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知道豪宅地下是什麼級別的水平嗎?」陸昊蒼反問道。

「呃!」莉娜眉頭一皺,還真沒辦法介面。

「既然你不知道,讓我來告訴你地下的情況吧!」陸昊蒼目光犀利地盯著莉娜,開始講述豪宅地下的情況,當然基本上把需要隱藏的東西全部隱去不說,徹徹底底弱化了地下的危險。

「……唔,原來如此,這樣說的話,確實能夠解釋之前的情況,或許正好錯開了。」維利雅聽完陸昊蒼的講述,將之前的情況分析一遍,自語道。

「嘩!」

陪審團的成員再次嘩然,他們沒想到情況有了轉機,原本佔據主導地位的莉娜,在陸昊蒼開口之後便處於下風,似乎這整件事確實與他無關,只是「白色薔薇」小隊運氣不好,碰到了安潔莉娜卡。

這下之前保持沉默的陪審團成員露出了笑容,看來他們沒有過早選擇站邊是極為明智的選擇。

「不!他肯定在說謊!事實不是這樣的!就是他害死了我的三個夥伴!」莉娜顯得氣急敗壞。

「事實不是這樣,那是怎樣呢?如果我沒有記錯,我們從村外分開之後就沒有再見過面,你說的都只是一面之詞……」陸昊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回擊道。

「而我,至少探查出了源頭問題,並且回到了賽蘭鎮,在冒險者工會支部傳喚我的時候從賽蘭鎮趕到了阿斯翠亞城,試問,如果我真的與阿克森勾結,還會出現在這裡嗎?」

面對陸昊蒼的連續質問,莉娜臉色非常不好,一時間找不出反駁的話語,楞在原地干著急。

…… 「嗯,本裁定長通過兩位的陳述,有了一個基本的判斷……」這時候維利雅站了出來,因為事情已經很明了了,基本上宣告陸昊蒼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主要是莉娜拿不出直接證據證明陸昊蒼與邪惡鍊金術士有所勾結。

「我覺得,這件事應該就是一個誤會,當時雙方並沒有達成統一的意見,導致兩邊沒能一起行動,造成『白色薔薇』小隊的三名成員死亡也屬於意外。」

「我個人對『白色薔薇』三名成員的死感到悲痛,但莉娜·托爾烏斯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因此我在這裡初步宣判,阿古拉與邪惡鍊金術士並無勾結。」

最終維利雅還是宣判陸昊蒼無罪。

從維利雅的語氣和宣判,陸昊蒼可以感覺出前者是在稍微幫襯自己,先把宣判結果擺出來,就是一種表態。

陸昊蒼站在那裡,顯得很淡定,一切都如自己所料,身正不怕影子斜啊,而且維利雅似乎更相信自己,不管是不是絕對的公平公正,如果莉娜拿不出足夠的證明,這次裁定會的贏家肯定是他。

「各位陪審團的成員,是否還有異議?」維利雅例行詢問在座的陪審團成員,這是裁定會的固定流程。

「呃……」

「這個嘛……」

原本對陸昊蒼很不待見的大部分陪審團成員都啞巴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現在的情況看來,陸昊蒼已經站在了贏面上,而且維利雅都做出了她的宣判結果,如果這時候反對,那就是不給維利雅面子,一個冒險者工會支部長的能量還是很大的,輕易得罪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但是他們中有很多人收了托爾烏斯家族的錢,若是不站在莉娜這邊幫腔,恐怕會遭到托爾烏斯家族的報復。

這些倒霉的傢伙瞬間陷入兩難的境地,開始後悔為什麼要昧著良心收托爾烏斯家族的錢。

而那些事先保持中立的傢伙們則是神情自若,彷彿整件事都與他們沒有多大的關係。

「好,既然其他人都沒有異議,那麼我正式宣判……」維利雅看了一眼周圍的陪審團成員,見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駁,於是舉起木槌準備做出最終宣判。

