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自然,周圍布滿石陣,除了這個山洞,我們也沒什麼地方可去。」莫默回道。

「可是前面那麼空曠的地方都如此兇險,這山洞裡能夠平安出入么?」百里泰插言道。

「試練之地,本來就是一個試練的地方,若是進來玩樂,還算什麼試練。照之前的情形推測,我們現在應該已經闖過兩關了,而這個山洞,或許就是第三關。」莫默說道。

「那還猶豫什麼,趕緊進去吧,老夫已經休息好了,到時候神擋殺神佛擋**,管他什麼第幾關的。」桑益壯說道。

「好,這就進去,大家都隨我來。」莫默首先往洞中走去,眾人也緊隨其後。

剛剛走進山洞,光線就變異常昏暗。

莫默引動靈魂之力,先朝其中丟了一個青光符,青光符砰然炸開,照亮了洞中一切事物。

「那是什麼?」張夢指著前面盤根錯節的東西問道。

眾人趕忙圍攏過去,發現腳下有一片遠遠延伸的像枯樹枝一般的東西。

因為青光符的光照持續時間不久,莫默又從乾坤袋中拿出夜明珠照亮周圍。

「這是某種植物吧?」桑益壯眉頭一皺,也沒看出個究竟,不過看這密密麻麻纏繞一起的形態,倒是植物無疑。

「應該是,除了植物還能是什麼?」居自開也開口附和。

莫默心中有些古怪,於是矮身摸索了一下這奇怪的東西。

「表面非常光滑,但是並不濕潤,不太像植物根莖。」

眾人又借著光線往洞中走了一會,發現整個山洞的地面上都匍匐著這種東西,倒像是一種攀爬的藤蔓。

「什麼玩意,走了二三十丈依然到處都是。」桑益壯一邊嘀咕,一邊左右查看。

而莫默此時的心中已經開始疑惑。因為他感覺自己好像來過這裡一般。

「師父,你怎麼了,怎麼一直不說話?」張夢借著夜明珠的光線,發現莫默的表情非常難看,「你是不是有什麼不舒服?」

張夢一問,眾人也都看向莫默,發現莫默好像是不太正常。

「長老,您有什麼發現么?」奇傑明也疑惑問道。

「哦,我沒事,只是覺得這裡有點熟悉,可能經歷太多,想起了過去的一些事情。」莫默隨口敷衍,但是心中卻暗暗計較。

這個山洞,這種枝枝蔓蔓,這樣的無限延伸,跟死神之鐮中的芥子空間非常相像,尤其是榮葉藤蔓延到封印死神的山洞中,那裡的景象跟這裡如出一轍。

只是那個山洞裡生長著榮葉藤,榮葉藤吸收的是生命之泉。而這個藤蔓卻絕對不是榮葉藤,而山洞外面也沒有生命之泉。

但是山洞裡面——不會也有一個牢門吧!

莫默想到此處,心臟幾乎都要跳出了嗓子眼,稍微鎮定了一下,鄭重的說道:「眾人朝我聚攏,我開一個五行八卦符護住你們。百里泰,你也隨時準備釋放火網之災。」

眾人一愣,覺得莫默有點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眼下什麼動靜都沒有,為什麼突然緊張兮兮。

