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你查過資料。」

裴承毅呵呵一笑,說道:「其實這都是老張準備的,我只是替他說了出來。」

李存勛點了點頭,對張孝瓏說道:「儘快聯繫敘利亞當局,讓他們做好抗洪工作

「已經把消息給敘利亞政府了

「老李,關鍵不在這裡

聽到裴承毅的話,李存勛讓他繼續說下去。

「炸掉大壩肯定不是土耳其當局的決定,不管怎麼說,阿塔圖爾克水庫是土耳其最大的水庫,不到亡國那一步。土耳其當局不會做出如此愚蠢的舉動。」

「你是」

「按照我的判斷,肯定與杜奇威有關。」

李存勛立即鎖緊了眉頭。

「裴將軍,你能說明白一點嗎?」劉曉賓代替李存勛問了一句。

「在此之前,我軍的第六戰鬥單位已經打到了尼濟普。第十戰鬥單位則殺到了尚勒烏爾法,隨著兩支戰鬥單位會師,北方戰線上的兩大戰場連成了一片。可以說。不管後面打成什麼樣子,我軍肯定能保證不敗。」裴承毅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事實上,只要我們稍微努力一點,就能奪取最大限度的勝利,即將土耳其東南安納托利亞地區與地中海地區的十多個省變成庫爾德人自治區小甚至在此基礎上成立一個庫爾德人國家。打到這個時候。美軍離戰敗就只有一步之遙了。」

李存勛長出了口氣,似乎明白了裴承毅的意思。

為了引起李存勛的重視,裴承毅繼續說道:「杜奇威沒有別的選擇。必須組織我們在北方戰線上取勝,也就必須阻止我軍在阿塔圖爾克水庫南面會師。

在無兵可派的情況下,炸掉水壩,製造洪泛區成為了最有效的辦法。事實上,杜奇威確實得逞了。除非我們完全放棄地面交通,不然就只能從東面繞過阿塔圖爾克水庫,攻佔包括錫韋雷克、馬拉蒂亞與阿德亞曼在內的數個軍事重鎮,重新拉起一道戰略防線,才能在對我們比較有利的情況下,與美軍進行停戰談判。毫無疑問,這一系列的作戰行動不但需要大量的時間與巨大的投入。還需要更多的作戰部隊,付出更大的代價。按照我的估計,在接下來的戰鬥中,我軍的進攻行動將變的異常艱難。」

「需要放棄既定的戰爭目標?」李存勛問得很乾脆。

「有這種可能,但不是現在。」裴承毅稍微猶豫了一下,說道,「如果能夠證明是杜奇威下令炸掉了阿塔圖爾克水壩,敘利亞就有理由對美國進行報復性打擊,或者說我們有理由用敘利亞的名義對美國進行報復性打擊。只要能夠控制住報復規模,即僅對美國的軍事目標進行報復性打擊,並且不留下足以讓美國指責我們的證據,就算美國當局知道是我們在幕後搗鬼,也不會為此報復我們,也就不用擔心因此使戰爭失去控制。如果我們能夠選擇一個比較理想的目標,就能讓戰爭在對我們有利的情況下結束。」

聽到這,李存勛立即笑了起來。

「理想目標?。劉曉賓有點迷惑,因為裴承毅之前沒有跟他談過打擊美國海軍艦隊的事情。

「美軍艦隊李存勛替裴承毅補充了一句,轉口說道,「確實有可行性,而且美國當局做賊心虛,肯定不希望我們擴大戰爭範圍,就算吃了虧也會保持沉默。關鍵是,如何才能保證順利完成打擊行動。」

裴承毅沒有開口,把回答這個問題的機會留給了張孝瓏。本站新地址已夏改為:四姍凹加8四敬請登6閱讀

很明顯,裴承毅想讓張孝瓏在李存勛面前好好表現一下,實際上完全沒有必要,因為張孝瓏是李存勛重點提拔與栽培的情報人員之一。

「聯合司令部策哉打手好了打擊行動的大體方案,等到一些關鍵問題落實后。就能完成細節上的規的工作。」張孝瓏也是聰明人,沒有忘記把聯合司令部放在前面。「打擊行動將由我們的航空兵負責。為了掩護大規模調動,將在打擊美國艦隊的同時起地面決戰,並且投入大量航空兵力。如果能夠同時調動空軍、海軍與6軍的數千架作戰飛機,美國的情報機構就無法跟蹤所有目標,甚至不可能準確掌握我們的打擊行動

