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這沒什麼大不了的,那是緣分未到,你著急有什麼用。」 沈父一向支持自己的兒子,他倒是很開明,只要是兒子喜歡的就行,不急這一時。

沈母心裡更加不樂意了,「我告訴你,要是做父母的都像你這麼想,我們抱孫子的時間指不定要到什麼時候呢。」

她心裡怎麼想都不舒服,「不行,我再給兒子打個電話。」

沈母這一次,就想著硬逼著自己的兒子去做。

沈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立馬攔住她,「行了,兒子每天上班也不容易,你就理解理解他,總是這麼逼著他,到時候,兩個都出國了,我看你能逼誰。」

沈父這一著急,說出來的話,沒有經過什麼分寸,直接就這麼的說出來了。

這讓沈母頓時愣住了,「你,你這是在怪我,小溪她。」

她終於肯放下來手機,可是眼淚在打轉,整個人看起來和剛剛的不太一樣。

沈父這個時候也知道是自己錯了,不應該提出這樣的事情。

所以一看妻子這樣的模樣,他也後悔做這件事。

「好了,好了,是我的錯,我不應該這麼說的,對不起。」沈父怎麼也不希望妻子因為這些事情勞神。

可是自己這是為了她好,她就是不聽自己的,整天為了兒子的幸福,一直忙這忙那。

「我這麼做都是為了誰啊,你就,就這樣指責我,」這在平時的時候,沈母在自己的兒子面前,總是很神氣,可是現在不太一樣。

因為丈夫的一句指責,她整個人已經陷入了悲傷之中。

「好,好,好,我知道你這是為了我好,是我的錯,孩子的事情,你想管就管,我絕對支持你,可是你啊,也要問問兒子的意見,既然他不願意,你就不要繼續勉強他了。」

沈父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兒子,因為妻子所做的這些事情,忍了很多。

所以,他這個作為一家之主的,就該好好的平息家裡的一切。

沈母逐漸冷靜下來,也不想因為這件事和自己的丈夫爭吵。

「我,我,」沈母還想說點什麼,可是後面她就放棄了,她就這一次還讓兒子這麼做,以後不會了。

這個時候沈母的手機響了,「喂,小和啊,怎麼了?」

她記得兒子已經看到了賴和了吧,會不會兩個人已經。

「喂,阿姨,沈哥什麼時候回來啊,我現在在他別墅門口,葉沒見到他。」賴和說得很委屈,自己已經等了一個晚上了,現在也沒有見到人。

沈母這個時候一驚,難道兒子見到了賴和在那裡,所以根本就沒有回家?

「哦,小和啊,說不定沈闊是因為醫院有什麼事回去幫忙去了,現在天色不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沈母也不好意思,自己說了安排兩個人見面。

可是眼下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所以,現在她不能告訴賴和,自己的兒子已經見過她了。

「額,那個,小和啊,改天吧改天阿姨一定讓沈闊去找你,他今天估計是太忙了,你一個女孩子在那裡等著不安全,還是回家吧。」沈母也盡量說著和氣的話。 賴和也知道了沈闊的職位特殊,所以也就沒有往其他的方向想,也就聽沈母的話。

「好,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和沈哥見面吧。」

其實她還是挺想見到他的,可是沒有辦法,要是沈闊真的加班到半夜,她一個人待在這裡多危險。

所以,這個時候,她也就乖乖的回去了。

剛掛掉電話的沈母,對自己兒子的行為特別的不滿,「看看你兒子辦的好事,這都什麼事這是,涼著人家女孩子在那裡。」

沈母總覺得自己這一次的努力,又讓白費了。

「行了,既然小闊已經知道了這件事,而且還躲開了,你就知道他多抗拒這件事了,我們啊,就不要再逼著他了。」沈父希望自己的妻子還是把這件事看開一點,不要再去管這件事了。

沈闊這個時候已經把車子開到了簡馨所住的公寓。

簡馨剛忙完今天的工作,原本在公司加班,可是聽說最近附近太晚回去不安全,所以她自己也就沒有這麼晚才回去。

所以這個時候,她只能回來加班了,可是看到這個點,她自己也挺累的了,所以這個時候她就想著可以好好休息了。

只是在自己要休息的時候聽到了有人敲門的聲音,這個時候,她自己也鬱悶,不懂怎麼這麼晚了還有人敲門。

「誰啊,來了,」這個時候,她自己也在想著自己要怎麼說,只是現在自己也不懂該怎麼說。

只是現在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因為她自己也不懂要不要繼續開門。

可是這個時候鈴聲還在響著,這個時候,她也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開門。

所以現在她想著要不要繼續開門了,這個時候自己也擔心,可是門敲得厲害。

「誰啊,」簡馨還是警惕的在裡面等著,就怕是什麼人來這裡。

這個時候,她剛問完就仔細一聽,想要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所以,這個時候,她自己也在想著到底要怎麼做。

