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殺譚雲,也得從長計議啊!「

聞言,金虛子雙拳緊握,閉上雙目陷入了沉默,良久過後,他豁然睜開雙目,大吼道:「大長老,傳令下去,讓潛伏在天罰大陸各地的金族成員,全部在天罰山脈外圍,我們之前約定的地上集合!」

「族長,您這是……」金項海渾身一震,剛開口便被金虛子厲聲截斷,「你哪來這麼多廢話!」

「按照本族長的去做,讓他們抓緊時間,八年後務必全部在集合地點待命!」

聽后,金項海慌忙爬起來后,領命離去……

金虛子雙拳緊握,嘶吼道:「譚雲!待我金族強者八年後,降臨天罰山脈,本族長要不惜一切代價,讓你皇甫聖宗血流成河!!」

之所以八年,是因天罰大陸浩瀚無垠,縱使神域境強者八年時間也未必能趕來。

喪子之痛,令金虛子怒火徹底爆發了!

他本想二十年後,再對皇甫聖宗動手,但如今他等不及了!

他恨不得,立即把譚雲抽筋拔骨!

同時,睚眥必報身為上古六族,最為殘暴的金族族長,這一刻,他給所有皇甫聖宗的人都下了死刑!

……

同一時間,符脈聖境,雪花飛舞的大雪山之巔。

此刻,冰雪鑄成的大殿內,身穿一襲紅袍,陰柔並美的拓跋麟,像是女人一般,側卧在冰雪凝聚而成的長椅上。

他閉著眼睛,探出一根蘭花指,指著大殿內失去右臂的拓跋擎天,陰陽怪氣道:「有點意思……哈哈哈哈……這個譚雲,還真的有點意思。」

「竟然這都能通過考核,成功登上了宗主之位,還廢掉了你們八位大老祖的一臂。」

拓跋擎天跪下叩首道:「屬下辦事不利,屬下……」

「好了,起來吧!」拓跋麟依舊閉著眼睛,他陰森森地道:「針對譚雲,本太子會親自出馬。神武將軍,南宮如雪上次未死,現在她有所防範后,定會龜縮在功勛聖境內不出來。」

「看來,殺她和對付譚雲,只有本太子親自出手了。」

聞言,拓跋擎天起身,恭敬道:「太子,您出手譚雲、南宮如雪必死無疑!」

「那是自然。」拓跋麟徐徐睜開了眼帘,眼神中劃過一抹不屑之色,「你以為本太子,和你一樣蠢嗎?」

「本太子一千多年來,無論對付誰,何曾失手過?」

「好了,本太子要歇息了,睡眠少對皮膚可不好。」

說完后,拓跋麟像女人般咯咯笑了起來。

他的聲音陰柔卻極為霸氣,彷彿,已有對付譚雲、南宮如雪計謀!

聞言,拓跋擎天畢恭畢敬的退出了冰殿,他自負有太子親自出手,譚雲、南宮如雪一個都跑不了!

他之所以如此肯定,那是因為,拓跋麟不僅實力強橫,且在拓跋聖朝還擁有滿腹經綸的第一鬼才之稱!

通俗講,這個陰陽怪氣的太子,乃是當今拓跋聖朝,最具有謀略之人。否則,拓跋聖主,也不會讓其進入皇甫聖宗!

拓跋擎天剛邁出冰殿,耳畔又傳來拓跋麟之音,「接下來,你給本太子盯緊了譚雲,只要他一離開皇甫聖宗,便立刻來報!」

……

獸魂聖境,獸魂聖殿。

失去玄孫兒、一臂的司徒無痕,望著跪在身前的一名黑衣人,沉聲道:「還有其他之事嗎?」

黑衣人畢恭畢敬道:「回稟老宮主,宮主今日思念司徒少爺,她讓屬下接司徒少爺回神魂仙宮住一陣子。」

從對話便能看出,黑衣人乃是當今神魂仙宮宮主諸葛雨,派來的人。目的,便是接玄孫司徒浩回去暫住。

聞言,司徒無痕流下了渾濁的眼淚,右手一翻,將一枚玉簡,遞給黑衣人,嘆息道:「玉簡上有我對雨兒說的話,你把玉簡給雨兒,她看了一切都明白了。」

「還有告訴她,我過的很好,不要將我失去一臂之事,告訴她。」

「我累了,你退下吧。記住,今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要再來找我,以免暴露我的身份。」

