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你之前真的動手殺我,只怕此刻你已經是個死人了。」

蕭寒撇了撇嘴,他自然知道之前這女子之前說要殺他,只是嘴上說說,不然在見到女子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是個死人了,不過也正因女子沒殺他,這女子也救了她自己一命。

「現在我不想談殺不殺,死不死的事,我只知道,剛才,你強行搶了我的神冰,這筆賬,你說,該怎麼算?」說完,蕭寒便光著上身,朝著女子走了過來。

「搶你的神冰,我也是迫不得已。」女子道。

「呵,搶人東西,你還迫不得已,這就是你搶東西的理由?那我現在把你給就地正法了,那也是迫不得已了?」蕭寒面色一冷,半蹲著身子,他一把抓著女子那雪白的下巴,將女子的腦袋給強行偏了過來,他目光直直迎上女子那冷中帶怒的美眸,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笑意,迫不得已的搶東西,這可真夠荒唐的。

被蕭寒抓著下巴,女子想要掙脫,不過,卻顯得有些無力,只能怒視蕭寒,以表示自己的抗議。

「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有多強,我只知道,此刻,你的命,掌控在我的手中,再敢在小爺面前擺出這麼高高在上的架子,我立馬撲倒你!」蕭寒冷道,一想起這女子強行搶奪他的神冰,他就一肚子火,他堂堂坑大仙,居然被一個女人給打劫了,這讓他的面子往哪兒擱?

被蕭寒那目光盯著,再聽得這話,女子美眸中簡直快要噴火,一名小小的斗宗居然敢這麼跟她說話?

不過隨著動怒,她的嘴角也是氣得有鮮血流出,臉色又蒼白了幾分,嬌軀一軟,直接無力的倒在了地毯之上,氣息奄奄。

見狀,蕭寒目光一緊,也是不敢再玩了,再搞下去,八成得出人命,不過剛欲準備動手救治女子,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喂,我可以救你,不過,你得先發誓,日後不得找我麻煩,否則,我是不敢救你的。」蕭寒說道,自然得先考慮一下自己的安全,這女人若是好過來,分分鐘拍死他。

女子看了蕭寒一眼,此刻連發怒的力氣都沒有了,所以並沒有再瞪蕭寒,而且,這種情況,她只能服軟了,向蕭寒發了重誓。

見狀,蕭寒這才放下心來,不然他哪裡敢救人。

「嗯…啊……」

然而,就在蕭寒準備出手救治女子之時,女子的嬌軀開始在地毯上瘋狂翻滾,嘴裡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似乎此刻遭受到了很可怕的疼痛。

「喂喂,你…怎麼了?」

見狀,蕭寒一怔,也是有些不明所以,他可是什麼都沒做啊。

下一刻,蕭寒瞳孔逐漸收縮,更是驚訝不已,只見女子嬌軀上,居然燃起了可怕的火焰,一股恐怖的高溫從那火焰中瀰漫出來,數息之後,火焰消失,恐怖的寒冰之氣不斷湧出,女子的嬌軀不斷凍結。

那一幕,很詭異,可謂是冰火兩重天。

女子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似是痛不欲生。

一旁,蕭寒看得是頭皮發麻,這,女子體內突然湧出的兩股力量,給他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那是…神冰之力。

「難道是六大神冰之一的,業火神冰?」蕭寒目光緊緊盯著地上呻吟的女子,心中也是無比驚訝。

業火神冰。

六大神冰之一,具備火焰之力,而且,神冰之火,比異火還要可怕,因為那業火的攻擊,是從人體內發起的,那業火無形無質,詭異無比,只要你心存絲毫邪惡慾念,業火便會在你體內燃燒,如同附骨之疽。