一此,來。我們就可以從中抽調,百到兩百架作戰飛機打分凹艦隊。支援方面。仍然以海上基地為主,即所有參與打擊美國艦隊的戰術飛機都將從海上基的出。其他方面,我們還在規戈。在確定採取打擊行動之後,能在二十四小時內拿出具體的作戰方案。」

「主要是成功率到底有多大。」劉曉賓卑咕了一句。

「打擊行動很關鍵,我們都希望取得成功,但是我們不能因此而背上負擔,或者因為害怕失敗而放棄這次行動。」裴承毅的話說得非常客氣,「我在前面提到過,如果不能用這斤。方法來結束戰爭的話,我們將為勝利付出更多的代價,甚至會有成千上萬的共和國將士因此而喪生。與此相比,我們所承擔的責任又算得了什麼呢?事實上,老李也提到了,美國當局做賊心虛,就算打擊行動失敗了,美國當局也不會大肆宣微從軍事角度講!這還能表明我們的戰爭決心。讓美國當局在是否把戰爭進行到底的問題上有所顧慮,從而打開通往停戰談判的大門。總的來說,我認為有必要為此承擔風險。」

劉曉賓點了點頭,表示認同裴承毅的見解,沒再提意見。

「關鍵是直接指向美國、或者說指向杜奇威的證據。」張孝瓏補充了一句,說道。「只有在掌握了證據的情況下,才能讓美國當局知道,如果戰爭失去控制,那些支持土軍炸掉大壩的美國高層領導就將成為戰爭罪犯。」

「這個我會想辦法。」李存勛思考了一下,說道,「在做出決定之前,我需要請示元的意見。你們可以做相關準備,並且儘快傘出一份完善可行的作戰計劃,但是不要向部隊下達作戰任務,等我徵求了元的意見之後。再決定該怎麼做。

見到李存勛表態。裴承毅與張孝瓏沒再羅嗦,會議也到此結束。

裴承毅與張孝瓏都非常了解李存勛,知道李存勛在為大家準備後路。打擊美國艦隊這樣的大事,至少需要徵求元的意見,而且需要得到元的支持。如此一來,就算把這次戰鬥搞砸了。也輪不到讓裴承毅與張孝瓏來負責。換句話說,李存勛已經同意了裴承毅的作戰方案,並且讓裴承毅開始實施,只是沒有將扣下扳機的權力交給裴承毅。本站新地址已夏改為:四姍凹加8四敬請登6閱讀

不管怎麼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讓張孝瓏去負責情報工作后,裴承毅就把楊少勇、胡荊安、龍宏恩等高級參謀叫了過來,給他們安排了具體的工作任務。

這個時候,土軍炸毀阿塔圖爾克大壩的消息已經讓國際輿論一片

然。

要知道,田多年前,土耳其宣布在幼拉底河上游修建阿塔圖爾克大壩的時候,遭到了下游各國的堅決反對,還差點與敘利亞、伊拉克兵戎相見。也正是如此,作為伊斯蘭國家的土耳其有與那些信仰同一斤,真主的阿拉伯國家格格不入。

當然,不同的新聞媒體,關注的焦點也不一樣。

美國的新聞媒體在報道改消息的時候,重點關注了該水利設施的經濟價值,即如萬千瓦的水電裝機容量,灌溉的上千萬畝良田,以及為周邊城市提供的飲用水。總而言之,在美國的新聞媒體看來,阿塔圖爾克大壩倒了,那是土耳其的事情,損失的也是土耳其人的利益。

顯然,眾多阿拉伯國家的新聞媒體不會這麼看。

半島電視台在報道該消息的時候,先就提到了幼拉底河下游的上千萬阿拉伯人受到了嚴重威脅,還聘請水利專家、的質學家、氣象學家對大壩倒掉后。對該地區的水文、地質環境、以及氣候變化產生的影響,從而延伸到對整個幼拉底河流域產生的影響,對敘利亞與伊拉克的數千萬阿拉伯人的生活與生產產生的影響。總而言之,在半島電視台看來,垮掉的不是一座大壩,而是頭頂上的天空。