「支部長大人!等等!」這時,莉娜再次開口道,打斷了維利雅的動作,眼神中透露出不甘,顯然她並不想就這麼放過陸昊蒼。

「莉娜·托爾烏斯,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維利雅放下了木槌,詢問道,畢竟莉娜屬於原告方,還是要聽聽她到底有什麼話要說。

「或許我的證據不夠,無法證明這個傢伙是否與邪惡鍊金術士有勾結,但是……」莉娜目光一狠,說道。

「他同樣也無法證明自己所說的都是真的!」

「他來到阿斯翠亞城或許就是為了消除他們的疑慮,這樣更能讓自己顯得無辜一點,博取我們的同情!他的話不可信,因為從根本上來說,他只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平民而已,一介賤民的話難道有可信度嗎?」

「啊!對!沒錯!平民的話不可信,他剛才說的很有可能都是假的,虛偽至極!」

「平民最喜歡用謊言了!不像我們貴族講究一個誠實!」

「謊話連篇!」

看到莉娜進行反擊,一部分陪審團的成員紛紛幫腔道,這時候要好好表現一下自己,總不能收了別人的錢不辦事。

保持中立的繼續保持中立,他們冷眼旁觀,雖然莉娜用平民這點進行攻擊,不過還不足以徹底摧垮陸昊蒼,只能說稍稍挽回了一點形式,讓維利雅不能那麼快下最終宣判。

「……」維利雅聽到莉娜這麼說,微微皺起了眉頭,其實她的心裡也有點不爽,因為她不是貴族,要細分的話,她也是一個平民,莉娜那麼說,幾乎把所有的平民都包括進去了。

「你這個說法倒是挺有意思,貴族一字抵過平民千言萬語,是這個意思嗎?」陸昊蒼嗤笑一聲,反問道。

「哼!你也只不過是在自說自話,我和我的夥伴都沒有看到你們進入豪宅之中,憑什麼說你們進入到裡面了呢?你分明就是在說謊!」莉娜不依不饒道。

「有點意思,說白了就是蠻不講理唄,這樣裁定會似乎沒有多大作用了啊!」陸昊蒼微微一笑,非常聰明地把問題直接扔給了維利雅。

維利雅的臉色也有點不好看的,莉娜這樣說,確實有損裁定會的臉面,也就是整個冒險者工會的臉面,如果單憑貴族、平民這樣的判定就可以定罪,要這個裁定會有何用?

「支部長大人!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不相信這個傢伙所說,畢竟這樣的傢伙很有可能在說謊!」莉娜看到維利雅的臉色不好,連忙補救道,她可不想惹怒後者。

「那我應該怎麼證明自己所說屬實呢?」陸昊蒼問道。

「你一個平民根本無法證明自己所說是否都是真的,除非……」莉娜臉上略帶得意之色道,「有貴族能為你做出擔保!」

在莉娜看來,陸昊蒼就是一個沒有任何勢力的平民,而她所在的托爾烏斯家族則是洛伊薩特王國非常知名的貴族,她做過很多調查,陸昊蒼不可能認識其他貴族。

「嗯,這應該怎麼辦!有沒有貴族為這個鄉下來的平民做擔保?」

「擔保?算了吧!這種殺人犯就應該繩之以法!」

「裁定長,不用猶豫,判他有罪!」

陪審團的傢伙再次幫腔道。

維利雅眉頭微皺,沒想到莉娜玩這麼一手,而且陪審團的大部分都在附和,自己也不能無視,只能轉向陸昊蒼,開口詢問道:「那麼,阿古拉,你能夠找到替你擔保的貴族嗎?」

陸昊蒼雙手抱胸,聳了聳肩,開口道:「能夠替我擔保的貴族?有應該是有的,不過他現在可能趕不過來……」

「有替你擔保的貴族?你就在那裡吹吧!」莉娜嗤之以鼻。

「不過我身上倒是帶了一個東西,或許它可以為我擔保。」陸昊蒼不以為意,伸手從懷中掏出一物,向所有人展示。

…… 「哼!真是可笑,你身上能有什麼東西可以替你擔保?痴心妄想!」莉娜滿臉的嘲諷之意,覺得陸昊蒼只不過是在虛張聲勢,一個小小的平民冒險者怎麼可能會與貴族有所接觸,單憑拿出來的一件東西而作為擔保呢?

