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我雖然看似對塵兒不管不問,卻是暗中觀察過他,他雖然資質也很好,對於飼鬼師方面更是有獨道的見解,但是實力絕對沒有你這樣!」

「只不過後來我體內的葬仙毒爆發,有一小段時間沒有去觀察,他也是因此才遇害!」

「塵兒在世之時,從來沒有叫過我一聲父親,我知道,他心中對我有著怨恨!」

「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啊!」洛水一字一句的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烈的自責,最了解自己兒子的當然是父親。

洛天心神巨震,眼中的緊張之意更加濃郁,身軀緊繃,雖然洛天猜測洛水不會對付自己,但是洛天也不得不防。

「沒錯,我之前遇到洛塵兄弟的時候,他已經死了,因此我才假扮他的樣子來到洛家,為其報酬,洛塵兄弟實在是太苦了一些!」洛天輕聲回應,將自己的部分想法講了出來。

「果然……」洛水身軀顫抖,洛天能夠感覺到洛水的悲傷之意,若是洛離還有洛惜婷等人如此,洛天可能會瘋掉。

洛天能夠理解洛水的心情,洛水能夠在他危險的時候站出來,就足以說明洛水非常的在意洛塵。

只不過,當時洛水也是有苦衷,當時的情況就是洛水身中毒,也不知道杜天明已經是猛鬼軍團的軍團長。

越是不在乎洛塵的死活,就越能夠讓洛塵活下去,洛水沒想到自己已經不在意洛塵的死活了,段佩珍母子還是不放過洛塵。

洛水眼中露出悲傷之色,雖然他已經斷定洛天不是自己的兒子,但是他還是希望奇迹出現,洛天的話,徹底將洛水心中的幻想打碎。

「放心,我不會對你如何,我滿是死意之時,是你的那一聲聲的爹,讓我有了活下去的動力,而且你也殺了塵兒的兇手。

「下去吧,在我心裡,塵兒依然還活著!」洛水轉過身,目光慈祥的看著洛天。

「是,那我就先回去了!」洛天點了點頭微微躬身,心中暗嘆自己那一聲聲的爹,真是沒白叫,洛天沒有繼續開口,他知道此時洛水心中一定很不好受。

「我不希望我的兒子再死第二次!」洛水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也沒有戳破,而是朝著自己的院落走去。

兩人的關係現在很是微妙,洛水不去戳破洛天的身份,把洛天當成了一個念想,而洛天則是有些可憐洛水,洛天也是需要洛塵的身份在這地獄之中生存下去。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洛天便是帶著張門烈走出了洛家的大門,在洛家人們恭敬的議論之下,朝著獸鬼王城的中心走去。

昨天老者的聲音響起,整個獸鬼王城便是震動起來,大大小小家族的人們都是提前來到了中心廣場上看看熱鬧。

「我們洛塵少爺一定會成功進入輪轉殿!」洛家之人雖然對洛天有些畏懼,但是對於洛天的實力還是非常自信的。

洛白是誰,在洛家弟子看來,是神一般的天驕,最後都死在了洛塵的手中,嚴家和陳家的兩個天才跟洛白差不多,自然不會是洛塵的對手。

人山人海的廣場之上,三十六名氣勢衝天的年輕人站在那裡,三十六名青年身前站著一名老者,此人正是輪轉殿派下來的組織大比的長老,林東。

「果然是輪轉殿的天才,那股身上的氣勢,就讓我有些承受不住!」

「對啊,他們中的任何一個感覺都能碾壓我們啊!」獸鬼王城的人們臉色頓時帶著敬畏,看著站在那裡的三十六名輪轉殿的天才。

張天河站在三十六人的最末端,目光在人群之中掃視,掃視著洛天的身影,眼中露出怨毒,雖然不能夠殺掉洛天,但是卻能夠讓其吃些苦頭,一個月內站不起來。

人影閃動,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髮髻衝天,一身黑袍,渾身黑氣涌動,給人一中冰冷之感。

黑霧幻滅中,一張白皙的臉龐出現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蒼白如紙的臉上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

「嚴家天驕,嚴樹!」人們認出了這青年是誰,眼中泛起陣陣的神光,那些其他家族的天才們則是眼中露出苦澀。

「嚴樹,你來的夠早啊!」就在人們議論之時,一陣爽朗的笑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一股凶勵的氣息傳遞而出,一個健碩的身軀擠進了人群之中,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陳天舟!」人們頓時轟亂起來,嚴樹,陳天舟,洛白三人之前被獸鬼王城中的人們稱為三大天驕,三人也是三大家族下一任王侯的繼承人。

