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曾經是盤古的核心。」米莎兒單手撫摸著升降機的大門,似乎在懷念著什麼。

「盤古?那是什麼?」勞倫懵,楊魔羅更懵。

「嗯….就是這個源冢分部的前身,那曾經存於大陸之上,最神秘的研究所。」米莎兒說到這的時候,她的眼神中充滿了一種緬懷的情緒。

「哦,厲害,對了,老頭,你怎麼不知道這裡?」楊魔羅一臉淡然的看著勞倫問道。

勞倫的臉色頓時就騰的一下紅了,不是他不知道,而是這裡很多東西,他當時就沒有資格接觸,只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聖師突然就看重了他,這才有他後來的一切。

「呵呵,跟我走。」米莎兒單手輕輕摁在升降機旁邊的一個凹陷的按鈕下。

三分鐘后。

米莎兒的手…..還在那裡摁著,而升降機卻沒有任何的變化。勞倫眼珠轉了轉,他沒敢說話,因為他隱約的知道,這裡好像是行不通了。

可是,楊魔羅卻不是慣孩子的家長啊~~。

「你指紋沒了?還是這裡年久失修?我怎麼感覺沒有什麼變化啊?你不是說跟你走嗎?可是我們現在站在這裡已經三分鐘了。」

楊魔羅的話,讓米莎兒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

「算了吧,還是我下去看看,你們在這裡等著就好了。」

楊魔羅說完,就直接解散了元炁體。他也不等勞倫和米莎兒回答,雙爪向前一伸,那鋒銳的爪子,就直接捅進了暗道的牆壁里。

雖然楊魔羅他現在還不能切碎鋼鐵,但要只是在四周石塊堆砌的牆壁中打個洞,他還是沒問題的。至於為什麼不打一個大一點的,他沒有說,勞倫和米莎兒也沒有問。

因為勞倫隱約的知道,楊魔羅這麼做,是在為了他和米莎兒好。

楊魔羅這麼做也是有他的目的,因為自從昨晚開始,他就感受到了一種不穩定的氣息,那種氣息很強大,他都不知道他能不能應付,那種東西讓楊魔羅很忌憚,所以他本來並不想來,也不想讓勞倫他們來。

但是楊魔羅他也明白,這裡的安全對於勞倫來說,是有多麼大的重要性,尤其是那個什麼二皇子,所以他並沒有阻止,而當米莎兒指紋不好使的時候,楊魔羅就知道,這裡估計只能他自己親自走一趟了。

「小弟,你和這個楊魔羅是怎麼認識的?」米莎兒在看到楊魔羅消失后,就雙腿一盤坐了下來,然後向勞倫不經意的問道。

「唉,那真是小孩沒娘,說起來話長。」勞倫搖了搖頭,一聲嘆息。

「你要是敢廢話,我現在就發飆給你看。」可惜米莎兒絲毫都不給面子。

「我們是在梅塔吉斯城的拉卡斯魔法學院校慶上遇到的,當時他還是洛麗塔籠子里的一隻小老鼠,不過他那個時候,就已經很厲害了。」

言簡意賅!勞倫第一次這麼痛快的說一件事。

米莎兒點了點頭,她沒有繼續說話,通道一時間變的鴉雀無聲。

十分鐘…..二十分鐘…..一個小時后。

「咚!!」米莎兒和勞倫的面前,那扇升降機的大門被一股恐怖的巨力給崩開!

