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要臉?」初箏一邊親一邊問他。

「你……唔……」謝樞有些惱怒。

「誰不要臉?」初箏壓著謝樞,眉宇間滿是嚴肅:「想好再說。」

謝樞:「……」

謝樞心底惱怒。

「我。」謝樞咬牙。

初箏滿意的親他一下,鬆開他起身。

「下次別亂說話。」初箏整理他的衣服,被謝樞拂開,初箏也不在意,坐到一旁:「你亂說一次,我就親你一次。」

我還挺期待的。

「你這叫一次?」

她那叫一次嗎?

反反覆復不知道多少次……

「我說是就是。」初箏理直氣壯。

「……」

謝樞估計是氣笑的,但他臉上還帶著緋色,眉梢眼角的笑意,即便帶著怒,也是極好看。

初箏在心底直感嘆,好人卡生得真好看。

我的。

開心。

謝樞被初箏的視線看得不舒服,用披風擋住身前,惱怒的瞪她一眼。



君家一行人跑出一段距離,確定後面無人追擊這才停下。

「小姐,剛才那個女人為何與您……」

楚應語就知道他們會問。

她心底七上八下也沒譜,不知道怎麼回事。

那個女人看見自己絲毫不意外,但也沒有認親的意思……

難不成她也失憶了?

不對!

她要是失憶,又怎會知曉自己的名字?

「小姐?」

「小姐?」

李良伸手在楚應語面前晃了下。

「我怎麼知道。」楚應語語氣有些沖。

被楚應語這麼一吼,李良臉色明顯不太好。

不過自己身為下人,也只能受著。

「小姐,她為何叫您楚應語?」楚應語是誰?

「我怎麼知道她為什麼要那麼叫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楚應語用怒容掩飾:「你是在質問我嗎?」

「李良不敢。」李良垂下頭。

楚應語胸口起伏兩下,壓住心底的驚怒:「你去查一下那行人,那個女人用著我的容貌,肯定有陰謀。」

楚應語先給初箏安一個有陰謀的罪名。

李良覺得這事奇怪,那群人的實力,和那個女人的容貌……

「李良?」

李良壓下心底的疑惑:「……是。小姐我們得抓緊時間趕路,不然時間來不及。」

楚應語:「知道了。」 第五卷量劫之爭卷第三百七十九章形勢變化

第五卷量劫之爭卷第三百七十九章形勢變化

祖瑪入侵的事情,在整個世界的上層之中,引起了巨大的反響。雖然這些消息,統統都是瞞著普通人,但是那些真正的上層,可是瞞不。

有了這個死大敵之後,所有人的態度,都發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這個很正常。現在這個世界之中,哪怕再仇深似海的敵人,能夠把你斬草除根,也不至於徹底的毀滅你。多多少少能夠有些殘餘的人或者東西留下來。

並不是所有人都在意自己血脈的延續。但他們卻仍然在意自己的延續:也許是血脈,也許是道統,也許是知識,也許是遺產什麼的。這些東西,多少都能夠代表這個人曾經在世界上存在的痕迹。

可是當祖瑪入侵之後,世界毀滅,這一切的一切,都要化為烏有。無論你血脈也、道統也、知識也、遺產也,什麼都留不下

這個世界都沒了,那些東西都是依附於世界之上的存$淫蕩小說在,如何還能夠保留呢?

所以哪怕再仇深似海的敵人,現在面臨祖瑪入侵的危險,也都是不再那樣的敵對了。

有什麼意義呢?

失敗者固然不了。成功者又能到哪裡去?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統統要隨著祖瑪毀滅這個世界的進程而毀滅。即然如此,那麼拼死拼活又為了什麼?

而且一個共識,在有識之士的心中也是傳播開來:面對世界毀滅的危險,最的辦法,也是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整個世界聯手合力,來對付祖瑪這個惡魔。

除此之外,別無他途。

他們當然不知道鄭拓這個後天道祖,是否擁有消滅祖瑪得能力。他們只是知道,這是自己的世界,這是屬於自己的天地,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天地,如果自己都不去維護,那麼還能夠指望什麼人呢?

