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幽不是只有三千年修為嗎?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月關自己都是懵圈的,弱弱道:

「教皇冕下,您問我……我又問誰去啊?」

比比東雖疑惑不已,但並未選擇上前,而是靜靜站在一旁觀望。

「瑞獸大人!您突破萬年魂獸了!此等普天同慶的日子,自然應該隨老夫回別院,好好慶祝一番!」

四供奉移步至秦幽面前,彎腰看着他,大笑不止。

就在秦幽

好啊,就是你歌老逼登剛剛邀請我去你家坐坐的是吧?

秦幽聞言,看着四供奉那張不懷好意的老臉,記憶深處,某位名叫「傑哥」的神秘黑襯衫男子與四供奉的老臉漸漸重疊。

秦幽大眼睛一瞪!

老傢伙,趕緊把你那臭臉移開!

他可不想讓這老東西教他登dua郎!

揮動着小小的身軀,秦幽不管三七二十一,舉起遠超普通萬年魂獸鋒利的爪子便朝着那張老臉劃去!

此等幼稚的行為,自然也是招來四供奉的哈哈大笑。

但秦幽也很無奈。

很多時候,並不是他想表現得如此幼稚。

但現在的他尚且無法口吐人言,就連身軀也不過巴掌大小,無論做什麼,哪怕是崩個屁都只會讓人覺得蠢萌蠢萌的。

就在秦幽爪子觸碰到石塊的時候,倏然間,腹部突然傳出一陣飽脹感,使得秦幽現在非常想打一個暢快飽嗝出來。

於是,他放下了爪子,埋下了小腦袋。

打嗝之前,總得先醞釀一番。

四供奉也把頭埋低,一張老臉湊在他面前,殷勤的問道:

「瑞獸大人,就跟老夫回去吧!老夫保證,我的別院裏有很多好玩又刺激的東西!」

四供奉說完,其餘供奉們的目光也是頓時熾熱了起來。

不說多的,哪怕只讓秦幽在自己府中待上一兩個時辰,在神獸的神秘氣運影響下,未來說不定也能給他們帶來莫大的好處!

就在這時,秦幽抬頭了。

「嗝~~~~~~~」

吸收成噸稀有金屬后,他發出了一陣堪稱驚天動地的打嗝聲

伴隨這道打嗝聲響起,秦幽的喉嚨里竟吐出大片磅礴絢麗的紅蓮狀火焰,朵朵形若紅蓮的火焰絡繹不絕,宛若璀璨的血色星河般連為一體,源源不斷的從他喉中噴出,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態勢!

這可苦了四供奉。

他是離秦幽最近的,絲毫沒有防備,又把臉湊了上去,結果自然是——

白髮飄飄的他,下一買就變成了禿子!

「啊!老夫留了五十年的頭髮!」

四供奉發出慘絕人寰的慘叫聲!

道道紅蓮業火盡數發泄在他臉上,他急忙祭起魂力抵擋,卻發現這詭異的業火竟如同跗骨之蛆般難以剔除,甚至還在一點點蠶食他的魂力!

廢了好大勁,他終於將灼燒周身的詭異業火盡數剔除。

但,一切都晚了。

首先,他禿了,再也不復之前那副仙風道骨的賢明老者形象。

其次,他上半身的衣服被盡數燒成飛灰。

也就是說,他現在是赤裸著上半身的。

此時,秦幽終於冗長的飽嗝終於打完,口中也不再吐出業火。

當他見到上半身赤裸的四供奉時,也是愣了好久。

就打個飽嗝的功夫,這老傢伙怎麼就把衣服都給脫光了?

眼見此景,秦幽的眼神越發警惕起來!

果然,自己猜得沒錯,這老傢伙跟月關一樣,是個基佬!

「瑞獸大人……你……你!」

光禿禿的四供奉抱着光溜溜的膀子,神態悲痛,委屈不已。

他只是好心邀請瑞獸大人去自己家裏做客而已,為何會遭受如此待遇?

「噗……」

不知道是哪個供奉沒繃住,率先偷笑出聲來。

四供奉把頭一轉,指著聲音的來源金鱷斗羅,表情屈辱道:

「你笑什麼笑?」

金鱷斗羅把手一抬,用牙齒咬住虎口,面色猙獰道:

「我想起高興的事情……」

言罷,不只是他,其餘供奉們也終於是綳不住了,面龐皆是控制不住的抽搐起來。

「你……你們!」

「哼!」

感覺受到羞辱的四供奉滿眼愴然,留下一句帶着哭腔的哼字之後,便是一跺腳,狼狽而悲憤的逃離了現場。

其餘供奉們皆是心照不宣的笑了一笑。

哼哼,競爭對手竟然主動離開了一個,他們各自心中對於將秦幽請回家中的把握就更大了一分!