而眼前的女子身上,燃起的正是這種業火。

想必之前女子實力極強,暫時壓制了業火神冰之力,然而此刻身受重傷,因此,業火神冰之力開始徹底爆發出來。

「難怪之前雷霆神冰有些感應,原來這女子體內竟然蘊藏神冰之力,不過看這情形,她應該是曾被業火神冰所傷,這才留下了這般後遺症……」

蕭寒目光閃爍,心中也是猜到了七八分,難怪這女子想奪取他的雷霆神冰,應該是想借雷霆神冰來抹除體內的業火神冰殘餘之力。

「蕭寒,求求你,救…我!」

正在蕭寒思索之時,地上痛苦呻吟的女子開始向他呼救了。

蕭寒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倒是沒急著出手,他慢悠悠地穿好衣服,而後方才走到女子身旁。

「嘖嘖,女魔頭,你居然求我,我沒聽錯吧?」蕭寒看著女子,臉龐浮現一抹笑意,打趣道,心情大好,這高傲的女魔頭居然開口求他,看來這業火的煅燒,真的是讓人生不如死啊。

「你不救也罷,那就…殺了我吧!啊……」女子此刻顯然在經歷著極為可怕的痛處。

見狀,蕭寒也不敢再玩了,不然待會兒真搞出人命了,而且,這女子曾被業火神冰所傷,必然知曉業火神冰的線索,所以他自然不可能讓女子去死。

隨即蕭寒也不再拖沓,心念一動,雷霆神冰席捲而出,雷霆與寒冰之力迅速包裹了女子的嬌軀,幫她抵禦著業火神冰之力。

蕭寒的雷霆神冰畢竟是本體,而女子體內則是業火神冰之力的一道殘餘力量,自然無法與雷霆神冰相抗衡。

不過片刻,那業火神冰之力便便壓制了下來,女子的痛苦呻吟聲也隨之減弱了。

「蕭寒,你過來,將我抱進水晶棺。」女子虛弱道。

蕭寒也沒猶豫,直接走過去將女子攔腰抱起,而後輕輕地將她放入了水晶棺中,那水晶棺中也蘊藏兩股力量,應該對女子體內的業火神冰之力有一定壓製作用。

女子躺進水晶棺中,雙目緩緩閉上,隨即便暈了過去,她先被雷霆神冰轟成重傷,又被業火神冰折磨得半死,此刻身子虛弱至極。

「你這女人,真是自作自受啊,你要不先搶我的雷霆神冰,哪會遭此橫禍啊……」

看著暈過去的女子,蕭寒忍不住搖頭嘆了一聲,本來這件事可以很和平的解決,這女子需要雷霆神冰抹除體內業火神冰之力,而他則需要業火神冰的線索,本來各取所需,如今卻搞成這樣。

有時候,世事,就是這樣,越簡單的事,一弄起來,那就不簡單了。

搖頭輕嘆了嘆后,蕭寒也不再多想,又取出幾枚療傷丹藥替女子服下,而後他便在水晶棺旁盤膝而坐,靜靜等著女子醒來,對於那業火神冰的線索,他很期待…… 兩人就這樣面對面站著,氣氛僵硬。

蘇靈韻自小在焚天宮側的離宮中長大,身為殿下,又有幾人敢忤逆於她?

雖說她出宮已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中,蘇靈韻盡量忘記自己曾經的身份,可是她的那份固執乃是融入血脈之中的,如何能輕易改變?

旁人知曉蘇靈韻的身份,例如其他山峰的那些導師,占著道理的時候,還敢與她爭辯兩句。

可是一旦發現蘇靈韻臉色不對,真的著惱了,一個個便把嘴巴閉得緊緊的,他們都清楚,蘇靈韻雖然漂亮可人,可是一旦發怒,恐怕比一頭滄瀾巨龍還要恐怖!

現在,蘇靈韻就在發怒的邊緣。

小雨峰其他幾位導師聽到這邊的動靜,原本想要進來看看,可是當他們看見蘇靈韻那副如同火山爆發邊緣的表情后,都乍了乍舌,悄悄的閃到了一邊。

別人怕,可是羅征不怕,他神色沉靜的重複道:「蘇導師,把弟子牌還給我。」

蘇靈韻狠狠的瞪了羅征兩眼,正想發作,但還是咬牙忍了下來,臉上卻多了一些難以察覺的委屈之色,隨後那雙靈動的妙目轉了轉,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嘴唇微微一翹,輕哼了一聲,將弟子牌扔給了羅征。

羅征接回自己的弟子牌,說了一句謝謝,隨後扭頭就走。

他明白蘇導師不會害自己,問這麼多完全是出於對自己的關心,而自己的此番舉動,肯定將蘇導師惹火了。

只是今日他急著趕往煉獄山,一刻也不想耽擱,哪裡還顧得上這麼多?