相對而言,歐洲的新聞媒體反而更加冷靜客觀。

法國國家電視一台在報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先就提到了大壩下游的大約;為萬土耳其人其中大約打手力萬是庫爾德人,以及大約田萬敘利亞人的人生與財產安全問題,並且對洪水造成的影響做了全面分析與評估,還不忘提醒觀眾,土耳其當局肯定是為了軍事目的才炸掉了大壩,因此呼籲交戰雙方儘快停止軍事行動。

問題是,國際輿論產生的影響微乎其微。

誰都知道,僅僅一座大壩不可能讓雙方在沒有分出勝負的情況下停止戰鬥,反而會刺激瑰方採取更加積極的軍事行動。力求縮短戰爭持續時間。至於戰爭造成的破壞,恐怕會更加巨大。

可以說,在這個時候,除了需要關注洪泛晝內的大約勁萬平民外,各國的新聞媒體都在關注交戰雙方的行動。 二管生了什麼事。只要戰爭還沒結束,軍人就不能松頭。

阿塔圖爾克大壩被毀之後,裴承毅別無選擇,只能讓袁晨皓強攻錫韋雷克。

舊日天亮前,第十戰鬥單位放棄了前往加濟安泰普的計劃,從尚勒烏爾法北上前往錫韋雷克,協助第一戰鬥單個強攻這座軍事要塞。同一天上午,裴承毅給王學平與江晚承下達了新的命令,即第八戰鬥單個繼續死守巴赫切,第五戰鬥單位在固守陣地的時候要向美土聯軍、特別是奧斯曼尼耶南面的美軍第2裝甲師施壓。

這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安排,因為第六戰鬥單位的戰鬥旅被困在了尼濟普,支援旅的大部分兵力都得南下前往敘利亞北部地區,救助被洪水圍困的敘利亞平民。更要命的是,受突如其來的洪水影響,敘利亞當局遇到了嚴重的信任危機。為了穩住敘利亞的局勢,共和國當局已經答應緊急提供一批救災物資,而承擔運輸任務的就是之前用來安排運送第七戰鬥單位的戰略運輸機群。也就是說,被裴承毅寄以厚望的第七戰鬥單位無法及時到達戰場。如此一來,不但第五戰鬥單個與第八戰鬥單位要繼續死守,就連南面的第九戰鬥單個與第二戰鬥單位都的自尋出路,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達的增援部隊身上。本站新地址已夏改為:四姍凹加8四敬請登6閱讀

到此,北方戰線上的戰鬥集中在了兩個方向,一是錫韋雷克、二是巴赫切。

可以說,雙方指揮官都知道,誰能率先取得突破,誰就能夠掌握主動權,決定下一階段作戰行動的主要方向。

必須承認,共和國6軍在這個時候遇到了開戰以來最大的挑戰。

在錫韋雷克,第一戰鬥單位與第十戰鬥單位要面對相當於2個師的美軍部隊,而在巴赫切。第八戰鬥單個則要頂住2個美軍師的輪番進攻。讓裴承毅擔心的不是第一戰鬥單位與第十戰鬥單位能不能打下錫韋雷克,而是第八戰鬥單位能不能堅持到援軍到達。

第八戰鬥戰鬥單位在巴赫切守了天,而在出的時候只帶了天的作戰物資。因為第十戰鬥單位的支援旅要全力支持攻打錫韋雷克的作戰行動,第六戰鬥單位的支援旅則都在南面參加救災行動,所以為第八戰鬥單個運送作戰物資的垂直起降運輸機非常有限,每天最多只能運送姓噸物資,而這僅僅是第八戰鬥單位一天所需物資的零頭。

如果無法為第八戰鬥單個提供作戰物資,要想守住巴赫切,就得付出慘重的代價。按照王學平的報告,第八戰鬥單位的傷亡已經過三成,如果繼續堅持下去,不但傷亡數字會繼續攀升,能否守住巴赫切都是個問題。

