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夠怎麼樣,要麼搶到手,讓他喜歡我,要麼放棄。」唐果輕抬下巴,「勉強來的東西,不開心。」

芙雅和唐果分開,還是有幾分迷茫。

不過等她看到喬辰的時候,瞬間不迷茫了。

她喜歡喬辰,不管會發生什麼,她還是喜歡喬辰。

【宿主,你和她說那麼多,做什麼?】

「因為我不想和她牽扯太多,尤其是牽扯進她和喬辰之間,以喬辰的性子,如果接近不了我,肯定會利用芙雅來。」

唐果樂呵呵的啃了一口冰淇淋,「現在我是人魚了,冰淇淋什麼的,可以隨便吃。」

系統:呵呵噠,這個狗宿主,啊,就那麼喜歡吃冰淇淋嗎?

「我先將話撂到這裡,將來有一天,喬辰利用芙雅的時候,她很快就會明白,喬辰是想利用她來見我。而我,只需要高貴冷艷,根本不理會喬辰,芙雅就不會把我牽扯進去,會和喬辰兩個人,糾糾纏纏啦。」

系統:啦! 鶯鶯傳 壞蛋,求收了她。

(本章完) 「一鑽石,再來一張牌」

看了看手中的牌,兩個十,楊皓微微一笑,將一個鑽石籌碼扔出

而那派牌人也是再度將一張牌發給楊皓,楊皓打開一看,只見是一個紅心a,嘴角頓時勾起

而楊皓身後的侍女輕輕打出手勢,李勇等人似乎明白了什麼,道:「我就不要牌了」

其他五人還有兩人買了牌,其中一個買過,直接輸掉

「那我就先買李勇兄的牌對比大小」楊皓說道

這個比大小可不是一般的比法,並不是牌買完了就攤牌為了增加賭注,也是多了一個買對比

兩人將手牌給發派人對比,發派人指了指楊皓道:「楊公子大,李公子輸」

「哎呀,真是可惜了」李勇嘆息道

楊皓過去之後便是張銀,張銀也是買了和楊皓對比,丟出一枚鑽石籌碼之後,毫無疑問也是輸

一個個對比之後,楊皓笑傲道最後李勇道:「楊九少是什麼牌?這麼厲害?」

楊皓將牌打開道:「一人是個鑽石籌碼的彩禮錢哈哈….」

「居然是二十一點,楊九少運氣可真好啊」李勇起身笑道

在李勇起身擋住楊皓他們視線的時候,後面一個中年男子看向了發牌人,似乎在問,楊九少怎麼是二十一點?