大部分陪審團的誠意也開始冷嘲熱諷,他們同樣不認為陸昊蒼能拿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維利雅默不作聲,好奇地盯著陸昊蒼,想要看看後者是否有能力逆轉現在的情況。

「這東西正好是前兩天我剛認識的好朋友送給我的,沒想到今天恰巧能用上,我覺得,在座的各位應該認識它。」陸昊蒼不理會在場的冷嘲熱諷,不緊不慢地從懷中掏出那件東西。

陸昊蒼拿出來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羅德里送給他的一枚胸章,證明是伊特瓦爾蘭家族貴客的胸章。

在場的所有人不是貴族就是大商賈,眼界自然不低,一眼就認出了那枚獨特的胸章,紫金蓮花閃爍著耀眼的光芒,那些之前看低陸昊蒼的傢伙的狗眼差點被閃瞎。

「這,這是……不可能吧!」

「但是,這枚胸章也不可能被仿製吧?」

「天吶!這,這傢伙竟然跟伊特瓦爾蘭家族有關係,而且還擁有他們家族的貴客胸章!」

坐在上面的陪審團成員都露出了無比震驚的表情,這遠遠出乎了他們的意料,陸昊蒼真的拿出了一枚讓所有人吃驚的胸章,而擁有這枚胸章的陸昊蒼,無疑狠狠地打了莉娜的臉。

能夠獲得這枚胸章的人,都默認是伊特瓦爾蘭家族的貴客,深受伊特瓦爾蘭家族的信任,因此間接可以代表伊特瓦爾蘭家族能夠為陸昊蒼擔保。

「伊特瓦爾蘭家族?真有意思……」看到陸昊蒼拿出伊特瓦爾蘭家族的紫金蓮花胸章,維利雅眉頭一挑,饒有興趣地自語道,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沒想到陸昊蒼竟然與「第一貴族」有這樣的關係。

「哈哈!我就說阿古拉先生不同尋常,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能夠成為伊特瓦爾蘭家族的貴客,阿古拉先生不簡單,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與邪惡鍊金術士是一夥的呢?簡直是污衊!」

「沒錯,伊特瓦爾蘭家族是最有力的擔保,我也相信阿古拉先生!」

而之前一直保持中立的陪審團成員瞬間換了一副嘴臉,他們在確定陸昊蒼是伊特瓦爾蘭家族的貴客之後,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從中立立刻變成支持。

「現在,可以證明我自己了嗎?這個可能作為擔保?」陸昊蒼笑意吟吟地看著臉色不停變化,難看異常的莉娜,明知故問地詢問道。

「咕!可,可惡啊!」莉娜的雙手緊緊地捏了起來,眼睛死死地盯著陸昊蒼手中的紫金蓮花胸章,這個結果不是她想要的,她怎麼也想不到,陸昊蒼竟然與伊特瓦爾蘭家族有著這樣的關係。

「不,這不是真的!他一定在騙人!都是假的!」莉娜還是不能接受這個現實,歇斯底里地喊道。

「哦?你是在質疑我,還是質疑伊特瓦爾蘭家族?這枚胸章真假與否,相信在座的所有人都能夠看出來,如果你質疑我的話,那就是在質疑整個伊特瓦爾蘭家族沒有信譽,你,確定要那麼做嗎?」陸昊蒼眼睛微微眯起,眼神犀利地盯著莉娜,大聲質問道。

「呃!我,我不是這個意思……」莉娜被陸昊蒼的氣勢所震懾,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剛才的言語就是在質疑伊特瓦爾蘭家族,這種行為無疑會給托爾烏斯家族帶來無窮的麻煩,於是連忙否認道。

「既然不是這個意思,那是幾個意思?」陸昊蒼不依不饒,咄咄逼人地問道。

「我,我……」莉娜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完全掉進了陸昊蒼的節奏當中。

陸昊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現在他已經徹底擊潰了莉娜,他自己都沒想到最後竟然是對方自掘墳墓,來了一手所謂的「貴族擔保」,正好拿出羅德里送給自己的紫金蓮花胸章,奠定勝局。