隨後,元炁塑身的楊魔羅,就猛地竄了出來。米莎兒和勞倫都傻眼了,他們都不知道楊魔羅這是在玩哪一齣戲啊。

「你,不許運轉你的色慾之力。」楊魔羅對著米莎兒很嚴肅的說道。

「你,不許啰嗦,不許問問題。」然後楊魔羅轉頭,一句話就把正要開口的勞倫給噎死了。

「我們走,得先逃出這裡再說,剛才在地下,惹到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楊魔羅左右手一夾,頓時就把勞倫和米莎兒夾在他的腋下。

「你遇到那些生化獸人了?」米莎兒看著楊魔羅不可思議的說道。

「哦,那些啊,遇到了。」楊魔羅一邊急速奔跑,一邊很淡定的點了點頭。

「那看來我們真的跑了。」米莎兒的臉色頓時就不開心了,當初她所預料的事情,最後還是發生了。

「也不算,那些還好,不過後來遇到個更厲害的,我隨手拿了點它的東西,然後它就發飆了。」

「更厲害的…..。」米莎兒已經傻眼了。

在地底下的那些生化獸人,米莎兒就感覺已經夠厲害了,但如果說還有比那些生化獸人還厲害的,米莎兒不敢想象,畢竟正是這些生化獸人,終結了眾神時代,也就是曾經的諸神黃昏。

楊魔羅身上的元炁猛的一振,一股無形的元炁波動開始四散奔騰。強烈的元炁波動直接摧毀了暗道四周的牆壁,楊魔羅趕著跑,他後面的牆壁趕著崩潰。

「哼!」一道震撼靈魂的聲音,自大地深處升騰而起,穿越大地的阻隔,響徹在整個源冢分部的天空之中。

「你惹到誰了?」勞倫渾身亂抖,那種強大的力量透過空氣,直接作用在他的心靈之上,讓勞倫的臉色瞬間就白了。

「呵呵,一個很厲害的人,在他剛剛離開之後,我把他一個很重要的東西給順走了。」楊魔羅震動元炁,使得元炁好似一個氣球一般,把他們死死的包裹住,從而擋住了那道恐怖的冷哼之聲。

「這…這…這是信仰神力!」米莎兒在感受到那種強大力量的同時,就不可置信的嘀咕了出來。

腹黑大人獨寵妻 「信仰神力?是他們?」勞倫在聽到米莎兒的話后,他更是呆若木雞。

「好了,你倆什麼都別想,我們現在就回去,帶洛麗塔一起離開,這裡太危險,不能呆了。」楊魔羅給這兩人一人一個白眼,然後再次加快了速度!

在源冢分部的結界內,警報聲四起,神秘聲音的出現,讓源冢分部進入了最高警戒狀態。

然而此時,勞倫他們所找的洛麗塔,卻並不在他們的休息屋子裡。

……………………………………………………

洛麗塔當初第一次來源冢分部的時候就很害怕,她不喜歡這裡,但她不能說,因為她知道,師祖的大本營就是這裡,所以洛麗塔並不是不出門,而是她不想出門,可就在她因為噩夢而再度驚醒的時候,她卻不得不再次面對這間冷冰冰的屋子。

洛麗塔在屋子裡呼喚良久,最後她只能咬著嘴唇,在沙發上顫巍巍的蜷成一團,等待著勞倫他們的歸來。

「洛麗塔。」就在洛麗塔昏昏欲睡的時候,一道模糊的影子,出現在洛麗塔的視線里。

「瑪莎阿姨?」洛麗塔不可思議的揉了揉她的眼睛。

「洛麗塔,你能原諒阿姨曾經做過的事情嗎?」

洛麗塔開心的沖向了瑪莎,然後一邊跑還一邊說:「瑪莎阿姨,我原諒你。」

可是,當洛麗塔抵達大門口的時候,瑪莎的身影卻突然消失不見,在洛麗塔面前的,只有一扇黑漆漆的大門,洛麗塔不死心,她推開門衝出了家門,然後她就看到瑪莎的身影正漸行漸遠,洛麗塔心裡著急,她什麼都沒想,就追著瑪莎身影而去。