那發牌人小手指微動,似乎也在說他不知道

中年男人眉頭微皺,狠狠的看著那發牌人,似乎在說:「要是再出問題的話,我就殺了你」

派牌人似乎看出了其中的意思,雖然一直保持著微笑,但是喉嚨卻是咽了咽口水,似乎有些害怕

「再來」李勇笑道

楊皓卻是揉了揉頭,張銀關心道:「楊九少,怎麼了嗎?」

楊皓笑著搖了搖頭道:「沒事,可能最近有些沒有睡好,所以頭有那麼一點點暈」

說完,楊皓看了看籌碼笑道:「今天運氣似乎不錯啊,似乎還贏了一點」

就那麼半個多小時,楊皓已經贏了一千多枚鑽石籌碼

「楊九少不舒服,那我們還要玩嗎?」李勇問道

楊皓擺擺手道:「不礙事,難道出來玩一下,肯定要盡興嘛來來來,我們接著玩」

對於楊皓的表現,幾人雖然表面關心,但實際上卻已經是暗笑不已因為認為楊皓不會玩多久,所以幾人下藥猛了一點,楊皓有點頭昏也是正常的

一輪開始,派牌人再度每人發了一張發完牌之後,派牌人道:「請楊公子說話」

楊皓一看是一張3,當即甩出一個磚石籌碼道:「再來一張」

派牌人當即發了一張牌給楊皓,然後道:「請李公子說話」

李勇也是道:「再來一張」

在其他人買牌的時候,楊皓也是看了看那張手牌,是一張十

一輪牌之後,再度輪到楊皓說話,楊皓也是毫不猶豫的再度買了一張牌然後一看,是一張7,兩個加起來已經達到20

接下來的幾輪,楊皓並沒有買牌,而是等他們買

等幾人買完之後,楊皓先買了最遠處那個對比,二十點的高數字自然是輕鬆獲勝

然後張銀幾人相繼對比,當再度輪到楊皓的時候,也就只剩下他和李勇兩人了

楊皓扔出鑽石籌碼道:「來,我和李兄比個高下,哈哈哈…」

兩人同時亮牌,只見都是二十,李勇笑道:「哈哈,看來我們這次是平手了」

說話間,李勇就準備讓侍女分錢,楊皓卻是道:「慢著我再買一張」

「弟弟,你要幹什麼?平分就好了,想要買出一點,可是幾率很小啊」

柳如煙也是道:「對啊,平分就好了,沒必要去買那一點的」

楊皓揮揮手道:「沒事,聽我的」

說完,楊皓有扔出一枚鑽石籌碼

聞言,那派牌人也是再度發了一張牌給楊皓李勇笑道:「楊九少就是霸氣,李某人佩服希望您能翻出一個1啊,呵呵….」

楊皓也是笑道:「接你吉言了」

說話間,楊皓手拿著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抬起,然後扔下

「啪…」一聲輕響,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那張牌上

短暫的一秒鐘時間之後,李勇哈哈大笑起來,道:「看來楊兄弟的運氣不好啊」

看著那張兩分,楊皓也是很鬱悶道:「是啊,這次運氣不好,我們再來」

柳如煙則是輕聲道:「你不該那麼衝動的,平分的話,你不會輸那麼厲害」

「少廢話,本少爺的事情輪不到你操心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大哥朋友的份上,老子才不想管你你再廢話,你的輸的那份錢,老子才不管你」

說完之後,楊皓笑呵呵的看著李勇等人道:「來,我們接著玩」

「你…」柳如煙怒視楊皓,卻是沒有再多說什麼

楊奇準備教訓楊皓幾句,卻被柳如煙拉住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心情道:「算咯,是我們不對的」

「可是」楊奇似乎準備在說一點卻是被

而楊皓也是再度招呼著李勇幾人接著玩,接下的幾十盤,楊皓經常因為衝動輸錢

打了半天,楊皓的錢卻也是一直在贏,雖然贏的不多而且基本上都將錢給了李勇、張銀和那中年男人

至於另外兩個人,在輸了十幾萬金幣之後匆匆離開

就在幾人打的興起之時,一個下人送來了晚飯

楊皓道:「都吃晚飯了啊?那咱們就再來大一點,也換個遊戲玩」

頓了頓,楊皓接著道:「一直玩這個遊戲可沒有意思」

「那楊九少喜歡什麼呢?」李勇問道

「骰子咱們來買點子好了一次性十個鑽石籌碼砥柱如何?」楊皓問道

「也行,玩了一天的二十一點,也該換個遊戲玩一玩了」李勇笑道

讓侍女拿來骰子,幾人開始了玩骰子這個東西的玩法也很簡單,大家輪流當庄,然後其他人出錢買點子買正確的庄賠償一倍的錢,但是沒有買準的錢歸莊家

當然,為了刺激遊戲,眾人還可以買倍數不過若是輸了,也會輸那幾倍的錢

第一輪自然是由楊皓出手,將骰子放進去之後,楊皓隨意的搖了搖,然後放在桌子上到:「來來,買定離手啊」

在場的三位似乎都是高手,一個個全部買了十三點,而且買了一千鑽石籌碼,倍數都是十倍

「厄…怎麼都買這個」楊皓鬱悶的說道

李勇哈哈大笑道:「感覺,感覺,沒想到那家都選定了這個啊」

「原來如此」楊皓笑呵呵的說道,當然,他心中可不會這麼想這幾個傢伙明顯都是骰子高手,自然是能聽出一千鑽石籌碼的十倍,加起來也是三千萬金幣,如果輸了的話,就是欠下了六千萬金幣的債