人群轟亂,一身青袍的身影從天而降,身上強大的氣息頓時讓三十六名輪轉殿的青年微微肅穆。

同時也是讓嚴樹和陳天舟兩人的眉頭皺了起來,目光凝重無比。

「王烈,獸鬼王的親子!」人們驚呼出聲,目光看向那目光清冷的青年,頓時引起了人們的軒然大波。

「聽說王烈的哥哥王剛之前已經進入到輪轉殿中,更是在輪轉殿中有著赫赫的聲名,只不過,當時王剛是獸鬼王的大兒子,下一任的獸鬼王!」

「王烈的資質絲毫不比他的哥哥王剛差上多少,聽說兄弟兩人的關係也非常好,而且資質都是異常的高,下一任的獸鬼王應該是又是能夠進入仙王了!」人們低聲議論著王烈,眼中露出陣陣的感嘆。

「連王烈都出來了!看來輪轉殿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獸鬼王,三大家族現在只剩下那個傳的風風雨雨的洛塵沒有出現了!」所有人的視線都是集中在了王烈,嚴樹還有陳天舟的身上。

「真是好久不見啊,嚴樹,你這練的越來越人不人鬼不鬼了啊!」陳天舟湊到了嚴樹的身前,臉上露出一笑意。

「你那廢物弟弟找到了么?」嚴樹冷哼一聲,開口回應,兩人一見面便是火藥味濃郁。

「不牢你費心了,那個洛塵什麼路子?」陳天舟冷笑一聲,他前段時間不在獸鬼王城中,弟弟陳天勝失蹤了,他出去尋找,收到輪轉殿招人的消息之後,才趕回來,前天才回到的獸鬼王城中。

「殺了洛白,不過我懷疑是猛鬼軍團動的手,為了扶植這個洛塵,故意放到了洛塵的身上!」

洛塵的情報他們也是知道,一直都沒有放在眼裡而已,打心裡他們也是懷疑洛白不是洛塵所殺。

「那麼看來,我的對手只有你和那個王烈了!」陳天周眼中露出一絲戰意。

「洛塵來了!」就在交談時,洛天也是帶著張門烈走到了人群之外,頓時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人群散開,自行為洛天讓開了道路,這兩天洛塵的名字在獸鬼城中年聲名赫赫,殺自己的哥哥,孽殺下人……

「洛塵!」張天河站在人群之中,臉上頓時露出冷笑。

「他就是洛塵!」人群中,一名中年人站在那裡,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發現洛塵身旁只有一個張門烈之後,心思便是活絡起來。

「不對……」不過隨後中年人便是發現了洛天不遠處,有些不起眼的背著長刀的中年,雖然看似距離洛天很遠,但是卻是洛天卻是始終沒有脫離中年人的視線。

「暗中保護!」

「我現在根本沒有機會,唯一的機會便是他試煉出來的時候,心神鬆懈,而且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一擊之下,不管成不成功我都要逃走!」中年人心中自語,瞬間想清楚了自己的時機。

王烈,嚴樹,還有陳天舟三人眼中帶著不屑,冷眼看著洛天走進人群。

「徒有虛名而已,這一次也就原形畢露了!」三人心中自語,不過卻沒有說出來,洛家的臉面還是要給的。

而王烈眼中,無論是陳天舟,嚴樹亦或者是洛天,都不過是他的墊腳石而已。

「好了,人已經差不多了,過時不候,現在我輪轉殿的試煉開始!」林東看到洛天走了過來,朗聲開口。

「嗡……」說話間,林東伸手一揮,黑氣從林東的手中翻滾起來,黑氣沉浮中,一座黑色的大殿矗立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大殿四周,四隻龐大的鬼物雕像矗立在那裡,一隻黑色的三頭犬,一隻黑色的長龍,一隻黑色的玄龜,不過只是有著龜殼而已,玄龜的頭是龍頭,尾巴也是龍尾。

最後一隻黑色的麒麟一般的凶獸,只不過是相似而已,這凶獸的身上則是有著漆黑的毛,雙眼明亮,洛天除了三頭犬以外,其他的三隻凶獸還沒見過。

「三頭犬,孽龍,龍龜,獬豸!地獄四大鬼物主宰!」人們驚呼,看著那四個雕像。 第兩千零九十三章試煉開始

黑色的大殿矗立在地面之上,四個猙獰的凶獸讓人們臉上露出震撼。

「地獄四大主宰王獸!」人們認出了那四個雕像,低聲議論起來,看著那栩栩如生的雕像。

這四個凶獸,在地獄之中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很少有人敢用這四種鬼獸來當做雕塑。

「此殿中有三十六層結界,誰最先通過結界,便是能夠有資格進入我們輪轉殿!」林東開口,伸手一點,一滴鮮血從林東的手中飛出,滴落在了大殿的殿門之上。

黑色的大門開啟,黑色的入口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黑氣掩蓋了眾人的視線,看不清裡面的模樣。

「好了,想要參加試煉的人,可以進入了,無論你們用任何方法都可以,只要第一個衝出大殿,就算成功!」林東再次開口,沒有講述規則。

沒有規則,便是代表著,在大殿裡面,眾人可以廝殺!

