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想法要不得難道說就因為害怕被毀就畏懼不做嗎?不,真要那樣的話,這天朝的天早就塌了我還就不信,這天底下到底是害群之馬少」

很快便將心態調整過來的蘇沐,剛想著張口說話,私人手機突然響起,當他瞧見來電顯示是誰后,緊繃了一個小時的臉才露出一種笑容。.。 ?劉伯陽和彭笑笑開車回到家,彭七海和宋佳瑤正著急呢,到兩人平安無事的回來,他們這才放下心。《》

孩兒都是很敏感的,宋佳瑤眼睜睜著劉伯陽和彭笑笑走這麼近,早就猜到了什麼,她不由得嘟起嘴兒,對劉伯陽頗有些怨言和無奈,自己才短短几個時不他身邊,那壞傢伙居然又泡到一個孩兒……

「爸!」彭笑笑大大方方的穿著劉伯陽的外套朝彭七海走過去,絲毫不意宋佳瑤那吃醋的眼神。

「呵呵,跟同學玩兒完啦?」彭七海也是人精一樣的人物,明知道寶貝兒是與劉伯陽賭氣出去的,也不點破,眨眨眼睛笑道。

彭笑笑漲紅著俏臉,有些歉疚的低下頭,彭七海到兒這嬌羞的模樣,下意識的就想將她抱進懷裡,可當她清彭笑笑臉蛋上那深紅的巴掌印的時候,馬上嚴肅起來,問道:「笑笑,你的臉是怎麼回事兒?被誰打了?」

彭笑笑趕緊朝劉伯陽身邊躲了躲,敷衍道:「我沒事……」

「笑笑,你今晚到底……」

劉伯陽忽然出來,打斷彭七海:「彭叔,咱們先進去再。」

彭七海愣了一下,點點頭道:「!」

完他當先走進屋,彭笑笑膩劉伯陽身邊,想跟他一起走進去,結果賭氣的宋佳瑤已經伸手攔了劉伯陽的胳膊,對著彭笑笑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然後拽著老公就往裡面走。

——

「豈有此理!姬有發的兒子居然敢如此對我兒,真當我胖七海怕他不成?媽的,明天我就找他討個公道!」

屋裡,聽完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后,彭七海大怒不已,拍案而起的吼道。

劉伯陽淡淡喝了口茶,道:「這事兒不用彭叔費心了,我已經替笑笑出過氣了!」

「哼,那就!伯陽你是怎麼教訓他的?」彭七海問。

「我把他踢下了山崖,以後世界上不會再有姬冠傑這個人了。」劉伯陽輕描淡寫道。

此話一出,頓時彭七海和宋佳瑤一起陷入震驚,彭笑笑的俏臉也變得有些蒼白,點頭道:「是真的,這個傢伙真的把姬冠傑他們全殺了……」

「伯陽你……」彭七海又驚又恐,他明天想找姬有發給自己的兒討個公道是不假,但他絕對不敢想什麼殺人棄崖的事兒,劉伯陽居然一出手就把姬有發的兒子給殺了,這事兒大了啊!

劉伯陽淡笑道:「彭叔不用擔心,這事兒是我做的,跟你沒關係,真要有什麼麻煩,我會一力承擔!」

「不是!伯陽你想哪去了,彭叔我是那種人嗎?可你這事兒做的確實有點過了,殺人這種事兒來就不遮蓋,況且姬冠傑是姬有發的兒子,姬有發又是dt市煤油資源管理部的部長,專管咱們的,你這等於是把他得罪死啊!」彭七海了起來,有些心神不安。

劉伯陽不以為然的笑了笑:「彭叔,我既然了這件事兒不用你管,你就別擔心。我不管他是誰,只要敢惹我發火,一率滅到底!一個dt市的部長就想作威作福?真惹煩了,就算他是國家煤炭資源部的部長,我照樣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劉伯陽這句話雖然狂妄,但卻讓彭笑笑聽出一種異樣的安全感,她的心理又被一股幸福填滿。

彭七海有些哭笑不得:「你子話的口氣還真是跟你爺爺當年一模一樣,伯陽,彭叔我也不是膽怕事的人,只不過你沒聽過縣官不如現管這句話嗎?國家未來對煤炭的取締趨勢我已經跟你過了,如果真有那一天,姬有發就是取締的專管負責人,咱們得罪了他,他一定會利用職權給咱們狠狠下絆子的!」

