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筆錢沒白花。」

范浪微微一笑,繼續催動手上的雙劍。

轟!!!

蓄勢完成的雙劍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聲,所承載的力量都已經達到了一種極限。

范浪雙手一分,揮舞雙劍斬向了黑白雙煞,先對這兩個敵人下手。雙劍去勢如虹,斬出兩道能量劍氣,當空橫掃而過。

黑白雙煞大驚失色,當場凝聚出一門雙人陣法,黑白兩種氣流席捲成為風暴,將他們護在了當中。劍氣隨之而來,轟在了風暴之上,將風暴強行斬斷,其中傳出了慘叫之聲。

范浪保持著揮劍姿態,持續釋放著能量,攻勢連綿遞增,越來越恐怖。

到後來,劍氣將黑白雙煞的陣法徹底吞噬。

兩個系統提示雙雙響起,范浪收穫了相應的系統獎勵,意味著黑白雙煞都已經死了。

下位神越級殺死中位神,屬於大幅越級,給予的獎勵非常豐厚,讓范浪當場升了一級。

【玩家等級提升為道域境6級,玄力+105000,生命值+105000,防禦力+105000,速度+105000。】

升級!

在虛幻戰場與人交手,獲勝之後統統屬於擊敗,而不是擊殺。

擊殺獎勵是要高於擊敗獎勵的,相差相當之大。

在虛幻戰場上戰鬥,優點是方便,在現實中戰鬥,優點是給予的獎勵更豐厚,兩者各有千秋。

剛才施展混元劍法,消耗了范浪很多的力量,幾乎是傾力一擊,現在他升了一級,身體頓生變化,湧現出了新生的力量,重新恢復到了全盛狀態,而且比之前更加強大了。

「宰了兩隻肥羊,還剩下那麼多肥羊沒宰呢!」

范浪目露凶光,收回了雙劍,望向了剩下的敵人。凡是被他看到的人,心底都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妙運算元這些人本以為己方佔據著絕對的優勢,無論是整體實力,還是單體實力,都要強於范浪這些人,等到真正動起手來,反而是他們先損兵折將,連死了好幾個人,而且還出了黑獅子這個叛徒,情況變得相當不妙。

他們原本的打算是先殺了范浪這些人,然後進入內部探索,查清楚這裡的奧秘,然後滿載而歸。

只可惜,現實遠比他們預想的要殘酷。

更加殘酷的還在後面!

「吃貨,你也出來玩玩!」范浪一甩手,動用了一張召喚卡,將裡面的金陽戰獅釋放了出來。

金陽戰獅咆哮一聲,搖頭擺尾,張牙舞爪,隨便動一動都有天崩地裂的威勢。

范浪翻身騎上了金陽戰獅,催動這傢伙撒腿狂奔,一頭沖向了敵人所在之處,嚇得數名中位神躲避開來。

黑獅子陪伴范浪左右,與其一起衝殺,聲勢同樣驚人。

「大家別怕,一起衝上去!」

「對,一起上!」

妙運算元帶來的這些中位神重整旗鼓,一個個拿出看家本領,再也不敢有任何的保留,聯手攻向了范浪,各種手段施展出來,有的屬於強攻,有的屬於智取。

「吼!」

金陽戰獅仰頭長嘯,幫上了大忙,釋放出吞噬天賦,將來襲的數道攻擊直接吸收到肚子里,在腹內進行煉化吸收。

范浪坐在坐騎之上,雙手各自釋放出不同的道域,一手釋放大數字時代,一手釋放六道輪迴,一個側重攻擊,一個側重防禦。

最強棄少 他甩手一劍,斬出數字劍氣,向著敵人橫掃過去。

有一名中位神躲的慢了點,雙腿被數字劍氣掃中,起初沒什麼事,但很快受到了數字的侵蝕,那些數字就好像是跗骨之蛆,鑽入他的體內,令他的雙腿都廢掉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受傷之人看著雙腿,臉色劇變。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拿出壯士斷腕的勇氣,自己將雙腿給震斷了,斷肢飛了出去,揚撒出鮮紅的血液。

僅僅是這樣,並不能保住他的性命。

那些數字已經侵入他的體內,在內部不斷侵蝕,將他的血肉以及本命星辰都同化成為了數字。

最後他整個人潰散開來,變成了四散的發光數字。

又一筆經驗值入賬!

范浪簡直殺上了癮,越級殺中位神給的獎勵實在是太豐厚了,他當即瞄準了下一個目標,氣勢洶洶的沖了過去。

另外一邊,阮良玉立了功勞,甩動長鞭捲住一名敵人,生生勒斷了對方的脖子,斷頭飈飛而起。

只要是同夥殺人,范浪都能獲得經驗值,而且是全部的經驗值,與他親手殺人是一樣的。

【玩家等級提升為道域境7級,玄力+105000,生命值+105000,防禦力+105000,速度+105000。】

道域境七級!