在這樣的思想之下,整個天地的格局,就是為之一變。各種各樣的爭鬥,變得不那麼ji烈了。大家也不再有拚死戰鬥之心,只要情況差不多,也就承認失敗。而成功者也並不過分,對方只要投降,便不將對方斬盡殺絕,而是留下一些餘地。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量劫的爭鬥,反而「ji烈」了起來

當然這裡的ji烈,只不過是表面上的ji烈。

也就是,量劫四大主角候選種族,開始將他們統一天下,四分天下的進程,大大的加快。

反應到人族上面,就是人族的開拓軍隊,已經遠遠超過其內部用來進行爭鬥的力量。

可以這樣,現在人族幾乎將九成九的力量,都用來開拓星域,而不是在人族內部,和自己人拼個你死我活。

而內部的那些國家勢力被吞併,開拓者軍隊也是分外心平氣和的接受這個現實,轉變自己的國籍。而不是像之前那樣,多多少少有些不滿,有些不願意。甚至還有死活不肯轉變國籍的。

死活不肯轉變國籍的這種情況,在之前是因為自己的國家被自己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接受的國家吞併,所以不願意轉變。而是保留這一支開拓者軍隊,想要為日後的復國做基礎。

因為開拓者軍隊的實質和不成文的規定,那些將他們的祖國吞併的國家,也不能對他們下手。

以至於,很多國家被吞併的時候,都將開拓者軍隊作為避難所,打不過就把自己國家的火種全部送到開拓者軍隊之中。等待著開拓者軍隊的開拓完成之後,再回過頭來和敵國戰鬥,重新復國。

但是祖瑪襲擊的這個消息傳出來之後,就再也沒有人這樣做了。

這個消息可以瞞任何人,但是卻並沒有人瞞這些戰士。因為這些戰士,日後都可能是會出現在和祖瑪戰鬥第一線的人。他們要是一無所知,日後的戰鬥也會有麻煩。

畢竟,現在祖瑪的襲擊,是他獨自一個人前來。但是下一次,用腳趾頭想他也不會獨自一個人來了。

如果祖瑪沒有投靠什麼勢力,那到有可能找不到炮灰,只獨自一人攻擊。但是明明祖瑪投靠了那個什麼大人,即然是大人,手下肯定有人。到時候祖瑪的攻擊,就不可能再是只有他一個人了。

到時候祖瑪以及那些他帶來的強者,當然是上層那些強者應付。那些蝦兵蟹將,可就只能這些普通的士兵來應付了。總不可能讓普通的平民來跟那些窮凶極惡,只知道毀滅殺戮的敵人戰鬥吧?

再,還有玄黃一mén在那兒呢。

現在玄黃一mén,也似乎改變了之前那種不chā手人族內部紛爭的態度,開始chā手起來。你想要因瞞這些士兵,還要問玄黃一mén答應不答應。

這根就瞞不。

而這些士兵們即然作為開拓者軍隊,其實很多人,都是因為不願意到人族內戰才主動請纓加入為整個人類利益而戰的開拓者軍隊。

這些人對人族利益的維護,還要比普通的軍隊更強。

眼下這個世界的利益,這個世界的安危,就是人族的利益,人族的安危,他們當然是非常深明大義的。

他們也明白,人族必須要統一。甚至整個世界都要統一,才能夠在祖瑪的攻擊之中,保護這個世界。

即然如此,那也就不用計較自己的國家被誰吞併了。

反正大家最後都是要被吞併的。這也沒有什麼號爭強勝的了。讓誰吞併不是吞併呢?

而在鄭拓那裡,也通過自己的玄黃一mén這個代言人,向天下發布關於祖瑪下一次可能襲擊的時間表。

根據玄黃一mén的法,祖瑪下一次襲擊,可能就在百年之後,最遲不超過兩百年。所以祖瑪世界必須在最遲百年之內統一起來。

更重要的是,你就算統一了,也要不停的整合吧?不整合,那就是一盤散沙,如何應付祖瑪的攻擊?

