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學高手?您從哪裡看出他們是高手?」尹智慧吃驚的喊道。

「你看他們坐在那裡好像根本就沒什麼不適應。由此就可以看出他們是高手。」中年人努努嘴。

「為什麼他們要有適應?」中年人嘿嘿一笑:「前天我住那間總統套房地時候。一不小心把冷氣機剛給搞壞了,差一點凍成了冰棒,現在你看他們一伙人,出了你說的姓金的抱著膀子以外,都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除非有高深的內力再能寒暑不侵。」

「爸爸。你又叫小姐了吧!」尹智慧嗔怒道。

「什麼啊,男人嘛,有那個需要而已。」中年人明顯在這個話題上害怕自己的女兒。

「我不管,你不是說過這一輩子只對我媽媽忠心么?」

「你媽媽都死了五六年了,總不能讓我憋出內出血吧,女兒,你不是男人,你不懂做男人的辛苦,再說。我跟他們只是**交流。在我心目中你媽媽永遠都佔據著主要位置。」

「我沒說不相信您啊,對了。老爸,你說他們是高手,那您能不能看出他們高到了哪種程度?」尹智慧好奇的問。

中年人搖搖頭說道:「這哪能看出來,需要和他們過幾招才知道。」

尹智慧點點頭不吭聲,因為此刻那個唐風開始和部下說話了:「金哲秀,明天你讓利兆天,冷屠鋒,李天雄他們三個陪你去找軍火商人,買幾件乘手的武器,同時打聽一下這區最弱小地黑幫是誰,他們地地盤在哪裡。我和厲絕鈴去偵查偵查。金哲秀向唐風問道:「老大,這最弱小的黑幫是指擁有地盤地呢,還是沒有地盤的?

「當然是擁有地盤的黑幫了,那些沒有地盤地黑幫我們去消滅他們有什麼好處?難道你這麼快就收集到情報了?說來聽聽。」唐風揮揮手說。

金哲秀笑道:「嘻嘻,我哪都沒去。哪有可能收集到情報,不過以前在釜山混的時候對於首爾的黑社會組織也有一點了解。」說到這金哲秀拿起一個水果咬了口后才繼續說道:「首爾南部的江北街由十多個黑幫佔據,是火併事件最多的一條街,這十個黑幫都很弱小,隨便挑一個就行了。」

「嗯?他們這麼弱小,附近的黑幫怎麼不吞併他們?」唐風好奇的問。他對於金哲秀的成熟已經不吃驚了,畢竟通過地獄版冰火九重天磨練的人,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不能算是普通人了。

據唐風所知。鬼王在操練金哲秀地時候,將他單獨置身與幻境中的殺戮戰場,這小子足足死了一百多次,不是被敵人用刀砍死,就是被敵人的烈馬踐踏而亡,要麼就倒霉的死在強弩之下。洪水之中……試想,一個在意識中死了上百次的人,還有什麼可怕的?!所以說現在地金哲秀已經算是脫胎換骨了。「嗨,那條街是首爾南部地區最破爛的,平時都沒有什麼客人上門,沒有什麼油水的。而且那條街的黑幫份子都是些窮兇惡極的傢伙,所以附近的黑幫都不願犧牲大量人手去吞併一條沒有油水的破街。」嗯,既然這樣那麼你就去搞些武器來,等我打通關係組建黑幫后就挑一個目標下手吧。」唐風點點頭。

金哲秀突然興奮的說道:「老大,我們建幫的時候來個開門紅。把那條街的人全部殺光怎麼樣?」

日,這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樣陰狠了?難道是操練出地後遺症?!!

