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巧?既然我已經是這麼多第一個了,那不妨再多一個第一個吧!」

七夜眼裡閃過一縷幽藍色的光芒,光芒流轉之間。

紅髮男子的眼睛也是猛地一跳。

火焰,滔天火焰,直接從男子身上爆發。

而男子的紅色長發,似乎也燃燒起來。

妖皇出手,所有王階玄獸皆是匍匐之姿。

妖皇出手的瞬間,七夜周身數種天地大勢全力融合抵擋。

這不是七夜第一次抵擋武皇強者。

雖然七夜的實力無法完全和武皇強者抗衡。

可是七夜因為諸虔的關係,對於武皇的實力有著不小的了解。

所以在真的面對武皇強者之時,七夜不至於驚慌失措。

滔天火焰想要焚燒七夜,然而火焰徐徐燃燒,紅髮男子卻發現,七夜似乎並不受火焰影響。

這到讓紅髮男子微微有些驚訝。

「能夠抵抗我的火焰焚燒,你小子身上的寶物可不少!」

紅髮男子,直接將七夜抵抗火焰焚燒的能力,當成了寶物護體。

見火焰焚燒無法傷到七夜,紅髮男子也並沒有什麼情緒變化。

因為他的火焰奧義,並非是焚燒屬性,而是爆烈屬性。

紅髮男子再一次涌動玄力的時候,他周身的火焰爆發出了狂暴的爆裂波動。

噼啪作響炸響不絕於耳。

當紅髮男子想要移動身子的時候,七夜的眼芒也跟著跳動。

如果紅髮男子一直站在傳送台上,七夜是不可能在武皇手中逃走的。

可是只要紅髮男子離開傳送台,對自己出手,那麼就有機會,有一線生機的機會!

一道道靈力光印在七夜周身凝聚,靈力凝成的身外化身,浮現出了數種流光色彩。

「五行劍陣!」

七夜一聲低喝,五色光彩瞬間凝聚成了一道道劍碑,劍碑矗立,劍陣成型,因為身外化身的緣故,七夜此次施展的劍陣,顯得異常龐大。

無數飛劍,四散繚繞。

隨著七夜實力進一步增強,這劍陣的威力,也在發生質變。

然而,他的對手,卻是武將階別的妖皇。

「爆裂神拳!」

紅髮男子一聲爆喝,可怕的拳頭直接轟碎了七夜的劍陣劍氣。

一拳,爆裂的氣息剎那間擴散。

火焰奧義的爆裂屬性,這等屬性的威勢,帶著一種可怕的霸道之氣。

砸碎七夜的劍陣劍氣瞬間,余勢不減的爆裂神拳直接轟在了劍碑之上。

劍碑震蕩,一縷裂紋直接出現。

這裂紋出現,七夜嘴角溢出一縷鮮血。

然而他,卻是朝著傳送台疾馳而去。

「小子,在我勉強想要逃跑,簡直做夢!」

紅髮男子冷笑一聲,腳下猛地一跺,爆裂的火焰是的劍陣劇烈震蕩。

周圍的火焰也隨之震蕩。

「這種震蕩的感覺!」

七夜微微一驚。

自己跟隨諸虔領悟了一個月的大地奧義,大地的震蕩,他是再熟悉不過。

可是沒有想到,紅髮男子竟然能夠藉助火焰奧義的爆裂屬性,也能施展出震蕩。

這種震蕩,讓七夜驚嘆,武道萬千,殊途同歸!

