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劍、木刀、海綿劍、尼龍武器、RSW系列武器…..各種武器都有!」

兩人有些自豪地向陳克展示倉庫內的武器。

陳克看着貨架上琳琅滿目的武器,裝備,隱約有些興奮起來:「我想問一下,練苗刀最好用哪種武器?」

其中一名負責人不假思索地說道:「如果你只是來體驗一下,用木刀或者海綿劍就可以;但如果你真的想提高自己的技術,那我建議你最好還是用尼龍武器或者RSW系統武器,因為這兩個系列的武器基本能夠模擬出真實武器的重心、重量和形態,有助於你在練習揮刀時掌握更正確的發力方式,在對抗過程中擁有更真實的力量反饋。」

「當然了,如果你有條件一步到位,直接購買鋼製武器,效果自然是最好的,體驗也是最真實的。」

陳克從對方手裏接過一個價目表,發現木刀、海綿劍的價格是最便宜的,從100元出頭到300元左右都有,更進一步的尼龍武器至少也需要500元。

之後的RSW系列武器一把大概在1000元左右,至於最貴的鋼製武器,價位從1800到5000多的都有。

「兵擊之前那麼多年都沒火起來,就是因為價格太不親民了吧?」

陳克看着價目表,實在忍不住吐糟道。

(現在所有推薦都和追讀有關,求追讀,別養書,容易養死……)星期六,遠月茶寮料理學院。

徐晨站在學校門口,拿著入學考試的通知書,心裡暗自腹誹著薙切仙左衛門。

真是的,一定要佔用我的休假時間嗎,就不能提前一兩天考試?

我還以為可以趁機曠一天課呢,結果浪費的還是自己的時間,太不划算了!

不過,遠月還真是闊氣啊,直接就承包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289章遠月學院 很快韓風就回到了白雪現在所在的那個房間里,但是一抬頭就看到了回來的韓風。「走吧,我們回去吧。」韓風走到白雪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說着。

白雪也沒有反對的意思,畢竟她也不怎麼想要待在這個地方。要不是剛剛韓風決定去看看那個綁匪她壓根就不會留在這裏。「好,我們回去。」

韓風和白雪很快就從警察局離開了,兩人開着車並踏上了回家的旅程。白雪坐在車上看着開車十分認真的韓風有些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韓風見他笑了起來有一些疑惑不知道她在笑些什麼,「怎麼了?」韓風看了一眼白雪開口詢問着她,現在他在開車也不好直接看着他們,畢竟這樣子實在是太不安全了。

他也不希望現在再出現什麼事情了,畢竟白雪剛剛經歷了那麼大的事情還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的。白雪沒想到韓風居然感覺到了自己在笑,頓時有一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韓風見白雪都沒有回答自己更加的疑惑了,他直接把車停在了路邊然後便轉頭看向白雪。「出什麼事了嗎?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韓風有些擔心的看着白雪說着,雖然他現在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大礙,但是說不定還是受了一點傷只是他沒有發現而已。要是把白雪還不說的話那可就不好了。

白雪並沒有想到韓風竟然還在追問,一下子就愣住了。不過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立馬就開始說話了。「沒,沒什麼啊。我只是突然覺得有你在很安全。」

白雪說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聲音變得10分的小,臉也是開始紅了起來。雖然白雪的聲音後面變得十分的小,但是他還是聽的十分的清楚。

畢竟他可是一個有修為的人,不可能連這個聲音都聽不清楚。聽到白雪這樣子跟自己說話,他也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聽到這樣子的話他心裏面也是10分的高興,雖然他一直都知道白雪很喜歡自己。但是他們兩個現在還是有所差距的,他現在只是在奮鬥的路上,還沒有達到能夠在名利上和白雪肩並肩。

對於他來說他想要的不只有那麼多,所以他還是比較害怕失去白雪的。現在聽到白雪這麼依賴自己的話他當然心裏也是十分的高興。

「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韓風一臉嚴肅的說着這話,他絕對不允許有人傷害到白雪。如果有討厭自己的人,他希望那些人都是沖他來而不是傷害自己身邊的人。

要是這些人敢傷害白雪和他的父母,他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那些人的。就算他的權力和地位十分的大,他也是不會輕易的放棄的。

他想要殺一個人十分的時候一直是,現在是跟他之前所在的地方有一些不一樣。需要處理妥當才行,所以他不能夠輕易的動手。但是是一個人被逼急了都會瘋,所以他也不希望到達那種程度。