「笨蛋!」唐風狠狠地敲了一下金哲秀的腦袋,然後惡狠狠的說道:「被幻境磨練成白痴是不?全部殺光?到時候我們到哪裡去招收手下?你以為就你們五個人可以統一天下嗎?還有以後不要動不動就殺人啊什麼地。多動點腦筋!」

金哲秀摸摸腦袋委屈的說道:「老大,我本意不是這樣的,可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有點嗜血的衝動。」

嗜血的衝動?看起來還真是有後遺症,需要讓鬼王再將他改造改造。唐風暗自打定主意。

嘴上則道:「真的假地?!」

「嗚,當然是真的了!老大,我不要變成嗜血狂魔啊。老大救救我!」金哲秀可憐巴巴的抱著唐風大腿喊道。唐風腳一動,把金哲秀彈開后問道:「現在還有沒有那種嗜血的感覺?」

金哲秀晃晃腦袋后說道:「被老大你敲了下腦袋后,那種感覺就消失了。對了老大,你這樣敲我的腦袋手不會疼嗎?」

「不疼,還很爽,你有什麼意見么?!」

「哦,沒意見,真希望老大你總在我身邊時不時地敲打我幾下!」心中則道,媽的。好痛啊。老大的手比棒槌還厲害。

「還有,老大。我這讓你搞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大老遠地從釜山跑到首爾來搞黑幫,奉泰順他在釜山很囂張啊,我們就應該在釜山對付他才對。」金哲秀摸著被打的腦門說。

「你懂個屁,玩人的最高境界是什麼?不是殺死他,也不是玩殘他,而是奪走他最想得到地東西,打擊他地夢想!奉泰順最大的願望就是將他地青龍企業進軍到首爾,說白了,主要的就是想在首爾發展他的黑幫勢力,那我呢,我就給他來一個先拔頭籌,把首爾給攻陷了,讓他進軍個鳥啊,而我們呢,就在他氣急敗壞的時候再給他來一個反進軍,從首爾直接殺到釜山,讓他小子不僅夢想破滅連老巢也守不住,嘎嘎,那才叫爽呢!」唐風陰險地說道。

其實還有一個重點唐風沒有說,那就是釜山基本上已經被風泰順控制住了,無論是黑道還是白道的關係都已經根深蒂固,不容動搖。所以自己只有藉助首爾的黑道力量,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組建起強大的勢力,這樣以來不管奉泰順是想文斗還是武鬥,自己都能奉陪到底。

唐風他們閑聊了一陣后就各自回房休息,雖然唐金他們不需要休息,但起碼要做做樣子嘛,他們可是非常清楚自己正被攝像頭偷拍哦。

中年人關掉影像后對尹智慧說道:「女兒啊,你說他們口氣是不是大了點?居然猖狂到以為六個人就可以吞掉江北街?」

尹智慧搖搖頭說道:「既然他們能夠知道江北街的情況,那麼他們也清楚自己的實力,如果沒有這個能力,我想他們也不會說出這些話來。我比較擔心的是他們怎麼會擁有這些詳細的情報,從他們的對話中就可以聽出,他們所掌握的情報肯定不止江北街這個地方。」

中年人吸了口煙后說道:「我擔心的和你擔心的不一樣,我不怕他們組建黑幫后擴大勢力,我怕的是他們並不是單純的組建黑幫。」

尹智慧眉毛一挑說道:「可是他們不是說了么,他們是想對付釜山派系的奉泰順,奉泰順早已經多我們首爾的各大幫派虎視眈眈,可惜我們首爾幫派之間彼此不和互相爭鬥,不能夠一致對外,要不然別說他一個奉泰順,就是再多幾個我們也毫不畏懼!現在有人肯主動幫過我們對付他,應該慶幸才對!」

「女兒,做人不要太實誠,難道你就不怕除掉一頭釜山狼,養成一頭首爾虎?!」

「爸爸,你的意思我明白,這個姓唐的是有些古怪,他太過於自信了,或者說,太囂張了一點。」

中年人點點頭說:「嗯,我已經很長時間沒見過這樣囂張的人了,真想不出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會從釜山跑到首爾來鬧騰。看起來需要派一些眼線出去查查。」

