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出現心理問題,能夠很快齣戲,他已經很厲害了!」

伍佰真心的敬佩這樣的演員。

那個人不出聲了。

「收拾一下,轉場拍別的。」

一伙人,浩浩蕩蕩的離開夜店。

那個攝影師藉著上廁所的機會,把視頻傳給了歐陽銘的助理。

歐陽銘在練習室里,指導著一個公司新組建的女團。

助理推門進來,在歐陽銘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有個視頻,您看一下!」

歐陽銘點頭,跟女團的十幾個姑娘告別後,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助理把視頻連接到電視上。

視頻開始播放,不到十分鐘就結束。

歐陽銘摸著下巴,發了一段威信,一個青年走了進來。

「林工,你看一下,這個視頻怎麼處理,能看着不像是在拍戲?」

被稱林工的青年看了一遍,說道:

「給我半小時。」

「好!」

半個小時后,歐陽銘看着被精心剪輯過的視頻,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大山哥,我這有個視頻,或許能讓你擊敗狗仔之王,榮登寶座!」

歐陽銘撥通一個電話。

「視頻我看看,如果可以,我免費幫你清理三次麻煩!」

歐陽銘把視頻發過去。

「竟然是張子墨?哼!佟莉丫是我女神,我拍了三年都沒拍到黑料,被他撿了便宜!」

「這次你不脫層皮,我大山從此改行!」

張子墨躺在車上,李唚小心的看着,不敢打擾。

「子墨哥也太辛苦了,每一次的表演都那麼耗費精力,真讓人心疼!」

「哼!嘉興里的那些男藝人,沒有一個比子墨哥拍戲辛苦的,以後嘉興一哥,就是我子墨哥的!」

李唚陷入小幻想中。

張子墨的意識,已經進入超級影帝商城。

看了一眼餘額,張子墨有些小開心。

《唐人街探案》劇組,才給他貢獻了一千多的金幣。

可自己上的這幾次熱搜,就給自己帶來了幾萬金幣的收穫!

嘖嘖,要是天天上熱搜,金幣還不把餘額給爆了?

手裏有錢,心裏不慌。

張子墨認真的在超級影帝商城裏瀏覽起來。

「咦?」

「肌肉控制?神級被動技能,可以完美掌控身上每一塊肌肉!」

張子墨暗暗吸口氣,這幾個技能,不只是可以用在表演,要是用在功夫上。

甚至是海綿體上,那簡直······

需要六萬金幣才能購買。

張子墨看一眼餘額,剛剛好。

買了!

看着自己的金幣清空,張子墨卻十分興奮。

一股電流流遍他的全身,他瞬間發覺,自己可以感覺全身每一塊肌肉,並控制它們。

張子墨睜開眼睛,就看到正看這張自己出神的李唚。

shen手在李唚的腦門上一彈。

「哎呀!」

李唚一下回過神來,她揉着腦門,沖張子墨道:

「子墨哥,好疼的!」

「發什麼愣呢你?」

「沒什麼呀!就是想事情而已。」

「想什麼?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張子墨開玩笑道:

「你可是要當女主角的人,要是談戀愛可得慎重。」

李唚紅著臉,道:

「子墨哥,你別開玩笑,我哪有喜歡的人!」

「都臉紅了,還說沒有?」

李唚偷偷的撇一眼張子墨,說:

「人家真的沒有啦!」

看到張子墨那古怪的眼神,李唚狠狠在心裏說道:

「臭子墨哥,你撩了人家好幾次,還說這種話!」

「媽媽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一點頭不錯!」

「有胖迪,丫丫不滿足,哼!」

【求鮮花,求收藏,求評價!】

慶十一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10月1日到10月8日)。 既然是她病人的親屬,那她就要順道問詢一下最近恢復的情況,畢竟都是老首長,平日里居住的地方守衛森嚴,她也不方便親自上門去查看。

雲曦仔細和江夫人詢問了一番老首長的情況,確定沒什麼大問題了,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和養生方案,這才結束這個突兀的話題。

