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賬。真是兩個廢物。」李虹臉色一冷。心中怒喝道。

將唐倉和陸磊擊殺之後。周雲峰不急不忙的將兩人的靈刀和乾坤戒都收了起來。好像李虹他們不存在一般。

「來吧。你們不是想殺我嘛。一起動手吧。不要浪費時間了。」周雲峰轉身看向李虹四人。冷笑道。

「唐倉、陸磊兩人都領悟出了金之道。陸磊領悟了十分之七成。而唐倉更是領悟了十分之九成。很快就可以突破到歸元期。此人的居然能如此輕描淡寫的將他們擊殺。其實力恐怕不在我之下。」李虹看著一臉冷笑的周雲峰。心中暗道。

李虹修為達到歸元中期大成。以他的實力想要擊殺唐倉和陸磊也是很容易的。但是要他做到如此輕描淡寫、如此輕鬆。他自認做不到。

但是在李虹看來。這並不代表周雲峰的實力就一定超過他。只是周雲峰的戰鬥經驗極其豐富而已。對戰鬥的把握已經達到了極高的程度。

李虹知道這次他們應該是遇到了硬茬。但是他心中並不後悔招惹了周雲峰。因為霸刀門乃是混暝域五大霸主勢力之一。在他心中勢力的人都只有俯首聽命的份。哪怕是要他們的命。

「我承認看了你。如果你自裁。那麼死的只會是你一人。但是你居然膽敢殺了霸刀門的弟子。那麼就不只是你自己身死那麼簡單了。你所在的勢力也會因為你今日的愚蠢而葬送。」一柄靈刀出現在手中。李虹眼神冷冽的道。

在李虹拿出兵器的時候。在他後邊的那三人也都將兵器握在了手中。手握靈刀。一臉殺氣的看向周雲峰。

「這個你大可放心。既然我已經動手。那麼就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人活下去的。包括山谷那邊的十個人。」聽到李虹要殃及宗門。周雲峰的臉色不由一冷。眼中一道殺機閃過。冷哼道。

聽到周雲峰到山谷那邊的十個人時。李虹四人的臉色一變。心中都湧出了不詳的預感。但是周雲峰並沒有給他們時間。因為他已經出手了。

「沒時間和你們浪費。都去死吧。」周雲峰淡淡的道。

周雲峰的元氣修為還未達到歸元期。所以想要以元氣修為擊殺這些人還是非常有難度的。就算能辦到。周雲峰也不想浪費這個時間。

以混沌之氣擊殺者四人。周雲峰根本不需要兵器。對著修為最高的李虹直接一掌拍了下去。

手掌混沌之氣環繞。所過之處的元氣都瞬間被震開。周雲峰這一掌沒有使用任何戰技。顯得非常普通。但就是這普通的一掌卻讓修為高達歸元中期大成的李虹有一種躲不開的感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狂妄。」李虹眼神一凝。一刀劈下。

「刀之霸意。」

「轟。」

李虹本以為這有著他十成實力的一刀就算是不能斬殺周雲峰。但是至少也能將周雲峰重傷。最不濟也能廢了周雲峰的手掌。但是他失望了。

他手中的靈刀還沒有接觸到周雲峰的手掌就被震開了。同時一股狂暴的能量通過手臂竄進了他的體內。李虹的身體一震。如什麼重物擊在他胸口一般。

「噗。」

李虹一口鮮血噴出。氣息瞬間變的萎靡無比。同時整個人也倒飛了出去。第一時間更新

震驚。

安靜。

恐懼。

又是一招。上一次是兩個納虛後期巔峰的武者。而現在的卻是歸元中期大成的李虹。另外三人看到這樣的場景頓時都頓住了衝出去的腳步。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此人不可敵。 秘愛豪寵:小嬌妻有點野 逃。

這是他們心中此時唯一的想法。至於為唐倉、陸磊報仇、就走李虹。他們想都不敢想。他們現在唯一想的就是逃回山谷。希望他們這次的領頭人白啟明能夠擊殺周雲峰。

「哼。現在才想到逃命。難道你們不覺得太遲了嗎。」周雲峰見三人轉身欲逃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不由的冷笑道。

言罷。周雲峰身形一閃。就向三人沖了過去。並且連拍出了三掌。

「轟。」

「轟。」

「轟。」

深知周雲峰的恐怖。所以三人一心想逃命。面對周雲峰的攻擊他們只做了倉促抵擋。但是能一掌將歸元中期大成的李虹重傷垂死的的攻擊。又豈是他們三個歸元初期武者倉促攻擊能抵擋的。、

