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人,但是聲聲慢不用了!指導老師說過,這是我們必須經歷的,在嘈雜的環境中聽到我們聽不到的聲音才能算出師呢!」

葉浩初聞言眼神溫柔的看著聲聲慢,即欣慰又心疼,她這個本該玩耍的年齡卻承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訓練。

看來……自己當初選擇這個小丫頭沒錯!

這時小南風走了過來撇了撇嘴,看向葉浩初,有些傲嬌的伸出了小手。

「大壞蛋!本小姐的糖果呢!」

葉浩初當然早有準備,從口袋裡掏出一大把糖果放到小南風手裡后,又拿出同樣的一大把給了聲聲慢。

「嘻嘻~!」

小南風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才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而看著這一幕,尹仙月也沒有阻止的意思,反正他們是有婚約的。

但心裡有些不舒服,一想到老娘將來會和自家侄女分享同一個男人,心裡就有些彆扭加…刺激!

「仙月啊!青龍閣能有今天,還要多多感謝你新月飯店的幫襯!」

葉浩初對著尹仙月笑道。

尹仙月聞言掩嘴嬌笑道:「浩爺這話就嚴重了!以後還要勞煩你多照顧照顧我新月飯店的生意呢!」

隨後兩人彼此默契的看了一眼對方,相視而笑。

「哈哈哈,葉會長和尹老闆這話就見外了!我們九門和新月飯店本來就是要互幫互助嘛!」解家主開口道。

「嗯!」

其他幾家當家人都是點頭贊同,這裡不管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但只要他們這些人不是面和,心不和就行了!

這時的九門各家雖然有些矛盾,但基本上還是能夠一條心的,不像沙海時期的那個九門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了。

都是一些面和,心不和的人。

不過這一次有葉浩初在,這個九門就不會變成那個樣子! 「戰寧,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

「大嫂,奶奶昨天收到了一封信,不知道是誰送過來的,奶奶看過信后,臉色瞬間就變了,我看到的那些都是相片,不過奶奶把相片塞回信封后就一直拿著信封,不給我們看,我不知道是誰的相片。」

「我想,能讓奶奶臉色劇變的,相片里的人必定是奶奶在乎的,我們都是奶奶在乎的人,不過我們並沒有闖禍,我便猜測可能是與你有關。」

戰寧說到這裡,若晴便猜到了原因。

她說道「是明楓在我慕氏門口高調向我示愛的相片吧,現在娛樂版的頭條就有那幾張相片。」

戰寧愣了一下,問道「都上了娛樂的頭條?」

她還擔心自己來通風報信被奶奶知道,現在不用擔心了。

整個江城的人估計都知道了明楓喜歡大嫂的事。

「昨天晚上才上的頭條,應該是明楓安排的,太早上熱搜,會被你哥壓下去,他就選擇了晚上。」

陰險狡詐的混蛋!

「大嫂,你和明楓……」戰寧試探地問。

見若晴看著她,她又趕緊說道「大嫂,不管什麼時候,我都相信你。」

兄嫂的感情越來越好,那不是假的。

戰寧可以說全程目睹了兄嫂的感情變化。

「戰寧,謝謝你信任我,我對明楓沒有感覺,事實上我都不知道怎麼就招惹了他,他對我的執著,莫名其妙的,我嚴重懷疑他是故意這樣做,想打擊你大哥,也能離間我和你大哥的夫妻感情。」

上輩子的事,若晴以夢的形式,只告訴了母親和戰博,其他人她都守口如瓶。

想到明楓和自家大哥的不對盤,戰寧說道「明楓肯定是故意的,他就是那樣,只要我大哥在乎的,不管是人還是物,他都千方百計想得到。」

「奶奶可能不是這樣想,大嫂,你還是早做準備,免得奶奶突然發難時,你措手不及。不過你要相信我大哥,奶奶對你做出任何事,都是奶奶的意思,不是大哥的意思。」

若晴點點頭,「我知道,我和你大哥也討論過這件事帶給我們的後果。」

戰寧嘆了口氣,說道「我奶奶強勢慣了,現在年紀大了,就算平時表現得再慈善,骨子裡頭的強勢及高傲都是抹不掉的。」

若晴自嘲地笑了笑,「奶奶會瞧不起我,不僅僅是我在鄉下長大,還因為我過去喜歡唐千浩吧,現在回頭想想我當初對唐千浩的痴戀,我都覺得自己瞎了不知道多少回眼。」

她對一個人好的時候,也是掏心掏肺的。

所以,她愛唐千浩的時候,是真的很愛很愛,傾盡所有去愛他,只想成為他的太太,與他生兒育女過幸福的生活。

上輩子的她也那樣做的。

非常的戀愛腦。

結果,現實給了她狠狠兩巴掌,用悲劇來教她怎麼識人。

那樣的教導,代價太慘烈了。

「戰寧,你以後談戀愛的時候,可得帶眼識人,不要隨隨便便就交付自己的真心,有些人非常善於偽裝的。」

戰寧的身份,更容易被人利用。

「愛一個人,也不要付出全部,要給自己留一點餘地,這樣說吧,把你的心分成十份,三分給愛情,三分給友情,四分給親情,這樣就算失去了愛情,也還有親情和友情,不至於一無所有。」