黑衣人畢恭畢敬的接過玉簡后,猶如一縷青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月色雖美美如花,總有凋落落幕時。

功勛仙山峰巔上,譚雲陪了沈素冰整整一夜,隨後,在沈素冰戀戀不捨中離去。

望著消失蒼穹中的那道身影,沈素冰美眸中流露出濃濃地期待,朱唇顫動,天籟之音響起,「十年後,便是你以譚雲身份面對我之時,你可知道,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太久了……」

譚雲返回一號仙谷時,已辰時將至。

穆夢囈、鍾吾詩瑤、薛紫嫣、拓跋瑩瑩,讓譚雲安心修鍊后,四女便騰空而起,化為四道流光,朝功勛道場迸射而去。準備辰時進入芥子時空捲軸內為期十年的修鍊……

四女走後,譚雲便將懷中的中品聖器時空妖獸捲軸拿出,捲軸自手中騰空而起,在薄霧流雲的仙谷上空,徐徐展開千丈之巨,畫幕中活靈活現的山河月辰,令人觀之心曠神怡!

此刻,捲軸內的九爪魔龍一族的魔兒,其他七大族王,和八族五萬八千多妖獸,紛紛匍匐,恭敬道:「屬下見過主人!」

「嗯。」譚雲讓眾獸起身後,目光希冀道:「接下來,我會為你們開啟十年捲軸修鍊。」

「外界十年,等同捲軸內六百年。十年便要耗費三十六億極品靈石,我耗費如此財力,讓你們修鍊,你們切莫讓我失望!」 聞言,眾獸振奮的吶喊道:「主人放心,屬下決不讓您失望!」

