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用猜測了,不管是誰肯定是林家之人,我們萬萬不能怠慢,你們幾個隨我一起去迎一下吧。」

隨即四人便從大殿之中走出,朝秦氏的大門處遁去。

見到來人,幾人也隨即一陣詫異,來的竟是林仙兒。

「見過林師姐。」見此秦飛和葉菲兒急忙行禮。

而秦浩和秦鵬也隨即拱手說道:「見過林道友。」

「幾位客氣了,無需多禮。」

「林道友大駕光臨,我秦氏蓬蓽生輝,請林道友到大殿一敘吧。」

「不必了,我此次前來只是幫祖父傳幾句話而已。」

在場之人都明白,林仙兒口中的祖父正是蒼龍谷的太上長老林峰。

聞此也都大吃一驚。

「不知林老祖有何囑咐,還請林道友訓示。」秦浩說話之際,一行四人也再次沖著林仙兒行禮。

「這次秦沖師弟不幸陷落皓月洞天之中,但祖父之前對秦沖師弟有過承諾,會對秦氏照拂一二,此諾不會就此而中斷,還請秦家主寬心。」

「多謝林老祖!」

聽到這句話,四人心中可謂是震驚不已啊。

「話已傳到,我這就返回蒼龍谷了,諸位告辭了。」

「請!」

看著林仙兒的身影消失不見,幾人仍舊沉浸在震驚之中。

「父親,三哥居然還和老祖有過這般承諾?」秦飛疑惑的問道。

「哎,此事我也不知情,不過沖兒既然早早有了這個安排,我們秦氏短時間之內應該無憂了,只希望他吉人天相早日歸來。」

幾人在原地逗留了片刻之後,這才返回了大殿之內。

而與此同時,蒼龍谷內韓冰的洞府之內,也是有三人正聚集在這裡。

正是葉銘、韓冰以及韓盈,此時韓盈已經進階到了築基後期,修為實力大漲不少。

「哎,想不到這臭小子居然有此一劫,實在是讓人始料未及。」

葉銘說話之際,也不禁連連嘆氣。

「葉師兄稍安勿躁,還是聽聽盈兒怎麼說吧。」

可韓盈望著兩人,神色卻是有些不自在起來,幾次都是欲言又止。

見此韓冰不禁說道:「都到了這種時候了,你就不要在乎那些了,儘管說便是。」

「葉師叔,我和夫君都修鍊了一套相輔相成的雙修功法,因此我能感覺到他並未隕落,現在估計是被困在了皓月洞天之內了。」

「這倒算是一個好消息,不過困在那種地方几乎和隕落也沒有多大差別了。」

聞此葉銘仍舊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神色黯然。

「葉師兄不要這麼悲觀,只要還未隕落,總會有轉機的。」

「但願如此吧。」

隨即韓冰又對韓盈說道:「你抽空去一趟秦氏吧,畢竟你現在也算是秦氏之人了,現在這種時候去看看也好。」

「我知道了。」onclick=”hui”「蕪兒!」

陳叔他們在樓上無法接受地盯着下方,幾雙眼睛四處張望,企圖在其他地方看到我的身影。

可無論他們怎樣尋找,就是無法找到他們想找的那個人。

這種情況下只能說明我已經遇害,我的肉身,在羅剎的身子底下。

……

《控魂》第二百一十二章你也感受一下 褚臨沉驟然凌厲的視線落在秦舒身上,有些訝異,又很快染上一層薄怒。

這女人……

「你能有什麼意見?」褚雲希不滿地翻了個白眼。

秦舒看着她,微微一笑,神色淡然:「我只是個冒牌貨,小門小戶出身的女騙子,最重要的是,我不會演戲。如果在人前露餡,豈不是更丟了你們家的臉面?」

褚雲希愕然。

冒牌貨、小門小戶出身、女騙子……這些都是她剛才嘲諷秦舒的話。

她居然都記在心裏,還反譏了回來!