雖然有幾個參謀建議讓第五戰鬥單位前去支援第八戰鬥單個,但是裴承毅沒有採納這個建議。客觀的講,第五戰鬥單位是當時唯一能夠及時馳援巴赫切的作戰部隊,但是第五戰鬥單個的狀態不比第八戰鬥單位好多少,傷亡比例過了兩成。更加重要的是,第五戰鬥單個也嚴重缺乏作戰物資。用江晚承在戰後的話來說,如果不是佔領了奧斯曼尼耶,可以從美土聯軍手裡奪取一些物資,第五戰鬥單位根本堅持不到舊日。以當時的情況,讓第五戰鬥單位放棄奧斯曼尼耶,前往巴赫切,不但不能起到增援第八戰鬥單位的作用,反而會使巴赫切成為美軍的重點炮擊目標,使2個戰鬥單位都受到更沉重的打擊。事實上,把第五戰鬥單位派出去之後。裴承毅一直沒讓2個戰鬥單位一起行動,就是為了避免兵力過於集中。遭到美軍遠程炮火的重點打擊。

以當時的情況,幾乎沒有辦法增援第八戰鬥單位。

如此一來,裴承毅別無選擇,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錫韋雷克方向上。

在向袁晨皓部署任務的時候,裴承毅就明確無誤的提到,能否取得最後的勝利,就得看能否及時打下錫韋雷克,並且及時向馬拉蒂亞進軍。只有在錫韋雷克與馬拉蒂亞方向上向美土聯軍施加壓力,迫使美土聯軍向這邊增兵,才能緩解巴赫切方向上的壓力,讓第八戰鬥單位獲得喘息機會。

這次,裴承毅改變了方法,在安排任務的時候就直接提到,最遲不過打手6日凌晨,就算沒能打下錫韋雷克,也要派遣部隊從切爾米克向馬拉蒂亞進軍,並且在攻打馬拉蒂亞的時候有所作為。

袁晨皓是斤,聰明人。不用裴承毅多說也知道該怎麼處理當前的局



把第十戰鬥單位從尚勒烏爾法召回來的時候,袁晨皓就把伊朗導伊拉克的聯絡軍官找了過來,給兩伊軍隊安排了任務。伊朗6軍的3個師北上前往切爾米克,頂替之前在該方向上行動的第一戰鬥單位的作戰部隊,並且替第十戰鬥單位修建進攻陣地。伊拉克6軍的參戰部隊全部開赴錫韋雷克,頂替第一戰鬥單位執行圍困任務。也就是說,袁晨皓擺出了圍而不攻的架勢。

當然,重點還是2個戰鬥單位。

叨十戰鬥單位直接趕赴切爾米支,中塗其系沒做停留門第單位將陣地移交給伊拉克軍隊之後,6續到錫韋雷克西北方向上集結。雖然第十戰鬥單位的支援旅的主力仍然在南方活動,但是這番部署足以讓杜奇威相信。共和國6軍很有可能在無法迅攻佔錫韋雷克的情況下,直接攻打馬拉蒂亞。因為伊朗與伊拉克投入了大約舊萬兵力,除了在後方維持秩序與保護後勤交通線的部隊之外,大約有6萬兵力在前線活動,這些部隊完全能在共和國6軍遠程炮兵的支援下完成圍困錫韋雷克的眾人。加上第十戰鬥單位擁有非常強大的戰術空運能力,所以杜奇威完全有理由為馬拉蒂亞擔心,至少在持續數天的戰鬥中,第一戰鬥單位與第十戰鬥單位不用為後勤保障愁。更重要的是,美土聯軍把主力放在了錫韋雷克,馬拉蒂亞的防禦非常空虛。僅有2個土軍旅與美軍第四突擊師的部分部隊,根本不是第一戰鬥單位與第十戰鬥單位的對手。因為錫韋雷克其他方向上的通道已經被共和**隊控制,所以佔領馬拉蒂亞就能迫使美土聯軍放棄錫韋雷克。如此一來。共和**隊甚至不需要出動一兵一卒,就能全殲錫韋雷克的守軍。當然。前提條件是,必須打下馬拉蒂亞,而且得以非常快的度打下馬拉蒂亞。

以杜奇威的能耐,不可能不知道,這很有可能是裴承毅的「緩兵之



開戰到現在,第一戰鬥單位向西突擊了近勸千米,實際里程過了打手墜千米。如果算上第一戰鬥單位在這舊多天內參加過的戰鬥,就算共和國6軍在這舊多內取得了很大進步,部隊的戰鬥力提高了許多,第一戰鬥單位也已是強弩之末。相對而言,第十戰鬥單位的情況稍微好一點,但是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其進攻能力肯定降低了許多。