但是既然是長老發話,眾人也不敢怠慢,於是趕緊朝莫默靠攏,莫默也同時施展了兩層五行八卦符護住眾人。

「長老,您是不是發現了什麼?」竺高比雖然沒有什麼危機感,但還是忍不住多嘴一問。

「也沒有發現什麼,從現在開始不要隨意說話,仔細聽聽裡面有沒有什麼動靜。」莫默回了一句話后,覺得不太放心,然後又從乾坤袋中拿出死神之鐮。

可是死神之鐮剛剛出現,忽然就黑光大放,與此同時地面上本來一動不動的藤蔓忽然就躁動了起來。

「怎麼回事,眾人迅速警戒!」桑益壯雖然大大咧咧,但是感知能力卻高人一等,一發現有什麼不對,立馬呼喊一聲。

而此時地上的藤蔓雖然四處舞動,倒沒有傷害眾人,只像是遇到喜歡的東西,歡呼雀躍,一段段猶如鞭子一般的藤蔓嘩啦啦的拍打在地,嚇的眾人四處閃躲。

而此時死神之鐮也發出嗡嗡的聲音,這種低沉而有力的嗡鳴,就如遇到敵人發出憤怒的低吼一般。

「師父,你的鐮刀怎麼了?」張夢急忙問道,一隻小手使勁的抓住莫默的衣襟,生怕洞中出現什麼妖魔鬼怪把她抓走一般。

莫默警戒的看了看周圍,似乎除了地下的藤蔓也沒有什麼東西出沒,於是果斷往前走去,說道:「大家跟著我,不用害怕!」

莫默雖然出言安撫眾人情緒,但是在這種狹促昏暗的空間,怎麼會有不怕的道理。若是真正面對千軍萬馬,自然硬著頭皮也得頂上,至少弄死一個不賠本,弄死兩個賺一個。而在這種見不到危險卻讓危險惦記的感覺實在不妙,心智再差一些,嚇出尿來也不奇怪。

尤其這地上的藤蔓如巨蟒一般扭動,配合著死神之鐮的陣陣怪聲,更渲染著這處山洞的詭異。

「裡面是什麼東西,快點出來見老子,別躲躲藏藏,裝神弄鬼!」桑益壯的九陽之體,也不喜歡這種陰森的地方,此時大喝一聲,只不過給自己壯膽。

莫默緩緩前行,精神高度集中,也不管其他幾人再說什麼,只自顧自的看著前方。

就這麼深入幾十丈后,眾人依然沒有發現什麼,而地上的藤蔓卻變的更多,走起路來也開始困難。

「大家盡量不要毀壞藤蔓,繼續深入。」莫默回頭告誡,生怕這藤蔓也如榮葉藤一般價值連城。

眾人意會莫默的意思,也小心前進,迫不得已之時,才會釋放技能,毀壞藤蔓的阻礙。

就這般艱難的、疑惑的、執著的再行進六七十丈,終於在眾人面前出現了一片密密麻麻的蔓牆。

「是不是到盡頭了?」張夢小心的問道。

莫默眼睛微眯,仔細的看著這片蔓牆,然後又把目光轉向蔓牆的角落,果不其然,在蔓牆的角落處有一個巨大而粗壯的根莖,根莖似乎緊緊的深入地下,跟當初見到的榮葉藤的情形非常相像,只是這個根莖更加像一塊堅硬的石頭。

「這株東西到底是什麼,難道也是榮葉藤一般神聖的存在?」

莫默心中暗想,瞬間釋放了一個青光符,強烈的亮光閃耀整片空間,眾人猝不及防下,通通遮擋雙眼。而有所準備的莫默卻借著這陣強光看到了一個觸目驚心的東西——鐵牢!

「又是一個鐵牢!」莫默心中激動起來。

而就在這時,一個虛弱而難聽的聲音響起:「哦?是人類么?」

這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聲音回蕩在空間之內,好似可以刺穿莫默的靈魂空間。

而莫默身邊幾人聽到這個聲音,馬上陷入心悸之中,人人都感覺自己好像快要死了一般。

「啊!」

「噗!」

除了莫默,其他幾人統統狂吐鮮血,好似自己的靈魂就要出竅。

「我,我好難過……」張夢單手狠狠抓住莫默的臂彎,一團好似血液的粘稠物吐了莫默一身。

莫默努力深呼吸一下,才微微緩解靈魂空間的刺痛,想起當初死神對自己的奪舎,心中似乎也有了猜測。

「這次那些傢伙送來的人倒是不少,不過我……唉,現在是哪一年了。」那個惡鬼般的聲音再次響起,而這次的聲音中卻沒有了剛才那種靈魂攻擊。

「你是誰,為何被困這裡?」莫默也裝作受傷的樣子,虛弱的問道。

「我是誰?你問我我是誰?鬼知道我是誰,我說我是天,我就是天,我說我是地,我便是是地,你覺得我是誰?」惡鬼竟然呆呆傻傻,好像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一樣。