結果毫無意外。他們三人沒有一人能逃得性命。全部被一掌斃命。

「你…..你會後悔的。霸刀門是不會放過…..你….的。」見周雲峰再次秒殺三人。躺在地上已經翻不起身來的李虹看著周雲峰。眼中充滿恐懼的怒喝道。

「哼。」周雲峰轉頭看了李虹一眼。隨即冷哼了一聲。就向李虹走了過去。

「你們走你們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無意找麻煩。甚至願退讓繞道。 謀凰之天下為棋 但是你們卻苦苦相逼。」周雲峰眼中露出一抹嗜血的神色。冷哼道:「哼。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這是你們自己找死。」

言罷。周雲峰不待李虹話。在李虹那怨毒、恐懼絕望交織的眼神中。一指點了下去。一道黑色雷力從指間射出。瞬間穿透了李虹的眉心。

「哼。霸刀門又如何。不要惹到我倒好。要是惹到了我。我不介意陪你們玩一玩。」周雲峰冷哼道。

將人殺了。周雲峰當然不會忘記打掃戰場。將四人的乾坤戒和靈刀收取后。周雲峰就對六具屍體各一朵丹火。然後身形一閃。就向山谷方向掠去。

「本來不想插手你們的事。但是既然你們自找。那我就將你們的命和東西一併收取了吧。」周雲峰心中冷笑道。

……

幾個閃爍。周雲峰就出現在了山谷外。而他的靈魂力也瞬間悄無聲息的籠罩了這個山谷。

「我霸刀門為什麼會如此興師動眾來到這裡。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散於各地的弟子居然有十六人聚集於此。原來是這裡有著一株靈道果樹。」在靈魂探查下。山谷內的一切就好像是呈現在周雲峰眼前一般。被看的清清楚楚。

「有靈道果樹在此。山谷內原本肯定還有魔獸守護。為了擊殺守護魔獸。霸刀門不定還死有人。有近二十人集在此絕對不是進入蒼暝境后的臨時起意。應該是在進入之前就約定好了的。」周雲峰心中暗道。

「靈道果樹是一百年一開花。兩百年一結果。三百年一成熟。一個周期需要整整六百年。正好是兩個蒼暝境開啟的時間。這裡的靈道果應該是霸刀門三百年前進入的弟子發現。這次進入的弟子就是來取的。」

「哈哈。只不過今卻要便宜我了。早知道是靈道果。什麼我也不可能繞道的。不過好在你們非常「客氣」的將我留了下來。」周雲峰有些激動的笑道。

靈道果是一種可以幫助領悟道的地靈果。修為越低作用越大。據歸元期的武者服用靈道果之後。可以多領悟出一至兩成的道。而合道強者則是可以多領悟出半成至一成的道。

並且就算是永生強者。同樣也有一定的效果。至少都可以領悟出十分之一成的道。

武道越到後邊突破越困難。所以就算是只多領悟十分之一成的道。這已經足可以讓無數永生強者垂涎不已了。

但是靈道果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一個人一生只能服用一枚。多服無用。

「什麼人。馬上離開。否則死。」而在周雲峰出現不久。就有八個人飛了過來。為首的青袍男子看著周雲峰冷聲道。

「哈哈。不錯。先前是此路不通。我要繞道。卻又要我死。現在你們又是要我離開。是不是在我離開的時候。你們也要我死。」周雲峰看著八人戲謔的冷笑道。

「先前探到一個人向這邊走來。隨後李師兄就帶人去處理去了。現在李師兄等人沒有回來。但是卻有一個人闖到了這裡。而且聽他那口氣的應該就是李師兄他們。」青袍男子心中心中暗想道。

「他來了。李師兄等人卻沒有回來。難道李師兄他們被此人殺了。不。不可能。此人的修為才納虛。又怎麼可能…..」

「你將李師兄他們怎麼了。」雖然心中不相信李虹幾人已經被眼前的人殺了。但是青袍男子還是將心中的擔心問了出來。

「你的是先前想殺我的那六個人嗎。」周雲峰微微笑了笑道:「如果你口中的是那六個人。那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他們已經死了。」