只是眼前這一幕,她自己也不敢亂開車,所以,她還在想著,應該要怎麼做。

所以這個時候,她自己也在想著,要不要開門。

只是這個時候,自己的手機響了,有人也在外面講話,「簡馨,是我,幫我開門。」

簡馨這個時候看著屏幕上亮起來的名字,她其實聽著聲音,也猜到了外面的人是誰。

可是她自己卻不敢認,「喂,沈闊,你。」

沈闊已經不想和她解釋了,「是我,趕緊開門。」他已經不想繼續再等著了。

簡馨也不知道沈闊為什麼這麼著急,可是他自己也就願意了,「好,等一下。」

簡馨雖然沒有問出來,他這麼晚還來自己這裡的原因,可是她也懶得再繼續計較了。

也就只好這麼等著了,只是眼前的事情,讓她妥協了。

這個時候,簡馨立馬開門,看到沈闊的瞬間,她自己也只好把門打開。

「你,你找我有什麼事。」她已經和沈闊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繫了。

所以,眼下,她有點擔心,這個時候,沈闊也不解釋,直接走進去。 簡馨也不懂這個時候應該要怎麼說,其實她自己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做。

「這麼晚,你怎麼來了。」她心裏面也很驚訝,也不懂該怎麼說。

沈闊直接坐在沙發上,「今晚我遇見了一件事,所以,我想今晚就留宿在這裡一晚,大家都這麼熟,你不會介意吧,」

沈闊半開玩笑的提出了這件事,其實他自己就是想著能夠住下來。

要是簡馨真的會是這樣的模樣,她心裏面也不懂該如何說。

「沈闊,你瘋了吧,你有家不住,來擠我這個小公寓,你說說,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簡馨哪裡會那麼輕易就相信他所說的話。

沈闊也不好意思把母親做的事情說出來。

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剛才的那麼神氣了,「簡馨,你聽我說,現在這件事,你必須要好好的聽我說。」

他怎麼樣也不願意回事了,所以眼下,他自己也不懂該如何是好。

這個時候,簡馨還在想著要怎麼做,還該不該給沈闊一個機會。

沈闊見她這副模樣,多半是已經同意了,所以他自己很開心,「哎,我跟你說,這件事,你啊,必須要收留我,我家現在不方便住人,我就住一晚而已,不會打擾你的。」

沈闊說的信誓旦旦,其實他自己說什麼也不太願意能夠這麼做。

可是,他必須得讓簡馨放寬心,然後讓自己留下來。

「簡馨,我就住一晚,真的,而且我睡沙發,拜託,你說我們那麼熟了,就這麼一晚,你不會不收留我吧,」沈闊真怕簡馨真的會把自己趕走。

可是這個點,已經太晚了,簡馨盯緊了他,看了好一會,就是不想讓他這麼做。

所以,她還是不願意讓沈闊住這裡,「你家裡不方便,可是去酒店住,地方又大,來這裡擠沙發睡,沈闊,你覺得我會信你嗎。」簡馨心裡一直糾結著。

因為她發現自己說完了以後,碰上了沈闊那眼神,她自己就有點害怕。

也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可是眼下這個模樣,她自己也不懂該怎麼解釋。

簡馨也不好說什麼,因為現在的自己,整個人看起來比較的踏實。

沈闊被簡馨這麼一問,已經不敢說了,因為她自己這個模樣,其實還是有點難度的。

他還在考慮自己要怎麼說,怎麼想,他自己都沒有辦法去解釋。

「我這不是因為從附近到你這裡很近嗎,行了,就在這裡睡一晚也不會讓你少塊肉,我明天還要做手術,我睡了。」沈闊二話不說,脫掉鞋子直接躺在沙發上睡覺。

不過現在因為沙發太小了,所以他整個人只好縮起來。

簡馨看著他這個模樣,難道他真的確定還要在這裡睡嗎,她有點擔心。

可是沈闊打死也不願意睜開眼睛,然後被簡馨趕出去。

估摸過了幾分鐘,沈闊其實也累了,在葉清音家陪豆豆玩了那麼久,現在又因為家裡有人,讓他只能躲開。

已經是有點累了,簡馨也沒有辦法,只好幫他關燈,然後去拿毯子幫他蓋上,自己才放心的進去睡。 等到第二天的時候,簡馨醒過來,是被外面的吵鬧聲吵醒的,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她的鬧鐘還沒有響呢,可是外面的聲音,讓她實在睡不下去了。