莫默盡量鎮定自己的情緒,然後又接著說道:「如果你想不起你是誰,我提起兩個人,你或許會認識。」

「人?人類中還有我認識的?呵呵,你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聽,能不能講點別的,我已經一年沒有說話了。」

「你特么的是什麼東西,有本事就給老子現身,別在這裡鬼鬼祟祟,出來,出來!」桑益壯剛剛從死亡的邊緣掙扎回來,剛剛醒神,就開始叫囂起來。

「轟!」

只聽一聲巨響,桑益壯忽然如炮彈一般撞到了山洞的石壁上!

「咳咳,我,艹,你,大——」

「轟!」

桑益壯還沒有艹到惡鬼他大爺,又撞到了山洞的另一面牆壁上。隨著一聲痛苦的悶哼,山洞的牆壁上滾落一些沙石,然後整個山洞中就變的靜悄悄的,只有沙石發出沙沙聲。 「桑老頭,不要魯莽。」莫默急忙制止桑益壯的衝動。

而桑益壯此時已經聽不見莫默的制止,因為在第二次撞上石壁時,已經昏了過去。

見此情形,漸漸感覺緩解的眾人也鴉雀無聲,誰也不敢多言半語,就連喘息,都不敢用力,生怕自己也會在眨眼間受到桑益壯那般的摧殘。

「還有東西大聲喧嘩么,這個地方只能講講故事,不可以大聲說話,不然的話,我會覺得你們在蔑視我。」惡鬼見周圍安靜了下來,於是又開始發出聲音。

「你先不要傷害我的夥伴,我可以陪你講講故事。」莫默也不敢貿然行動,急忙出言安撫。

「嗯,你這個小東西非常懂事,我已經有點喜歡你了,就是不知道你的故事好不好聽,如果不好聽的話,我照樣會摔斷你的骨頭。」惡鬼緩緩說道,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戲謔。

「如果你想聽,我可以講給你聽,只是不知道你喜歡聽什麼故事?」莫默問道。

「故事嘛,當然是越大越好,越古老越好,不然的話,我不見得能聽懂。」惡鬼似乎感嘆了一句,接著又補充道,「如果沒有很大很古老的故事,講點趣事讓我開心開心也行。」

「可以,那我就先講講我所知道的最大的故事吧?」莫默徵求道。

「你快說吧小東西,說出你心中最大的故事。」惡鬼催促道。

莫默安靜了一會,組織了一下自己的記憶,然後說道:「從前有兄弟九人,從大到小分別叫天罡,地煞,三轉法王,四象之靈,五鬼涅槃,童天道人,安耶天泰,犀羽,穹逍遙。天罡掌管天空,地煞掌管大地,三轉法王、四象之靈、五鬼涅槃掌管瑤光秘境,童天道人掌管落漠大陸,安耶天泰掌管宇宙,犀羽掌管羽凡大陸,穹逍遙掌管穹天大陸……這個故事,你聽過么?」

「嘶,這個故事聽起來倒是很大,但是說實在的,不太真實,你那裡還有更老一點的故事么?」惡鬼慢慢說道,雖然聽的極其認真,但是絲毫沒有熟悉的感覺。

莫默心思微動,曉得此處關在牢門中的怪物比九極的九子更高一等,於是接著開口說道:「那我就講講這兄弟九人的父親九極和他們的叔父死神吧,從前有兄弟二人,一個叫九極,一個叫死神,他們從小相依為命,苦修功法……」

「咳咳,你這個故事雖然升級了一些,但是依然不是我熟悉的範疇,看來你們人類的格局還是太小。不過看你修為也不怎麼樣的樣子,知道的倒是不少。要不你再想想看看,有沒有更高一級的故事,或者更古老一些的?」惡鬼依然不為莫默的故事所動,似乎就連九極和死神的赫赫威名都不知道。