……………………………………………………

「楊魔羅!!你這是往哪去啊?洛麗塔在那面啊!」勞倫在辨認出楊魔羅所走的方向後,他一邊伸手試圖指正楊魔羅的錯誤方向,一邊急切的說道。

「哦,沒錯,洛麗塔就在那,而且….在她身邊,就有一個米莎兒剛才所說的生化獸人,而那個人,你應該認識。」楊魔羅的眼神掃了眼勞倫,然後意味深長的回答道。

楊魔羅的話,讓勞倫呆愣住了,隱隱約約之間,勞倫似乎是猜透了楊魔羅所要表達的意思。

大地的震動還在繼續,那股力量要想上來,似乎還需要點時間。

楊魔羅依靠元炁,摧毀了所有擋在他面前建築,而元炁的強大之處,確實令人驚訝。

「轟!」楊魔羅帶著勞倫和米莎兒,硬闖進瑪莎所在的二層小樓病房,在撞碎病房另一側走廊牆壁的時候,勞倫等人,看到了正蹲在病房玻璃窗外的洛麗塔。

「洛麗塔!」勞倫猛的一掙,就甩開了楊魔羅的手臂。

楊魔羅並沒有在意,他的另一隻手臂一松,把米莎兒也放開了。 「師祖,嗚嗚嗚…我看見瑪莎阿姨了,她剛才來看我了,可是她現在為什麼還在這裡躺著沒有知覺,我明明已經看到她了。」

洛麗塔在勞倫的懷裡,一邊哭泣,一邊用手撕扯著勞倫的衣服。

「盤古,啟動掃描程序,看看這裡除了我們,還有誰。」楊魔羅看著眼前的一切,他並沒有說什麼,但是在他的腦海中,他卻淡定的吩咐道。

「掃描程序啟動,大功率掃描開始,虛擬成像完成,切換視覺模式,當前模式為安全分析模式。」

一道聲音在接受楊魔羅的吩咐后,就迅速在楊魔羅大腦中回答道,而在楊魔羅大腦的里這道聲音,就是楊魔羅今天晚上的收穫,也是楊魔羅所順手拿走的東西。

…………………………………………………..

在楊魔羅順著電梯直達底部的時候,他所看到的,是一條小型的通風管道,他順著通風管道繼續前行,在他穿行了不久后。

他第一個遇到的,就是一名帶有元素屬性的人類,那強大的元素身體,令楊魔羅詫異不已,不過隨後他就明白,原來這個人已經不算是人,在這個人身體內,寄宿著一隻火系魔獸,而這個人的身體,在擁有火系元素魔獸寄宿的基礎上,還擁有著強大的人體元炁。

也就是說,這個人被某種力量所控制,使得火系魔獸被融合進他的身體內,讓火系魔獸可以和人體在一定程度上達到共生,而火系魔獸的火元素和人體內的元炁,也因為這種共生狀態,而發生了進一步的結合,形成了獨立在元炁之外的新型力量,那就是炙熱之力!

這是超脫出火元素的力量,這是在火元素的基礎上,進行的變異。而那道楊魔羅曾經免疫的極寒之氣,估計也是這麼來的。

本來這些也沒什麼,楊魔羅在接觸到炙熱之力的時候,他就已經免疫了。所以他順著通道繼續前進,然而在他前進了還沒有多遠的時候,他就看到了一個讓他吃驚不已的龐然大物,那碩大的身軀,令他咋舌。

而在這道巨大身軀的正前方,則是一個用玻璃罩所保護的巨大器皿,器皿內充滿了一種不知名的液體,在這個存放器皿的空間中,是一座如地底祭壇一般的神秘空間,這裡空曠而陰冷,而這巨大器皿中,是一隻正上下亂轉並且左右掃來掃去的眼球。

楊魔羅小心翼翼的趴在管道內向下看去,他所處的管道,正好是地底祭壇的通風管道,,而那隻碩大的龐然大物雖然充滿了警戒,但卻並沒有發現楊魔羅。

可惜,雖然楊魔羅躲過了龐然大物的搜索,但卻沒有躲過眼球的視線,不論楊魔羅怎麼晃悠,那隻眼球都好像定位儀一般,就這麼直直的鎖定著他,把楊魔羅的老鼠毛,都看炸毛了。

沒多久,那隻碩大的龐然大物就走掉了,順著另一個絕大的通道口,離開了地底祭壇。眼見於此,楊魔羅則順著管道,滑了下來,然後爬上祭壇,悄然的來到了器皿前,可就在他這麼獃獃的和器皿里的眼球對視了十多分鐘后,他發現了一件很悲催事。