劉伯陽笑了,他起來,對著彭七海道:「彭叔,論做意,我確實比不過你,但是跟那些有權有勢的傢伙們斗著玩兒,你就比不上我了,漫國家現還沒真正取締私人煤炭,就算有一天真的實行了,姓姬的能不能活到那天都得兩,真敢蹬鼻子上臉,他兒子怎麼死,我就讓他怎麼死!」

彭七海徹底無語了,對著彭笑笑和宋佳瑤道:「笑笑,佳瑤,你們兩個先上去,我跟伯陽單獨會兒話。」

彭笑笑正沉浸劉伯陽那威風霸道的話語中呢,她現是怎麼自己的情郎怎麼順眼,聞言不高興道:「不!幹嘛趕我走,我要聽!」

宋佳瑤也道:「彭叔叔,你放心吧,伯陽的事情我都知道,您想什麼就,不用刻意瞞著我的。」

彭七海唯有嘆口氣,苦笑道:「吧,我怕了你們了,現的時代是你們年輕人的時代,我那套老觀點過時了。伯陽,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接下來?睡覺啊!」劉伯陽呵呵笑道。

「……我是如果明天東窗事發,你不會真的想跟政府對著來吧?姬有市的官場上可是很有人脈的!」彭七海頭大道。

劉伯陽臉上的玩味表情終於收緩了,他微笑著對彭七海道:「彭叔,讓侄子我後跟你一次,這件事兒,你就不用管啦!我給你透個實底兒,只要侄子我願意,別這的dt市市政府,就算是省省政府,我也照樣能攪的它不得安寧!時間不早了,您早休息吧。」

彭七海無話可了,苦笑著搖搖頭,「吧,那明天先情況再。」完就心情沉重的上樓了。

彭笑笑此㊣(5)時還翹著雪白的腳丫慢悠悠的坐沙發上喝茶,她抬頭劉伯陽和宋佳瑤,也不話,就那樣賴著不走。

「伯陽,我們上去睡覺!我累了!」宋佳瑤憤憤道,揪劉伯陽的胳膊就走。

「伯陽,回來的時候,你像答應過我什麼吧?剛才沒跟我爸爸哦!」彭笑笑也學著宋佳瑤的口氣,親昵的稱呼劉伯陽的名字。

劉伯陽有種被夾冰火當中的感覺,兩個人針鋒相對,不依不饒,他一個頭兩個大,他可以連殺人都不放心上,唯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眼前的兩位佳人。

「呃……我明天再跟彭叔也一樣……笑笑,你也累了吧?要不也先上去休息?我跟佳瑤還有點話要……」劉伯陽只能硬著頭皮採取周旋策略。

「哼!你有話跟她不跟我?」彭笑笑氣鼓鼓的起來道。

宋佳瑤挺身而出,擋劉伯陽的身前:「伯陽是我老公,當然要跟我一起了,你跟他是什麼關係?」

彭笑笑歪著頭,輕撩著自己的髮絲,故意嫵媚一笑,甜膩膩道:「伯陽啊,那你告訴她咱倆是什麼關係,你過要給我一個名分的哦!」

「劉伯陽,你!」 金枝 宋佳瑤氣呼呼的指著劉伯陽的鼻子:「我不就比你晚回來幾個時嗎?你到底跟這個人做了什麼?她敢這麼跟我話?」

兩個人一起把目光投向了他,這下劉伯陽連縮頭鴕鳥都沒得做了,苦笑道:「兩位姑奶奶,都別吵了行不?今晚的事兒都怪我,佳瑤,我……我待會兒再跟你解釋,笑笑,你也聽話,先上去睡吧!」

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領導,我到縣城了,你現在在哪裡?過去找你啊!」徐炎爽朗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驅散著蘇沐心頭的陰鬱。

徐炎是蘇沐在黑山鎮認識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心腹兼兄弟,徐炎的為人蘇沐知道的很清楚,關鍵是有著官榜在,蘇沐很明白徐炎對他的好是發自內心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沐早就接納了徐炎。

而且要知道徐炎現在已經不是什麼黑山鎮派出所的所長,而成為黑山鎮所設立的縣公安局分局的局長,是實打實的副科級幹部了。

「你怎麼想起來過來了?」蘇沐笑著問道。

「這不有點公事過來辦,順便回一趟家。別說了,領導,在哪裡?我過去吧,有點事給你說。」徐炎笑著道。

「我現在在開發區這邊,你過來吧。」蘇沐說道。

「開發區?行,我知道了,馬上到。」徐炎說著便掛了電話。

杜廉在旁邊聽著,卻不知道蘇沐是在接誰的電話,不過他能夠感覺到,現在的蘇沐,比剛才心情明顯緩和許多。蘇沐走下車,隨意的站在顛簸的道路邊,臉色儘管陰沉著,但已經收斂了很多。

