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吧!」太虛浪推開身邊攙扶他的人,走到了蕭何的身邊,擺出一個邀請的手勢。

他就算是不請蕭何上山,蕭何也會打上去,那樣他們太虛家族更加丟人。

更何況,上山之後,他還有機會找蕭何報仇!所以此刻才會改變態度,主動邀請蕭何!

「你真垃圾!」蕭何又嘀咕了一句,隨後大步上山。

周圍的人,又看的一陣目瞪口呆,敢說太虛家族少主垃圾的人,恐怕就只有眼前這人了。

「少主……」太虛家族的人圍在太虛浪身邊。

「你們代我在這裏招呼客人,我去找我父親!」太虛浪丟下一句話就跑了。

他要還留在這裏會繼續丟人。

山上!

行宮一般的建築物中,三三兩兩的武道修行者齊聚在閑聊。

這樣的聚會,他們肯定很久都沒參加了!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投緣的可以結盟,增強實力。

而裏面一處行宮之中,一個男人正在咆哮怒罵,他面前跪了一堆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個男人正是太虛家族的家主——太虛風!

「廢物,都是一群廢物,地牢看守那麼嚴密,怎麼就讓蕭何逃跑了?」

「救蕭何的人實在厲害,外面三階宗師境界的強者,都被一招擊暈!」

「快去把蕭何抓回來,這場武道大會,若不公開處斬蕭何,太虛家族顏面何存?」

「是……」跪着的人立刻起身逃離這裏。

太虛風大發雷霆原來是因為蕭何逃走……

這場武道大會,是太虛家族的立威大會,他們立威有兩個目標,一個是斬殺蕭何和蕭夢情,一個是逼迫蕭火向太虛家族低頭認錯!

而現在,蕭火和蕭夢情還沒來就算了,蕭何也逃跑了……這讓太虛家族怎麼立威?他們都快成笑話了!

……

「父親!」太虛浪一身傷從外面走了進來,太虛風看到頓時心驚無比:「你怎麼了?誰把你打傷的?」

「一個中年人,打扮的像是一個農民工,態度十分囂張……他沒有請帖,卻要強行上山,我阻攔就被他打傷了……」太虛浪將山下發生的事情,詳細跟他父親說了一遍!

「你是四階宗師,能打傷你的人……我的印象中,沒有這種裝扮的武道高手!」太虛風陷入沉思。

「父親,要不要現在殺了他?」太虛浪咬牙詢問。

「不可!」太虛風搖頭:「他的底細來意都還沒弄清楚,冒然殺他會引起眾人不滿……先暗中派人監視他吧!」

「是!」太虛浪轉身離去!

……

山上除了行宮一般的建築外,還修建了很多的小花園,崑崙門的人正在其中一個花園裏散步。

「小姐,太虛家族召集天下武道修行者,到底是要幹嘛?」崑崙門有人詢問楚香香道。

「太虛家族之前與蕭家聯姻,想稱霸武道界!後來聯姻被破壞,太虛家族又讓蕭家的人上門道歉,他們召集這麼多武道中人,可能就是想在蕭家道歉的時候立威,震懾眾人……從而登上武道門主的位置!」

「武道盟主之位曾經屬於我崑崙門,這太虛家族是在痴心妄想吧?」有崑崙門的人不滿道!

「他們吼的氣勢洶洶,結果蕭家的人一個都沒來,這真的是打臉!」又有崑崙門的人道!

「慎言!」楚香香訓斥:「這裏不是昆崙山,說話要謹慎一些!」

轉過頭,她又皺眉思索:「蕭家不來,就是要徹底跟太虛家族撕破臉皮,一場惡戰免不了了!崑崙門也要做好應對的準備了!」

另外一個花園裏,蕭何也在散步!

同時也在留意蕭家有沒有人來的消息。

他等了很長的時間,失望了,蕭家竟然一個人都沒來,這是真的不管他的死活了嗎?

比他更着急的是太虛家……蕭家沒人來,真的像是一記耳光,狠狠抽在他們的臉上。

他們氣勢洶洶,要蕭家來道歉認錯,結果……蕭家鳥都沒鳥他們……可想他們現在是什麼心情!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蕭家真的不會來人的時候,山下突然傳來消息:「蕭家蕭夢情到!」

着筆中文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祖祠之中,峰海負手而立,面對祖先的牌位,他的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

這之中的原因,便是三年前的那日,黑黨來到了昌平城。

黑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的後台,陽城的張家,那張家的老爺子竟然是青伯級別的高手,而且他的修為,也即將踏入金尊的級別。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武力為尊,有了武力,便有了一切。

三年前,當時的昌平城的勢力,算得上是一超多強的局面。而峰家,就是那一超!

當年的峰家,是昌平城唯一可以與城主府分庭抗禮的家族勢力!

