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劉天師也太死板了,朕讓他敗,又沒有讓他毫不反抗,一點都不要出手。」夏蒼穹老臉陰沉道

「可能是劉天師有些老糊塗了,腦袋不靈光了。」夏明附和了一句。

盤一道看著七竅流血,卻一臉微笑的劉天師,他冷聲道「你笑什麼呢?都被打的毫還手之力了,還不認輸,更待何時。」

「認輸,這兩個字,老道可不認識。」劉天師吐出一口鮮血后,微笑道

「哼,老頑固,那我就讓你死個痛快徹底。」盤一道已經沒有心思跟劉天師磨時間了,他在轉動巨斧,帶動他開闢的天域,來毀滅劉天師。

到了這個關頭,劉天師手中的觀龍鏡大亮,他轉身看向了趙寶。

趙寶很平靜的跟劉天師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看著劉天師七竅流血的神態,趙寶脫口說道「爺爺,認輸吧。」

劉天師咧嘴而笑,有櫻紅的鮮血,順著他的嘴角下落,趙寶這脫口而出的話,讓劉天師心神震動,他也是一個人,雖然他陰謀算計趙寶,欲奪趙寶現在的肉身,可是他對趙寶是有親情的。

「小寶,你什麼時候見過爺爺認輸過,我不只一次對你說過,論什麼時候,都不能坐以待斃,即便是要死,也要風風烈烈,給予敵人最致命的一擊,地道孕育萬物,可是它的核心是龍脈,而龍脈在脫變成不死真龍后,所代表的才是真正的地道真意。」劉天師表情嚴肅的說道

東皇鳳凰聽不下去了,她氣憤不已道「老傢伙,你不肯出手幫助趙寶戰勝敵人,還滿嘴的教育之語,你是不是找罵啊!」

「年輕人,不要焦急,老道也抗命一戰,怎麼都要將後事交代清楚,才能安心死戰吧。」劉天師伸手抹掉七竅流出的鮮血,在觀龍鏡的涌動的龍氣下,他竟然在盤一道控制的盤古天域中安然恙。

這已經讓盤麒臉色大變,讓整個盤古一族之人的表情變了。

盤一道在更加用力的揮動巨斧,他感到了一絲不安,這一個剛才被他蹂躪的七竅流血的老道士,似乎並不簡單。

「小寶,你能有今天這樣的成就,爺爺非常高興,非常驕傲,爺爺盜墓挖墳一生,沒有了妻妾,沒有了子嗣,這輩子我從未想過,會有後代替我爭取榮光,可是現在我發現自己錯了,觀龍鏡與困龍台並非爺爺所創,真正對你威脅最大的人,是觀龍鏡中那一口葬龍棺中的存在,今天爺爺會試一試能否替你除掉它。」劉天師一臉驕傲的笑著,他的話語真摯比。

「爺爺……」趙寶百感交集,他想要說話,劉天師卻搶話道「小寶,你什麼都不要說,爺爺曾經糊塗過,想要去奪你的身軀,可是沒有想到,我這樣做了,你還能叫我一聲爺爺,這讓爺爺我羞愧的地自容,可是也因為你的這聲爺爺,讓我醒悟,原來我最在乎的是親情。」

說到這裡,劉天師露出燦爛的笑容道「小寶,今天就讓爺爺替你打出一片生存天地,老道要讓這人間的人族,永遠銘記我們爺孫兩人的蓋世功績。」

轟。

龍鱗化的觀龍鏡爆發了,有萬道龍氣在激蕩,在盤一道開闢的盤古天域中艱難對抗支撐。

「哼哼,老傢伙,你想要打出一片天地,就能打出一片天地么,在我開闢的天域中,誰能抵禦我的意志,給我磨滅。」盤一道在揮動巨斧,盤古天域中一片毀滅,數星辰在撞向觀龍鏡激蕩出的龍氣。

