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害?」瀾王語氣不自覺深了許多。

「對。」

「有證據否?能確定何人是兇手?」

百里清搖搖頭,語氣相當沉重,「暫時不能定論,只知道,與魅妖有關。」

「魅妖?」

「我發現,曦兒的體內有邪氣,便想檢查的更仔細一些,卻發現她體內曾經被人下過送子湯,除此之外,還身中劇毒,五臟六腑已經被腐蝕得不成樣子。」

兇手何其殘忍,不止讓范曦兒服用送子湯,還下了劇毒。

根本沒給她留活路。

而最重要的一點是,范曦兒體內的毒,竟然與風琉樺體內的毒極其相似,只不過分量更重,十倍有餘。

她當時都給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要是讓范太傅一家知道了,還不得氣瘋。

「什麼人如此歹毒,竟然下如此狠毒的手。」瀾王聽聞了,一向溫和的他,竟然氣得隱隱發抖。

「此事並未告知范大人,還請瀾王保密。」

「本王自然不會說出去,范大人也是可憐之人。」

百里清也甚是感嘆,可謂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雖然平時范太傅總是對她咄咄逼人,卻也僅此而已。

而范曦兒,錯就錯在,不該與百里姬深交。

更錯在,當時在御花園,不該明知有詐,還甘願跳入百里姬的陷阱之中,才有了現在的下場。 當天的陷阱,本是為百里清而設。

她雖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把陷阱轉移到風七言身上,本以為會是他與宮女被發現在假山處,沒想到最後的結果卻如此慘烈。

「不知,皇上追著那個刺客,可有發現什麼痕迹?」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百里清看向龍辰熙,「或者可知刺客的來歷否?」

「否。」龍辰熙意味深長的看了百里清一眼。

百里清會意,此事必定關乎天音大陸,不便讓瀾王知道。

「朕乏了,清兒送朕回宮吧。」龍辰熙起身。

「皇兄,臣弟送您回宮吧。」

「不了,有清兒送便好。」龍辰熙往百里清身旁一站,朝她使了個眼色,「清兒,你說呢?」

「是,清兒願意送皇上叔叔回宮,前一陣子清兒離開太久,如今回來了,也想多陪陪皇上叔叔,嘮嘮嗑,話話家常。」

說完,她看向瀾王,「清兒知道瀾王事務繁忙,送皇上這事交給我就好。」

瀾王本想再說些什麼,奈何今天事發突然,他也有事找范大人,便也只好應允了,叮囑道,「清兒要是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本王,本王必定盡全力相助。」

「謝謝瀾王。」

「告辭。」

瀾王離去。

「好了,人走了,可以說了吧?」

百里清後退幾步,站在他旁邊,她感到壓力很大。

「百里姬與風七言,必定有一人,在與魅妖一族做交易。」

「當真?」

這事可大可小,她必須得確認清楚。

倘若是風七言與魅妖交易,那北辰國往後便危矣。

「你可知襲擊你的人是誰?」

「你知道?」

「百里姬!」

「是她?」百里清沒想到,那個人就是百里姬,如此明目張胆,「可不對啊,琳兒說,百里姬今天來府里拜訪,又如何會出現在范大人的府上?」

「所以是其中之一。」

「我怎麼感覺這事,越來越詭異了。」百里清撓撓頭,百思不得其解,「出現在靈堂的人與來拜訪的人,哪一個是真的?」

如果能確定,便能知道到底是誰在與魅妖做交易。

「琳兒不是說,太子陪同百里姬前來,問問他不就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

「回宮。」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龍辰熙勾唇,「你要去嗎?」

百里清點點頭。

可某尊大神卻道,「求本尊,便帶你去。」

百里清神色一斂,內心深深鄙視他。

「你不帶我去也行,身為百里姬的姐姐,前去探訪妹妹,乃屬常事。」

他以為沒了他,她就不能去找太子了?

「走吧。」龍辰熙瞬間慫了,正色道,「本尊紆尊降貴,勉為其難帶你去。」

「噗!……」百里清噗呲一聲笑出來了,某人還真會裝,也不害臊,「行,那有勞皇上了。」

龍辰熙臉色黑的似墨汁。

琳兒在後頭瞧著,竟然露出會心一笑,小姐自從退婚後,就沒再開懷大笑過,如今見她與大祭司談笑風生,她便也心安了。

只希望大祭司不要負了她家小姐。

這一趟從宮裡到宮外,再從清月府趕到太子所住宮殿,竟然忙乎了大半天,百里清捂住個肚子,臉都皺在了一塊,肚子餓的咕嚕嚕的響。

於是,沒去尋成太子,倒是被龍辰熙拐到了星辰殿,說是不著急,用過膳后再去也成。 龍辰熙所屬宮殿名為星辰,又名祭司大殿。

之前來只是匆匆一瞥,未曾細看,如今得空賞析了一般,發現星辰殿極其華麗,什麼雕工精細的玉柱,上好楠木製成的屏風,還有鑲滿寶石的穹頂,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富得流油啊!