「好,既然阿古拉拿出了伊特瓦爾蘭家族特有的紫金蓮花胸章,也就是說,他是伊特瓦爾蘭家族的貴客,同樣的,這枚胸章能夠很好為阿古拉擔保,在座的可有其他異議?」維利雅敲了敲木槌,讓議事廳保持安靜,開口詢問道。

「沒有異議!」

「沒有!」

「……」

這一次,全場的反應格外統一,陪審團一邊倒地開始支持陸昊蒼,畢竟托爾烏斯家族與伊特瓦爾蘭家族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該如何選擇,他們心裡清楚得很。

這也是貴族、大商賈們的變臉絕活展示,見風使舵的本領用的是輕車熟路,絲毫不拖泥帶水,臉不紅心不跳,彷彿剛才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應當。

武煉巔峰 「很好,陪審團的各位都沒有意見,那麼我就做出最終宣判……」維利雅環視四周,見所有人都倒向陸昊蒼,莉娜也呆立在原地沒有說話,於是宣佈道。

「這次裁定會的結果,宣判阿古拉與邪惡鍊金術士沒有關係,阿古拉依然是我們冒險者的一員!」

「咚咚咚!」

隨著維利雅的木槌落下,本次裁定會的最終宣判也已經出來了,以陸昊蒼的無罪而告終。

在裁定會結束之後,那些陪審團的成員們眼神若有若無地看向陸昊蒼,尋思著想要接近後者,一個伊特瓦爾蘭家族的貴客可不簡單,甚至比起一個家族的族長更讓外人敬畏。

畢竟能夠得到伊特瓦爾蘭家族認同的人並不多,而且這種紫金蓮花胸章的數量也是有限,整個人類五大國擁有它們的人屈指可數。

敗者退場,莉娜在輸掉這場裁定會後,眼神中透露著無盡的怨恨,狠狠地瞪了陸昊蒼一眼之後,轉身離開議事廳。

不過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在莉娜轉身的瞬間,嘴角勾起一抹邪異的冷笑,似乎這一切並沒有因此完結。

…… 隨著莉娜離開,這場裁定會正式落幕,而另外一名主角陸昊蒼則是理都不理那些所謂的貴族、大商賈,對於這群勢利眼的傢伙,他沒有興趣認識。

那些貴族和大商賈看到陸昊蒼頭也不回地離開,想要上前巴結一下,但後者卻沒有給他們機會,只能站在看著陸昊蒼的背影嘆息。

現在知道陸昊蒼的身份之後,這些傢伙不敢對陸昊蒼有絲毫小覷,只能自認倒霉。

不過,經過這次裁定會之後,陸昊蒼的關注度肯定會提升一個檔次,至少在近段時間裡,他會被阿斯翠亞城中的一些家族、勢力盯上,也會想方設法對其多方打探。

「阿古拉……」在陸昊蒼走出議事廳時,後面傳來熟悉的聲音,嬌小的身影趕了上來,一對兔耳朵格外顯眼,正是維利雅。

「哦,維利雅支部長,你找我有事?」陸昊蒼客氣地詢問道,從裁定會的反應來看,維利雅似乎更偏袒自己這一邊,或許昨晚的狙殺時間確實跟她沒有關係,態度自然要有所轉變。

「首先恭喜你擺脫了嫌疑,這樣一來你還是一名冒險者,希望你繼續為工會努力。」維利雅客套了一番。

「對了,阿古拉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是直接返回賽蘭鎮嗎?」維利雅出聲詢問道。

「這個,沒有什麼特別著急的事,所以打算先留在阿斯翠亞城,適當放鬆一下自己也是不錯的選擇。」陸昊蒼想了一下,回道,他並不急著返回賽蘭鎮。

「嗯,這樣也好,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嘗試接取這邊的委託,冒險者在任何一處工會的辦事處都可以接取委託,或許這邊的委託有你感興趣的。」維利雅微微一笑,嘗試性地邀請道。