突然間,八口朱漆色的棺材從觀龍鏡之中飛了出來,它們發出詭異之極的地道之紋,在硬碰衝撞過來的星辰,在距離的衝擊爆炸聲之下,盤一道凝出的盤古天域在動蕩。[

「這是什麼。」盤麒皺眉語,他以為盤一道就將取得勝利,誰知道趙寶的這個爺爺,竟然弄出了可以抵禦盤古天域的法寶。

趙寶同樣被震驚了,他一直以為葬龍棺只有一口,現在看來他還是不了解葬龍棺。

「可惜了,觀龍鏡的主鏡不在,今日可能法讓葬龍棺中藏著的敵人死去了。」劉天師看向趙寶一臉遺憾之色道

「爺爺,不要冒險,葬龍棺中的人,會不會醒來都不一定。」趙寶發現劉天師身上的鮮血在流淌進入八口葬龍棺,這讓他神情大駭的阻止道

劉天師微笑搖頭道「我既然已經出手,就不會敗,而我若是勝利了,大夏皇族留在我體內的軒轅劍之氣,就會爆發,要了我的性命,反正已經是死路一條,就讓爺爺替你做最後一件大事,爺爺希望自己的孫兒在未來成為大帝,威震三界。」劉天師一臉淡然之色的,將大夏皇族的陰謀公諸於眾。

大夏皇宮密室中的夏蒼穹面色大變的催動軒轅劍,要在現在引爆軒轅劍的劍氣,將毀滅大夏皇族名聲的劉天師給滅殺。

可惜盤一道開闢的盤古天域與八口葬龍棺阻隔了軒轅劍與劉天師體內劍氣的感應,他催動的軒轅劍,法引爆劉天師體內的劍氣, 我叫丁嫿虞,這是我媽媽給我取的名字,我非常喜歡。

可惜她現在已經不在了。

我有一隻貓,他本來叫做霸王,這也是我媽媽取的名字。

他現在的名字叫做大米。

我覺得他的名字本來還是挺好聽的,跟我也比較搭配。

現在這個新名字是我的「新媽媽」取的。

「新媽媽」可能是在隱晦地提醒我,我們都在吃她家的大米?

大米他之前一直都非常喜歡我的,他之前一直天天和我膩在一起。

我們每天一起洗澡,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

但是現在大米他變了,他變得每天一直是憂憂鬱郁的。

而且他現在不喜歡我了,離我遠遠的。

可是我不怪大米……

這都是我自作自受,我不應該把大米再帶回我家的……

不,是「新媽媽」和我「爸爸」的家裡。

把大米帶到了那個比地獄還要嚴酷的家裡……

大米他現在渾身是傷,這是因為他天天被我的「新媽媽」養的狗欺負、撕咬。

而我的「爸爸」總是聽「新媽媽」的話,也極其寵愛剛剛出生的小弟弟。

他們不喜歡大米,是因為聽人家說,家裡有貓狗,對小孩子的身體不好……

那為什麼「新媽媽」可以養狗呢?

就因為那隻狗是她養了很多年的?

因為她說,狗都會護主,貓咪都是吃閑飯的?

可是大米也已經跟隨了我很多年啊,沒有他的話,我應該早就自殺了……

「新媽媽」現在竟然還想將大米扔走?

被我拒絕之後,「新媽媽」讓我自覺一點?

今天回家的時候,希望只有我自己?

我已經在外邊轉悠了好久了……

呵呵……

我知道,我的媽媽不在了……

我知道,她死了……

我知道,我的「爸爸」也不是親爸爸,是媽媽怕我是單親家庭,成長受到影響,在我很小的時候,經過我姥姥的親朋好友介紹之後,才千辛萬苦找到的「好男人」……

我知道,我的「爸爸」是因為媽媽的遺囑、姥姥的「殷勤探望」、律師每個季度的「監視」,才不情不願地撫養我……

正好今年我也已經十八歲了……

「新媽媽」和「爸爸」竟然還想像之前一樣,用監護人的權利控制我?

呵呵……

媽媽她一個人在底下,孤孤單單的,應該非常寂寞吧……

「新媽媽」為什麼還不去死呢?

「爸爸」也一起去死吧,去陪我的媽媽吧!

小弟弟也死吧,去陪你的媽媽吧!

哈!哈!哈!

你們是想被煤氣熏死呢?還是被火燒死呢?還是想被毒死呢?

…………

丁嫿虞碎碎念道:「全都去死吧!反正你們從來不理會我,我好恨!

