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還不快點執行?!你是想所有人包括這些跟著你出生入死的兄弟都被外面這些人給殺了嗎?還是想從此聲名狼藉地過一輩子?」

趙辰趕緊應聲,「是!」隨後他轉身命令道,「把他們都帶進密室!」

因為找不到管家,所以眾人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管家知道密室所在嗎?」

趙辰搖了搖頭,「不知道,這密室除了我,沒有人知道。」

「很好,進去之後,除了你,誰都不準出來。」

趙辰本想要反駁,畢竟這些都是他信任的兄弟,但是一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就是連他一向信任的管家都背叛他了,確實應該保險起見,便趕緊將這些屍體抬進了密室。

夜若晞只能夠續命,但是沒有辦法起死回生。

如果可以起死回生,她真的會把這十九個少女全都救活,她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誰害了他們,又是誰要把這一盆髒水潑到這裡來!

「上官凌浩的手法還要殘忍一些,不會這麼乾脆,白仙兒現在忙著給自己解毒天天伺候她的師父,也不可能有著心機,所以唯有這個上官慶成。」

夜若晞說完看向上官宇楓,「看來他不殺了你是不罷休了。」

「無妨。」上官宇楓的臉上沒有絲毫悲痛的神色。

反倒是林清苒臉上滿是痛惜之情。

「他不承認楓兒是他的兒子,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要趕盡殺絕,他怎麼這麼殘忍,這可是我們的兒子啊!」林清苒說的聲淚俱下,她懷胎十月,最終卻換來了這樣的局面。

任憑誰的心中,恐怕都不好受。

但是上官宇楓確實真的沒有感覺,只是看到母親哭泣的時候微微皺眉,「小主子,可有應對之策?」

上官宇楓才剛剛說完,這守門的士兵就抵擋不住眾人的推搡。

當那些人衝進來的時候,每一個人的臉上幾乎都想要殺人一般。

然而當他們衝進來,卻看到整個庭院內言笑晏晏,別說是人的屍體,就是一個畜生的屍體都不存在。 夜若晞皺了皺眉頭,「你們怎麼回事?莫名其妙闖進趙府,就算趙辰現在不是守城的將軍了,這些年替天炎城做的貢獻還在,你們想做什麼?」

眾人看過去,甚至看到夜若晞做的是桌子上面,甚至還放了一份差點。

夜若晞淡定自若地端起茶杯,「如果沒事就趕緊出去!這府邸不歡迎你們!」

然而有些人終究是忍不住大聲問道,「你們把人藏到哪裡去了?!有人看到你們這裡有我們的孩子,你是不是殺了她們。」

夜若晞皺了皺眉,「好端端的我殺人做什麼?我和你們無冤無仇的,就是若然我都沒有殺,殺你們的孩子做什麼。」

「就算不是你殺的,那趙辰呢?你讓趙辰出來!」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誰,突然陰陽怪氣的說道,「誰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之前不信任上官宇楓,所以趙辰懷恨在心,這才下了這樣的毒手。」

很快一浪高過一浪,眾人紛紛喊道,「沒錯!這上官宇楓嫌疑最大!」

上官宇楓的嫌疑嗎?

夜若晞勾起嘴角,她應該是知道了。

「那你們等等,趙辰正在後院操練。」夜若晞非常坦然的說著。

此時整個庭院裡面,早就已經看不到任何的血跡。

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他們也沒有想到這時候了,夜若晞竟然還能夠這麼鎮定,就好像這些事情真的和她沒有半點關係一樣。

夜若晞繼續吃著差點,那泰然自若的樣子和眾人衝進來質問的樣子,形成了鮮明對比。

上官慶成遠遠地看著,就已經看出來這所有人都是圍著這個夜若晞而走。

如果這一次能夠把這個夜若晞一起解決了,那才是好事。

「不可能!」就在此時一聲高喊從角落中響起,「我親眼看到的,這裡有十九個少女的屍體,是他們把屍體都藏了起來!」

「這不是趙辰的管家?」

夜若晞挑了挑眉,這幕後之人難道沒有告訴趙辰,最起碼要學會忍耐嗎?這麼亟不可待地衝出來,甚至連密室在何處都不知道。

不過就是靠一張嘴,又有多少人會信。

那管家看到夜若晞勾起的嘴角,心中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但是他還是繼續說道,「我發誓我是真的看到了!我沒有騙你們!」