「瑞獸大人,我看啊,今晚你就跟小雪一起來爺爺家住吧,爺爺當然也不止供奉區這一套府邸……」

千道流滿臉笑意的走了上去,但話音卻是猛地戛然而止!

因為他那渾濁的老眼看到,秦幽的肩膀突然毫無徵兆的抖了一抖!

無論是人還是魂獸,有時候吃的太飽,不僅會打飽嗝,打完飽嗝之後還有可能會發出忽頓忽停的嗝音,在此,就簡單的將其理解為:

余嗝!

秦幽當然能感覺到自己的余嗝要來了。

千道流自然也能猜出他的余嗝要來了!

「嗝~」

不是很大聲、但很清晰的嗝音從秦幽喉嚨里傳出。

就在秦幽嘴巴張開的一剎那!

千道流猛然回頭,如同身臨絕境的老兵般,對着其餘供奉們大聲吼出一個字:「跑!!!」

下一刻,一道紅蓮業火徑直從秦幽嘴裏噴出,將千道流的屁股盡數覆蓋!

「啊!!!」

千道流千算萬算,也沒料到秦幽的落點竟如此精準!

於是,只用魂力覆蓋了上身和下肢的他,成功演繹了一波什麼叫做急的火燒屁股。

其餘供奉們見狀,皆是恨不得拿出吃奶的勁逃離現場,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武魂齊齊登場,只為更比後面的人更快一步!

只要他們跑的夠快,那倒霉的就是他們後面的供奉了!

「嗝~」

「嗝~」

「嗝~」

秦幽揉着小肚子,還在打嗝,肩膀每抽動一下,就有一朵晶瑩剔透的紅蓮業火吐出,炙烤得地面冒出滾滾黑煙!

現場再無一人,一眾供奉們盡數躲在廢墟的掩體後面,瑟瑟發抖著,只求這位大爺的嗝能早點打完。

他們很糾結,到底是趁現在逃跑,還是瑞獸大爺的嗝打完了,再跟去跟那位爺商量商量?

「小幽幽別怕!姐姐來救你了!」

遠處,背負三對金翼的千仞雪手握天使之刃,厲聲喝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夏建林怕再聊下去,嚴經緯又要被嘲諷一番,到時候丟臉的又是他們一家子,於是主動說:「就不用徐公子費心了,經緯的工作我已經安排好了,他以後就在醫館里幫忙。」

「二叔,你還守著你那個中醫館呢?」夏子琳做出一副吃驚的模樣。

「你二叔除了看病,什麼都不會,他不守著醫館,能幹什麼?」三嬸張萍笑道:「讓他來管理公司,他也不會啊!」

「哈哈,二叔,你自己沒前程也就罷了,現在連自己姑爺也要搭進去。」

「現在的中醫館,一年到頭能有幾萬利潤?」

夏建林萬萬沒想到,自己本想幫嚴經緯終結這個話題的,誰知一開口,反而被取笑,老臉刷的一下直接變得通紅無比!

「誰說中醫沒前途的?」

在眾人取笑之際,嚴經緯突然笑了起來:「天地萬物始終陰陽相隨,中醫治療講究天人合一。一群無知之人,根本不懂祖祖輩輩傳下來的中醫有多博大精深。」

嚴經緯這話一說出口,眾人都弄得愣住了。

而夏建林,在這一刻突然有些感動,他彷彿看到了知己,他繼承夏家祖傳的中醫,一直不被人看好,包括自己的夫人和女兒,都覺得中醫是沒有前途的。

他沒想到自己的廢物姑爺,竟然這麼支持中醫,理解中醫!

只不過,接下來嚴經緯的一句話,讓夏建林的感動瞬間消失。

「爸,你放心,給我一年的時間,我會讓你的醫館開滿整個西南地區。三年時間,變成全國馳名的連鎖中醫館!」

「噗嗤!」

「嚴經緯,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吧!」

「哈哈……不行,我快笑岔氣了……」

「哈哈,他是在做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