「好!」譚雲滿意而笑道:「十年後,待你們出關,我會把適合你們八族修鍊的功法準備好。」

「在此期間,你們只管閉關修鍊衝刺境界即可。若要渡劫,便自行飛出捲軸,找個無人的地方渡劫成功后,再回來修鍊,明白嗎?」

「屬下明白!」眾妖獸匍匐在地,聲音振聾發聵。

譚雲乾坤戒頻頻閃爍間,三十六億極品靈石,猶如從乾坤戒內湧出的星河,奔騰著衝天而起,鑽入了時空妖獸捲軸內……

譚雲轉身邁進了大殿內,從桌上玉瓶中,拿出極品玲瓏聖塔,讓弒天魔猿進入五層內閉關修鍊。

而後,譚雲自己進入六層聖塔內開始閉關修鍊。

弒天魔猿在五層內修鍊一日,等同外界修鍊三個半月。

譚雲所在的六層,一日等同外界修鍊四個月之久……

辰時,功勛道場。

沈素冰安排眾長老、執事、弟子進入芥子時空捲軸內修鍊后,她也準備進入時,一名執法核心弟子帶領唐馨盈,竟飛落在沈素冰身前,「沈首席,唐長老找您,弟子給您帶來了。」

「嗯,有勞了。」沈素冰輕聲道:「你退下吧。」

「那弟子接著守山門了。」那執法弟子凌空飛走。

沈素冰上前一步,開心的牽起唐馨盈的玉手,莞爾道:「唐姐姐,你怎麼來了?」

唐馨盈美眸中蘊含著濃濃的不舍,「我是來找你和詩瑤妹妹告別的。」

「告別?」沈素冰娥眉緊蹙,「唐姐姐,你好好的,為何要告別?」

唐馨盈微微搖了搖螓首,道:「此事說來話長,姐姐一時半會也和你說不清。」

沈素冰能看出唐馨盈有難言之隱,於是她也沒有多問,而是依依不捨的問道:「姐姐,那今後妹妹想你了,該如何找你?」

「對不起妹妹。」唐馨盈面帶歉意道:「姐姐的身份有點特殊,今後有緣我們姐妹自會相見。」

唐馨盈不想將她是唐尊聖朝公主的身份告訴沈素冰,是因為,她怕沈素冰得知自己是姦細后,與自己反目。

「嗯。」沈素冰螓首微點,接著,讓唐馨盈稍等,她飛入了芥子時空捲軸內,把鍾吾詩瑤喊了出來。

「姐姐,你怎麼來了?」鍾吾詩瑤開心不已來到了唐馨盈身旁。

可以說,鍾吾詩瑤除了譚雲外,她最親的人,便是唐馨盈。

鍾吾詩瑤清楚,若非自己五歲時,被唐馨盈救下后,帶到了皇甫聖宗,自己在養父養母撒手人寰后,便在饑寒交迫中死去。

在鍾吾詩瑤心中,唐馨盈不僅是自己姐姐,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若沒有她,也就沒有如今的自己。

「詩瑤,姐姐今日是和你告別的……」唐馨盈話音未落,鍾吾詩瑤嬌軀一顫,淚水瞬間模糊了視線,她上前一步,緊緊的抱著唐馨盈,「姐姐,詩瑤不讓你走……嗚嗚……姐姐你要去哪裡啊!」

唐馨盈笑著落淚,撫摸著鍾吾詩瑤螓首道:「傻丫頭,姐姐只是暫時離開,又不是不回來了,你別哭了。」

「姐姐,那你離開多久?」鍾吾詩瑤哽咽道。

唐馨盈噙著淚水,輕聲道:「具體多久姐姐也不清楚,不過,我們姐妹總有一天會重逢的。」

「別哭了,聽話。」唐馨盈一邊擦拭鍾吾詩瑤的淚水,而她的淚卻止不住滴落。

「姐姐,詩瑤不哭,你也不要哭了。」鍾吾詩瑤急忙抹去淚水說道。

「嗯。」唐馨盈笑著點了點頭,旋即,她芊芊玉指間的乾坤戒一閃,一封信自玉手憑空而出,但見信封上寫著「譚雲親啟」四字。

她將信封放在鍾吾詩瑤手中,叮嚀道:「詩瑤,這封信你收好,等譚雲出關后,你交給他。切記,不得給任何人看。」

「嗯,我記住了。」鍾吾詩瑤迷惑道:「姐姐,你為何不親自交給他?」

唐馨盈絕色容顏上略過一抹苦澀,芳心嘆息道:「我又何嘗不想親自給他,可交給他時,他便會得知我是姦細……」

暗嘆過後,唐馨盈並未回答鍾吾詩瑤,她摸了摸鐘吾詩瑤的螓首,「姐姐還有事和素冰說,你先閉關吧,你不用送姐姐了。」

「嗯。」鍾吾詩瑤緊緊地抱了抱唐馨盈后,道:「姐姐,詩瑤會想你的。你一路保重。」

話罷,鍾吾詩瑤一步三回頭的看了看唐馨盈,旋即,飛入了芥子時空捲軸內。

其實唐馨盈並不知,早在十幾年前,澹臺玄仲便將她是姦細之事,告訴了譚雲。而譚雲又告訴了鍾吾詩瑤。

霸王別姬后傳 在鍾吾詩瑤心中,她不想去想唐馨盈是姦細之事,她只知道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是自己最親的姐姐!

這時,沈素冰腦海中浮現出,方才唐馨盈給鍾吾詩瑤信封的畫面,她想起了十年多年,唐馨盈在功勛仙山上,告訴她已有喜歡之人的事情。

暗忖此處,沈素冰重重地咬了一下朱唇,「唐姐姐,你之前說過你已有喜歡的人,難道他就是譚……宗主?」

唐馨盈沉默半晌后,點了點螓首,算是承認了。

聞言,沈素冰想到自己的好姐妹,居然喜歡上了自己的男人,她面上平靜,實則心亂如麻。

「素冰,姐姐要離開了。」唐馨盈目光感激道:「你師父在哪裡?我想當面和他道別。」

「當年我還是仙門丹脈首席時,若非你師父出手相救,姐姐已經不在人世了。」

唐馨盈清楚此番返回唐尊聖朝路途遙遠,還不知何時才能回來,或者她將會被她所做之事付出代價,而永遠也回不到皇甫聖宗了。

故而,她要和救命恩人道別!