「是你殺了他們。」青袍男子眼神一冷。沉聲道。

「如果你們不能在附近找出還有其他人。那麼他們也就只能是我殺的了。」周玉峰戲謔的道。

「霸刀門的弟子你也敢殺。你真是找死。」

見周雲峰已經承認。八人眼中頓時殺意湧現。同時將靈刀握在了手中。只等青袍男子一身令下。就要將周雲峰碎屍萬段。 ?第二十四章戰白啟明

「轟。」

「怎麼回事。山谷外怎麼會有元力波動。還是有打鬥的聲音。」正和壞中女子調著情的白啟明聽到谷外響起的能量爆炸聲。頓時抬起頭皺眉向谷外看去。不悅的說道。

「師兄。你說什麼人會闖到這山谷來啦。難道是李師兄他們發現的那個納虛武者。」玉瑤也是柳眉微皺的說道。

「沒用的廢物。如此多的歸元強者居然連一個納虛武者都處理不少。留下你們還有什麼用。」白啟明眼中一道厲色閃過。冷聲道。

「師兄。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是出去助李師兄他們一臂之力。還是等候在這裡。」玉瑤皺眉問道。

「李虹等人雖然廢物。但是他們的實力卻毋庸置疑。那人能闖過到谷外。說明去阻擋之人已經死於他手。看來我們都小看了此人。他真的是納虛修為。」白啟明沉聲道。

白啟明雖然自負。但是他並不蠢。雖然惱李虹辦事不力。但是卻不會被憤怒蒙蔽雙眼。

「我出去看看。到底是哪個不知道死活東西。居然敢和霸刀門作對。敢與我白啟明作對。」白啟明站起身來。看向谷外冷聲道。

「那這裡怎麼辦。要是他還有同夥。目的就是將我們調離此地。那當怎麼辦。」玉瑤看一眼遠處一株掛著九顆果實的矮樹。第一時間更新為難的說道。

「你先留在這裡。守護好靈道果樹。我出去就行了。」白啟明轉頭看了靈道果樹一眼。覺得玉瑤說的有道理。猶豫了一下。道。

「是。玉瑤一定守護好靈道果樹。絕不讓它有半分差錯。」玉瑤恭聲道。

白啟明點了點頭。然後身形一閃。向山谷外掠去。

到了山谷外之後。白啟明發現只有四個人在戰鬥。但並不是激戰。而是追殺。一邊倒的追殺。

看到情景。白啟明頓時大驚。見一人馬上就要死於周雲峰之手。急忙大喝道:「住手。」

但是周雲峰又豈會聽他的。第一時間更新嘴角向後一扯。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周雲峰一拳就擊在了前方那人的胸口。

「轟。」

「噗。」

那人的胸口直接被洞穿。一大口鮮血噴出。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和絕望。隨即就沒有了生氣。

將此人擊殺后。周雲峰並沒有去追殺另外兩人。而是收回拳頭看向白啟明。鄙夷的說道:「你是一個什麼東西。也敢讓我住手。」

「你….。你找死。」白啟明不但天資極高。而且在霸刀門內也有著非凡的地位。何曾受過這樣的侮辱。頓時大怒道。

「你倒是要比那些廢物強一些。 復仇少爺囚寵奴 想不到僅僅一年的時間。你居然達到了歸元後期。恐怕就算是在霸刀門內。你也算是一個人物吧。」周雲峰沒有理會白啟明的憤怒。淡淡的說道。

「你在霸刀門內稱王稱霸。我管不著。也懶得管。但是想在我面前耍你的威風。那你就選錯人。而且你還會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周雲峰繼續說道。說到最後眼中一道寒芒閃過。

「白師兄。」

「白師兄。」

在周雲峰說話的時候。另外兩人已經逃到了白啟明身前。急忙對白啟明行禮。眼神中仍然還有未消的恐懼之色。

「李虹、杜虎他們在哪裡。」白啟明暫時壓住心中的怒火。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看向兩人問道。

「回白師兄。先前李師兄帶著唐倉五人去擊殺此人。最後反被此人殺了。而杜師兄也在先前被此人一拳擊殺。」其中一人如實回答道。

「谷外的十四名師兄弟。現在只剩下我們二人了。要不是白師兄出來的及時。恐怕我們二人也遭了他的毒手了。」另外一人心中后怕的說道。

「什麼。他們十二人都死了。」白啟明心中大驚。驚呼道。

「是。」兩人都應聲道。

「何全是歸元初期巔峰。居然被他一拳擊殺。而李虹和杜虎這些歸元中期強者也被他擊殺。看來此人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了歸元後期。甚至是歸元後期巔峰。」白啟明瞳孔一縮。看向周雲峰心中暗道。

「短短一年的時間。能突破到歸元後期的恐怕就算是五大勢力加起來也不過雙手之數。如果此人是來至其他四大勢力。我不可能沒有聽說過。混暝域內何時出現了這樣的妖孽。」白啟明心中暗道。

「你的實力很強。你有資格讓我正視。但也僅此而已。如果你沒有殺我霸刀門的人。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但是現在。你必須死。」白啟明眼中一道寒芒閃過。一柄金色的靈刀出現在手中。看著周雲峰沉聲道。

