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李新河大喝,朝著楚楓殺去,攜帶者那巍峨磅礴的大山,鎮壓而下,萬道哀鳴,一座座山峰疊加在一起,宛若是要演化混沌神山。 楚楓出手,一隻大手橫空,可抓日月星辰,將那山峰抓住,將其直接捏爆,十分的狂暴,隨後一巴掌將一座座山峰拍飛出去。

這是摘星手,是天劍宗的鎮宗絕學,在書院之中楚楓看過這門絕學,如今將其施展而出,威力駭人。

李新河繼續凝聚出山峰,鎮壓而下,每一座山巍峨而磅礴,蘊含著無上之威,這是其道意顯化。

楚楓大手璀璨晶瑩,十分的強大,但在那一座座山峰的碰撞下,出現一道道裂紋,彷彿隨時都會嘣碎。

楚楓一躍而起,身後冰之羽翼出現,躲避開那山峰的鎮壓,身後陰陽神環浮現,陰陽交錯,化作一個巨大的陰陽磨盤,磨滅一切。

「轟。」

在陰陽磨盤下,那一座座山峰全都瓦解,崩潰。

李新河掌控大山,如今只剩下一座大山,那山峰不斷的暴漲,散發著混沌霧靄,高聳入天,鎮壓而去,帶著一股難以撼動之威,天地震動。

「不愧是李新河,居然演化出混沌神山,繼續下去,必將可以成就傳說之中的境界,」有人驚呼說道。

李新河所走的道路是一條古路,繼續走下去必將可以成就無上道境,不過那一境界想要達到很難。

李新河天賦很高,即便是比之那些頂尖妖孽也不逞多讓,只不過其走了古路,讓自身修鍊慢了下來,以至於從頂尖妖孽之中退下,變成一流的天驕。

李新河看向楚楓身後那陰陽磨盤,陰陽可演化混沌,他之所以要和楚楓交手不是因為仇恨楚楓,而是想要從其身上感悟什麼。

楚楓身後陰陽磨盤不斷的演化,很快化作混沌磨盤,可磨滅一切,混沌霧靄不斷的散發而出,混沌磨盤彷彿亘古永存,屹立於在那裡。

楚楓腦海之中響起在天河府血葬平原自己吃的那些草時的感悟,不斷的運轉體內的力量,身後混沌磨盤變得更加的強大。

磨盤運轉,可磨滅天地萬物。

「哈哈……就是這個。」

李新河看到楚楓身後混沌磨盤,瘋狂的大笑起來,整個人變得癲狂起來,他要看的就是眼前這個。

「朝聞道,夕可死。」

李新河大笑道:「想不到我追求了一生的東西今日終於見到,這就是最終極的蛻變,逆轉陰陽五行,重衍天地。」

「血祭。」

李新河渾身炸裂,化作虛無,隨後那血霧融入自身武魂之中,那有著混沌霧靄纏繞的山峰,瞬間散發出璀璨的光輝,霞光萬丈,神聖無比。

一座宛若是真正的太古混沌神山降臨,散發著磅礴浩瀚的氣息,鎮壓天地,混沌霧靄不斷的散發而出,神山要重衍天地,再現天地輝煌。

四周不少人在那神山下直接跪拜而下,他們無法承受那股可怕的氣勢,一個個面色蒼白,沒有想到李新河居然演化出一個如此可怕之物。

「這李新河真是一個瘋子,居然血祭自身,就是為了將自己武魂演化到極致。」有人忍不住怒罵道。

如今李新河的武魂全面復甦,爆發出的大道之神威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承受,就算是王者在這力量下也是難以抗衡。