也就是說,這2個戰鬥單位能否打下馬拉蒂亞是個很大的問題。

事實上。杜奇威完全有理由相信,正是因為在東面戰場上作戰的2個戰鬥單位的進攻力量大幅度下滑,裴承毅在安排作戰行動的時候不得不放棄北上攻打馬拉蒂亞的想法,讓第十戰鬥單個去了尚勒烏爾法。要知道,馬拉蒂亞是土耳其南部地區與中部地區之間最重要的交通樞紐中心,就算裴承毅不打算進軍安卡拉,為了戰後談判著想,也應該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攻佔這座城市。從之前的戰鬥也看得出來,為了取勝,裴承毅不會有太多的顧慮,更不可能放過如此重要的目標。這些都說明了一個問題,即參加進攻作戰行動的共和**隊無法順利打下馬拉蒂亞。

綜合考慮整個北方戰線上的局勢,更讓杜奇威相信,這是裴承毅在迫使他分兵。

錫韋雷克已經被合圍,就算第四突擊師的運輸機群還能出動,也無法迅將美軍主力轉移到馬拉蒂亞。因為錫韋雷克的戰略價值不在馬拉蒂亞之下。如果丟掉錫韋雷克,無論如何也守不住馬拉蒂亞,所以杜奇威只能另想他法,從其他地方調遣部隊,加強馬拉蒂亞的防禦力量。本站新地址已夏改為:四姍凹加8凹敬請登6閱讀

能夠及時增援馬拉蒂亞的,只有在巴赫切方向上活動的第2裝甲師與第4步兵師。

也就是說。杜奇威不得不在這個時候有所取捨。

強攻巴赫切,還是保住馬拉蒂亞?

這是一個非常痛苦,也非常艱難的抉擇。

已經有足夠的跡象表明,困守巴赫切的第八戰鬥單個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只要進攻持續下去,不出好小時,裴承毅就會放棄巴赫切,讓這支作戰部隊向南突圍。為了殲滅該部隊。杜奇威已經做好了安排,打算在伊斯拉希耶北面投入打手萬美軍與大約舊萬土耳其國民軍。如果一切順利。殲滅第八戰鬥單位之後,美土聯軍能夠順勢攻打奧斯曼尼耶,殲滅盤踞在那裡的第五戰鬥單個。雖然沒能按照杜奇威之前的預料,如願以償的殲滅在尼濟普受到洪水衝擊的第六戰鬥單位,但是只要能夠殲滅第五戰鬥單位與第八戰鬥單位,同樣能夠改變戰局。

杜奇威不可集不知道,裴承毅集中兵力攻打馬拉蒂亞,就走向為巴赫切解圍。

設想一下。如果杜奇威將圍攻巴赫切的部隊派去增援馬拉蒂亞,就算在沒有主力部隊的情況下,共和**隊仍然無法打通前往巴赫切的地面通道,裴承毅也很有可能讓第五戰鬥卓位與第八戰鬥單位先後向南突圍,沖開美土聯軍的包圍圈。到時候,就算能夠守住馬拉蒂亞,也無法重創對手的主力部隊。因為第六戰鬥單個的損失並不大,所以裴承毅很有可能以調整部署的方式,最終集中3個、甚至個戰鬥單位的強大兵力,再次向伊斯肯德倫動進攻。 花落,花開 就算裴承毅無法集中這麼」。辦會設法把第七戰鬥單位派過來。 總裁爹地的寵妻法則 與第六戰鬥單箇舊第五戰鬥單位與第八戰鬥單位。不管怎麼說,如果增援馬拉蒂亞,美軍很有可能措施扭轉戰局的唯一機會。

問題是,能夠放棄馬拉蒂亞嗎?

