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假的?」蕭辰心中一震,九世為人的他,前八世全在修仙,妖魔鬼怪見得多了,其中就有九尾靈狐。

但眼前的環境跟之前的世界存在千差萬別,突然出現一個共同點,他當然會忍不住激動。

「**不離十。」飄飄一伸手,小狐狸馬上加快步伐,高興的跳進她的懷裡。

小侯爺心裡開始罵,小混蛋你見色忘義,要不是哥把你從獵人手裡買下來,你早就成別人的一鍋湯了。

飄飄用纖細的玉手撫-mo著它光滑的皮毛,這時才注意到他穿了不同款式的制服,小小吃驚道:「進內門了?」

「多稀罕,前陣子有個叫左長老的傢伙,要升我做核心弟子呢。哥是什麼樣的人,信奉一切靠自己的原則,就沒同意。」他眼眉一挑說。

女神撇撇嘴,語調很不經意的回了一句:「他們讓我當執法長老呢,我也沒同意。」

不帶這麼打擊人的,他開始翻白眼。

瞪了小白一眼,那貨竟然無視他的存在,趴在女神懷裡就那麼舒服嗎。

其實他很想喊一句:放開那個畜生,讓我來!

「飄飄,其實我欠你好幾個人情呢,不知道該怎麼還。」他這句話帶著點兒沒話找話的味道。

女神抬頭瞄了他一眼,然後朝著窗戶努努嘴:「很簡單啊,你直接從這裡跳下去,欠我的情就算一筆勾銷了。」

他馬上一臉黑線,想不明白女神為什麼很多時候,會對自己表現出咬牙切齒的恨呢?

跳樓還是算了吧,哥的腦袋裡又不缺弦兒。

「兩件事,意識我要去衛城一段時間,來跟你辭行。」他指著小狐狸說:「第二件事就是找這個傢伙,它好像很喜歡你,估計以後會經常來騷擾你。」

女神擺擺手:「住在我這裡都沒有問題,我一個人有時候會覺得孤單。放心,我肯定比你照顧的好,你的兩個目的都達到了,趕緊忙去吧。」

小侯爺心裡發出怒吼,老子不忙,再聊五塊錢的唄! 楚月的看蕭辰的目光更幽怨了,責怪他沒把小狐狸帶回來。

其實他也覺得很無奈,小傢伙長著四條腿,總不能把它關起來吧,它願意去找誰根本管不住的。

「好了,小白會回來的。」他的這句勸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師姐搖搖頭:「時間再長一點兒,它肯定會把飄飄那裡當自己的家。」

從小狐狸對飄飄的喜愛程度上不難看出,這個結果是必然的。

他聳聳肩:「這樣吧,我到了衛城之後,多留意一些,給你帶只寵物犬回來,怎麼樣?狗狗可是最忠於主人的,應該不會像小白那樣見色忘義。」

「算了吧,養寵物是玩物喪志。」

「嘎,那你還那麼在乎小白去飄飄那邊?」

原來是嫉妒,女孩子的心啊,真是捉摸不透。

第二天一早,在兩名隨行長老的帶領下,二十四人的交流生團隊出發,騎馬朝著衛城方向進發。

衛城位於豫州西南部,是一座郡城。

蕭辰是隊伍里最年輕的師弟,又是剛剛進內門,師兄們都很照顧他。

當然也有看不上他的,覺得他的進步速度過於匪夷所思,裡面肯定有什麼貓膩。

就有人當面質問他,是不是用了不同的修鍊方法。

廢話,要是墨守成規的話,老子能這麼快進內門嗎?想知道是嗎,別做夢了,先學會講禮貌再說吧。

小侯爺騎著棕紅色的高頭大馬,一側的馬鞍章掛著龍膽槍,月白色的外袍裡面穿著蛟皮甲,足蹬穿雲靴,十足的好賣相。

一路無話,畢竟是在大楚朝腹地行進,沿途多是留宿宗門接待站,很快便來到目的地。

衛城的規模不小,比小侯爺最熟悉的德齡城還要繁華一些,高大的城牆、厚實的城門,加上很快的護城河和弔橋,組成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線。

