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封神,鴻鈞恩師讓我來主持,明顯就是要讓我削弱他截教的。」

「因此,名單擬定后,通天十分不滿意,可又不能違抗鴻鈞恩師的旨意。」

「他又極其護短,嚴令座下弟子不許下山介入商周之間的爭鬥。」

「一出手就拿了咱們西岐的首領,這通天的用意昭然若揭。」

「那我們怎麼辦啊?」

姬發著急了。

「不用著急,由通天拿了姬昌,帝辛自然不會殺害她了。」

「這其實是暗中幫了我們一個忙。」

「通天知道姬昌的重要,送上如此人情,也是讓我們不要對他的弟子太過痛下殺手。」

夏洛奇(扮演的姜子牙)分析道。

「通天所不知道的是,這樣一來,帝辛紂王就會對西岐放鬆警惕。」

「他肯定認為西岐部落首領被囚禁,西岐自然不敢造反了。」

夏洛奇逐漸進入遊戲角色,腦海中兵象四起,機鋒敏銳。

「這個姜子牙角色實在厲害!」

夏洛奇感覺到了角色優勢刺激的一面了。

「子牙兄,那我們此刻如何自處?」

姬發有些慌亂。

「趕緊回西岐總部豐城,聯絡各方,廣積糧草,共起義師,約定討伐商紂帝辛的日期。」

「另一方面,每月向朝歌獻上珍寶與美女,投其所好,麻痹其心。」

「然後,花重金收買朝歌佞臣,離間帝辛與忠心不二的大臣間的關係。」

「再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就有些難度了。」

「什麼難度?」

姬發一聽夏洛奇(姜子牙)的計策,當即佩服的厲害。

連元始天尊都覺得夏洛奇有些過份了。

「子牙啊,你這幾條計策一出,朝歌君臣離德,天下怕是要大亂了啊!」

帕慕克(元始天尊)說道。

「革故鼎新,自然是重新洗牌。」

「重新洗牌還怕什麼亂啊?」

「我們是逆襲,最喜歡亂。」

「商紂需要的卻是穩定,壓倒一切的穩定。」

「帝辛現在所做之事就是不惜一切的維穩,不惜一切代價的維持統治。」

「所以,我們是要由亂而治,他們卻是四處圍追堵截,維持朝綱。」

「這兩者的難易各有不同,我們的難點在於不能讓他過早的集中一切優勢力量來對付我們。」

「他們的難點則是分而治之。」

「哎呀,子牙兄,你還沒說我們接下來的難處是什麼呢?」

姬發有些著急。

「這不用急,先做之前的事,一是要抓緊一切時間囤積糧草,打造兵器鎧甲。」

「二是要麻痹朝歌,離間朝歌君臣。」

「三是要到處宣揚帝辛紂王失德,胡作非為。」

「我們要加強自己的實力,壯大自己,我們還要削弱朝歌,令帝辛失去民心。」

「一旦帝辛統治的正義性被我們打倒,那就是興周滅商勝利的開始。」

「接著我們就師出有名了。」

「替天下受苦百姓出頭,廢除暴政,讓天下百姓安居樂業。」

夏洛奇說的連自己都覺得激動。

「這姜子牙的角色還真是過癮呢。」

「子牙老弟,有你這般運籌帷幄,何愁天下不周呢?」

「走吧,快回豐城吧。」

崇黑虎大聲說道。

茹連達與奧德等人率領著愛樂鏢隊原班人馬,此時為幽薊關總兵手下親衛隊。

姬昌之前也做了一些聯絡各地不滿帝辛施政的諸侯部落,這崇黑虎就是其中一個。

秘密的不為人注意的私下聯絡一直沒有間斷。

只是,像夏洛奇所扮演的姜子牙這般系統的提出大政方針則是第一次。

姬發聽姜子牙如此分析,如此戰略布局,不由心花怒放。

上前一把摟住夏洛奇的胳膊,將胸脯緊緊的貼在夏洛奇的右臂處。

「喂,你們西岐女人是不是都有些毛病啊?」

夏洛奇此時已經深陷角色中,作為姜子牙,年輕氣盛,以天下為己任,以自己恩師的封神大業為己任。

對於美色自然是不願親近的。

若是連美色這一關都堪不破,那可帝辛紂王有何區別?

