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你明確了自己的未來了么?」

「我建議你加入我們毀滅神界。」

「我可以答應你,在你突破至虛空境后,任命你為毀滅神殿的副殿主。」

「當然,只要你答允加入,從現在開始,你所有的修鍊路線與資源都由我親自提供。」

「怎麼樣?」

總裁大人,放過我吧 「哦,還有,我差點忘了跟你說。」

萌寶到家有喜啦 「夏君是我的好朋友。」

「我也曾為了自己的愛人不惜與各方為敵,甚至亦身死形滅過。」

「給你三秒鐘考慮。」

濕婆微笑著看向夏洛奇,在等答覆。

雪山頂上的風忽然靜止了下來。

濕婆的手一抬,所有的風雪都靜止了。

這表示對夏洛奇思考決定的尊重。

「上神,首先我一定要說明的是,在踏上修鍊這條艱難路徑時,我就服膺了光明。」

「傳承了光明神納達爾的戰神鎧。」

最強逆襲 「之後,軒轅上神傳我軒轅神劍,他也支持我站在光明陣營。」

「關於黑暗、死亡、毀滅、佛系、魔性等能量都是我自己的偶遇與巧合。」

「很多都是不成體系的明悟。」

「之後夏君蘇醒,遇見陸壓,以及飛天雲豹等高手,我才真正的介入了修鍊界諸天的各大勢力的紛爭中來。」

「關於毀滅能量,我所知不多,也沒有修鍊秘籍,也沒有下過功夫。」

「若是此時改換門庭,怕是很難。」

「因此,上神,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

夏洛奇站起來,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好,你要記住你的選擇。」

「我讓你選擇的意思並不是選邊。」

「而是讓你更進一步的明確修鍊的方向。」

「我再多說一句。」

「無論那條路線,最關鍵的是心境。」

「我真的很遺憾,你沒有加入我們毀滅神界。」

「我想,之後的若干年,當你的榮光照耀整個宇宙的時候,我會為今天沒能勸說你加入我們而感到遺憾。」

「但我也很開心,從今天起,因此緣故,你不會站到我的對面,成為我們毀滅神界的敵人。」

「所以,你大可放心,以後在遇到困難時,你可以找毀滅神界做為你的幫手。」

「畢竟,你還是我艾澤拉斯大陸的一名管理者。」

「另外,等夏君蘇醒,替我問好。」

濕婆手一揮,夏洛奇的元靈從巍峨遼闊的雪山頂上回到了死亡冥海的神殿前。

「宇智波參見上神!」

夏洛奇剛回過魂來,就看見宇智波那肥胖之極的身軀從神殿中飄出來。

濕婆一臉的慍怒。

「讓你鎮守此處,是希望你掌控好生命流轉程序。」

「要公平、合理。」

「不該輪迴的不要勉強,情誼深重的要斟酌清楚。」

「你不記得了?」

「上神教訓的是!」

宇智波一臉的謙卑。

「還有,我特意關照過你,若夏君載體到此,你需援手。」

「可是,你竟然為了一句兒戲激將言語,就出手擊斃夏君載體。」

「你可知罪?」

「臣知罪!」

宇智波當即跪倒。

在濕婆上神面前,宇智波的實力不夠看了。

上神也分幾個層級。

最高級的為創世神,之後是虛空境高級巔峰、中級、低級等等。

宇智波是上神中最低級別,所以見到濕婆——創世神——自然是俯首帖耳。

夏洛奇一看差不多了,當即走出來,抱拳說道:

「上神,不知者不罪,更何況,宇智波內里本源受創,這回饒過如何?」

「好,夏君載體出面替你求情,今日就饒你不死。」

「看你練成什麼樣子了?」

「真是丟我毀滅神界的臉面。」

「拿去,正形丸,以後不要太過偏激,我早就跟你說過,你心太重,這對你修鍊不利。」

「今後,每一萬年來我雪山神宮,我要檢查你的心境!」

「有空你也來!」

濕婆朝夏洛奇微微一笑道。

當即化為雪花點點,消失不見。

「得罪了,夏洛奇!」

宇智波無奈的賠罪。

「呵呵,是我不好,不過你他么也太難看了。」

「怎麼弄成這樣子,要是我,也羞於見人。」

「不該言語擠兌,見諒啊!」

「你還說!」

宇智波的寫輪眼又要紅了。

「喂,小心,你身後怎麼長了九條狐狸尾巴?」

「納尼?」

「好了,再見,宇智波,肥婆!」

「下次再見,希望你重新成為玉樹臨風一少年!」

夏洛奇有了濕婆的元靈加持,自然無懼死亡神殿的引力。

何況宇智波已收回禁錮能量。

死亡花蕊深層的吸力也減弱了許多。

就此飛離,夏洛奇深深的吸了一口這裡的花香。

「真他娘的香!」

「出!」

夏洛奇低聲喝道。

死亡冥海時空與秦漢時空的壁壘層膜被輕易破開。

夏洛奇的元靈「嗖!」的一下回歸本體。

然後陷入深深的冥想。

這次被宇智波轟碎了元靈,本源之力受傷。

濕婆出手,僅僅只是保住元靈不滅而已。

多餘的加持僅夠夏洛奇躍出界面。

一晃就是一百年。

這一次,夏洛奇乾脆將水、火虛空本源徹底打通穩固。

水就是火、火就是水。

兩種核心的交融終於令虛空本源核心徹底穩固了下來。

而不是之前的兩種核心互相交替為主。

現在水火交融后核心處成一陰陽魚圖案。

旋轉時水火能量氤氳平和,沒有了剛開始時的霸烈衝突,需要夏洛奇凝神觀照,努力控制其運轉。

此刻,夏洛奇精神力抵達靈元境中級高階。

一核雙元素!

還是彼此交融。

一百年間,六位佳人全都凝練成形。

乾脆就在摩蘇雅墳內開挖了一個豪華的居所。

摩蘇雅知道夏洛奇喜歡她的幾個分身,於是經常派她們輪流去服侍他。

幫夏洛奇洗漱換衣,幫夏洛奇修剪髮須。

「啊呀,你這個傢伙,好幾年的腳沒洗,簡直臭死啦!」

黛麗絲捏著鼻子從茅屋中沖了出來。 「孟姜,快去給喜良提壺水去!」

一位赤著上身的老漢對半山腳下的女子喊道。

「知道啦,爹!」

孟姜體形窈窕,相貌俊秀。

很多砌築長城的苦役們一看到孟姜,就渾身是勁。

尤其是喜良。

一介文弱書生,居然也搬得動那死沉死沉的石塊。

才來不到半年,喜良雙臂的腱子肉就長出來了。

天空風雲忽變,壓得越來越低的黑雲咔嚓一聲劈下一道閃電,將苦役們辛辛苦苦砌成的牆體給劈垮了。

「喜良!」

孟姜看見那一道拇指粗的閃電剛好劈在喜良的頭頂。

一瞬間,喜良渾身抽搐倒在了地上。

孟姜連跑帶爬的來到喜良身邊。

「喜良!」

嚎啕大哭。

這時,又是一道閃電劈下,正劈在孟姜頭頂。

「啊!」

一聲尖叫,孟姜倒在了喜良的身上。

「哎,這兩個孩子,正可憐。」

「剛成婚,就死在長城腳下!」

「都是那該死的裁決神殿,非要我們修這長城!」

「狗南木,你為何不死?」

姜老爹嘶啞著嗓子朝天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