「那我們需要和政府打聲招呼嗎?」尹智慧有點焦慮的問。

中年人搖搖頭說道:「打什麼招呼?韓國首爾其他勢力組建的黑幫還少嗎?多他們一個不多,少他們一個不少。再說了,我們這些流氓也沒有什麼義務為政府當眼線吧?告訴下面的弟兄,不要惹這幾個傢伙,只要不把火燒到我們身上,就隨他們怎麼鬧吧。」

「我們就這樣放任他們?」尹智慧吃驚的說,她不敢相信這是習慣把一切威脅在冒起前就消滅掉的父親說出來的話。中年人嘆道:「唉,難道你沒看到他們幾個時不時看著鏡頭嗎?他們早就發現我們偷拍了,可依然毫不在意的討論殺人放火的事,會這樣做的人要麼就是自大狂,要麼就是胸有成竹,你說他們是自大狂嗎?」說完,中年人低頭吸煙不再吭聲了。

尹智慧低頭咬牙切齒的捏緊拳頭,她非常憤怒唐風這幾個傢伙不把天道幫放在眼裡,心中打定了個主意,準備給那個唐風一個狠狠的教訓。如果中年人知道女兒的想法肯定會制止她的念頭,可惜中年人沒有可以讀他人想法的能力。 看著那個所謂的小姨子親膩的依在雷正陽的身上,持寵而嬌的模樣,趙子顏心裡暗暗的罵了一句,真是不要臉,這麼多人看著呢,竟然敢名目張膽的勾引自己的姐夫,哼,不過是一個大色狼,用得著這樣對他么好?

想歸想,但她終是不敢表露出來,反倒是趙子悅看著眼前的一切,雖然心裡深深的被震撼,但是她沒有開口問雷正星,只是心裡不停的翻轉思考著,她現在很明確的知道,在雷家,這個老三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雷正陽過來與趙家姐妹問候了一句,雖然趙子顏臉色並不太好,但雷正陽也沒有在意,最後走到幾個叔叔的面前,坐了下來,花韻霞很體貼的沒有再去煩他,每當這個時候,大家都知道,男人要商量重要事情了。

許妙麗一聲令下,說道:「各位,都來幫忙了,正陽與正星難得一起回來,大家各展手藝,給他們做頓好吃的。」

雖然趙子悅還沒有完全熟悉雷家環境,但這個時候也不得不站了起來,好在宋盈菲是過來人,很體貼的把她按著坐下來了,笑道:「放心吧,有我們就夠了,子悅可是第一次回來,坐在這裡就可以了,下次回來,我們可就不對你客氣了。」

幾女開始忙碌,連花韻霞也不例外,雖然她實在也幫不了什麼,而且還幫倒忙,但有她存在,開懷的笑聲一直未曾停過。

雷正陽坐下來,與幾個叔叔打聲招呼,就直截了當的說道:「爺爺,這一次回來,我想與大家商量一下北方的事。」

雷春平說道:「正陽,這件事前幾天已經商量過了,你二叔說的對,這件事目前實在不宜插手其中,不然會帶來無限的麻煩,而且還起不到一點作用。」

雷夏平卻是笑道:「那只是我的看法,老大,聽聽正陽怎麼說,也許他可以找到別的辦法呢,正星也是雷家一份子,只要能幫的,我們當然不能置之不理。」

雷秋平已經問道:「正陽,你說說看,有沒有什麼想法,大家可以重新商量一下,免得正星這傢伙整天沮喪著頭,心裡可是有些怨老爺子呢?」

「三叔,你不要冤枉我,我哪裡有啊?」雷正星開口叫不平了。

老爺子看了雷正陽一眼,問道:「正陽有想法?」

既然孫子提出來了,以他對孫子的了解,這小子一定是有什麼可行的辦法了,其實這幾天老爺子也想了很多,以雷家的利益來說,這件事不能插手,目前北方的事惹來了太多的眼光,弄不到會激起共憤的,反正又不關雷家什麼事,何必自找麻煩,但是正星的懇求,也不讓讓老爺子無動於衷。