庄顏還沒有完全沉浸進去,因為她需要保護夏洛奇。

不能讓夏洛奇在王者真意不應期出意外。

聽夏洛奇如此說,不禁又羞又急。

羞的是自己都將身子交給了他,他居然跟沒事人一樣,還在這裝正經。

庄顏還不知道夏洛奇已經完全沉浸入角色。

按照她的判斷,入門王者真意后的人心意會異乎尋常的強大,怎麼會這麼快就陷入遊戲角色呢?

夏洛奇就是這麼一個奇葩。

在你正常判斷的時候,他是不正常的。

在你以不正常的思路來判斷他的時候,他又顯得正常的過份。

不能以常理計。

這麼多人看著自己呢,不能被這小子一招干翻。

庄顏扮演的姬發臉色一沉。

「我姐姬昌不在,西岐大營中一切事務由我作主。」

「我姐可是說過的,你若願意幫助西岐安邦定國,她就願意為你暖席。」

「按照我們西岐風俗,姐不在,妹從之。」

「你就別瞎德比德比的了,好嘛?」

「搞得你好像吃了多大的虧似的。」

帕慕克(元始天尊)、茹連達、奧德等人都樂得忍不住了。

「徒兒啊,為師在此傳授你一句老話,你要記住,入鄉隨俗。」

「風土人情有時候比你的天文地理還要重要,知道么?」

帕慕克拈著鬍鬚老氣橫秋的教導道。

「是,師傅。」

夏洛奇(姜子牙)一愣,連老師都出面呵斥了,自己肯定是錯了。

於是老老實實的任由姬發摟住胳膊。

庄顏這個得意啊!

「哼,小樣,還治不了你!」

自從庄顏看到夏洛奇入門了立秋的王者真意后,就潛意識裡將夏洛奇當作立秋的輪迴之身了。

心裡這個美啊,想著萬年前的恩愛,續著今世的奇緣。

哪個女孩不浪漫呢?

尤其是痴情的女孩,專一的女孩。

浪漫是刻骨銘心的。

「到了!」

姬發從喜悅的心情中醒來,看見前面一座懸浮於空中的雄偉大城說道。

「哦,是西岐豐城么?」

「正是!」

東岑西舅 姬發鬆開摟了一路的姜子牙的右臂。

夏洛奇甩了甩胳膊,都麻了。

「至於么,使這麼大勁摟我,生怕我跑了似的。」

老婆大人,名正言順 夏洛奇嘀咕道。

「喂,你別佔了便宜還賣乖行么?」

楚少的二嫁閒妻 雲居大師翻著白眼說道。

雲居大師扮演的是准提道人。 「什麼?」

「西岐豐城竟然落地了?」

朝歌漢陽宮中帝辛接到飛鴿密報。

「聞太師您對此有何看法?」

「報,武成王與夫人歸朝了!」

「哦,黃飛虎還敢回來見朕么?」

「給我拿下!」

帝辛一陣霸氣蠻橫的發怒道。

「陛下,且慢。」

「黃飛虎乃國之股肱大臣,且聽他這番反出朝歌又回來有何說辭,再拿下不遲。」

聞仲攔住帝辛紂王的旨意。

「哼,就依太師所言。」

「宣叛賊黃飛虎覲見。」

一條聲的傳喚飄出空曠的大殿。

大殿外太陽炎熱萬分。

黃飛虎、黃天化、賈娥三人按下雲頭,在大殿外等候召宣。

「宣武成王黃飛虎覲見!」

漢陽宮裡的那些御林甲士與朝中大臣聽說武成王回來了,不禁欣喜。

黃飛虎與太師聞仲乃是商湯帝辛的左右臂膀,一文一武,文武雙全。

兩人在朝,大家心裡就有主心骨。

前些時日聽說不知為何,武成王一怒反出了朝歌。

帝辛紂王也沒有派出追兵,只是為此十分生氣。

現在,武成王歸朝,乃是一件大好事。

朝臣們看見狄仁傑扮演的武成王黃飛虎朝漢陽宮中走去,不禁心情開朗了許多。

薔薇夢幻夜 交頭接耳的議論著,一致認為此乃國之幸事也!

「大膽武成王,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