聽到這些,陸昊蒼摸了摸下巴,覺得維利雅說的挺有誘惑力,對於他來說,委託的報酬和獎勵並不是最重要的,如果能夠擊殺強大的魔物、魔獸,獲取它們身上的肉才是最關鍵的,能夠最快速度提升自我。

「好,我會考慮的。」陸昊蒼朝維利雅點點頭,接受了後者這個提議。

「對了,還要提醒你一下……」在最後,維利雅出聲提醒道。

「昨晚的事你似乎已經知曉了,現在警衛團的人全部出動,調查整個事件,城內或許還存在一定的危險,你外出的時候小心一點。」

陸昊蒼輕笑一聲,回道:「請放心,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我也不是喜歡惹事的人,希望那些傢伙也不要來招惹我。」

陸昊蒼的回答很有意思,聽起來另有所指。

維利雅沒有特別的反應,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打了一聲招呼后,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看著維利雅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走廊盡頭,陸昊蒼微微皺起了眉頭,雖然剛才裁定會維利雅的表現稍微打消了他的一些懷疑,但還不能徹底消除嫌疑,保持足夠的警戒是必要的。

在沒有任何勢力基礎的阿斯翠亞城,小心謹慎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天元仙記 同時,陸昊蒼也意識到勢力的重要性,就像伊特瓦爾蘭家族,僅僅憑著一枚小小的紫金蓮花胸章就可以讓那麼多人產生莫名的敬畏,這便是一個大家族積累下來的勢力影響。

離開冒險者工會支部后,陸昊蒼腦海中就開始計劃如果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作為魔王(未來的魔王),沒有手下會顯得太過磕磣,所有事情都讓自己親力親為也不現實。

但不管怎麼說,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實現的事情,必須慢慢來,這需要精心的策劃和準備。

時間還在,陸昊蒼就帶著霍爾特和曼緹麗繼續溜達阿斯翠亞城,並且有意無意地了解普通平民在討論的東西。

其中聽到最多的自然就是昨晚發生的惡性殺人事件,一般人不知道內情,傳出來的版本也是各式各樣,有黑幫之間的內鬥,也有某些勢力之間的生意糾紛等等,但都只是猜測,並不清楚具體情況。

「蒂法·桑托斯?嗯……」在這個過程中,陸昊蒼知道了很多有關警衛團的消息,首先對這名女性副團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在知道,在洛伊薩特王國,騎士也屬於貴族稱呼,而女性被授予騎士之名的少之又少,這個蒂法·桑托斯能夠被洛伊薩特王族親自授予騎士稱呼,並且擔任警衛團副團長這種要職,本身能力肯定不弱。

陸昊蒼希望他們兩人不會產生交集,然後安安靜靜離開阿斯翠亞城,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沒有其他收穫后,陸昊蒼三人回到了旅店。

「您好,請問是阿古拉先生嗎?」就在陸昊蒼準備走進旅店時,旁邊走來一名侍者模樣的男子,恭聲詢問道。

「我是,有事?」陸昊蒼微微眯起眼睛,打量著眼前的男子,在印象當中,他並沒有見過對方,不明白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眼神中帶著一絲警惕。

「非常抱歉,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錫恩,是本傑明大廚在阿斯翠亞城的特別助理。」男子彬彬有禮地向陸昊蒼進行自我介紹,表明了他的身份。

陸昊蒼恍然,眼前這個男子竟是本傑明的助理,於是放下了戒心。

「是本傑明找我?」陸昊蒼好奇道,本傑明之前說來阿斯翠亞城有事,先行離開,他也沒問後者要去幹什麼,沒想到這時候會派人過來找自己,看起來是有事。

「沒錯,本傑明大廚今晚會在倫薩特家族為其掌勺一場生日宴會,他希望您能過去看看,當然,如果您實在沒有時間的話,那就不必勉強。」錫恩恭敬道。

「生日宴會?好,我明白了,直接帶我們過去吧,反正今晚沒有其他事情,過去看看也不錯。」陸昊蒼點了點頭,回道,沒有拒絕本傑明的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