「是嗎。這樣的話我今天已經聽到太多了。但是現在對我說這些話的人都死了。不知道你會不會好運一點。第一時間更新」周雲峰冷笑道。

看著金色元力涌動的白啟明。再看了看他手中的金色靈刀。周雲峰心中不由感嘆道:「不愧是太古級勢力的弟子。他修鍊的功法恐怕是洪階高級。甚至是洪階頂級。手中的兵器也是極品皓月靈器。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看來你在霸刀門的地位不低哦。那些人所修鍊的功法戰技都不過洪階中級。武器也只是中品皓月靈器。有意思。」周雲峰笑道。

「現在知道害怕了。可惜遲了。今天誰也救不了你。你必須死。」白啟明以為周雲峰忌憚他的身份。所以得意的冷笑道。

「你錯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我並不是怕你殺了我。而是覺得你身份不一般。殺了你應該可以得到不錯的東西的。」周雲峰搖頭道。

「你去死吧。」白啟明眼中殺機閃現。臉色一冷。手執金色靈刀就向周雲峰衝殺了過來。

「金幻一刀。」

「果然厲害。這一刀的力量已經不不弱二長老多少了。他還只是歸元後期小成。以後遇到大勢力的弟子一定要小心才行。」周雲峰眼神一凝。心中暗道。

如果是在《混沌煉心訣》突破到藍魂變之前。面對白啟明的這一刀。周雲峰倒是不得不全力應付。但是現在。周雲峰跟本就不放在眼裡。

周雲峰雙手背後。第一時間更新淡淡的看著衝殺過來的白啟明。突然。他的右手瞬間攻出。迎向了白啟明的金色靈刀。

見周雲峰空中接自己的靈刀。白啟明心中先是一怒。他感覺自己被周雲峰輕視了。但是很快臉上的怒氣就變成了猙獰之色。

「極品皓月靈器也敢用手接。真是不知死活。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白啟明心中暗道。

「轟。」

但是白啟明臉上的得意之色並沒有持續多久就凝固了。金色靈刀不但沒有傷到周雲峰。反而被周雲峰一拳震飛。而同時震飛的還有金色靈刀的主人。。白啟明。

飛出了十幾丈之後。第一時間更新白啟明終於穩住了身形。臉色變的蒼白起來。眼神變的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錯。那些人在我的一招之下。不死都是重傷。你卻還能站在空中。有些本事。」周雲峰並沒有追擊白啟明。而是一臉微笑的說道。

微笑給人以溫暖。但是周雲峰此時的微笑不但沒有給白啟明溫暖。反而是無比的嘲諷和羞辱。讓白啟明心中無比的憤怒。

「只不過你的那一口血忍的夠辛苦吧。」周雲峰淡淡一笑。道。

聽到周雲峰的話。白啟明的瞳孔猛然一縮。眼中滿是怨毒和殺意。

在周雲峰的一拳下。白啟明已經受了不輕的傷。但是為了保全名聲。亦或著是不想在氣勢上輸給周雲峰。所以才將要吐出的那口血給深深壓回去了。

為了壓回這口逆血。白啟明本來就已經夠難受了。但是現在卻被周雲峰點了出來。這讓他的一切都白費了。心中焉能不怒。

「此人的實力太強了。真正實力恐怕已經可以堪比合道強者了。如果繼續下去。就算能將他擊殺。我也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價。」白啟明心中暗道。

「你的實力很不錯。先前是我霸刀門處理不當。我們就此罷手。放你自行離去。你看怎麼樣。」白啟明看向周雲峰沉聲道。

「先留下你的狗命。等離開蒼暝境后。我一定將你挫骨揚灰。然後在將你所在的勢力趕盡殺絕。雞犬不留。」白啟明心中冷笑道。

「我好像還殺了你們十幾個人吧。這也能一筆勾銷。」被白啟明的話弄的一愣。隨即周雲峰有些好笑的說道。

「既然是我們處理不當。那當然就不是兄台的錯了。自然是一筆勾銷。」見周雲峰有了意動。白啟明微笑道。

「你還真是有意思。」周雲峰饒有興緻的看了白啟明一眼。隨即笑道。

「何出此言。」白啟明臉上的笑容微收。問道。

「你這是在侮辱你的智商。還是在侮辱我的智商。現在說的好聽。恐怕一旦出了蒼暝境。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恐怕就是誅殺我吧。甚至連我身後的宗門也不會放過。」周雲峰戲謔的說道。

「如此說來。你是不同意了哦。」白啟明臉上笑容消失。面若冰霜。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