更甚。

「謝主公!」

馬超前來就要想討要一名懂得水軍的人,誰知他還未張口,楚風就提前想到了,自然是喜出望外。

「傳令下去,賞所有工匠和魁山等人共黃金萬兩,職位俸祿各加升三級。」

這時工匠們和魁山,聞言后自然是高興萬分,均都紛紛跪下叩謝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