還是戰鬥升級最快,范浪短時間內連升兩級,實力突飛猛進,眼看著就要跨入新的大境界了。

等到了下一個大境界真我境,可以覺醒真我,脫胎換骨,實力完全不同。

殺!

范浪興奮不已,沉浸在了戰鬥與殺戮當中。

眼看著一個又一個同夥死亡,意欲為師父報仇雪恨的妙運算元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難免為此分了心。

她一個不留神,被鐵手先生一擊命中,用沉甸甸的機械臂,將她狠狠的轟打在了牆壁之上。

幻方城的建造材質十分堅固,再加上有陣法保護,這才承受住了衝擊。換做普通的牆壁,早就碎成渣渣了。

「噗!」

妙運算元身受重傷,吐了一口血出來,再想掙扎已經晚了。

鐵手先生釋放機械臂之中暗藏的陣法,將妙運算元禁錮在了牆壁之上,再也動彈不得。 「冤有頭債有主,我本來只想殺你師父,不想牽連旁人,是你自己過來找死,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送你去跟師父團圓!」鐵手先生面露兇狠之色,身上殺意升騰。

「放開我!你這個老匹夫!」妙運算元大聲咆哮,拼盡全力掙扎,想要掙脫對方的束縛。

雙方身上的機關武器瘋狂運作,劇烈交鋒,鐵鎚、利刃、爪子等等武器不斷碰撞。

有同夥想要營救妙運算元,卻被范浪等人抵擋下來,根本來不及施救。

妙運算元身陷險境,情急之下做出了瘋狂的選擇,竟然引爆了身上暗藏的炸彈,要跟在場的所有人同歸於盡。

她的這個炸彈包含七百多種材料,煉化了幾十年之久,進行了高度的壓縮,還運用了各種強化方式,一旦引爆的話,甚至可以摧毀一座小型星系!

機關師的對決,與通常的武者是不同的,主要依靠的就是身上的各種機關寶物。

鐵手先生身上有多個感應器,可以感應到各種機關效果的啟動,進而判斷出敵方機關師的各種舉動,提前做出應對。在妙運算元啟動炸彈的剎那,他身上的感應器立即傳出了警報,而且是最高級別的警報。

「強行中斷!」

鐵手先生動用了身上的干擾設備,企圖中斷妙運算元身上的炸彈,避免炸彈引爆,結果沒能成功,炸彈已經進入了倒計時階段,再過三秒就會爆炸。

「哈哈哈哈,要死就一起死吧!」妙運算元發出癲狂的笑聲。

「大家小心,這個瘋婆子要爆炸了,威力會很大!」鐵手先生髮出警告,同時急速後退,並動用了各種防禦手段。

機關百變·鐵甲之城!

鐵手先生一雙的機械臂轟然爆裂,伸展出無數的厚重鐵壁,迅速拼接在一起,形成了半圓形的輪廓。

情況緊急,時間有限,他現在釋放出來的只是半成品的狀態,如果是完整的鐵甲之城,規模就跟一座小城市一樣。

其他人聽到了警告,並感受到了恐怖的波動,知道這是要大難臨頭了,不管是哪一方的人,全都在想辦法保命。

范浪當機立斷,在短短數秒之內,完成了一連串的舉措。

他先是啟動了狂暴系統,讓自身實力提升到二十二倍,同時命令金陽戰獅張開大嘴,擋在了自己人的前方,做好吸收能量的準備。接下來,他取出了極光神令,動用了這塊令牌的力量。

幻方城與世隔絕,切斷了與外界的聯繫。

所以無法通過令牌聯絡極光神帝,也不可能把他請到這裡來救場。

現在能用的,只是提前儲存在極光神令裡面的力量而已,雖然比不上極光神帝親自出手,卻也能在關鍵時刻幫上大忙。

一道照亮宇宙的神光從令牌中亮起,化作了極光神帝的至尊形象,高大無比,神聖無比,君臨眾神之巔,哪怕只是他分化出來的一小部分力量,都有這等的神威天降。

極光神帝化身伸出手掌,按在了范浪的後背上,將力量注入到范浪體內。

換成一般的下位神,根本無法承受這等力量,恐怕會被瞬間撐爆。

范浪得到神助,力量再次飆升。

光是這樣還不夠!

「龍祖,你也來助我一臂之力,別再偷懶了,要是我有個三長兩短,死了也要拉你做墊背,把你丟進六道輪迴里!」范浪意念傳導,逼迫身上的龍祖貢獻力量。

「小子,你又欠了我一個人情!」龍祖幫了這個忙,釋放自身力量,借給了范浪。

極光神帝以及龍祖都是宇宙中高高在上的存在,范浪得到這兩股力量相助,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催動龍神血脈,將體內的玄力、神力、佛力、魔力、龍力等等都推高到極致,化作了一尊三頭六翼四足的巨大神龍,中間的龍頭是力量的主宰,左側的龍頭魔威滔天,右側的龍頭佛光普照。

背後張開的六翼遮掩日月,籠罩了整個空間,每一寸血肉都有著爆炸性的強大。

范浪闖蕩了這麼久,身上積累的強大手段實在太多了,不到萬不得已,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極限實力是多少。

此時面臨生死危機,他把各種底牌都用了出來,讓自身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層次,簡直可以震撼宇宙,破碎時空!