「杜廉,衛生局的事情,你怎麼看?」蘇沐淡然道。

「縣長,衛生局的事情其實由來已久,很多人都反應,衛生局的工作作風粗暴,要是沒錢想要辦成事的話,怎麼都要等上一個月。」杜廉猶豫了下,終於沒有隱藏什麼,實話實說道。

「繼續說!」蘇沐平靜道。

在黑山鎮基層工作的蘇沐,對這些機關裡面的門道,是真的不很清楚。這樣的事情也就是在縣城裡面,要是在黑山鎮敢出現,他早就處理掉。

「縣長,說句您不愛聽的話,咱們縣的衛生系統確實要好好整頓一下了。今天咱們是去的衛生局,那裡都這樣。要是咱們今天去的是醫院的話,您就能夠見到更加誇張的事情。現在各個醫院奉行的都是沒錢不給看病原則,壓根就沒有一點能夠通融之地。沒錢,立馬停葯,手術停做。」

杜廉沒有按捺住心中的這種憤慨,還是將這些話全都說了出來。而他之所以這麼清楚,完全是因為當初他老爸就經歷過這事。如果當初不是杜廉湊夠了錢,沒準他老爸就會因為手術延遲做而成為殘廢。

「是這樣…」蘇沐只是聽著,沒有發表意見。

作為下屬的杜廉,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說出來,這是他應該盡的職責,真要是有所遮掩的話,那才是辜負了蘇沐對他的期望。但你說出來歸說出來,蘇沐是不會只聽你一家之言。做官坐到副縣長這個位置上,蘇沐知道,考慮問題必須全面,絕對不能偏信。

「縣長,您應該知道,縣衛生局局長楚作梅,是張縣長一手提拔起來的。」杜廉低聲道。

「那又怎麼樣?」蘇沐隨意道。

「據說楚作梅當初能夠當上這個衛生局局長,是因為賄賂了張縣長的。」杜廉說道,誰想這句話剛一說出口,蘇沐的臉色便微沉下來。

「杜廉,以後像是這種沒有根據的事情,不要再說了!」

「是,縣長。」杜廉急忙道,後背倏地冒出一層冷汗。他知道自己話說多了,尤其是像這種沒有根據的事情,真要再說下去,恐怕蘇沐心中就會有別的想法。

其實蘇沐是有意敲打的。

作為領導,蘇沐不介意杜廉手眼靈活點,但這個是有限度的。要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打聽,那樣的秘書不是蘇沐想要的。就算玩政治鬥爭,蘇沐都希望用那種正規的手段擊倒對方。萬不得已之下,他才會想著通過別的方式解決。

蘇沐並沒有等太久,一輛北京吉普便刺啦著聽在眼前,徐炎從駕駛座上跳出來,幾個小跑,便出現在蘇沐面前,很乾脆的一個立正敬禮。

「領導,徐炎向你報到!」

「去你的吧,我現在又不分管黑山鎮,是你哪門子領導。」蘇沐笑罵道。

「我說領導,咱不帶這麼玩的,你不分管黑山鎮,那就不是領導了嗎?你現在可是貨真價實的副縣長,我見了領導當然要敬禮。嘿嘿!」徐炎嬉笑著道。

「想敬禮是吧?以後有你敬的時候。」蘇沐沒好氣道。

「咦,領導,你這是怎麼了?臉色這麼臭,難不成是誰找你麻煩了?」徐炎察言觀色的本領很強。

「你不給我惹事,我就萬事大吉了。」蘇沐道:「來,給你介紹下,這位是縣政府辦給我派的秘書,杜廉。杜廉,這位是黑山鎮縣公安分局局長徐炎。」

「杜秘書是吧,我是徐炎,以後還請多多關照。」徐炎笑著說道。

「不敢,不敢。」杜廉急忙道。他早就從徐炎和蘇沐的對話中,便看出來兩人關係的不簡單,豈敢託大?再說他不過才剛剛上任,連一天的秘書都沒坐下來。要是這時給徐炎臉色看,那杜廉除非是傻了。