美男社交圈 而也就是紅髮男子的震蕩之力,更讓七夜心頭一喜。

黑玄之力全力催動,七夜周身的玄力也跟著震動。

藉助紅髮男子的爆裂震蕩,七夜的玄力完全融入了其中。

藉助這震蕩推力,七夜身形暴退。

「多謝妖皇不殺之恩!」

身影藉助震蕩之力,七夜直接震射進了傳送陣中。

光芒閃爍的瞬間,七夜便消失不見。

「不準走!」

「臭小子!」

紅髮男子見七夜離去,臉上出現了一份怒紅之色。

「哈哈,火老虎,你真他媽的丟人!」

「一個武王小子都留不住……」

看著空蕩的傳送台,一名一臉紫烏的光頭男子緩緩的扭了過來。

「紫蛇,你敢笑老子?」

憤怒的紅髮男子直接一道爆裂之拳轟了過去。

「滾開,老子可不想和你動手!」

紫色手中一團紫色毒霧瞬間將爆裂之拳的火焰給吞噬乾淨。

「我來這裡,本來是想阻止你殺了那小子,沒想到那小子自己逃了,我的任務也算完了……」

紫蛇連忙說道。

「是老傢伙不讓殺那小子?」

紅髮男子驚聲問道。

「嗯!我先去中段了,你可以回去了!」

紫蛇回答了一句,並沒有多說什麼,便直接踏入了傳送台中。 第六百零三章九玄皇靈果

「靈玄子!」

「你是什麼意思?」

烈戰聖地的一處光影密室之中,一群老者正觀看者聖皇路中的一舉一動。

不過就在剛才,有人似乎插手了聖皇路的選拔。

所以一身如若火焰的烈元子憤怒的質問道。

「什麼什麼意思?老夫不明白!」

面色紅潤,長袍飄然的靈玄子卻是冷聲說道。

「你讓紫蛇那小子去搭救那七夜,這不是破壞了我聖皇路萬年來的規則?」

「若是這樣下去,我烈戰聖地如何服眾?那小子必須祛除出去!」

烈元子憤怒的吼道。

「烈老頭,說話清楚點,那小子是自己逃出去的,和我沒有半點關係。」

「剛才你自己也看著,你不會人老了,眼睛也瞎了吧?」

靈玄子冷聲說道,眼裡有著幾分不悅。

更何況,靈玄子的實力,可不懼這烈元子。

「你派紫蛇前去,不是壞了規則是什麼?難道還想狡辯?」

烈元子抓住此事不放,再次說道。

「行了!」

「你這老東西,看不慣藥師谷出了個天才小子,自己小肚雞腸就算了,不用這般噁心的說辭來貶低老子!」

靈玄子同是大怒,這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

「藥師谷出來的天才?那七夜心狠手辣,嗜血嗜殺,這等嗜殺之人,必定會走入歧途,成為邪魔之徒!」

「天才?我看不過是一個自大妄為的蠢貨!」

烈元子不屑的侮辱著七夜。

「呵呵,你看上的陣罰也是好東西?那小子用卑劣的手段,暗害別人,行為途徑和小人何異?」

靈玄子冷笑說道。

「行了,都別吵了!」

「老靈愛才心切,情有可緣,而且那小子是自己從小火虎手頭跑掉的,也不算破壞聖皇路的規矩!都少說點吧!」

一襲白色長袍的玄元子突然開口,二人皆是冷靜了下來。

「靈玄子破壞了規矩,也別管我破壞了規矩。」

烈元子一臉冰冷的離去。

靈玄子見烈元子離去,心裡略有些擔心,也跟著離開。

見兩人離開,眾人皆是有些無奈。

眾人無奈觀看者眼前的光幕,無數影像在眾人眼前晃蕩。

聖皇路。

分為前段,中段,後段,三個區域。

每個區域獨立存在。

聖皇路極為巨大。

通過傳送台進入其中,會被傳送到各個區域,當七夜被傳送進傳送台的時候,他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

在應對了烈戰聖地分發的地圖之後,七夜才確定,自己在聖皇路中段的中部偏南區域。

剛才從妖皇級別的凶獸手中逃命,七夜不僅受了不輕的傷,而且玄力消耗也是巨大。

連忙打坐休息,恢復傷勢,以及玄力。

花了約莫三個時辰,七夜才將體內的傷勢祛除,玄力盡復。

查看了一下儲物戒中的聖皇令,七夜眉頭微皺。

在聖皇路前段的時候,因為火焰奧義圖騰的緣故,耽誤了不少收集聖皇令的時間。

現在自己也不過收集了二十餘塊聖皇路。

雖然並不知道烈戰聖地會有怎樣的獎勵兌換,可是七夜相信,烈戰聖地一定不會太吝嗇。

這聖皇令,恐怕是越多越好。

靈魂之力緩緩覆蓋,七夜感應著周遭的波動。

而玄心劍魂則是及時傳來了一處靈力波動濃郁的方位。

而七夜,也在與此同時,離開了原地!

在聖皇路中段的某一處位置,那是一片低洼的環谷。

環谷之中一株巨大的奇型怪樹顯得嶙峋詰詘,整個古樹散發著古樸的味道,古樹並無樹葉。

然而卻有果實。

金色的渾圓果實波動著充裕的靈力,甚至還有奇異的奧義波動。

不過這古樹周圍卻有著一層結界禁制存在。

「九玄皇靈果。」

識得此樹的人驚呼道。

九玄皇靈果,乃是天地靈果,此果孕育天地奧義,每一枚果實都蘊含奧義屬性。

普通武者吞服此果,煉化此果,便可領悟其中的奧義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