隨便順一顆寶石出去,都能賣個天價。

龍辰熙撤去幻顏術,帶著百里清入內,吩咐道,「去準備些吃的,葷素都要。」

宮女愣了下。

星辰殿的人都知道,大祭司平時不吃渾,並且鮮少用膳。

可如今竟然要葷素都上齊?

實在怪哉!

百里清未曾發覺有異,只等著膳食做好,非得要大塊朵頤一次。

只是,願望很好,難以成真。

緋文從殿外跑進來,「尊主,聖女來了!」

「她來做什麼?」龍辰熙神色明顯轉冷。

「抱著一壇酒,說是來賠罪。」

「趕走,不見。」他下令。

「可聖女已經到殿外了,以她的修為,宮女們攔不住。」緋文有些為難,礙於鳳冰清的身份,宮女們也不敢下太重的手。

「傳本尊的話,不用留情,殺了更好。」

百里清突然發現,龍辰熙的氣息又冷了幾分,而態度由之前的能躲便躲,到如今的喊打喊殺,他極其厭惡對方?

「緋文,你去與聖女說,大祭司歇息了,讓她改天再來吧。」

「郡主怕是不了解聖女的性格,只要尊主還在殿內,即使天皇老子來了,都難以讓她打消念頭。」

「竟如此棘手?」百里清看向龍辰熙,見他身上隱隱起了殺氣,便建議道,「要不然先讓她進來吧。」

「清兒想讓她進來?」

百里清點點頭,她想正面會會這個聖女,能耐到底有多大,對霜滿樓為何敵意那般大,她那影魔還被扣押在霜滿樓里未曾放出來。

「讓她進來。」龍辰熙說完,抬手打了個響指,潛伏在黑暗之中的神王谷殺手正在慢慢集結。

百里清正想問之時,又聽得龍辰熙輕聲道,「一會不用怕,有本尊在,她不敢對你如何。」

「笑話,我為何要怕她?」她鳳冰清是聖女沒錯,難不成還能直接殺人不成?「還未正面與她交鋒過,我還想著會會她。」

龍辰熙卻突然起身,「走。」

「去哪裡?」

「不是想去太子那邊嗎?」

意思就是,現在就去找風七言。

「可是我還沒用……」

話沒說完,人已經騰空而起,纖腰被人摟住,接著就已經出了星辰殿,朝著太子宮殿所在飛了過去。

「你很怕見到鳳冰清?」她問。

龍辰熙轉眸狠狠地颳了她一眼,此時已經幻化成風琉樺的樣子,「信不信本尊扔你下去?」

說著,還真鬆了手勁。

百里清驚呼一聲,瞬間不敢多言。

發覺懷中之人安分了許多,他才呼出一口重氣,解釋道,「聖女嫉妒心強,你若讓她瞧見了,會對你不利,除非一天十二個時辰跟著本尊,否則不允許你見她。」

這才是他在乎的。

若是以往,鳳冰清做什麼他半個眼神兒都不會給,更不會離開祭司殿,她來一次,轟一次。

可百里清不一樣。

鳳冰清敢買通神王谷的殺手,就敢對她下手,而他不允許她受一絲傷害。

縱使他修為逆天,卻不敢冒險。 「她聖女高高在上,修為強大,我只不過北辰國小小女子,有什麼值得她嫉妒,你想多了。」

龍辰熙低頭看去,眸中印著她精緻絕美的臉。

傻丫頭,你比她好千千萬萬,容貌勝她,心地勝她,在他的心裡獨獨佔滿了整顆心。

方向一轉,龍辰熙突然帶著百里清往遠處的山林疾飛而去。

「咦?我們不是去找太子嗎?」百里清走帶山間小道上,不知龍辰熙賣的什麼關子,「太子住山上?」

龍辰熙反手給了她一個爆栗,「別在本尊面前提這個人。」

太子長,太子短。

他已經後悔提議去找太子了。

「帶你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

百里清環顧四周,很普通的山林,只是因為午後的原因,四周圍都蒙上了一層暗黃色,顯得有些朦朧。

林中落葉紛飛,似蝶似花,竟然別有一般風景。

走了大概一刻鐘,兩人來到一處半山腰。

又見瞥見一處茅屋藏於蒼茫暗翠之中,若隱若現,靜謐的立在了落日的餘暉中,披上了一層金黃的色澤。

茅屋不大,卻如麻雀一般,鍋碗瓢盆一應俱全。

似乎常有人居住。

「在此等會。」

話落,百里清便見龍辰熙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樹林中,不過呼吸間,又林中出來,手裡提著一隻野山雞。

心裡一動,才知他為何來此。

「大祭司還會燒飯?」

「並不會。」

「那你是?」

「你來。」龍辰熙將野山雞扔給她,「交給你了。」

「……」百里清汗顏,感情他是把她當成祭司殿燒灶台的了,「行吧,祭司大人身份尊貴,這等粗活只能為來做了。」

「這不是粗活。」

「那在大祭司的眼裡,什麼才是粗活?」

龍辰熙沉默了一會的,不答反道,「叫阿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