華音門的長老早就站在城門口,迎接他們的到來。

「各位辛苦了,請跟我入城吧,本門已經準備好了宴會為大家洗塵。」長老笑著說。

「給你們添麻煩了。」皇極宗長老上去與之客氣幾句。

華音門弟子前方開道,皇極宗緊隨其後。

繁華的街道上,人們很守規矩的站在兩旁,讓出一條通行無阻的道路。

再看華音門弟子,臉上全都帶著高傲的表情,由此可以看出這裡的市民,對宗門有多麼的崇敬。

就連城衛隊和巡捕隊,也會乖乖的站在街邊,等他們通過之後,才會恢復之前咋咋呼呼的做派。

華音門佔據了幾乎半個東城,這裡的商業區店鋪上,也大多加蓋了華音門的印記,屬於門派產業。

剛進大門,就有一幫人對著他們指指點點。

「師兄,我怎麼覺得這幫人好像不是來歡迎咱們的?」小侯爺發出疑問。

「所謂的洗塵宴之後,兩派弟子會進行一些交流,也就是擂台比試。」師兄回答說:「那些面帶不屑表情的傢伙,肯定是華音門的選手,他們的任務就是給咱們一個下馬威。」

竟然還有擂台比試這個交流項目,皇極宗當時選人的時候,就沒考慮到這一點嗎?再不濟也的派點兒高手過來,可這二十四個人明顯在內門弟子中,算不得佼佼者。

師兄壓低聲音又說:「收拾華音門的弟子,咱們足夠了,而且咱們是來做客的,要是把主人這邊打的太慘,恐怕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太好過。一會兒在擂台上,大家會點到為止,免得主人下不來台。」

原來是這樣,小侯爺恍然大悟。

不過,他總覺得氣氛有點兒不太對頭,特別是站在大門右側的幾個傢伙,眼睛里露出的是凶光。

他甚至聽到有人咬牙切齒的說:「這回非得好好收拾你們,看你們以後還敢看不起我們華音門。」

來到大殿門口,眾人下馬,自有華音門的人將馬匹牽走。

大殿裡布置了六張桌子,每張桌子配八把椅子,主客雙方各二十四人。

長老們推杯換盞,弟子們因為接下來還有「交流」,所以不飲酒。

但華音門的人實在是太客氣了,一個勁兒的勸他們喝酒,最後不少人都經不住這種攻勢,嘴裡說著「只喝一杯」,但一杯下肚之後,第二杯馬上跟著又來了。

蕭辰故意選擇坐在角落裡,但就算是這樣,也沒有被對方落下,一波接一波的人過來敬酒。

他做到了滴酒不沾,借口其實很簡單:本人不勝酒力,而且有撒酒瘋的壞毛病,只要一杯酒下肚,就會做出火燒房子的事情,在本宗已經受到多次懲罰。

華音門的人一聽喝完酒燒房子,這還了得!燒自己宗門的房子也就算了,一準兒不能給你在我們這邊胡鬧的機會。

一個時辰后,皇極宗的不少弟子都喝的有點兒高,摟著陪客的人天南海北的胡吹起來。

這時從外面走進一個人,他環視大殿一圈,眼睛里露出得意的神色,提議是不是可以開始擂台比試。

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皇極宗弟子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拍著胸膛說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要不說吃人嘴短呢,人家這麼熱情,自己又怎麼好下手。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們一下子酒醒大半——接連三個師兄被對方打下擂台,頭破血流十分悲慘。

主要是丟人,按照大家原來的想法,保持不輸不贏就可以,既不會給皇極宗丟人,也不會讓主人覺得沒面子。

可現在是主人的面子保住了,客人的面子丟的一乾二淨。

被打下台的三個人,是他們當中實力比較強橫的,連他們都被打敗了,剩下的人怎辦辦?

小風一吹,剛剛酒醒的人馬上又開始犯迷糊。

站在最後面的蕭辰笑了,心道華音門的人太陰險了吧,為了擂台上的勝利,不惜用下三濫的方式把對手灌醉。

你們覺得這樣,就能打敗皇極宗嗎,太天真了。

噗通……

擂台賽是在兩個擂台上同時進行的,又有一名皇極宗弟子被打下來,摔了個重重的屁股蹲兒。

再看台上那位,滿臉的趾高氣揚:「皇極宗內門弟子,也不怎麼滴嘛,都說你們的內門弟子比我們的核心弟子還厲害,事實證明你們根本就是吹牛。師兄弟們,皇極宗也就這點水平,憑什麼和凌霄閣並成為二宗,咱們就得低他們一等呢!」

更多的華音門弟子開始起鬨,小侯爺一躍而起,直接飛上擂台,朝著那人勾勾手指:「我跟你打一場,來吧。」

「呵,還有主動上來找死的,我成全你!」那人放出武魂,想要在氣勢上壓他一頭。 敖錚被方齊拉住愣是喝了半天才把敖錚給放了,敖錚現在可是明白了這方齊除了打架以外還有另外一個嗜好,那就是——喝酒!