「領導,這都中午了,走吧,我請你去吃飯,這個地兒保證你沒有去過。」徐炎笑眯眯道。

「什麼地兒?這邢唐縣城還有我不知道的地方。」蘇沐問道。

「嘿,還真別說,這個地兒你還真的不知道,這是你在省委黨校培訓的時候開的一家香肉館。我吃過幾次,味道很是不錯。」徐炎說道。

「成,那中午就打打你的秋風了。誰讓你小子陞官了,也沒有請客那。」蘇沐道。

「沒問題,上車,走!」

這輛吉普車不是公家的,是徐炎自己掏錢買的。當時這車因為被撞過,所以對方不想要了。這才便宜了徐炎,而他也很喜歡這種風格的車,所以便直接拿下。就這下,幾乎花光了徐炎所有的積蓄。

「得想個辦法給徐炎找點財路,不然的話,萬一他要是將目標放到不該放的上面,那就糟糕了。」蘇沐暗暗道。

徐炎介紹的這家香肉館,位於縣城的東面,是一個農家院子,不過裡面裝修的倒是還算不錯,很地道的農家風格。在小院後面的籠子裡面,關著很多條肉狗。這些狗的賣相都很不錯,吃起來味道也的確很香。剛剛走到院子門口,蘇沐鼻子便聞到那股濃烈的香味。

「領導,這裡的老闆姓樊,叫樊勺,據說是樊噲的後人,那一手燉狗肉的本事的確夠硬。你不知道,現在縣城裡面很多人都喜歡來這裡吃。」徐炎邊走邊介紹著。

俗話說的好,「狗肉滾三滾,神仙站不穩。聞到狗肉香,神仙也跳牆」,狗肉的美味那是沒的說的。蘇沐能夠看到,在這個農家院裡面分開的那些包廂中,真的是坐滿了人。這還不算外面擺著的桌子,用生意興隆來形容這裡,那是一點都不冤屈。

「徐局,徐局,您老怎麼大駕光臨了。」

就在這時一個瘦小的男子,從房間中閃了出來,小跑了兩步出現在徐炎面前,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容。他的眼睛很小,眉毛很淡,身子再稍微彎著點,給人的感覺像極了以前的店小二。

「樊勺,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怎麼就不能來了?還是我哪次過來欠你帳了。」徐炎大聲道,顯然是和這個樊勺關係不錯。而這個樊勺,便是這家香肉館的老闆。

「哪裡,哪裡,我這兒的客人就屬徐局你最爽快了。徐局,今天請客啊,沒的說,這頓算我的吧,就當是小店多謝你的照應。」樊勺笑眯眯道。

「去你的,少在這裡給我胡說,該怎麼來就怎麼來,當我請不起客啊。」徐炎大笑道。

因為沒有得到蘇沐的點頭,所以徐炎並沒有將他的身份說出來。而像是這樣的地方,那是什麼人都有。蘇沐保密身份,也是常理中的事情。

「好咧,那我領著幾位過去。」樊勺轉身向前走去。

樊勺是幹什麼的?那是經常在市井混跡的人,別的本事不敢說,認人那是准得很。他雖然不知道蘇沐的身份,但卻能夠猜個八九不離十,絕對比徐炎要有地位。不然的話,徐炎怎麼能在旁邊陪著那。還有,蘇沐旁邊跟著的那人,一看就是機關裡面坐著的。這樣的人都是跟班,蘇沐的身份豈能簡單?

在這樣的猜測下,樊勺將蘇沐他們領到最好的包間中后,便親自去廚房,吩咐下面精心炮製起狗肉來。而說話的功夫,香噴噴的狗肉便端上桌。這次不但有著狗肉,樊勺還送了一些小菜。對於樊勺的做法,蘇沐倒是無所謂。就算不是自己前來,你經常去一個飯店的話,熟了,老闆送兩盤菜也很正常。

「來吧,領導,動筷子,嘗嘗怎麼樣?」徐炎笑著招呼道。

「我說徐炎,老徐同志,現在是下班時間,你就不用喊我領導了。記住了,以後在外面的話,就隨便點,省的鬧出不必要的麻煩來。」蘇沐說道。

「成,那我喊老闆,老闆好了!」徐炎心領神會道。

「你呀,說說吧,現在工作怎麼樣?有沒有遇到什麼難題?」蘇沐問道。

「能有什麼難題!不過就是有件事,現在鬧的我挺不舒服的。」徐炎有些憋屈道。

「是嗎?竟然還有讓你不舒服的事情,說出來聽聽。」蘇沐好奇道。

「是我爸!」 ?「行!我聽我們家伯陽的!我先上去等你,得要來哦!」彭笑笑彷彿是故意要氣宋佳瑤似的,魅惑十足的對著劉伯陽擠了一下眼睛,起身上樓而去。《》

宋佳瑤著她離開,狠狠的擰了劉伯陽胳膊一下:「伯陽,你!你到底跟她是怎麼回事?」

劉伯陽不敢再掩飾,因為欺騙會加讓媳婦傷心,他有些愧疚道:「佳瑤,我不想瞞你,其實以你的聰明,完全能猜出我跟笑笑現的關係,實話跟你吧,今晚我喝多了被彭叔送回來,我壓根就沒想到他是把我送到這裡,睡到正迷迷糊糊的時候旁邊躺了一個人,我還以為……」