「吼!!!」

三聖神龍·極限狂暴!!!

范浪發出了前所未有的龍嘯之聲,僅用聲音就將周圍所有的道之法則都摧毀了,空間統統坍塌成為了虛無,所有景物都變成了黑色,只有他的身姿沐浴神光。

與此同時,爆炸來臨,妙運算元瞬間灰飛煙滅,爆炸的波動擴散開來,衝擊到了整個空間,激發了最高級別的防禦,周圍所有的牆面都被陣法結界護住了。

有兩名妙運算元一方的中位神被爆炸席捲,瞬間就被炸死了。

鐵手先生的鐵甲之城也沒能抵擋住爆炸的衝擊,被炸毀了很大一部分,情況岌岌可危。這時有一片龍翼伸展過來,擋在了他的身前,正是范浪在保護他。

范浪的三聖神龍形態體積龐大,受到了全方位的衝擊,體表的龍鱗燒的通紅,傷到了下面的血肉。

他不可以退縮,否則身後的那些人就有性命之憂。

輪迴聖典·龍翼御六道!

范浪在爆炸中施展出輪迴聖典,讓身上的六條龍翼連接了六道位面,龍翼之上浮現出不同位面的景象,人、魔、天、鬼、妖、修羅俱在其中。

得到輪迴聖典的加持,這六隻龍翼變得更加強大,硬生生的承受住了爆炸的衝擊。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爆炸的威能從大變小,漸漸平息下去。

等到爆炸平息了八九不離十,光芒漸漸暗淡,眾人終於可以看清楚周圍的景象了,人人都有種劫後餘生之感。

「徒弟!」

「范浪,你沒事吧?」

大家都在關心范浪的情況。

就見范浪化作的三聖神龍仍然保持著張開龍翼的姿態,渾身上下都是創傷,龍翼被炸的破破爛爛,連骨架都暴露在外。

受傷歸受傷,范浪身上的生命氣息依然強橫,心跳猶如雷霆,這下人們都放心了。

【玩家等級提升為道域境8級,玄力+105000,生命值+105000,防禦力+105000,速度+105000。】

系統提示隨之而來。

剛才的壯舉,讓范浪又升了一級!

他那破損的身軀,開始迅速復原,長出了新的血肉與鱗片,身上的波動猶如驚濤拍岸,一呼一吸之間,堪比天地生滅,令人望而生畏。

妙運算元一共帶來十二人,現在死了七七八八,除了剛才就已經臨時倒戈的黑獅子之外,還剩下三名中位神,而且全都身受重傷。

這三人目睹范浪的強大姿態,一個個都傻眼了,徹底失去了鬥志。連剛才那種爆炸都沒能殺死范浪,更何況是他們。

其中一人心驚膽戰的跪了下去,顫聲道:「大神在上,受我一拜,我一時糊塗才跟他們同流合污,現在我已經迷途知返,願意給大神做牛做馬,臣服在你之下,只求大神能高抬貴手,饒我不死!大神若能放過我,等同於再造之恩,將來絕不敢再有二心!」 大神,這是對於武神強者的一種尊稱,與閣下、先生之類的稱呼類似。

說話之人見識到了范浪的強大力量,選擇了臣服投降。

范浪轉過三顆龍頭,龍眼好似寶珠,迸發出凌厲的目光,瞪向了那三個敵人。

「好,我接受你的臣服,可以饒你不死。」范浪聲音轟隆,轉頭望向另外兩名敵人,「你們呢?你們要作何選擇?」

「我、我也願意臣服,以後可以給你當手下,為你效力。」其中一人馬上表態。

最後一人猶豫了一下,最後也服軟道:「大神實力超凡,我等遠不是對手,識時務者為俊傑,我願意向你投降,只求一條生路。」

「好,既然你們都願意投降,那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空口無憑,口頭上的投降,我是不會完全相信的,必須要在你們的身上附加一些限制,我才能真正的相信你們。如果你們乖乖配合,我就饒你們一死,要是敢反抗我,就給我去死吧!」

范浪抬起巨大的龍爪,在龍爪之上凝聚出一面光華奪目的陣法,對著那三人當頭壓落。

三人有所畏懼,但還是不敢反抗,任憑那龍爪落在頭頂。

陣法旋轉,打出三道光束,籠罩在這三人的身上,對他們的元神造成了猛烈的衝擊。

范浪現在所施展的功法叫做「碎心洗腦訣」,是專門用來奴役人心的功法,先要摧毀目標自身的意念元神,然後再進行洗腦控制,成功之後,對方會變成完全服從命令的傀儡,失去原本的自我意識。

只有這樣的傀儡,才是絕對忠誠的!

這三人剛才都想將范浪置於死地,僅憑一句投降就放過他們,世上沒有這樣的好事,范浪可沒有這般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