李淑苑感激的道了聲謝,原本還對這丫頭的醫術帶著幾分疑惑,這會兒倒是打心底的佩服了。

雲曦一轉頭就看到客廳里的三個男人一個勁的盯著她看,看得她又尷尬又囧。

轉過頭朝身旁的江二貨使了個眼色,江二貨訕訕的笑著回過神來,「小雲曦,我們江家承你這個人情,以後你要有什麼用得上的地方,我們江家一定幫忙!」

這算是他身為江家掌權人的承諾,也算是對她報恩了。

救人的時候雲曦本就沒圖什麼報恩,只是盡心儘力罷了,難得聽到江二貨這麼認真的跟自己承諾,倒是讓她有些不自在了。

「醫者父母心,二少客氣了,換了別人,我也會這麼做!」

「那……既然這樣,我們就先上樓給爺爺看看吧!」

「好!」

「謹之就先別上去了,在客廳陪我爸媽說說話吧,他們也有大半年沒見你了!」

慕非池朝雲曦看了眼,雲曦私底下輕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他不用擔心,轉頭朝江家夫婦禮貌的點了點頭,跟上江二貨的腳步上樓。

二樓第一個房間是江老爺子的卧室,方便老爺子的生活起居。

江承煥敲了敲門后推開門,領著雲曦走了進去。

空氣中隱約有股淡淡的藥水的味道,其中依稀還夾雜著些微檀香。

雲曦略微打量了眼諾大的卧室,比起樓下的奢華貴氣的裝潢,老爺子的卧室從床到沙發再到茶几和窗檯清一色中式古典的設計。

似乎是一早就知道她會過來,老爺子這會兒正坐在輪椅上,拄著拐杖坐在窗邊看著進屋來的倆人,凌厲的眼眸落在自家孫子領進門的丫頭身上。

小丫頭最近在他們這個圈子裡名聲大噪,他聽到的大都是對她的醫術的讚賞,小小年紀醫術絲毫不輸給那些十幾年臨床實驗的老專家老教授。

就連他這個寶貝孫子的舊傷,那麼多中醫西醫老教授都沒辦法的難題,她竟然也治好了!

「爺爺,我把小雲曦帶來了!」江承煥走上前,在老爺子輪椅旁半蹲下身替他蓋好膝蓋上的毛毯。

「江爺爺好!」隔著一段距離,雲曦禮貌的開口,沉靜的眼眸落在眼前清癯的老人身上。

和慕老爺子那樣剛直的軍人不同,江老爺子身上更多的是退居幕後老一輩商人的溫潤氣勢,一雙眼眸打量別人的時候既凌厲又深沉。

「小丫頭,你的名字,我可是聽不少老傢伙提起過,沒想到你小小年紀醫術精湛,聽說你在鄉下是跟著赤腳郎中學的醫術?」

雲曦點點頭,鄉下的事情她也只能胡扯一番,「是的,自己也喜歡醫學,所以考上大學以後學的也是醫學,身為女子,無力建功立業,那就只能盡己所能治病救人。」

。 下一刻,張御醫的兒子走到了蘇南卿的面前:「師妹,父親讓你沒事,在外面少招惹麻煩。」

「……」

全場忽然間都安靜下來。

眾人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張老,就連孟老都懵了,他甚至有一瞬間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可接着,他就皺起了眉頭:「師妹?張老,我怎麼不知道張御醫又新收了一個弟子?」

孟老質問完張老,就冷笑了一下,又看向了蘇南卿:「怪不得你一直說自己有證據,原來上次拜訪張家,就是為了這個?呵,真是好手段!拜了張御醫為師傅,就可以在今天理直氣壯了?蘇家真是好手段!處理公關危機,也絕對是一流啊!」

話里話外的意思是說,蘇南卿拜師是在作秀!

其餘的學生們聽到這話,更是憤怒起來。

周之蕾也回過神來,嘆了口氣:「豪門都這麼猖狂的嗎?做錯了事情,只會用手段來掩飾,從來不會承認!真是無法無天了!還有,醫科大學這麼維護她,難不成也是蘇家給了醫科大學什麼?」

這話就愈發過分了。

旁邊的記者們更是拿着相機咔咔的拍了下來,還有人錄了下來,準備發表文章,抨擊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