楚楓感受到很大的壓力,不過好在他身後混沌磨盤抵擋住了那股威壓,在那股壓力下,他的混沌磨盤也在發生著變化。

楚楓感覺自己混沌磨盤只是一個初始形態,應該還可以繼續演化下去,不過如今他能夠演化出混沌磨盤已經是極限了。

李新河死亡,其武魂沒有消散,而是懸浮於天穹之上,神威浩瀚,無比的神聖,這一座混沌神山不是普通的山,是一件至寶。

武魂本身蘊含著大道之力,是天然的道寶,如今李新河將自身武魂全部激發,血祭自身武魂,這座山,被其祭煉成一個曠古爍今的無上至寶。

楚楓揮手打出一道道烙印,要將這山峰收起來,這是一件重寶,就算是聖者得知也將要瘋狂。

混沌神山光芒收斂,化作巴掌大小的山峰落在了楚楓手中,山峰古樸無華,上面有著天然的道紋,這是要朝著靈寶蛻變。

「將混沌神山給我交出來。」一聲大喝傳來,一個青年殺來,一指點出,洞穿虛空,這是一個強大的天驕,察覺到那山峰不凡,是一個完美的道胚,加以祭煉將會成為絕世寶物。

「錚錚……」

劍鳴之聲傳來,遠處一個身穿白袍的青年殺來,手中的長劍散發著寒芒,傲哦將一切都斬殺劍芒璀璨。

楚楓將手中的山峰投擲而出,瞬間變大,化作一個巨大的山峰朝著前方鎮壓而下,山峰落下,震碎山河。

眾多少年天才出手,萬道齊鳴,一道道強大的攻擊打出,轟打在那混沌神山上。

混沌神山堅不可摧,混沌之氣瀰漫,散發著大道光輝,鎮壓而下,虛空顫抖,轟隆作響,直接粉粹了眾人的攻擊。

眾人驚恐,沒有想到這只是一個胚胎,居然就有著如此可怕的威能,要是將其祭煉成功,必將是絕世聖器。

那手持長劍的白袍青年一劍橫空,將天地都斬開,那一劍斬在山峰上發出金屬碰撞聲響,混沌山峰沒有受到傷害,連一個痕迹都沒有。

混沌山峰橫空,鎮天地。

「轟。」

楚楓不斷的催動混沌神山,讓山峰不斷的變大,有著可怕的壓迫力,將下方的眾人紛紛鎮殺。

楚楓左手手持混沌神山,右手手持混沌磨盤,橫掃一切,將那些膽敢對他出手之人紛紛鎮殺。

「還有誰膽敢和我一戰。」楚楓站立虛空,傲視群雄。

下方眾人一個個臉色蒼白,渾身顫慄,目光之中充滿了恐懼,眼前之人十分的可怕,他們沒有絲毫的反抗。

楚楓將那些被自己擊殺之人的東西收走,隨後離開了這裡,如今他身份暴露,這裡距離天墟城不是很遠,如果有強者來這裡,他留在這裡可是找死。

在楚楓離開后不久,就有登天境的強者踏空而來,看到這裡的情景,臉色巨變,沒有想到那楚楓居然再一次的出現,滅殺了一群天縱之才。

楚楓的名聲再一次的轟動天淵州。

「真是可怕,殘忍,有滅殺了一群天驕,如今不知道誰還敢揚言要殺他。」

「上一次有人認為他是靠著戰界令殺的無數天驕,如今他可是憑藉自身實力,橫掃一群天驕。」

……

各個城池酒樓之中都在談論關於楚楓的事情,有人對於其十分的欽佩,認為其是真男人,膽敢一人戰各大世家聖地。

當然也有人認為其是在作死,一旦真的激怒了聖者,不要說是聖者,就算是王者出手,也是可以將其抹殺。

果然如他眾人所想象那般,很多大勢力震怒,派遣門徒是要殺楚楓,其中不乏聖者級別的存在。

「楚楓,我必殺你,為我兄弟報仇。」

一聲怒吼響徹天地,一個青年走出大山,其目光深邃,渾身散發著一股可怕的殺伐之氣,讓人不敢看向他,這是一個強大的天驕人物。

「楚楓,我必去其頭顱,用其屍體鑄就我的無敵之路,」有人狂妄的說道,要獵殺誅天劍持有者,成就自己的威名。

在虛空城和桃花山上楚楓殺了很多人,這些人其中有的是大有來歷之人,他們身後的勢力要為其報仇。

當然很多勢力是為了楚楓身上的寶物,如李玉峰死後所化的那個混沌山峰,那是一個終極道胎,可以將其祭煉成一個強大的聖器,甚至是可以成為傳說之中的神器。

天淵州不在安寧,許多聖地古世家紛紛有著強大的傳人走出,要去獵殺楚楓,奪取其身上的寶物。

這一次各大聖地和古世家派遣出來的人不是衍輪境,而是登天境的天縱之才,雖然很多人輕視誅天劍持有者楚楓,但內心之中對於其十分的忌憚。

誅天劍魂十大至尊武魂之首,擁有著無比可怕的力量,在衍輪境即便是圍殺,也難以將其擊殺。

那些大勢力不願意普通弟子去送死,直接派遣高一境界的天才弟子出手,將楚楓擊殺。

楚楓在天網上看到了最近天淵州的消息,臉上露出冷笑,自語的道:「想要殺了儘管來,到時候我看是誰殺誰。」

楚楓不懼這些人,就算是登天境的天才弟子,他一樣不懼。

惡魔前夫請靠邊 楚楓翻看從李玉峰儲物戒指之中得到的關於神環修鍊之法。

神環十分的玄妙,可以演化大道神通,可以蘊養各種寶物,修鍊到了極致,可以演化出一個世界。

楚楓從李玉峰的這些筆記之中得知,神環的修鍊,不一定是要先修鍊神通,然後演化神環,可以先修鍊神環,然後慢慢的在神環之中演化神通。