現在大米也不愛我了,你看他,現在都不再舔我了。

大米,你怎麼不叫了?

現在連你都不理我了,我還活著做什麼?我跟他們一起去死吧……

果然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對我好……」

她一邊說著話,一邊用手撫摸著懷中的貓咪,某種強烈的靈元能量波動在她的手中浮現。

宏都拉斯在心中說道:「檢測到高能量反應靠近……嘖嘖嘖,這種濃郁的怨氣……好像都已經化形了,這話語中的殺氣撲面而來啊!」

丁嫿虞碎碎念道:「啊,大米,不要怕,等我一會兒回家,就先殺了那條欺負你的死狗,讓它成為真正的死狗……你的傷口很疼嗎?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幫你治療啊……」

洪楓在心中說道:「這個小姑娘怨氣好重啊!宏都拉斯你來!」

洪楓覺得自己不太適合勸這個狀態下的小姑娘,於是將身體的控制權交給了宏都拉斯,自己在一旁策應。

宏都拉斯上前輕聲說道:「小姑娘,你的貓好像傷的非常嚴重啊,我感覺他的狀態非常不好,過來讓我給他治療一下吧!」

丁嫿虞抬起頭,先是看到了「洪楓」親切的笑臉,然後就是拉楓寵物店、拉楓寵物診所的兩個明晃晃的大招牌。

丁嫿虞面對陌生人還是比較羞澀與警惕的,她好像是自言自語、又好像是在詢問洪楓一般說道:「啊?我家門口什麼時候開了一家寵物診所啊?」

宏都拉斯說道:「就在最近,小姑娘,你要不要給你的貓治療一下?」

丁嫿虞小聲地說道:「可是我身上的錢不多……」

宏都拉斯說道:「放心,不貴的,只要一百元錢。」

洪楓剛剛和宏都拉斯商議了一下,如果說免費治療,以這名小姑娘的敏感心性,可能會適得其反,不如少要一點,先讓她的心情平復下來。

否則明天就會聽到附近某家庭滅門慘案云云了……

丁嫿虞聽到這個價格,點了點頭,小心翼翼地跟隨著宏都拉斯進入了拉楓寵物店。

為了讓這位小姑娘安心,宏都拉斯說道:「小姑娘,我帶你的貓去二樓寵物診所治療一下,你在一樓這裡稍等片刻,飲水機那裡有一次性水杯,你可以自己去取。」

丁嫿虞聞言,果然放鬆了緊繃的身體。

宏都拉斯抱著這隻遍體鱗傷的貓上了二樓,讓雙兒隨時注意一樓小姑娘的動態。

這隻貓的傷勢其實還是非常嚴重的,它比燒雞之前的傷勢都要嚴重,畢竟燒雞最嚴重的就是腿斷了。

而這隻貓的傷勢……怎麼形容呢,它的品種其實是一隻純種的蘇格蘭折耳貓。

本來美麗的它就像是一塊絲綢布料,被人擦了許多次遍布碎石子的地面,又被人扔到了攪拌機中……

如今變成了破破爛爛的抹布,宏都拉斯非常好奇它是怎麼活下來的。

不過對於現在的「動物聖人」宏都拉斯來說,這種傷勢只能算是小意思。

魔獸之光明聖女 一個聖光治療術就治好了。

不過宏都拉斯的目的此時才剛剛顯現。

「迷茫的小貓咪呦……我是貓聖人,我當為你祛除身體的病痛、使你安安心心的生活、不再挨打受罵、擔驚受怕……喵門!」

折耳貓喵道:「~o(=∩ω∩=)m……喵喵!喵喵……」

【啊……偉大的貓聖人!我將為您舔毛……】 劉天師風輕雲淡的一句話,引爆了夏蒼穹的陰謀,也讓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為什麼一上來會毫不還手,在這個險些要失敗的關頭,又爆發出讓所有人都震撼的實力。

這一刻,所有在暗中觀戰的人族高手,都在心中將大夏皇族的人罵了個狗血淋頭。先前趙寶請求夏皇圖出來戰第一場,直接沒有回應。現在大夏皇族又陰謀的威脅趙寶的爺爺,要逼他輸掉這場對決。這樣的一群人,有什麼資格被稱為皇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