不僅是敖錚,連陪着敖錚一起去的方銘也被方齊給灌醉了,弄得方銘出自家三長老門的時候整個人還暈乎乎的,最後還是敖錚把他扶回了方家才完事。

結果,可想而知,方銘和敖錚兩個人醉酒了,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從牀上爬起來。

不過,第二天整個方家到處傳着昨天方齊和敖錚一戰的事,那真的是叫一個沸沸揚揚,連方家家主都知道了。然後,整個方家長老團的人都大悔昨天怎麼沒去家族訓練場看看。

按理說,昨日敖錚和方齊弄出的動靜還是很大的,方家的高層應該會知道纔對。可恰恰他們都沒人在意,不知情的人還真不知道其中的玄虛。

按方勝的話來說,這應該怪方齊,以前方齊三天兩頭往家族訓練場跑,幾乎天天都能聽到訓練場上傳來的轟鳴聲,導致方勝他們已經見怪不怪了。昨天就很本能地以爲是方齊又在和某位長老切磋了,誰知道他這麼快就將魔爪伸向了剛來的敖錚啊。

所以,就出現了方家高層成爲最後一羣知道這事的人這樣的有趣事情。

“蓬!”

方山此刻陰沉着臉,猛地抓碎了手中的茶杯。

就在前不久,方山就聽家族中的長老在無意間泄露了方勝有族長之位傳給方銘的消息,這讓方山大爲震怒。所以這次方銘一回來方山就沒給好臉色給他看,甚至還遷怒起了方銘帶來的人。仙水閣的人,他惹不得,那個無名的敖錚他總可以對付吧。

可讓方山鬱悶的是,他辛辛苦苦叫來的三長老就在和敖錚一戰後,兩人直接成爲忘年交了。這就讓原本就心情不爽的方山更加憤恨了。

“父親只寵愛方銘那小子,我哪點不如他。”方山猙獰着臉,心裏很不是滋味,“要不是他比我先一步跨入四階,這方家未來掌權人的位置一定是我的。如果我的修爲比方銘強一點那該多好啊。”

修爲!

方山的眼睛突然一亮——

“如果我學會了龍徵那個傢伙的功法,就算方銘跨入了四階也一定不會是我的對手。”方山的拳頭握得緊緊的,心中一咬牙,“這龍徵手中的功法,我一定要得到。”

“可是家族那邊怎麼辦?”

方山又泛起一種無力感,方齊的威脅對他還是有點作用的。而且,方家在神州大陸的口碑一向很不錯,要是知道家住的兒子幹出殺人奪寶的事,不知道外人會有什麼感想。到時,只怕方勝爲了顧全方家的顏面,會毫不猶豫地對他這個兒子來個大義滅親的。

一邊是家族,一邊是絕世的功法,方山真的有爲難。

“拼了,如果不這麼幹的話,那我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況且父親本來就偏向方銘那小子。既然他不顧父子之情,難爲我還顧忌方家幹什麼。”方山的眼睛一厲,冷聲道,旋即就叫泛起一絲詭異的笑意,“而且,貪圖那龍徵功法的人也不止我一個。”

方山突然站起來,一臉笑意地朝方家年輕一輩聚集的地方走去……

***************************************************************************

敖錚剛走進方家大廳,就見到瑤月、方家主、方銘和一干長老,還有一些方家族人都在,唯獨缺了一個沒給敖錚好臉色的方山,說實話,敖錚也是懶得理他。方山不在,敖錚自然也不會在意。

“哈哈,龍兄昨晚睡得可安好?”方銘見敖錚來到大廳內,笑着詢問道。

“你小子還好意思說。”敖錚白眼一翻,沒好氣的道,“昨天你喝的是爛醉如泥,最後還是我把你送回去的。”

方銘一聽,訕訕一笑,便站在一邊不說話了。瑤月剛剛也聽說了昨天的事,在一旁微笑不語。

“咳咳。”見方銘有些尷尬,方勝乾咳一聲,將衆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這次崑崙山即將有重寶出世的消息,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

衆人齊齊點頭,崑崙之事,在大陸上已經傳的熱火朝天了,恐怕不知道的人很少。

“如此,我們方家長老團經過討論之後一致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