等她穿著粉色卡通睡衣出現的時候,兩個男人的目光直接投在她身上。

沈闊離簡馨最近,他當然不想讓林威看到簡馨剛起來的模樣。

在簡馨還沒有完全醒過來的時候,就被沈闊推進了屋裡面。

這個時候也讓簡馨特別的無奈,這又是什麼情況。

眼下,她自己也不太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只是自己也看了看自己身上所穿的,去見他們確實不妥,

「我告訴你,別以為你留在這裡睡一晚,你就可以什麼事情都可以替簡馨做主。」林威原本是想叫簡馨今天出門遊玩的,可是沒想到,給他開門的竟然是一個男人。

所以他自己也很驚訝,為什麼這個男人會待在簡馨家裡。

沈闊也不甘示弱,這個男人他見過,只是,這麼一大早的就過來敲門,這讓他猜測,他們是不是很熟。

一這麼想,沈闊更加害怕了,他就怕自己還沒有出手的時候,他們已經到了自己沒法挽回的地步了。

不行,他必須要讓秋阿姨趕緊幫幫自己了,「你以後不用來這裡了,你這麼做,會打擾到她,」

明明簡馨還沒有醒,可能就會被他的敲門聲給吵醒了。

簡馨出來的時候,就見到兩個人氣勢洶洶的模樣。

這讓她很驚訝,心情也很煩躁,「你們這是做什麼,一大早在那裡吵什麼,」

她昨晚因為擔心沈闊睡沙發不行,整個人睡得不踏實,中途因為上廁所,還偷偷的觀察他。

可是現在已經不是了,這兩個人怎麼碰上的,而且怎麼在自己的家裡吵起來的,她自己一無所知。

沈闊察覺出簡馨好像有點不高興了,他還是走比較好。

「抱歉,吵醒你了,我去洗把臉,然後上班。」沈闊像是把這裡當成了自己家裡。

口氣還有動作,都這裡理所當然,等簡馨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在想自己什麼時候同意讓他在自己的地方洗漱了。

可是她已經來不及阻止了,因為此時此刻的她,聽到了砰的關門聲。

這個時候,林威看著簡馨,「簡馨,他,他怎麼會在這裡,你們,」他想問你們是什麼關係了,可是他最後還是很害怕那個答案。

所以,眼下他自己也覺得自己這麼問簡馨似乎有點無理了。

簡馨知道他要說什麼,「額,他昨晚家裡不方便睡,就來我這裡了,那個,你找我有事嗎?」

簡馨其實也不知道林威這麼早來找自己,這是為了什麼。

林威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噢,那個,今天不是休息嗎,所以我過來問你,要不要一起去玩。」

林威原本是和簡馨一個小區的,可是他不滿意自己和簡馨這樣的距離,所以他後面乾脆,和簡馨在同一層樓,買了一間。

這樣就方便他能夠找到簡馨,然後能夠和她多接觸接觸。

簡馨一想到今天的安排,「抱歉,我今天有約了。」 林威一聽到有約兩個字,自己已經坐不住了,是不是和那個男人有約,他自己內心特別的忐忑。

可是他也不能再多問,因為他要留給簡馨一個紳士的好印象。

「那好吧,等你有空的時候,我們下次再約,你覺得呢?」林威還是很渴望能夠和簡馨一起。

可是她自己並不是這樣想,所以這個時候,她自己也不懂該如何是好了。

「額,呵呵,再次有空再說吧,」簡馨其實有點知道了林威對自己的心意。

可是她已經偶爾表現得很明顯了,可是他卻沒有看出來,她自己也是很無奈。

「那,那我先走了。」林威走之前還看了一眼緊關的浴室。

這個時候,他也沒有什麼理由繼續待在這裡。

「嗯,好,」簡馨直接送著他離開,臨走之前,林威還是不太甘心,那個男人還能夠留在那裡,

「簡馨,那個人,你自己小心些,要是他敢對你做什麼,你立馬告訴我。」林威突然想著,自己是不是可以借著這個答案,自己留在這裡。

簡馨聽了,也沒有在意,「沒事,你先回去吧,他不會的。」簡馨只是一時口快說漏嘴了。

可是在林威的心裏面,他可不是這樣想的。

他就是覺得,簡馨對待他和對待自己有些差別。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最後的話,林威其實是等待著簡馨可以把自己留下來。

可是她還是沒有說任何的話,所以這個時候,他只好放棄了。

簡馨送完了客人以後,急著要上廁所。

可是這時候浴室裡面的人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