這是楚楓以往從沒有了解道的,以往他認為一個神環一種大道神通,如今李玉峰的這些資料,重新拓新了他的眼界。

想要修鍊本命神通需要神環為載體,但擁有神環不代表著擁有本命神通。

有古老記載上記述,神環是武者溝通天地大道的橋樑,武者想要感悟天地大道,需要一個橋樑,而那個橋樑就是神環。

武者可以通過武魂感悟大道,但只能夠感受到武魂所擁有的大道之力,無法感應天地其他大道。

神環的作用就是連接武魂和天地大道的橋樑。

在上古時代,武者並不具備武魂,那個時候武者同樣是可以凝聚出神環,後來天地發生巨變,很多東西都消失在歲月之中。

到了如今這個時代,武者演化神環都是需要修鍊神通道法,根據神通道法來修鍊出神環,這樣修鍊得出的神環本身就有了與之對應大道之力,無法改變神魂屬性,演化其他的大道神通。

李玉峰從一個古老遺迹之中得到修鍊神環的古老手札,上面講述了關於神環的奧妙,不過那個手札破損嚴重,很多關鍵地方失去了。

李玉峰從中不斷的參悟,最終開闢出一個新的修鍊之路,想要成就自己的無敵之路,重演武魂。

楚楓取出李玉峰所化的混沌神山,神山混沌霧靄纏繞,散發著一股大道之威,這個山峰是一個強大的道胎,可以將其祭煉成強大的秘寶,同時如果將其煉化,可以直接獲得強大的本命真器,日後可以憑藉這山峰證道。

「你真的死了嗎?」楚楓看著眼前的山峰喃喃自語的說道,他感覺李玉峰沒有完全的死去,這個混沌山峰是李玉峰武魂所化,而武魂本事是武者神魂一部分所化,可以說是武者另一種具現化。

楚楓感覺李玉峰的真靈依舊還存在,就在這山峰中,其這是以另一種形式存活下來,一旦涅槃重生,將會直接蛻變成強大的存在。

不過,楚楓對於這種方法不怎麼感興趣,這種方法前提條件是需要拋棄自己身體,讓自己蛻變成另一種形態。

楚楓想到自己日後化作一把劍,雖然可以在重新修鍊成人身,但那個還是自己嗎?

「枷鎖?」

楚楓翻看李玉峰的筆記,在上面看到了關於枷鎖的介紹,李玉峰所記載,每一個武者體內都是有著枷鎖,而那個枷鎖鎖住自身的力量,需要打開枷鎖,才能夠釋放出屬於自身的神環。

枷鎖是李玉峰的稱呼,對於那種束縛是什麼,李玉峰不知曉。

筆記上記載李玉峰根據他所獲得修鍊之法,成功的演化出五個神環,用自身神環蘊含自身的武魂,修鍊五種不同的功法,讓武魂發生蛻變,以此來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這個李玉峰還真是一個人才,」楚楓十分欽佩李玉峰。

李玉峰原本是頂尖的天驕,在十歲的時候踏足修鍊,十三歲修為達到了先天紫府圓滿,被譽為北天府最為強大的天驕之一。

後來李玉峰沒有走正常的修鍊之路,而是另闢蹊徑,想要重演自己武魂,對自己的大道之路重新勾畫,不想因為自己武魂是什麼屬性,就去修鍊什麼大道。

李玉峰偶然得到了古老的傳承,從此走上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這條路很難走,使得他失去了天才的光環,有很多人在背後嘲笑他。 楚楓按照李玉峰手札上的記載,開闢神環,這種開闢之法十分的玄妙,體內的力量不斷的運轉,將自身的精氣神不斷的抽取,然後構建出一個特殊的存在,溝通天地之力。

一道道奇異的符文飛舞,在楚楓身後顯化,這些符文構建一個通道,不過很快就嘣碎,彷彿天地不準其存在。

按照李玉峰手札上的記載,神環是一種境界,奪取天地造化,溝通天地大道,宛若是一方小世界,衍化萬法。

天地能量不斷的匯聚而來,一道道符文飛舞,密密麻麻,將這天地淹沒,璀璨奪目,散發著大道光輝。

同時楚楓身上的血氣在不斷的消耗,他的精神也在消耗,身軀變得消瘦起來,直接開闢神環對於自身的消耗十分的巨大。

在那密密麻麻的符文之中,有著一個虛幻的神環凝聚而出,在那神環之中彷彿有著一個真實的世界一般,裡面混沌霧靄浮現。

神環當空,吞噬天地精華,方圓的天地靈氣瘋狂的被吸收,進入神環之中,那神環如同是一個無底洞一般,無法被填滿。

隨著不斷的吸收天地精華,神環越來越凝實,在其中有著瑞霞瀰漫,散發著大道光輝,一道道光輝垂落,洗滌楚楓的身軀,讓他身體發生蛻變。

楚楓感覺十分的舒服,全身感覺暖洋洋的,就好像是冬日裡曬著太陽一般,十分的舒暢,他感覺自己可以通過神環溝通天地,這是之前那三個神環所不曾擁有的。

通過新開闢出的神環,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這無垠的天地,感受到天地的浩瀚,沐浴在那光輝下,精神得到了一種洗禮,在發生蛻變。