好在這三人也不是白痴,沒有下手太狠六千萬金幣雖然多,但是還在楊家的接受範圍之內

「楊九少,你要不要買個倍數呢?」李勇問道

這種買點數,莊家也是有許可權的,不過最多買雙倍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不是白痴,都不會買因為明顯這三個人抱著必勝的信心再下注

「嘿,我今天就不信邪了,你們還能買中我買,買雙倍」

「弟弟」楊奇喝道:「你這是怎麼了?你…」

不等楊奇說完,李勇道:「楊奇少爺,觀棋不語真君子你若是再多話,我們就只有請你出去了」

楊皓也是道:「就是嘛,哥,大不了輸一局,下盤贏回來就是了」

「就是,楊三少還沒有九少豁達呢」張銀鄙視道

而那中年男子道:「好了,幾人莊家決定了,那我們就開了服務員,開」

為了怕搖骰子的人作弊,搖完就要離開桌子,讓服務員開

「是」

見那中年男人做眼勢,那服務員連忙上前,道:「開二九三,十四點,庄…莊家贏」

「十,十四點?」

很明顯,所有人都是一愣,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哈哈哈…我,我就知道我不會那麼運氣背的,哈哈哈」楊皓得意的大笑道:「六千萬,哈哈一次性贏了六千萬金幣,真是好運氣啊」

說話間,楊皓伸出手道:「快點,快點,給錢,給錢」

突然的變化,也是讓楊奇和柳如煙大笑起來,楊奇道:「哈哈…我的好弟弟,你就是厲害啊」

而李勇三人則是震驚的看著那三個數字,久久不語

楊皓一把抓住鐵盅,道:「看什麼看,快點給錢啊」

被楊皓這麼一打叉,三人才反應過來,對視一眼之後,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快點,快點,一人兩千萬金幣呢」楊皓攤開手道

對視一眼之後,那神秘的中年人,先是拿出楊奇他們的三千萬金幣賭債,然後又賠了兩萬鑽石籌碼

楊皓笑呵呵道:「今天夜色有些晚了,不早點回去,長輩要罵人了還要帶我哥他們去見長輩呢如果三位還想玩的,我們明人在玩時間你們定如何?」

「好,那我們明天在玩」李勇和張銀似乎準備說點什麼,但是那神秘中年人道:「好,下次在玩,九少慢走」^/class12/1.html

「再見」和張銀他們揮手道別之後,楊皓帶著楊奇他們離開,在樓下換取了3069萬金幣之後,三人離開了錢金樓

原本是3100萬金幣,不過兌換的時候要交1%的手續費,所以少了幾十萬雖然有些心疼,但是來一趟,專了兩千多萬金幣,楊皓也是很高興的

今天的第二

卡文好厲害,到現在才完成第二章,第三的話,估計要十一點之後去了,大家就不要等了

可憐的小法師啊,嗚嗚

對於支持的人,小法師表示無限的感謝啊 離開錢金樓,三人坐上了回去的馬車*(.馬車上楊皓對著柳如煙道:「柳這邊挪移一步

作為老字號的拍賣行,楊家拍賣行比那些公會的地盤還大整整兩條街的距離完全屬於楊家,左邊是鑒寶,右邊是拍賣之地,而楊皓的目的地就是左邊的鑒寶堂

下了馬車,楊皓直接走了進去

見到楊皓到來,一個個侍衛也是連忙行禮道:「見過九少爺」

揮揮手,楊皓也是大步走進了鑒寶堂在他踏入的瞬間,大堂管事迎了上來,道:「九少爺早安,早聽會長說九少爺可能回來,屬下便一直在此等待」

「恩,會長呢?」楊皓問道

「會長在樓上,屬下帶您去」說話間,這個四十多歲的男子帶著楊皓向著三樓走去

帶著楊皓,男子走到了321房間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道:「會長,九少爺找您」

「請九少爺進來」裡面傳來一個厚實的聲音

^/class12/1.html

讓那個大堂管事下去,楊皓也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坐在裡面桌案前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看著楊皓,彭偉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