羅征走下山脊,順著小雨峰的山道下去,隨後便找准了煉獄山的方向,徑自往那邊趕過去。

在羅征離開之後,蘇靈韻鼓了鼓那張小臉,「這小子走的這麼焦急,肯定有什麼要事去做,我就看看你到底想要去幹什麼!」

隨後蘇靈韻走出房間,來到山脊上的一處亭台之上,在這亭台的中央,擺放著一座信圭。

方才羅征取走弟子牌前,蘇靈韻就在羅征的弟子牌上動過手腳,利用這台信圭便能夠捕捉到羅征的畫面。

她看到羅征下山後,就徑自朝著青雲宗的西北面走去。

蘇靈韻眉頭微微皺起,青雲宗三十三峰都分佈在南面,還有各大山峰,天書閣等等,也分佈在東邊,那西北角群山環繞,並無什麼重要的山峰,他朝西北面而去,目的是什麼?

西北面……

西北面有煉獄山!

可是羅征去煉獄山,想做什麼?

煉獄山坐落在煉獄山最邊緣的地帶,羅征幾乎橫跨了整個青雲宗,又翻過了兩座山峰,一座純黑色的山峰出現在羅征眼前。

那座山峰上不長一樹一草,通體都是黑色,遠遠望上去,毫無生機。

只有頂端的環形山口,不斷地逸散出濃郁的灰色煙霧。

羅征嗅了嗅鼻子,一股刺激的硫磺味傳入他的鼻腔,他皺了皺眉頭。

這裡的環境太惡劣了,想到羅嫣被關在這種地方,羅征就非常的不開心。

他越靠近黑色的煉獄山,那硫磺的味道就愈發濃烈,走到煉獄山跟前之後,羅征就看到一條十分鮮明的「線」。

在那條線之外,生機勃勃,鬱鬱蔥蔥,長滿了各種植物,可是在那線之內,便覆蓋著黑色的礫石,如同前往地獄的通路。

當羅征走近這條分界線之時,前方忽然出現了兩個人。

這兩人衣衫襤褸,形如路邊的乞丐。

當兩人的目光注視到羅征身上之時,羅征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猶如針扎,隱隱刺痛。

這兩個人很強,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強,比之賀天成要強多了,差不多能夠媲美荀飛龍那個級別的人物!

腹黑少將的火辣嬌妻 「小子,你要進煉獄山?」兩人站在那條線內,面對羅征問道。

羅征點點頭,「我想進煉獄山,不知道你們是……」

「我們是煉獄山的守山人,你想進煉獄山?規矩知道嗎?」這兩位守山人打量了羅征一番,這煉獄山極少有如此低修為的人光臨,的確讓他們有些奇怪。

「一百積分對吧?」羅征說完,主動遞出了他的弟子牌。

其中一人將羅征弟子牌接過來,伸出手,一道橘紅色的真元灌入了弟子牌中,扣除了其中的一百積分:「進煉獄山,不僅僅是一百積分的問題……」

「只要走過這條線,你就失去了青雲宗的庇護,就算被人殺死,青雲宗也不會管,以你現在的實力進入,太危險,」守山人說道。

煉獄山是一個極其混亂的地方,在煉獄山中,任何人的人生安全都得不到保護。

煉獄山之所以可怕,便是如此。

許多人畏懼被關入煉獄山,他們害怕的並不是被罰面壁這件事,而是畏懼煉獄山中的人!

大多數進入被關入煉獄山的人,都不是什麼好人,大部分都是罪大惡極才被關進來。

而這煉獄山內,幾乎毫無規則可言,是一個完全的弱肉強食的世界。

實力弱的人,進入煉獄山除了被強者魚肉,幾乎沒有第二條出路。

實力強的人,則能夠在煉獄山中霸佔一個山頭,為所欲為。

在青雲宗內有些天才弟子,為了增加自己的歷練,甚至故意在煉獄山中闖蕩,歷練!