白雪沒想到自己後面說的那麼小聲,但是韓風居然還是把這些話都聽清楚了。這樣讓他本來就有些紅的臉更加的紅了。

「我,我知道的。你一直都把我保護的很好呀,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我有些餓了。」

白雪十分嬌羞的回答了他這個問題,但是她也不想要在這個話題上糾纏過多立馬就轉移了話題。韓風也看得出來白雪現在十分的害羞,那他自然也不會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過多。

「那咱們去買些吃的東西回去吧,現在咱們在外面並沒有阿姨能夠照顧只能夠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韓風開口說這話,畢竟現在他們不是在白家。身邊也沒有什麼人所以無論做什麼事情,都需要他們自己動手了。

要是沒有綁架這件事情,那他們肯定是會去找一個地方吃。但是現在韓風想要自己動手做些吃的給白雪。現在剛好可以趁這些機會去超市買一些吃的食材然後回去做。

白雪沒有想到韓風居然是想要自己動手給她做吃的,想到這裏她也是10分的高興。畢竟自己的男朋友給自己動手做,知道這件事情可是一件10分值得慶祝的事。

「那咱們就去買食材吧!」白雪語氣里透露著高興的心情說着,韓風看着他這個樣子也是寵溺的笑了笑。只要白雪高興就好,他做什麼都可以的。

說着韓風就開着車找到了一個超市然後便進去逛著買了一些食材,等他們從超市出來的時候韓風手上全部都是東西。果然不能夠讓女人出來購物,就這麼一小會兒就買了這麼多的東西。

韓風並不是覺得這裏花了太多的錢讓他心疼,他只是單純的感慨了一下女人的購物能力是多麼的強大。不過他也覺得沒有什麼問題畢竟自己養的起。

在韓風陪着白雪逛了這麼一會,最後白雪的心情也是好了許多。其實白雪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只不過是驚嚇過度了現在有人陪着她,她當然就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了。

「走吧,回去做飯。」韓風看着在喝着奶茶的白雪說着,但是白雪並沒有開口只是點了點頭。果然奶茶才是最好安慰人的東西!白雪在心裏這樣子想着……

要是韓風知道白雪竟然是這麼想的肯定會哭笑不得,一杯奶茶就可以哄好的話那他可以天天給她買奶茶喝。不過這些小心是韓風並沒有發現,兩人開着車回到了住所后韓風便在廚房忙碌了起來。

白雪本來想着過來幫忙但是她什麼都不懂,過來了也只能夠添亂所以韓風還是決定不讓他過來了。白雪十分無奈只好坐在客廳看着電視。

韓風不讓她幫忙她也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那就只能夠看電視了。況且他們在超市買了那麼多的零食也不能夠浪費,所以她就邊看電視邊吃起了薯片。

不過她也並沒有吃太多,畢竟現在都已經在做飯了,吃太多了就沒有辦法能夠好好的品嘗韓風給她做的吃的了。。 黑夜暗沉,無數星系遍佈在天空,夜靜的可怕,但這絲毫不影響宴會的燈火通明。