三年前的那天,張家帶著黑黨來到昌平城,張家的老爺子與峰海的父親決戰,峰海父親用生命為祭,使用家族密術,只是震碎了張家老爺子的經脈……

若不是怕峰家拚死殺掉老爺子,張家可能早就滅掉了峰家,最後只是和峰家簽訂條約,百年內不與峰家交戰,但峰家的勢力範圍,只留下峰家大宅以及鄰近的一條坊市。

而峰家為了存活,只好籤訂這一條約。

「我峰海,對不起列祖列宗啊!」峰海伏案大哭,道,「玄鐵武者,碧玉武師,幻藍武尊,粉冥武王,青伯,金尊,白帝!我何時才能突破粉冥武王的瓶頸,踏入青伯,把我峰家的一切奪回來!」

那一日,風雲起,峰家落魄;

那一日,黑風嘯,天地暗淡。

那一日,一個不知世事的青年,擔起家族重任。

那一日,那個只知玩樂的少爺,心智終於成熟!

「小海,你不要太逼自己,你已經做的很好了。能在你父親走後繼續扛起峰家,讓峰家如今依然算昌平城的一流勢力,也很不容易了。」

峰海回頭,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見一白衣的中年人,那是峰家的大長老。

「那都是吃祖上的老本了……」峰海慚愧的道。

大長老名為峰流,與峰海父親是一輩的。

「些事情不是一年兩年就行的,你如今才二十多歲,就踏入了粉冥武王的級別,以後一定會踏入青伯,甚至金尊。」峰流道。

「金尊啊……」峰海嘆了口氣,「怎麼可能啊……」

金尊級別的強者,都能在帝國中稱霸一方,他們上古帝國的皇帝是白帝的級別,踏入金尊,就會被皇室封王,封有一片領地。

峰流看著自己的侄子,不由得感慨萬分,自從家族變動以來,他就一直為家族勞累奔波,二十多歲的年齡,竟然頭髮全白。

「不要妄自菲薄,我的太爺爺,那就是金尊強者,只不過當時峰家不在上古帝國。」

峰海大吃一驚,他是峰家十二代族長,父親的太爺爺,那就是第八代族長,竟然是金尊強者。

「你三年前剛當族長,對家族史不太了解,我們峰家的祖先,在三四代的時候,白帝級別的強者都是滿地跑的。」

聽了大長老的話,峰海心中震驚不已,峰家的歷史,竟然這麼光輝。

「那一二代的時候,我們峰家有多強啊!」峰海心中掀起了萬丈波濤。他躊躇滿志,對自己的修鍊充滿信心,又心中慚愧,覺得自己愧對祖先。

「這些事不要太費心了,婉兒不是快生了嗎,你最近多看看去吧。」峰流笑著道。

「對!婉兒!」峰海突然想起,自己的妻子婉兒懷胎十月,已經到了快生的日子,他整日操勞家族事務,刻苦修鍊,竟然忘了自己的孩子快要出生的事情。

五天後的晚上——

明月當空,星辰映耀。

峰海在屋外負手而立,一旁的侍從打著提燈照亮,屋中不時傳來痛苦的呻吟聲。

漸漸的,烏雲密布,擋住了月光,侍從的提燈顯得格外的亮。

「你們都回去睡覺吧,這裡有我一人就行了。」峰海擺了擺手,說道。

「是!」侍從們緩緩離開。

烏雲漸漸變為紅色,使這一片天地,一片赤紅。

不時地有雷聲傳來,聲音越來越大,一時間,電閃雷鳴,一聲聲炸雷驚天動地。

突然間,峰海聽到了屋中嬰兒的啼哭,他心中大喜,但是就在這一聲啼哭之後,一道紫色的天雷劈向了屋子。

那道天雷中蘊含的力量,足以滅殺屋中的妻子和孩子。

峰海不知該如何是好,而就在這一瞬間,一道黑影穿過,站在屋頂,拔出腰中的劍,一道風牆將屋子籠罩起來。

而就在風牆形成的一剎那,那道天雷劈向了屋子,一時間,紫光閃爍,把天地間照的猶如白晝。

「先生你……」

「我是本家的人。」那人淡淡的道。

「本家的人……」峰海心中疑惑,「我峰家只有族長才有權知道峰家以上還有個本家,但是,這本家在峰家將近滅族的時候都沒有現身,我峰海的孩子出生,本家怎麼會派人過來?」

峰海正疑惑著,突然間一道金光乍現,通向天空,一條金龍和一隻金鳳在光柱中盤旋,最終沖向天空。

「我早已封住了峰家區域的空間,只有峰家內部的人才能看到這天地異象。」那黑袍人道,「今天的事情,不要外傳,以免遭受殺身之禍。」

「是!」峰海應道。

正回答著,那黑袍人突然沖向屋子,峰海見狀也跟了上去。

屋子裡不僅有嬰兒的啼哭,還有醫師的手忙腳亂聲,向床上看去,床上的女人面色蒼白,口中不斷吐血。

「先生……」峰海道。

那先生沒有說話,徑直前去,一股風屬性的力量以磅礴之勢,瞬間發出,封住女人的經脈。

「風屬性的能量,與我峰家一樣,但是看這氣勢,比我,甚至父親都強幾百倍,他的實力,可能是……金尊,甚至白帝?」

「先生,婉兒怎麼樣了?」峰海問道。

那先生沒有說話,隨手一招,一道虛幻的漩渦出現在眾人眼前。

「聽聞實力極高的可以開拓空間通道,這想必就是傳說中的空間門了……」峰海心想。

正想著,那先生手一招,女人竟然漂浮了起來,然後進入空間門。

「先生……這……」峰海道。

「送她回本家治療。」那先生淡淡的道。

「我也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