「嗡……」幾乎在林東話音落下的一瞬間,數十道身影便是朝著大殿的殿門沖了過去。

第一道,正是獸鬼王的兒子,王烈!

王烈臉上帶著激動,化成一道流光,瞬間便是沒入了大殿,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嚴樹,陳天舟兩人並身而進,緊隨其後,幾乎跟王烈不分前後,便是衝進了大殿之中。

嗡鳴回蕩,一道道身影如同石沉大海,沒有掀起絲毫的波動,進入到了大殿。

「主子,你快去啊!」張門烈看著不慌不忙的洛天,眼中露出焦急。

「慌什麼慌,讓讓他們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自己可是有主角光環的,老子是內定的,天選之人,這些人怎麼能夠搶的過我!洛天心中自語,來到了大殿的門口。

「嘖嘖,這個洛塵看來是放棄了,竟然一點都不著急!」

「他是自己放棄了?因此才在這裡晃悠?還是有特別自信?」人們看著洛天,眼中露出不敢相信之色。

「少主是在幹什麼啊?」洛家的人臉上也是帶著疑惑,他們雖然知道,輪轉殿開啟,是因為洛水想讓洛天進入輪轉殿的關係,卻不知道洛天早已內定。

在人們詫異的目光之下,洛天竟然緩緩的轉過了身,沖著眾人揮了揮手。

……

看到洛天的做法,人們嘴角抽搐,心中暗罵這小子是不是腦子不好用。

「各位,我沒有虐殺下人,是那個下人想要殺我,我才反殺的他!」洛天大聲開口,更是引起人們的無語。

「就這事兒?誰管你什麼事?快進去吧!」林東臉色一沉,大喝一聲,眼中露出不悅之色。

「好的好的!」洛天點頭,邁步走進了黑色的大門之中。

「開!」幾乎在洛天進入大們的一瞬間,林東便是大吼一聲,大殿的大門也是瞬間關閉。

「開始吧!」李東沖著三十六名輪轉殿的點弟子開口,隨後手中手印翻飛,落入大殿四周那四個黑色的雕塑之上。

下一刻,四個黑色的雕像便是被黑氣包裹起來,逐漸凝聚,最後化成四隻栩栩如生的虛影咆哮在天空之上。

三十六名輪轉殿弟子,也是紛紛將手中的真仙之力散出,灌輸進黑色的雕像中,使得雕像越來越凝實,而三十六名弟子也是漸漸的虛幻扭曲最後竟然看起來彷彿被四個鬼物吞噬了一般。

「嗡……」洛天一步邁出便是出現在了一處寬敞的大殿中,方圓萬里的樣子,而洛天出現的一瞬間也是看到了周圍那幾十個獸王城中的人。

只不過,此時眾人都是謹慎的看著彼此,生怕其他人對自己出手。

洛天的出現,頓時引起了大殿之中的注意,因為所有人都在等著那所謂的結界出現,但是卻一直沒有出現過。

「是洛塵,最後一個,讓我們等了這麼久,還真是腕大啊!」人們臉上便是露出不悅之色,不過眾人也是心中不悅而已,畢竟洛天凶名在外。

「嗡……」就在王烈還有嚴樹以及陳天舟三人也是眉頭緊皺看向洛天之時,一道黑色的結界出現在了眾人的身前。

隨後是第二道……第三道,依次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而每一道結界,都是會讓人感覺到陣陣的心驚,縱然是洛天臉上也是露出一絲詫異。