褚雲希惱羞成怒,不屑道:「真以為自己算哪顆蔥?難道我褚家還求着你不成!」

說完,又刻意重複了一句:「冒牌貨!」

秦舒不以為意。

突然一陣陰冷襲來,她側眸,對上男人幽冷的目光。

一秒記住https://m.net

「你認為,你有選擇的權利么?」

褚臨沉低冷的嗓音帶着一絲警告。

「如果我不配合,你們會把我送到警察局?」秦舒試探問。

褚臨沉勾唇,冰冷的弧度,莫名讓人頭皮發麻。

他眸光危險,「或許會比這下場更慘。」

秦舒眉頭輕蹙。

身旁傳來老管家善意提醒的聲音,「秦小姐,這是褚家,您就乖乖配合吧。幫了這個忙,也許阿沉少爺既往不咎……」

話未說完,被褚臨沉一個眼神阻斷。

秦舒不禁陷入思索。

她只是個普通的醫學生,對褚家根本一無所知,比起關注豪門貴族的報道,她更喜歡鑽研醫藥學術、中醫藥理、臨床試驗。

但她不傻。

從她醒來所經歷的一切、眼前所見的奢華……

褚家,絕不是普通有錢人家。

所以,就算她拒絕,他們也會逼她點頭?

秦舒心裏生出一股厭惡。

理智卻讓她藏住了情緒,故作灑脫道:「好,那我答應跟褚少假結婚,但是,有兩個條件!」

褚臨沉怒然,他剛才沒來得及拒絕,這女人居然敢提要求?

他正要發作,被褚序夫妻倆拉住,兩口子對他搖頭。

秦舒仰起素凈的臉,直視褚臨沉,「第一,我們這算是合作,等這件事結束你們別找我麻煩,也不能把我送警察局。」

這個要求不算過分。

褚臨沉怒氣淡了些,哼聲道:「那你得先好好配合!」

「好。」

秦舒點頭,繼續說第二條,「我不想留在這裏,如果可以,我想回學校……住宿舍。」

說完,不忘解釋:「我本來就是學生,沒畢業之前住在學校很正常,外人應該不會覺得奇怪?」

秦舒心裏很清楚,她這個冒牌貨,留在褚家除了被針對,日子不會好過。

何況,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

「呵!」

褚臨沉卻倏然冷笑了下,他以高高在上的姿態睥睨著秦舒,似在諷刺她的天真想法。

在他強大的氣場面前,秦舒眉頭微微皺起。

「我說的不對嗎?」

「對。」

褚臨沉似笑非笑回了一句,然後吩咐道:「衛何,送她出去。」

秦舒一怔。

他這麼爽快就答應了她的要求?

沒想到,這個褚大少還挺好說話的。

能夠離開褚家,她當然不會遲疑。

「謝謝,不用送,我自己走就行。」

秦舒不想跟褚臨沉以及他的身邊人有太多牽扯,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衛何覺得不太妥當。

「褚少,就這麼……」

剛開口,看到褚臨沉臉上諱莫如深的神情,下意識地把話咽了回去。

褚少做事,自然有他的用意。

秦舒走了將近二十分鐘,才走出褚家大門。

褚家真的太大了,各種亭台花園、假山水池,如果不是有傭人幫忙指路,她恐怕還要在裏面迷路。

能住在這種地方,再次說明褚家的不凡。

等她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查下這褚家到底是什麼背景。

剛出褚家大門,一群人突然圍擁上來,手裏舉著相機話筒。

秦舒愣了下。

這些人好像是剛才的記者,他們還在這裏守着?

「少夫人,您怎麼一個人出來了?」

「之前從未聽過您和褚少的戀情,為什麼突然結婚,這當中是否有隱情?」

「聽說您家境普通,是怎麼跟褚少認識的呢?」

「少夫人……」

秦舒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狀況,饒是她向來冷靜,突然面對記者的連珠炮彈,一時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她只想離開褚家,偏偏被記者擋住了去路……

正在秦舒進退兩難之時,身後傳來剎車聲。

車門打開,頎長挺拔的身影邁了出來。

「不是說在院子裏逛逛嗎?怎麼逛到外面來了。」

褚臨沉低沉磁性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秦舒趕緊抬頭,卻對上他唇角那抹似嘲弄的弧度。

彷彿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秦舒突然明白,為什麼他剛才爽快地讓自己離開……

她剛才着急離開,沒細想他那句「衛何,送她出去」,有何不妥。

現在反應過來,這男人根本就沒想答應她的要求。

他是故意等她被記者圍擁,陷入尷尬境地,並且掐准她不敢向記者坦白真相。

看着男人那張無可挑剔的俊臉,秦舒配合地勾起一抹笑,牙根卻緊咬:「是啊,第一次來褚家,不小心迷路,居然走到了外面!」

「上車,我們該回去了。」褚臨沉淡漠說着,轉身。

一隻纖細的手臂卻攀上了他的手肘。

褚臨沉眉頭一擰,對上秦舒淡笑的臉龐。

看到男人眼中的不悅,她報復性地收緊了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