戰寧笑道「大嫂,我還小,不著急嫁人的事。奶奶說,我就算三十歲不嫁人,她也不催我。」

末了,她又自嘲一句「也沒有人敢算計我,追求我,我有十五個哥哥,每個哥哥都是非常厲害的。」

「老一輩的人最羨慕我奶奶了,因為我奶奶有十五個孫子都是人中龍鳳,個個非池中之物,他們說老天爺把最優秀的男兒都集中給了我們戰家。」

豪門子弟多多少少都有紈絝,唯獨戰家沒有。

所以,這是老夫人最讓人羨慕也最讓人敬重的一點,她調教出來的兒孫,太優秀。

「老天爺是很厚愛你們戰家。」

戰寧笑。

她也覺得。

「大少奶奶,大少奶奶。」

姑嫂倆聊得正歡,秦叔匆匆而來,很著急的樣子。

「秦叔,怎麼了?」

「大少奶奶,你快回去看看,老夫人親自帶著人過來,要把你的東西都扔出去,說要趕你出戰家,讓大少爺和你離婚,大少爺正和老夫人僵持著呢。」

聞言,姑嫂倆的臉色都變了。

戰寧低叫著「奶奶這麼早就起來了。」

若晴則是關心地問「戰爺怎麼樣了?」

「大少奶奶回去看看便知道了。幾位太太和先生們也都被驚動,全都來了,我來找大少奶奶的時候,其他少爺正陸續地過來,說是老夫人突然通知道他們全都聚到這裡來。」

看老夫人處置大少奶奶的。

最後一句話,秦叔沒有說出來。

若晴臉色沉凝,對秦叔說道「我這就回去看看。」

老夫人昨天都沒有向她發難,今天大清早的,突然就發難,估計是昨晚上的娛樂熱搜,進一步激怒了老人家吧。

不對,昨晚戰博知道娛樂熱搜的事後,馬上就處理了,在他們休息之前,已經看不到了熱搜。

若晴一邊跟著秦叔往屋裡走去,一邊掏出手機打開江城的娛樂版塊,赫然看到了明楓高調示愛的新聞又成了娛樂熱搜。

是明楓又一次使力吧。

背後可能還有很多推手。

若晴在心裡嘆口氣。

該來的終歸是要來的。

現在再壓熱搜也沒什麼用了,況且明楓昨天的高調示愛,見證者太多。

戰博不是神,也不能一一封口。

「大嫂。」

戰寧追上來,擔心地道「大嫂,奶奶突然發難,你……你見了奶奶,要不,先道歉?」

「戰寧,你對奶奶的了解比我深,道歉有用嗎?這件事,我也沒有錯呀,明楓做的事,又不是和我串通的,我沒有辦法控制明楓的行動。」

明楓對她的執著,她也是無可奈何的。

戰寧一噎。

知道若晴說的是事實。

奶奶早就想處置大嫂的了,之前看大嫂還有用處,現在大哥一天比一天好,連不能人道都被證實是謠傳,奶奶逮著機會,不就發難,想把大嫂趕走。 王青岩坐在城牆上,春綠在滿郡城的選酒喝。

風起郡的居民都知道了這隻驢子是浩然聖師的坐騎,也是如今王青岩的坐騎,尤其愛酒。

於是,今天的風起郡,衝天而起的酒味,春綠樂的不行。

王青岩的身邊,站著那個叫蘇挽袖的小姑娘,小姑娘的個頭,還夠不著城牆垛。

王青岩將她抱了上來。

「青岩哥哥,你要離開這裡了嗎?」蘇挽袖學著王青岩的樣子,深沉的看向遠方。

「還要一會,在等一個人!」王青岩拍了拍蘇挽袖的頭。

今天的蘇挽袖,頭上兩個包子頭,兩根紅綢纏著,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小襖。

「以後,我可以去找你嗎?」蘇挽袖歪著頭。

「可以啊,以後等你練武練好了,就可以來找我…」

「可是,練武好難啊…」蘇挽袖嘟著嘴,她一個月前開始遵循王君臨分身留下來的武道之法修鍊,一個月來,她連修身的門檻都沒跨進。

「那有什麼呢,有個人練了三百年,還在修身呢!」王青岩咧嘴笑了。

「啊,那他肯定特別沮喪…」小姑娘天真的問道。

「沮喪嗎?應該沒有吧…..哈哈哈哈哈..」王青岩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

「青岩哥哥,你覺得我以後能夠打贏門神大人嗎?他說我可以..」

「打贏他?小意思啦,很簡單的…」

「你的劍匣里,能裝多少劍呀?你背著劍匣的背影,很….很帥氣..」小姑娘想了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