宴會上,光鮮亮麗的人們舉止優雅的交談。

隱匿在角落裏,一個身着黑色衛衣,帶着墨鏡的女子看着熱鬧的宴會,墨鏡下那雙黑眸冰冷而又淡漠。

「嗡~」手機響了,女子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夜,如果活捉,再加五百萬。】

看到這條消息,她的臉上閃過一抹笑意。

五百萬附加費,再加上這次的報酬,夠她玩幾個月了。

今天可是她的十八歲生日,她可要好好犒勞犒勞自己。

收起手機,轉身離開了宴會大廳。

走廊上,一行人匆匆略過,似乎在找什麼人。

看到這個情況,夜玖眼眸微眯,抬手壓低了衛衣帽子,腳下依舊是不急不緩的步子。

那些人是這次宴會主人,也是她暗殺對象的保鏢。

看來她的行動被泄露了。

又一批人掠過,正當夜玖以為這次同樣相安無事的時候,忽然一個保鏢停住了腳步,並叫了同伴。

保鏢:「你,等等。」

夜玖的腳步不變,依舊不急不緩的走着。

「就是你!站住!」保鏢攔住了她。

夜玖壓低了嗓音,輕輕道:「這位大哥,有什麼事嗎?」

「取下墨鏡。」保鏢命令道。

見面前的女人沒動,他則直接上手,哪知手腕直接被抓住,夜玖兩手一動,只聽一道細微的聲音想去,保鏢慘叫了一聲。

趁著幾個保鏢還在愣神的時候,夜玖猛地抽起匕首朝他們刺去,隨即又迅速跑開,心中卻在可惜因為自己懶的緣故而沒有帶消音槍。

「就是她!追!」

夜玖飛快的轉了一個角,迅速隨手推開了一個房間的門躲了進去。

黑暗的房間里,她趴在門上,側耳聽着外面匆忙而又緩重的腳步聲。

忽然,一個高大的身軀禁錮住自己的雙手,抵住了她。

夜玖眸光一凜,眼底閃過殺意。

她面對着門,根本看不清後面人的長相,只能通過背後的觸感來判斷,這個找死的男人身形高大。

夜玖掙扎了一下,卻發現這個男人的力氣格外的大。

炙熱而又發燙的呼吸通過耳邊刺激著夜玖的大腦,她的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

那道呼吸,繁密,炙熱,像是要把夜玖深深的包圍其中,融化,又像是猛獸找回了心愛之物,失而復得的急切。

更像是瀕死之人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死死的抓住,哪怕是千刀萬寡,也不能讓他放手。

她想掙扎,甚至想把手上的匕首刺激那個不知死活的男人的心臟,但是他似乎明白了自己的意圖,一步一步讓她淪陷。

「你是誰?」迷糊朦朧間,夜玖問了一句,心中卻想着等她醒來就把他千刀萬剮。

男人沒有說話,卻是更加緊緊的擁抱住夜玖。

夜玖不堪成(同音字,承)受,暈了過去。

次日上午,夜玖幽幽轉醒,此時房間空無一人。

她先是腦子一片空白,緊接着昨晚凌亂的記憶爭先恐後的進入她的大腦。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兩分鐘。

趙摘星看到不少人都朝她這邊看過來。

為了彰顯自己的大度和會下棋,她露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說:「我還是跟你講講基礎規則吧。棋已經擺好了,不用教你怎麼擺。我是黑子,你是白子,我走黑格,你走白格。按照規則,白子先走。如果你要認輸,只要把你的王放倒就好了……」

趙摘星把基本的規則向慕夏娓娓道來,神態自若地像是一個厲害的棋手。

慕夏也沒打斷趙摘星,就靜靜地聽著她顯擺。

在別人眼裡看來,慕夏是在認真學習。

終於,比賽開始了。

趙摘星很有紳士風度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慕夏嘴角一勾,走了第一步棋。

趙摘星根本不思索,緊跟著走了一步,吃掉了慕夏的兵。

慕夏悠閑地走了第二步……

第三步……

第四步……

趙摘星的神情由淡定自若漸漸變成了不敢置信,眼睛瞪大到幾乎要把眼珠子瞪出來。

怎麼可能……慕夏居然……吃掉了她一大片的棋子。

她揉揉眼睛,覺得自己肯定是看錯了。

但是再看時,棋盤就是她看到的那樣——她的皇后棋子被吃了!

趙摘星的手顫抖起來。

慕夏抬眼看向趙摘星,笑容溫和地問:「還走嗎?」

趙摘星緊緊盯著棋局。

這麼走?死局!

那樣走?死局!

不管怎麼走,她的王只有被吃掉的份,什麼時候輸只是時間問題。

趙摘星的額頭上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一個戰績顯赫的業餘棋手居然輸給了一個從鄉下來的野丫頭!

「咚咚。」

只聽慕夏的手指點著桌面,像是在催促她。

這是恥辱!

但,她的棋盤已經無力回天。

趙摘星臉色蒼白地閉上了眼睛,放倒了自己的王——

這意味著,她認輸了。

慕夏站了起來,伸出手跟趙摘星握手。

趙摘星恥辱地直接離開了。

慕夏望著趙摘星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的笑意變深。

有時候面對別人的奚落和挑釁,其實什麼話都不必說,直接打敗她就是了。

第一輪,慕夏勝——在短短兩分鐘內,讓趙摘星自己認輸了。

計分的人在大黑板上寫下了慕夏的積分。

車輪戰按照積分淘汰人。

按照趙摘星的積分,如果輸掉下一場,她很有可能會被「請」出精英會的會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