「密室?什麼密室!」趙辰從後院大步走了過來,裸露的上半身已經沾滿了汗水,看到這衝進來的人臉上滿是不解之色,「管家?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陌生人進了府?」

趙辰的樣子看上去就好像是剛剛在後院操練結束。

「趙辰!你不要裝了,就是你和上官宇楓,讓人把那些少女全都抓了過來,還殺了她們!」

「胡鬧!」趙辰大聲呵斥道,「我趙辰頂天立地,就是要殺人也是先殺了對不起我主子的人,殺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做什麼。」

然而,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卻不會因為趙辰這一兩句話就打消了對整個府邸的探查。

「趙辰,已經有人看到並把這件事情稟告給了城主,就連你的管家都指認,這些失蹤的少女,她們失蹤的屍體就在你的府中,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趙辰怒極,「狡辯!我趙某何時狡辯了,你們……」

「不如你們直接搜吧,我們再怎麼辯解,你們都不會相信,不是嗎?」

夜若晞直接開口打斷了趙辰,趙辰聽到夜若晞開口也就不再說話。

只是看著這些人的表情也充滿了不屑。

上官慶成見狀便直接走了進來說道,「上官宇楓,你是不是為了報複本城主,所以才對這些人下手?你怎麼會變得如此狠毒。」

上官慶成試圖激怒上官宇楓。

夜若晞嘲諷道,「你是有多不了解他?你以為你用一個激將法他現在會衝過來殺了你不成?」

「你!」上官慶成的眸色微微一沉,但是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不管是不是你,本城主為了這些城民,今天也一定會去搜!」

聽到了上官慶成的話,眾人紛紛慷慨激昂,「沒錯!一定要搜,只要有一線希望都要搜!」

「這種事情怎麼會空穴來風,一定是他們,一定是他們!」

眾人的眼中只剩下憤怒,因為上官慶成口口聲聲說會為了他們去搜,所以他們才這麼激動。

然而,夜若晞直接問道,「搜可以,但是如果你們沒有搜到,怎麼辦?」

「不可能!」上官慶成根本就不信,畢竟這是他自己一手策劃的,這些人肯定就在這院中。

「你們敗壞了我們的名聲,還是上官城主帶的頭,那不如就讓上官城主在這城中廣場對我們所有人道歉如何?」

夜若晞邪肆地勾起嘴角,看著上官慶成的時候,眼中帶著一絲絲笑意。

上官慶成一狠心道,「好!如果沒有找到,我就給你們道歉!」

夜若晞聞言勾起唇畔,「那希望上官城主說話算話。」

雖然是上官宇楓的爹,但真的是一個偏心的爹。

隨著上官慶成一聲令下,所有人開始在趙辰的府中搜查,整個府中一片狼藉,就好像被人打劫過一樣。

然而到了最後,卻沒有在上官慶成的府中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別說屍體了,就是一滴血都沒有見到。

此時一隻蒼蠅從夜若晞的眼前飛過,夜若晞直接抬手一揮,蒼蠅落在地上,流出了一地血。

「喲呵,這地上現在有一滴血了,不知道這蒼蠅是不是你們找的屍體?」

夜若晞的聲音充滿了諷刺,看著上官慶成的時候,眼中也帶著不屑。

上官慶成怎麼會聽不出來,夜若晞就是在赤裸裸的諷刺他,說他想蒼蠅一樣!

一番尋找之後,所有人都不抱希望。

上官慶成站在那裡,雙眼通紅,他明明已經買通了這裡的管家,送菜的時候順便送了進來。

怎麼會憑空消失?