他楊魔羅竟然被一隻沒有任何生氣的眼球,給瞪服了!他本來就只是想下來看看,既然他已經看得差不多,楊魔羅他就準備離開,可就在這個時候,自那隻眼球中,一道紫色的光芒電射而出!!透過器皿,直擊楊魔羅!

楊魔羅咧嘴一笑,隨後他就伸出了他的小老鼠爪,在他的小老鼠爪上,一層渾厚的元炁在流動著,他很好奇,這隻眼球所發出的光線,究竟是什麼!楊魔羅對於元炁的強大,可是很有自信的。

可是楊魔羅的算盤,註定要落空,因為這道光線,根本就不是楊魔羅所能阻擋的,光線透過所有阻擋的事物,包括元炁,然後直接連接在楊魔羅那小小的老鼠頭上。

「反物質啟動,崩解智腦盤古精神連接,搜索連接點,捕獲智腦盤古。」

「正物質啟動,融合智腦盤古,獲得智腦盤古之力。」

楊魔羅愣了,他萬萬沒想到,米莎兒口中那所謂的盤古,竟然真的存在,而且還是一台超級的生物電腦,不過這台生物電腦悲劇的是,它竟然遇到了楊魔羅。

當生物電腦被楊魔羅強行融合之後,那道消失在祭壇的巨大身影,就在地底這無邊的黑暗中,徹底的爆發了。

楊魔羅不知道,那道碩大的身影,為了這台生物電腦盤古,是多麼的嘔心瀝血,甚至不惜數百年的時間等待,當他終於能與盤古產生了一點點的溝通,眼看所有的一切就都要成功,他就要能擁有盤古的時候,卻功虧一簣!!

他沒有直接把這給掀開,都已經算他有理智了。

………………………………………………………….

「掃描結束:初級生化獸人一名,生化獸正在寄生中;水元素之體一名;色慾之力與人類融合之體一名;聖化改造體一名;精神體一名;算上宿主,共計六具生命」

「嗯。」楊魔羅點了點頭。

隨後他就不緊不慢的來到了病房的玻璃前。

「啪嚓!!」楊魔羅出手,在勞倫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楊魔羅一拳擊碎了看護窗,然後翻身而入,進入病房。

「楊魔羅,你在作什麼?」勞倫在反應過來后,吃驚的喊道。

楊魔羅走到病床前,很隨意的看了眼病房裡的牆角,然後在他直接伸手,對著瑪莎的身體就插了下去!!

楊魔羅的手,瞬間變得如半透明一般,那用元炁所組成的手,晶瑩剔透,直接戳穿了瑪沙的身體,元炁塑身所帶來的恐怖威力,可見一斑!

楊魔羅的手毫無阻礙的就插進了瑪沙的身體內,那恐怖般鮮血飛濺的場景卻沒有出現,但也讓勞倫嚇的差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勞倫也是懵逼了,米莎兒則是眼冒綠光,楊魔羅這出手果斷的樣子,讓她很興奮,不過…..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興奮個什麼勁。

「哼!給我死!」楊魔羅的手,在伸進瑪莎的身體后,就一把握住了在瑪莎身體內,那正準備開始寄生的水系魔獸。

元炁所帶來的強大的威力,讓這隻水系魔獸還沒有怎麼樣的情況下,就被元炁給瞬間抹去了意識,楊魔羅也知道,他並不能把這隻水系魔獸帶出瑪莎的身體,畢竟這隻水系魔獸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和瑪莎的身體合為一體。