這整合的時間,也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換句話,要想應付祖瑪的攻擊,量劫之戰,必須在八十年之內完成,徹底統一天下。

當然,現在的量劫,實際上也已經不僅僅局限於世界之內的戰鬥了。祖瑪加入之後,量劫就開始發了xing質上的轉變。從原來的內部戰鬥,變成了內外的戰鬥。

根據量劫的法,量劫如果擴大了,就將會轉化成為天地毀滅的無量量劫。

而現在的這個劫數,則是末日之劫,這是世界的末日,比無量量劫還要大。

無量量劫不過以個天地的毀滅。

只要世界身不滅,天地毀滅了,還可以重新開天闢地。

可是世界毀滅了,那也就談不上什麼開天闢地了。那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這種劫數,在大宇宙之中被成為末日之劫。

這是一個世界最大劫數。

一個天地最大劫數就是無量量劫。一個世界最大劫數是末日之劫。大宇宙文明最大的劫數,則是大破滅時代。

總之,現在量劫已經因為祖瑪的chā手,開始變為末日之劫。要想結束,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以前的那些量劫打算,統統都已經不再適應新的形勢發展,必須重新來過了。

也因此,封神計劃開始發變化,不再嚴格按照固有的計劃執行。

畢竟封神計劃開始設計的時候,鄭拓還不是三天聖人,萊因哈特也不過只是鄭拓的軍師。而現在時過境遷,鄭拓成為三天聖人,萊因哈特也成為斬二屍准聖,隨時有可能成就聖人之體。

這中間的距離,已經大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了。

還要固執的眼格按照原有的計劃執行,肯定是不合時宜的。

來量劫可能發展幾百年上千年時間,才能夠將神仙殺劫消耗乾淨,才能夠定天地人三界、立天地人三皇,但是現在,這一切必須在八十年之內完成。

於是量劫的爭鬥自然表面上起來「ji烈」了些。

不過,這實際上只是對原有勢力的整合,而不是像之前那樣,是對原有勢力的洗牌。

整合和洗牌,當然不是一回事。整合不過是將這些力量進行調整,使之可以令行禁止,發揮最大的合力。洗牌則是優勝劣汰,將那些不合格的實力淘汰消滅掉。

嚴格來,從長遠來,洗牌對這個世界的發展是最有處的。因為如果不將舊有那些不合格的實力淘汰掉,讓他們保留完整的力量,到了日後,必然因此引發種種紛爭。

就像改革和**的區別。**是推倒重來,改革是進行改良。前者雖然破壞很大,卻有了重頭來過的機會,後者則必須帶著鎖鏈跳舞,破壞了,後遺症卻大了。

不過面對世界毀滅的危險,現在要做的就是將一切可以對抗祖瑪的力量都團結起來,沒必要內部的爭鬥了。

至於什麼優勝劣汰,和祖瑪的戰鬥就是優勝劣汰。合格的勢力可以在戰鬥之後倖存下來。不合格的自然就要在戰鬥之中覆滅。起來很殘酷,但這就是冰冷的現實。

封神計劃的原計劃,是希望人族統一之後的人族共主,討伐天下,將一切非人族的勢力,統統擊敗。然後在戰鬥之中死亡的那些萬神錄中有名之人,就會被封神台吸收真靈,戰事結束之後就將他們封神,作為未來的三界最高統治機構「天庭」的統治基礎。

然後再借這個基礎,確定「天庭」、「地府」、「人間」三極統治結構,通過「天地人」三皇,來統治三界,從此徹底的確定三界秩序。到時候神仙去天界、凡人歸人間,魂魄歸地府,各有去處。

不用像現在這樣,十分hunluàn,人們到處luàn跑。凡人可以通過通天建木,來往天界地府,仙人也可以隨便往人間和地府跑,魂魄則在天下luàn走,只有一部分死後的魂魄才會歸屬到地府之中,其他的都是自由散luàn。

但是現在這個想法,自然行不通了。

人族共主討伐天下,已經不現實。

現在雖然量劫進程加快,戰鬥「ji烈」,但那只是勢力更替的速度變快了。實際上戰鬥之中的傷亡,反而了很多。絕大部分人在到大勢已去的時候,都直接選擇投降而不是抵抗到底。

這樣一來,死掉的人就很少。萬神錄榜上有名之人,也就沒辦法上榜了。

這樣一來,就算最後三界勢力整合完畢,也沒有辦法封神。

不封神,天庭就沒有統治基礎,也不可能有權威。

到時候就如同煮了一鍋夾飯,情況會相當不。

而如果不經過戰鬥,沒有死亡,強行要讓人家上榜,也是不可能的。

誰都知道,上了萬神錄,雖然被封為神,萬神錄不滅,自身不死,被打死了也能夠借用萬神錄的力量,重新復活。但修為卻就遠限制了,從此再也沒有進步之途。

這天下人誰沒有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