「那就是她故意勾引你的嘍?我上去找她算賬!」宋佳瑤氣呼呼的就想衝上樓。

劉伯陽趕緊摟她,陪笑道:「媳婦媳婦,你聽我把話完,不是笑笑故意勾引我,是我把人家給禍害了,我他-媽醉成那樣,還以為旁邊睡的是你,一不心……」

宋佳瑤俏臉馬上漲紅起來,又氣又哭笑不得:「這是實話?」

「千真萬確,事情都變成現這樣了我還騙你不成?」劉伯陽坦誠道。

宋佳瑤鼓著腮幫,幽怨道:「你就那麼笨啊,連我和其他人都分不出來?一定是你早就醒了,故意想占人家便宜的,對不對?」

劉伯陽苦笑道:「媳婦,你咋還是不相信我啊,我是真喝多了,要不然我也不至於……」

宋佳瑤到劉伯陽急於解釋的樣子,終於忍不撲哧一笑,用粉拳他胸口捶了一下:「了啦,我信你!那你告訴我,你喜不喜歡她?」

「呃……只能是有點感覺,但我畢竟佔有了她,我必須對她負責,媳婦,你我心裡佔有很重要位置的,這點你不用懷疑!」劉伯陽誠懇道。

「哼!油嘴滑舌,劉伯陽同學,你太博愛啦!家裡已經有那麼多孩兒了,居然還到外面來沾花惹草,回去之後姐妹們怎麼收拾你!彭叔叔的面子上,我不跟彭笑笑計較,但是你要讓她學會尊重我,畢竟就算我們都是你老婆,我入門的時間還比她早呢,她得叫我姐姐!」宋佳瑤一正經道。

「暈!連『入門』都整出來了,行行,我回頭就跟她成不?媳婦大人,多謝您的包容啦,我先陪你上去就寢?」劉伯陽壞笑道。

「咯咯,這還差不多!」宋佳瑤笑道。

——

人都是這樣,委屈來的快,散的也快,尤其是對自己深愛的男人,她們壓根就不捨得真正氣,劉伯陽不容易把宋佳瑤哄,陪她回到彭叔安排的房間,兩人床上溫存了一陣,等她睡著了,劉伯陽才披著外套走出來,徑直走到別墅外。

封虎段毅等人跟了劉伯陽那麼,早就學會揣摩老大的行事作風了,他們果然都等這裡,一見劉伯陽出來,馬上把煙頭按滅,齊齊走了過來,聲叫道:「陽哥!」

「嗯!封虎,笑笑跟我賭氣出門的時候,你有話要對我,是關於佳瑤的,到底是什麼事兒?」劉伯陽問。

「陽哥,今晚跟嫂子和彭老闆一起喝酒的那個趙秘書不是東西,我們哥幾個他那意思,像想打嫂子的主意,嫂子天真善良,可能沒察覺出來,但是我們的感覺不會有假!」封虎道。

「哦?怎麼個意思?具體!」劉伯陽想起來了,彭叔介紹過,姓趙的那位秘書像是dt是市長的左右市很有話語權,那時候酒桌上他對自己就有點兒不待見,早灌自己酒的王八犢子就有他!

「有我們兄弟四個,他也沒做什麼過格的舉動,你走之後,他想方設法跟嫂子套近乎,敬嫂子酒,還故意笑話給嫂子聽,后居然還想開車送嫂子回來,被我一個眼色瞪回去了!」封虎道。

「趙秘書是吧?有點兒意思,怪不得那王八蛋酒桌上就給我臉色,感情早就打佳瑤的主意,聽了,你們四個繼續給我保護佳瑤,不容許她出半點兒閃失,姓趙的我來對付!」劉伯陽淡淡道。

「沒問題!只要有我們,他休想砰嫂子一根手指!」封虎死人信誓旦旦的表態道。

劉伯陽拍了拍四個人的肩膀,讓他們先回去休息。四人走後,劉伯陽一個人叼著根煙走院子里,時而抬頭灰濛濛的dt市夜空,心裡一點都不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