「不要啊!!」洛麗塔一聲驚呼。

異類皇子是公主 楊魔羅那句殺氣沖沖的話語,讓洛麗塔瞬間就驚呆了,在洛麗塔反應過來后,她就拚命的向前衝去,她要阻止楊魔羅。

「不,不要去。」勞倫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他雙手一把緊緊的抓住洛麗塔的手臂,死死的拉扯著。

「師祖!!小老鼠要殺瑪莎阿姨啊!」洛麗塔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勞倫,就好像她從來都沒有認識過勞倫一般。

「塔塔~雖然我不知道楊魔羅為什麼這麼做,但就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不是這麼一個人,他的心很溫暖。」米莎兒也蹲下了身體,試圖勸解洛麗塔。

「盤古,連接我和精神體,我需要對話。」

「連接開始,腦電波進行同步,精神體進行同步,已連接。」

在楊魔羅的意識里,那曾經在器皿中的大眼睛,竟然也出現在楊魔羅的意識里。

「你是瑪莎?」因為精神與腦電波的同步,楊魔羅竟然看到了,那在他面前若隱若現的精神體,只不過因為僅僅是精神同步的原因,楊魔羅還看不清楚,這個精神體的樣貌。

「啊?我是瑪莎….你是誰?」

楊魔羅在接到肯定回答后,他微微的一笑。

「盤古,開始進行精神牽引。」

「精神牽引開始。」

隨著盤古的回答,那連接在楊魔羅與瑪莎之間的紫色光線開始急速收縮。

不論瑪莎的精神體多麼的驚恐,怎麼的掙扎,但她卻都無法抗拒楊魔羅或者說是盤古的精神牽引,那種強大的精神力量,把瑪莎向楊魔羅的身邊一點點的拉近。

「給我回去!趁你的精神波動還沒有消失,你還有機會!」楊魔羅一聲低喝。

隨後楊魔羅單手虛空一握,在他的手裡,瑪莎的精神體瞬間收縮,然後被楊魔羅單手一按,就硬生生按進到瑪莎的身體內。 而這一切,除了楊魔羅以外,卻沒有任何人能看見。

當勞倫三人正懵圈的時候,在病床上已經躺了很久,並且早已失去意識的瑪莎,卻突然間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楊魔羅再次救了瑪莎。

「瑪莎阿姨!」洛麗塔開心的衝到了瑪莎的床邊。

「洛麗塔。」瑪莎伸出手,虛弱的摸了摸洛麗塔的頭。

隨後,她就一臉感激的看向了楊魔羅,雖然別人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蘇醒,但她自己心裡清楚,要是沒有楊魔羅,或許她現在早就已經消失了吧。

當她的意識被她大腦祛除,使得她的意識變成精神體后,那隱隱約約間的記憶,瑪莎可卻並沒有忘記,甚至於,最後楊魔羅把她救回來的這一切,她都是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很好,人員齊了。色女,你帶著瑪莎跟上我,如果根本不上,就大聲呼喚。」楊魔羅眼見瑪莎蘇醒,他就打算離開這裡,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說誰是色女!!」米莎兒的臉都要被氣紅了!

「吶~,這是你自己承認的。」楊魔羅聳了聳肩膀,然後他雙手一伸,在元炁的作用下,勞倫和洛麗塔就被楊魔羅給吸到了手中,而有所區別的就是,洛麗塔是靠在楊魔羅的臂彎里,而勞倫則是被楊魔羅拎著。

米莎兒看到楊魔羅撞破牆壁再度離開之後,她也只能無奈的抱起瑪莎,跟隨著沖了出去。米莎兒知道,如果他現在不跟隨楊魔羅一起走,那估計她以後也都走不了了。

作為當年和他們慾望之神齊名的信仰之神,其心狠手辣的程度,可是不他們這些慾望神所能比擬的。

當年,惡之王重傷去世,他們慾望神七魔將,都變成了一幫散兵游勇;但善之王和他手底下那幫信仰神卻都活著,而且貌似活的還挺不錯,聽說一直都駐紮在天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