三十六道結界,大約百丈一道,一共三千六百丈的距離,就這短短的三千六百丈,卻是給人一種是天塹的感覺。

「想要破除這結界,沒個一倆天根本就沖不出去,只能一道一道的磨!」眾人瞬間分散開來,目光謹慎的盯著彼此。

幾十人都是自己找了個方位,目光看向身前的結界,眼中都是露出思索之色,思考著如何才能快速的破開結界。

「轟隆隆……」下一刻,轟鳴之聲響起,陳天舟一拳轟出,一道黑色的骨刺從陳天舟的拳頭中伸出,伴隨著強大的力道,朝著那黑色的結界刺去。

「噶吱吱……」刺耳的聲音響起,火光在陳天舟的身前升起,一道印記出現在了陳天舟身前的結界之上。

「再來!」陳天舟再次大喝,第二拳轟出,兩黑色的骨刺瞬間刺破了結界,拳頭也是撞在了結界之上。

「咔嚓……」一寸的黑洞出現在結界之上,黑洞的四周布滿了道道的裂痕,讓陳天舟大笑一聲,再次揮拳。

而王烈眉頭也是僅僅一皺,伸手一點,黑色的符文從王烈的手中飛出,落在了結界之上。

「開……」黑色的符文遊動,最後化成了一道道的裂痕。

嚴樹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獰笑,舔了舔猩紅得嘴唇,張口一吐,鬼氣澎湃,覆蓋在了結界之上,最終化成一灘水漬,泛著陣陣的惡臭,開始腐蝕起結界來。

「速度好快!」其他人臉上卻是帶著驚詫之色,看向王烈三人,頓時感覺到沒什麼希望了。

「我們還有機會,說不定某層結界,能把他們攔住,我們卻是能過呢?」不過隨後人們便是安慰起了自己。

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不知道所謂的作弊到底在哪裡,洛天也是只能運轉一拳,狠狠的朝著那黑色的結界砸去。

洛天的衝力很大,一拳落下,洛天腰間的令牌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竟然讓洛天毫無阻礙的就穿了進去,所以,洛天悲催了。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洛天整個人直接栽倒了在了地面之上,拳頭直接砸在了地面之上,發出一聲驚天的脆響。

這聲脆響頓時引起了人們的注意,瞬間看到了倒在地面之上的洛天。

「不可能!」幾乎所有人在一瞬間,都是驚呼出聲,也包括王烈和嚴樹還有陳天舟三人在內。

「尼瑪,這作弊……也太不走心了吧!」洛天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站起身來,心中也是暗罵,這分明就是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作弊進來的啊。

「他怎麼這麼快就進去了?」所有人都是疑惑無比,看著洛天進入之後瞬間癒合的結界,這也是防止其他人趁著空蕩鑽空子跟著洛天進入到結界。

「只有一種可能,被輪轉殿真正所招之人是他!」王烈,嚴樹還有陳天舟三人頓時有了猜測。

「可是,這也太明顯了,明顯到讓我們一看就知道!」三人心中自語,三人身後都有著背景,輪轉殿發出消息之時,三人的家族就知道,會有人被輪轉殿特殊照顧,而且也猜到了是洛塵,杜天明的身份,三個家族也是清清楚楚。

但是三人依然不甘心,以為自己有機會,卻沒想到輪轉殿竟然做的這明顯。

「那個,你們慢慢砸,我先走一步了啊!」 快穿:男神又被我始亂終棄了 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眾人開口,拍了拍有些紅腫的手掌,起身邁步走向了第二道結界,一樣也沒有絲毫的阻礙,洛天便是穿了進去。

「我不服啊,這叫我們怎麼玩!」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看著洛天進入到第二層結界,頓時有人大聲哀嚎起來,就連王烈三人也是有些頹然,實在是洛天進入結界的速度太快了,他們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我就不信!」王烈不甘心的大吼一聲,一拳轟出,身前的結轟然碎裂,讓王烈進入到了第二層。

嚴樹和陳天舟兩人也是爆發出來,緊隨其後,走進了結界之中。

「嗡……」洛天不斷邁步,沒有著急,慢慢悠悠的朝前走去,走到了第三層結界之中。

第四道……第五道……

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洛天走進了第二十道結界之中,伸了伸懶腰,打著哈欠,他也沒想到竟然會這麼簡單。

一座黑色的祭壇之上,三十六名青年盤坐在那裡,張天河臉上帶著冷笑。

「先讓你樂呵樂呵,等下我就讓你爬出這裡!」張天河心中自語,看著洛天在那裡閑庭漫步。

「太無聊了吧!」一名青年開口,目光看向頭頂上的簾幕,簾幕之上正是眾人奮力開啟結界的場面。

「戲弄戲弄那小子吧,反正也是無聊!」青年伸手點,一道符文融入到了眾人身下的祭壇之下。 第兩千零九十四章阻礙

黑暗的大殿之中,一群人不斷的衝擊著那一層層結界,眼中都是露出不甘心之色。

「第十層!」王烈低吼一聲,一拳轟碎眼前的結界,出現在了進入到了第十一層結界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