「嘶,這就奇怪了,這個世界都是九極造出來的,這個怪物竟然連九極和死神都不認識,難道……」莫默又整理了一下思路,接著說道:「那我就給你升級一下故事。從前有一群生物,有龍,有麒麟,有鳳凰,還有玄武啦,拓石猿啦,巨靈熊啦,白虎啦等等,他們同時生活在一片封閉的空間中……」

「等等,這個故事跟你那個九兄弟的故事差不多的感覺,好像只是把九兄弟的名字換了個稱呼。小東西,你不要以為我老糊塗了就聽不出來!」惡鬼的聲音有些不大和善。

「沒有沒有,這個故事絕對沒有跟第一個故事重合,這個故事中提到的拓石猿是九極和死神的祖先,這個有關拓石猿的故事,已經是我知道的最古老的故事了,只是……」

「好了,別解釋了,你的故事越來越沒有吸引力了,什麼兄弟,父親,祖先的,無非都是一些不知名的小東西,你可以閉嘴了,換下一個人來講!」惡鬼好像對莫默的故事徹底失去了興趣。

可是莫默講的故事已經是穹宇世界中最古老的故事了,其他幾人又能講出什麼。所以山洞中頓時又安靜了下來。

「怎麼,你們人類講故事的本領這麼差么,若是再沒人出來講,我可就要殺人了。」惡鬼好像真的不耐煩了,語氣也開始不善起來。

「前輩息怒,前輩息怒,那那那就由在下給您講個故事吧?」這時有點小聰明的竺高比出聲說道。

「那你講吧,講講你心中最大的故事,或者有趣的事。」惡鬼說道。

「好的。」竺高比清了清嗓子,「記得當初我的體質很差,到了成年還沒有摸索到武修的門徑,後來無以為生,只能去飯館做苦力,可是即便如此,也只能勉強果腹,有一次老闆交代給我的事情我沒有做好,還餓了一天,後來……」

「好了好了,你這個故事我前些年已經聽過一次了,最後的結局肯定是你發奮圖強,最後成為了武者,或者有點際遇,變成了比武者強一點那個樣子,哎呀,無聊至極,無聊至極,下一個人!」惡鬼對竺高比這個故事也不感冒。

居自開一看這形勢,不講故事肯定是不行了,而且講的太平凡也不好用,於是便說道:「那我來講一個故事吧。當年我聽說落漠大陸的第一個修鍊者是巫修,這個巫修強大的無以復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最後創造了不少絕世巫術,其中最為有名的是——」

「唉,又是這個故事,最為有名的不就是那七個平平淡淡的巫術么,我一千年前就聽爛了這個橋段,你還是不要講了,聽見巫師二字就心煩的不得了。還有,什麼武修,星修,道修,巫修之類的,你們都不要再講了,我都聽膩了。」惡鬼竟然未卜先知,似乎真的聽過了這些事情一般。

眾人面面相覷,都有些犯難。故事這東西總是來源於生活,再怎麼他嗎編,總得有個基礎在那。難不成還能把故事編到天上?

可是眼前這個惡鬼如此難伺候,當真讓眾人頭痛無比,無能為力。

「前輩,要不您聽聽我的故事吧?」這時百里泰也上前一步,「道天帝國盛產高階丹藥,有諸多功效,比如回天丸,浩劫丹,火龍丹,凝神丹,雪——」

「雪魄丹,水韻丹,極樂膏,冷香丹,化形丹,大補丸,嗜血丹……你看看,我知道的比你多麼?」惡鬼直接惱怒的打斷了百里泰的故事,並且一口氣說了四五十種丹藥。

眾人驚的一身冷汗,覺得這個傢伙不僅僅像惡鬼,絕對一個惡魔……

「下一個下一個,你不用講了,我也懶得聽。」惡鬼的語氣變的異常焦慮。

眼看這一個個故事講出來,惡鬼還是無動於衷,一直沒說話的奇傑明也著急了起來。

「前輩,像他們這樣的故事我倒是沒有,要不您看我給您出個對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