想到這裡,上官慶成的表情也變得越來越抑鬱,隨即說道,「有沒有找到過,是否有密室?」

隨著上官慶成這一發問,眾人似乎有感覺到了希望,趕緊說道,「對!還有密室!找找看有沒有密室!」 「看來城主府是有很多密室啊。」夜若晞意味深長地說著。

上官慶成聽到夜若晞這麼一說,臉上的神色微微一變,但是隨即對著身旁的人下令道,「繼續搜!」

然而既然是密室,又怎麼會是旁人所知道的?

趙辰的密室就是連管家都沒有告訴,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不知道是他之前太隱秘,還是說他壓根就不覺得這密室有用到的一天。

然而現在這密室真的用到的時候,才發現這趙辰的粗枝大葉也有這樣的好處。

永遠不用擔心有除了他意外的人知道密室在什麼地方。

上官慶成瞪著那管家,然而管家心虛地低下了頭,因為就是管家也不知道,這將趙辰的府中還有密室。

一番搜尋之後,眾人沒有絲毫所獲。

那些原本已經抱著希望可以找到和孩子的父母,此時臉上只剩下迷茫。

「上官城主,既然沒有找到,可千萬不要忘了在城中廣場對我們道歉。」

「你!」上官慶成等著夜若晞,沒有想到這個夜若晞竟然還真的敢提出這樣的要求。

「哦,對了,道歉這種事情最好能夠挑選一個良辰吉日,畢竟這種事情可馬虎不得,你說是不是?」

「我們走!」上官慶成拂袖而去,臨走之前陰鷙的目光一直落在那管家的身上。

圍聚在趙辰府中的人終於全部退了出去,夜若晞目光森冷地看著管家。

管家噗通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

「饒命!饒命啊!」

「饒命?」夜若晞冷笑道,「你合著上官慶成對付我們的時候,是不是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是……是城主逼我的,我……」

「逼你的還是給了你好處了?」

趙辰現在豈能夠不懂,他上前,一腳將管家踹飛在地上,「我讓你當我這趙府的管家,你卻連同外人來陷害我!去死!」

「將軍!不要!我有證據,我可以……我可以指證,這一切都是城主做的,和您沒有關係,求求您千萬不要殺了我。」

「不殺你難泄我心頭之很!」

趙辰看向夜若晞,夜若晞不過淡漠的點點頭。

大刀一揮而下,這管家就倒在了血泊之中,睜著恐懼的雙眼再也沒有起來。

「多行不義必自斃!這都是你自找的!」趙辰收起大刀,「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把人原封不動地送回去,送到上官凌浩的府中,用同樣的方式。」

「而且讓他完全沒有將人藏匿起來的時間。」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她可不會留著這些少女的屍體在府中。

「他們既然敢殺了這麼多的人,我們一定要替這些女子討回公道,這可是十九條人命!」

夜若晞不會坐視不理,因為她知道這件事情多多少少和她有所牽連。

「洛夜、洛天。」

暗中洛夜洛天即刻現身,「主母。」

「憑你們的本事從城主府悄無聲息離開不難,把她們送回去。」

「是。」

「趙辰,先帶我去密室。」

跟著夜若晞到了密室,那五個送菜的人此刻跪在地上,害怕地全身發抖。

夜若晞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誰讓你們送進來的。」

五人低著頭面面相覷,但是卻不敢回答夜若晞的問題。

「誰!」

「城主!是城主!」

「是城主!」

一聲厲喝之後,五人爭前恐后的回答,說完之後他們就更加害怕了。

「你們應該非常清楚,你們從這裡出去,上官慶成一定會殺了你們。」

「夜姑娘,我們也是被逼的,我們不是故意陷害少城主的,是城主讓我們一定要這麼做,不然就把我們的地全部收回去,我們就是靠種菜為生,這要是收回了地,我們怎麼養活自己。」

「夜姑娘,我們真的是被逼的。」

夜若晞挑了挑眉,隨後說道,「給你們一個機會。」

「是是……全聽姑娘的。」

這些人已經無路可退,回去也是死,他們也只能夠在這裡再試一次。

但是夜若晞又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相信他們,她將一個瓷瓶丟在他們面前,「一人一顆,吃了。」

「姑娘……」

「事成之後自然會給你們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