雖然杜奇威堅信第一戰鬥單個與第十戰鬥單個的狀態非常不理想,無法繼續保持進攻強度,但是誰也不能否認,這兩個戰鬥單位總能在最重要的關頭創造奇迹。要知道,在此之前,也有人認為第一戰鬥單位與第十戰鬥單位打不下迪亞巴克爾。站在杜奇威的角度,他必須擔心裴承毅假戲真做。即在美軍不增援馬拉蒂亞的情況下。讓2個戰鬥單位集中全部力量動進攻。

如果共和母軍隊在2制、時內打下馬拉蒂亞,戰局將邊得對美軍極端不利。

要知道,從馬拉蒂亞到巴赫切,不但有高等級公路與鐵路,沿途還沒有一座人口在2萬人以上的城市,全是些小城鎮。也就是說,只要共和**隊及時打下馬拉蒂亞,就能以最快的度進軍巴赫切。

顯然,這就是裴承毅的用意。

不管杜奇威救不救馬拉蒂亞。他都能替巴赫切的第八戰鬥單位解



從這個角度講。杜奇威就不能不救馬拉蒂亞。原因很簡單,放走第八戰鬥單位與第五戰鬥單位,最多是讓美軍少了兩個戰果而已。 愛得早,不如愛的剛剛好 因為這兩個戰鬥單個在之前的戰鬥中已經損失慘重,所以很難在短期內再次參戰。如果丟掉了馬拉蒂亞,還放跑了第八戰鬥單位與第五戰鬥單位,美軍損失的就不是戰果,而是最後一線希望。

占日上午,確定第一戰鬥單位與第十戰鬥單位開始調整部署后,杜奇威給第2裝甲師與第4步兵師的指揮官下達了命令,讓他們集結至少打手個裝甲旅與2個步兵旅的兵力,在傍晚之前從巴赫切出,務必在舊日天亮之前到達馬拉蒂亞,並且協助在該地負責防禦工作的第剛突擊師鞏固防禦陣地。

隨後,杜奇威還聯繫了土軍總參謀部,要求土軍高度關注馬拉蒂亞方向上的戰鬥。

當然,杜奇威沒有忘記另外一件重要事情,那就是讓土耳其國民軍立即投入剛剛動員起來的預備部隊與民兵,在巴赫切與奧斯曼尼耶方向上頂替美軍起進攻。務必在馬拉蒂亞方向上的戰鬥結束之前打手阻止共和**隊突圍。

雖然沒人認為土耳其國民軍、而且走動員部隊能夠擋住第八戰鬥單位與第五戰鬥單位的突圍步伐,但是杜奇威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盡量揮土軍的戰鬥力。為美軍爭取更多的機會。

杜奇威並不知道,他的對手不是裴承毅,而是袁晨皓。

雖然從當時的局面來看,袁晨皓很有可能料到杜奇盛會從巴赫切抽調兵力增援馬拉蒂亞。不然不會讓第一戰鬥單位與第十戰鬥單位擺出攻打馬拉蒂亞的架勢,但是袁晨皓並不負責巴赫切方向上的作戰行動,也就不會為第八戰鬥單位考慮。事實上,裴承毅也沒有讓袁晨皓替巴赫切方向上的作戰行動考慮。由此可見,袁晨皓在安排這輪作戰行動時,優先考慮的肯定不是替第八戰鬥單位解圍,而是要利用攻打馬拉蒂亞的作戰行動,讓美軍放棄堅固的防禦陣地,在運動戰中殲滅美軍主力。

毫無疑問,攻打馬拉蒂亞不是袁晨皓的目的。

以當時的情況來看,袁晨皓的任務就是儘快向西突擊。與西面戰場上的友軍會師,不然在此之前不會讓第十戰鬥單位南下前往尚勒烏爾法。因為洪水阻擋了第十戰鬥單位向西挺進的步伐,所以袁晨皓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集中兵力攻打馬拉蒂亞。

隨著美軍出動。袁晨皓才現,他此舉竟然幫了王學平與江晚承。

當然,這是好事。

確定美軍準備增援馬拉蒂亞之後,袁晨皓立即認識到,因為通往馬拉蒂亞唯一公路線並沒打通,而且地面公路里程過了幼千米,所以第一戰鬥單位與第十戰鬥單位不可能趕在美軍的增援部隊之前到達馬拉蒂亞。