「唐姐姐,我師父他閉關了。」沈素冰話罷,她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唐馨盈,譚雲便是她師父時,忽然,看到唐馨盈吹彈可破的臉上,寫滿了落寞。

「她待我如妹妹,我不該瞞著她。」沈素冰話罷,玉臂一揮,布置了個隔音結界,道:「唐姐姐,我可以告訴你,我師父他是誰,但是你要保密。」

「嗯。」唐馨盈笑逐顏開,「既然見不到恩人,那我得知恩人的名諱,也是一件喜事!」

然而,沈素冰接下來的一席話,讓唐馨盈呆如木雞! 沈素冰如實道:「唐姐姐,其實我師父不是別人,就是宗主。」

「素冰,你說什麼!」唐馨盈震驚萬分道:「你師父是譚、譚雲?」

「嗯。」沈素冰解釋道:「當初譚雲還是丹脈內門弟子時,他隱藏身份收了我做徒弟,他救你時我並不知師父就是他。」

「我也是後來無意之下才發現的。」沈素冰話罷,急忙又道:「唐姐姐,時至今日譚雲並不知道,我已經得知我的師父就是他,所以,今日我和你所言,你切莫傳出去。」

唐馨盈重重地點了點頭,神色激動道:「嗯,我知道了。」

深舒口氣,唐馨盈穩定心神,和沈素冰道別後,裙角飛揚,懸浮於功勛道場上空。

清風拂過,吹起了她一頭瀑布般的青絲,她驀然回首,眺望著譚雲一號仙谷方向,心聲堅定道:

「譚雲,本公主的愛人,本公主的救命恩人,你可知道,我父皇已決定十年後要攻打皇甫聖宗了。」

「不過你放心,為了你,無論我付出多大的代價,也會阻止我父皇!」

旋即,她心聲悲傷道:「若我無法阻止,以我父皇的狠辣,即便我是她的女兒,恐怕……恐怕……」

心聲未落,唐馨盈化為一道光束,消失在沈素冰視線。

沈素冰想到,唐馨盈喜歡譚雲的話語,她神色憂慮的騰空而起,迸射入懸浮於道場上空的芥子時空捲軸內……

兩個月後,神魂仙宮。

諸葛仙殿,乃是諸葛雨的宮殿。

坐在玉椅上的諸葛雨,看著進入大殿內的黑衣人,眉頭一皺,「本宮主不是讓你把浩兒,從皇甫聖宗帶回來嗎?怎麼只有你一人回來了?」

黑衣人上前一步,雙手捧著一枚玉簡,躬身道:「回稟宮主,老宮主說您看完玉簡便明白了。其他的話,老宮主並未交代給屬下。」

「嗯,本宮主明白了,你退下吧。」諸葛雨擺了擺手,讓黑衣人退下后,她心神不寧的釋放靈識,進入了玉簡內。

旋即,一行行夫君那蘊含著憤怒、悲傷的字跡,映入諸葛雨腦海深處。

但見玉簡上寫道:

「夫人,我們的玄孫兒挑戰譚雲時,被譚雲殺了。」

「如今澹臺玄仲退位,譚雲以魂脈境六重的實力成為了當今皇甫聖宗的宗主。」

「此子天賦異稟,不僅越級挑戰實力逆天,且竟然還同時是聖丹師、聖器師、聖符師、聖陣師。」

「殺玄孫兒之仇不共戴天,且不能讓譚雲這個孽畜再成長下去!」

「夫人,不要再等玉沁和汝嫣少主聯姻後攻打皇甫聖宗了,否則,四十多年後,還指不定譚雲會成長到何種地步!」

「我建議,夫人你和汝嫣無極、南宮聖主,儘快協商且做好隨時攻打皇甫聖宗的準備!」

「一旦皇甫聖宗內戰爆發,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屆時,我們裡應外合,讓皇甫聖宗飛灰湮滅!」

「夫人,我知道你最疼愛浩兒,可人死不能復生,望節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