兩種不同的念想,這幾天可是把老爺子折磨得夠嗆。

「這件事,雷家的確不能出面,不然讓別人以為我們雷家與那些事扯上關係就不太好了,爺爺不動,幾位叔叔不動,但我可以——-」

眾人皆是一驚,誰也不知道雷正陽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他可以。

雷正陽看著大家疑惑的目光,笑了笑說道:「整個雷家,所有人都要遵守規矩,唯有我不需要,規矩在我眼裡,就是狗屁,所以這一次,所有的事情交給我來做,爺爺,北方的事情雖然有軍刀組在處理,但是從我得到的消息看,這張大網此刻還沒有被撕開,韻月與軍刀比起來,終是嫩了點,手段不夠利索,我想我可以幫她一把。」

「我去北方,不為雷家,不為趙家,只為我自己,因為花韻月是我的女人,而且她被人欺負了,我想我放肆一回,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吧」

老爺子眸里精亮一閃,說實在話,要處理這件事,有兩個很大的困難,一是著手點很難找到,也就是說雷家找不到借口插入此事,二是北方的水太深,就算是插手了,也無法徹底的把對方摧毀。

但是雷正陽的話,卻非常正確,拋開這件事本身,他以花韻月男人的身份插手,卻是無人可以說什麼,必竟上次獸化基地的事,已經有了先例。

老爺子不是一般的智慧,很快就明白了,連雷夏平也笑了,看了著雷正陽笑道:「正陽,不得不說,二叔都開始佩服你了,這個方法不錯。」

雷老爺子問道:「需要爺爺幫你做什麼?」

雷正陽看了看窩在沙發里的四叔,笑道:「看看四叔,都窩在沙發裡頭去了,也是時候挺挺身子了,這樣總窩在那裡,可是會影響身體健康的。」

「你自己窩著也就罷了,把我大哥也帶壞了,爺爺,你說我哥在北方軍區混了這麼久,資歷也夠了,若機會合適,提提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雷夏平心裡一驚,看了老四又看了看雷正星,見他們有些茫然的樣子,不由驚聲的叫道:「好,好,正陽,這果然是好辦法,爸,正陽的辦法好,若是處理得當,說不定北方的力量會全部被我們掌控,老四窩在那裡已經很久了,級別也到了,也該動動了,樹挪死,人挪活,這個機會難得。」

老爺子當然也不傻,聞言也不由的笑了起來,很是安慰的說道:「正陽,那就看你的了,若是事情果真如你說的那樣發展,京城的事你不需要擔心,爺爺會斬斷某些人的念想,讓他們無話可說。」

除了老爺子與雷夏平,其他的人都不知道雷正陽究竟在說什麼,不是沒大沒小的說自己的四叔么,怎麼老爺子不僅不生氣,反正如此的興奮呢,雷正星不明白,趙子顏不明白,反而是趙子悅有些明白了。

看著雷正陽,她也不得說在心裡說出佩服兩字,北方固然是一潭渾水,這個時候沒有人敢沾,但是雷正陽以紈絝之名,為了自己的女人出手,在外人看來只是意氣之爭,可是卻可以暗中做很多事,最重要的,哪怕是失敗了,對雷家也沒有一點損失。

而且聽他說的話意,似乎這一次也可以把雷家的老四動一動,據趙子悅所知,雷家老四級別已經夠了,只要運作妥當,說不定可以代替父親,執掌北方軍區,現在父親發生了這樣的事,能全身而退就已經相當滿足了,其他的,也不能多想。

雷秋平也不懂,不懂他就問,看了看雷正陽,又看了老爺子,問道:「正陽,是不是想到辦法了,什麼辦法,與老四窩在沙發上有什麼關聯?」

老爺子卻是站了起來,說道:「你們都留在這裡,正陽,跟我進來,說說你的詳細計劃,這件事不論是對趙家,還是對我雷家,都是相當重要的一件事,絕對不可以馬虎,必須做到最好,知道么?」