「這就是開闢初始神環的好處,」楚楓臉上露出笑容,這種開闢之法十分的玄妙,之後他可以憑藉此法,開闢九大神環。

九大神環當空,鎮壓寰宇,至於神環之中的道法,日後可以慢慢的尋找,不用因為無法尋找到何時的道法,而耽誤自身的修行。

原本楚楓還在為沒有何時的道法神通而擔憂,不曾想遇到了如此玄妙之法。

「咕嚕……」

突然楚楓感覺自己十分的飢餓,彷彿一年沒有吃飯一般,餓的他兩眼發光,艱難的道:「想不到居然還有著這種副作用。」

楚楓十分的飢餓,急忙的取出身上的食物,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開闢神環他體內的力量在急速的消耗,此時他才注意到,自己如今變成一個枯骨了。

很快,楚楓將自己身上的東西吃完,依舊是感覺十分的飢餓,開始獵殺山脈之中的妖獸,補充自身的氣血。

楚楓感覺十分的奇怪,自己丹田之中有著許多神力,但那些神力無法彌補自身身體所需,那種飢餓來自於自己身體本源。

「開闢神環,難道消耗的是自身生命本命?」楚楓心中狐疑,對於這種神環修鍊之法他知曉的不是很多。

之前修鍊此法的是李玉峰,只是如今對方不知死活,無法詢問。

「李玉峰當時一心求死,難道是自身生命無多?」

楚楓想到了一種可能,如果真的是如此,那麼這種開闢神環之法就太過恐怖,他可不願意消耗自身生命本源開闢神環。

命都沒有了,開闢出再多的神環又有什麼用。

楚楓也算是膽大,獲得了新的修鍊之法就直接修鍊,根本沒有去想是否能夠成功,這種開闢之法很多古老的勢力都知曉,不過很少有人修鍊這種修鍊之法,因為沒開闢一個神環需要消耗大量的本源之力,越往後消耗的越大。

生命本源是最難以修鍊,一旦受損,不是靠著普通的藥物所能夠彌補,這也是為何,很多強大的存在,晚年很少有能夠壽終正寢的原因,因為少年時代,生命本源受損,晚年會死的會很快,難以活得最高年限。

吃了幾隻妖獸之後,楚楓感覺那股飢餓感消失,他面色凝重,感覺這個方法雖然可以開闢神環,但副作用很大。

楚楓打開通天盤,登上天網查看關於這種開闢神環,很快就查到了,當看到上面的介紹,他恨得要揍人。

這種方法不算是絕對機密,很多古老的勢力都有,同樣修鍊的人也不少,不過大部分都是開闢兩三個,留給未來的絕世神通道法。

因為一旦根據神通道法修鍊而成的神環日後很難改變,除非是本身從絕世大神通蛻變的小神通修鍊成的神環,可以花費大代價逆行修鍊成大神通神環。

很多絕世天驕都會盡量凝聚出神環,凝聚出六七個之後,就不在修鍊本命神通,而是將剩餘兩三個開闢出初始神環,等待未來尋找到合適的神通修鍊。

一旦修鍊此法,接下來只能夠依照此法開闢神環,右神通演化神環無法做到,這是楚楓最為擔心。

修鍊初始神環需要消耗大量的生命本源,一個普通武者最多開闢三個初始本源,而且開闢第三個,生命本源會消耗嚴重,會出現老態,想要修鍊第四個初始神環,需要藉助生命道果補充自身生命之力,但生命道果這種東西十分的珍貴,就算是聖人也難以獲得,就算是獲得也不會輕易賣出去,因為需要生命道果為自身延命。

楚楓本打算開闢出九大神環,九環當空,鎮蒼穹,不曾想自己九環的夢想要破碎了,日後最多修鍊成六環。

同時,楚楓確信,李玉峰不是想死,而是自身活不長了,生命本源消耗過重,不得不捨棄身軀,想要另類再生。

楚楓繼續查閱關於神環修鍊,不過天網上只是粗略的記載,沒有詳細的解析,他登錄一些天網上最大的銷售平台通天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