這兩位守山人也不是對誰都這麼提醒,他們看到羅征的修為太低,僅僅只是煉髓境,而且對煉獄山並不了解,這才多說兩句。

「我明白了,但是我必須進去,」羅征抬頭看著遠處,卻不知羅嫣被關在煉獄山的哪個地方。

羅征本人既然都這麼說了,兩位守山人也就不再多話,把弟子牌交還給羅征后,兩人便讓開了一條路。

隨後羅征邁開腳步,踩入了那條線內。

順著那黑色礫石鋪墊的道路往前走,大約走了兩里之後,羅征終於來到了山腳下。

在他的面前,有一條極為險峻的山道,而山道兩邊,還時不時散發著暗紅色的光芒,彷彿有火焰炙烤著山上那純黑色的岩石。

沒有多想,羅征就朝著煉獄山攀爬而去。

煉獄山是一座活著的火山。

此去山腰的一路上,時不時就能看見一個個山窪。

有些山窪裡面死灰一片,有的山窪里卻翻滾著滾滾岩漿。

在那些山窪的附近,羅徵發現了不少人,這些應該都是被罰入煉獄山中的青雲宗弟子。

這些青雲宗弟子,實力各自不弱。

其中不乏一些先天生靈!

有一些人散發出來的氣息,甚至比賀天成還要強大。

其中絕大部分先天生靈都一幅死氣沉沉的樣子,看到羅征路過也毫無反應。

但還是有一部分先天生靈發現羅征后,投來不懷好意的目光,甚至有幾人尾隨著羅征跟了上來。

見此,羅征將殘破飛刀從須彌戒指中掏出來,扣在了手中。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陰森的魔池之底,水晶棺在閃爍著妖異的光芒,其中靜靜躺著一道嬌軀,女子那張俏臉,在妖異光芒的映射下,顯得冰冷而艷麗。

水晶棺旁,一道青衫身影雙目閉著,盤膝而坐,安靜修鍊。

「咳咳…」

不知過了多久,陰森死寂的魔池,突然被一陣女子的咳嗽聲給打破了。

水晶棺中的女子,醒了。

那一旁盤膝修鍊的蕭寒,此刻也悄然睜開了雙目,隨即他起身,朝著水晶棺走了過去。

唰!

蕭寒的腦袋剛探進水晶棺,一柄長劍便從中伸出,鋒利而冰冷的劍尖,直指蕭寒的咽喉。

「你之前可是發了重誓,恢復之後,不準找我麻煩的,這麼快你就言而無信了?何況,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蕭寒淡淡說道。

話音一落,長劍便收起了,女子瞬間從水晶棺中坐了起來。

「你是第一個敢那般對我的人,我冷寒霜記住你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35463/ 女子美眸冷冷的盯著蕭寒,不過若是仔細觀察,便可以發現,女子的美眸中隱隱透著一抹複雜之色,她的驕傲,她的威嚴,不久之前,竟被眼前的這個男子,踐踏的一文不值,冷傲如她,這般經歷,又怎會不深刻?

「冷寒霜…」蕭寒看著女子,嘴中嘀咕著,這可真是人如其名啊,隨即他面露正色,走到冷寒霜面前,一隻手背在身後,一隻手伸到後者的香肩之上,語重心長道:

「冷小姐,人這一生中啊,總得經歷些不愉快的事,俗話說,不經風雨,怎麼見彩虹,那些不堪回首的經歷,是為了你今後能更好的成長,讓你能更好的認清這個世界,我的所作所為,實乃用心良苦,這都是為了你好啊!」

話到最後,蕭寒一臉感慨的小表情,這般照亮別人默默付出的奉獻精神,差點兒沒把他給感動的痛哭流涕。

冷寒霜:「……」

聽得蕭寒的話,冷寒霜俏臉上黑線直冒,她眼眸中冷意涌動,感覺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真想一巴掌呼死這個臭不要臉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