無法及時到達馬拉蒂亞,那就意味著無法順利打下馬拉蒂亞。

也就是說,與西面戰場上的友軍會師的行動不會太順利。本站新地址已夏改為:四姍凹加8四敬請登6閱讀

如果是別的指揮官,肯定會另尋他途,比如繞過馬拉蒂亞。但是袁晨皓不是那種知難而退的人,而且在阿塔圖爾克水庫北面進軍,要想利用鐵路線運送物資,就必須攻佔馬拉蒂亞。

對袁晨皓來說。決戰無法避免。

因為這有2個戰鬥單位,所以袁晨皓不可能同時在錫韋雷克與馬拉蒂亞打兩場決定性的戰鬥,必須設法改變這個局面。

正是如此,從占日下羊開始,針對錫韋雷克的炮擊突然猛烈了許



到此,馬拉蒂亞方向上的決戰態勢終於形成了。 「咱們新門羅家族中收藏的那些佛教文物到底是怎麼來的,其實已經沒有必要去查究考證。現在就是現在,過去就是過去,只要知道那些東西都被妥善收藏在咱們家族中就成。」裘德坦然道,言語間絲毫沒有對這裡的半點內疚之情。

需要內疚嗎?

不但是裘德不會內疚,站在旁邊的薩特同樣如此,甚至就連夜鶯心中也是這麼想的。落後就要挨打,這是誰都知道的真理。當年封建時期的天朝處於落後階段,被搶走不少好東西,這是你們天朝弱小所必然要承受的結果。

同樣的道理,換做是我們新門羅家族衰弱的話,你們就不會從我們手中爭奪利益,掠奪財富嗎?肯定也會的。

骨子裡面就是這種理念的夜鶯,想問題的角度也只會如此。

「咱們進去看看吧。」夜鶯邁步說道。

「好。」

這行人說話間就走進爛陀寺。

夜鶯會出現在這裡,完全是因為暫時沒有事做,然後在入住酒店的時候,聽人介紹這邊有座古樸寺廟值得遊覽,就想著過來轉轉。她是真的無心要做什麼,但有些事情的發生並不是以你的主觀意志為轉移。

事後連夜鶯自己都感覺很震驚很無辜,這趟看似很簡單的旅遊,誰想卻能碰到那種驚天動地的場面。而這場意外的發生,讓她在震驚的同時,越發對蘇沐佩服起來。

爛陀寺作為一處省級文化保護單位,是對外開放的旅遊景點,寺廟的門票定的是每張20元。作為這處文物保護單位的負責人,肖長天對目前的工作狀況很滿足。

他原本就不是一個胸有大志的人,能夠成為景區的負責人。便已經是他感覺最幸福的事情,和往常一樣,下午吃過飯他總要沿著爛陀寺轉一圈。

這個轉悠已經成為肖長天的習慣,要是哪天不走一圈的話,他就會感覺周身上下都不自在,總有說不出來的難受。然而今天卻真的發生了一件意外事情。就在他剛從外面轉悠回來,走到門口這邊的時候,發現原來應該在裡面賣門票的員工居然被趕出來,原本應該在寺廟內維持秩序,打掃為生的工作人員也全都被驅逐,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已經被趕到外面。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這樣?這一幕讓肖長天不由得心裡一緊。

是誰這麼大膽?竟然敢做出驅逐工作人員的舉動?在強烈責任心的驅使下,肖長天越過眾人便站到最前面。當他過來時,爛陀寺的所有工作人員便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般,義憤填膺的喊起來。

「主任,你說他們前進村的人到底想要做什麼?憑什麼將咱們趕出來?」

「沒錯,他們到底是要做什麼?他們憑什麼要在這裡兜售門票?」

「這不是**裸的犯法嗎?」

肖長天就在這種憤怒聲中邁步而出,看到站在眼前的這群人是誰后,臉色當場就唰的陰冷下來,「劉帥康。你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總裁的替身前妻 這是想要做什麼?知道你這是什麼行為嗎?」

劉帥康就是站在爛陀寺台階上的這個為首的男人,他身材魁梧高大不說。更重要的是面相兇狠,還戴著一副蛤蟆鏡,活脫脫的就像是一個黑社會分子,不僅如此,他居然還穿了身白色襯衫,刻意裝出來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卻顯得更加低俗不堪。

至於說到他的身份,劉帥康是前進村的村主任,是今年剛剛當選的,至於說到如何當選的,過程倒是頗為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