看著雷正陽跟著老爺子進了書房,連幾個叔叔都只能在外面等,雷正星也有些羨慕,說實在話,他也進了書房幾次,但幾乎都是進去挨罵,沒有與老爺子商量事情的機會,雷家的大事,實在還沒有他靠邊的份。

許妙麗走了過來,看了場中眾人,沒有看到老爺子與雷正陽,就已經有些不滿的叫道:「老爺子是不是又把正事拉到書房裡說事了,真是的他都忙得昏頭轉向了,還拚命的要他做事,你們幾個大爺們也不覺得臉紅。」

「大嫂,這個能者多勞吧,其實我也想多做點事的,但是爸看不中我的能力,我也沒有辦法。」雷秋平站起來,很是有些傷懷的說道,表明著不被老爺子看中,很委屈的樣子。

「你還敢說,你看看你,這幾個月來胖了多少,你再看看正陽,這幾個月瘦了多少,有沒有良心的,不把我家正陽當人是吧」

說的也是,娶了老婆受到了周到的照顧,能不胖么,雷正陽這很長一段時間,都在訓練揚天盟的人手,除了一周一天的回家,他基本與他們是同吃同住,能不變得又瘦又黑么,見所有人都看著他,雷秋平有些委屈的說道:「好了,大嫂,我知道錯了,我明天就減肥,一定減肥,要不把我身上的肉割幾斤給正陽吧,算是我這個三叔給他的補助了。」

「拜託,老三,你就這肥膘,我看著就想吐了,不要再說了,大家都受不了,老2,說說乍回事,剛才正陽說的話我沒有聽懂,你智商高,給我們解釋一下吧」老四雷冬平覺得剛才的事與他有關,但他是一個軍人,對這種政治的玩意不太善長。

雷夏平端起茶,輕輕的壓了口,說道:「聽不懂就不要問了,反正到時候就知道了,現在就看正陽是不是真的能做到,這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大嫂,我們知道你心疼正陽,可是正星也是你兒子,現在他有困難,兄弟間應該相互幫忙的,再說了這件事,不僅僅是為了正星,也是為了雷家,你就多擔待了。」

雷春平也說道:「妙麗,正陽也這麼大的人了,也該為家裡多做些事了,他有這個能力,而且爸又相信他,累就累點吧,平常大家對他不是特別好么,關鍵時刻就該他出頭,再說了,那小子不趕不走的,有事才可以激發他的鬥志嘛」

———————-

—————————–

第五章搞定了,正好一個小時,現在月票還差五張,就可以爆出六更,我碼字了,希望大家努力,十二點之前再來看,如果沒有670,大夥洗洗睡了。 第二天,為了凸顯金哲秀未來黑道老大的身份,由利兆天三個太子爺陪著著,咬著根雪茄,一搖三擺的走出了帝豪酒店大門,也沒有叫車,就這樣徒步走上街頭。

而唐風則帶著鬼王厲絕鈴,坐著帝豪酒店提供的轎車朝首爾南區的娛樂場所開去。

不過車子開出二十分鐘的時候,就在路邊停了下來,司機回頭對唐風說道:「抱歉,尊貴的先生們,出了這裡就不是天道幫的勢力範圍了,我們天道幫的車子不能進入其他幫派的勢力範圍,請您下車換過一部車吧。請放心,沒有幫派人會傷害下榻帝豪酒店的貴賓的。」

唐風聽到這話點點頭,和鬼王兩人下車了,他沒有留意到那個司機嘴角露出一絲獰笑的暗自低語道:「嘿嘿,是的,南區的幫派不會傷害帝豪酒店的貴賓,可是那些不屬於幫派的人卻不一定哦。」

唐風下了車和鬼王兩人開始在街邊等車的時候,一個賊眉鼠眼的瘦小青年,有意無意的靠過來,當他就要撞到唐風兩人的時候,鬼王猙獰一笑,飛快的捏住了那個小青年的手腕,咔嚓一聲,那小青年就捂著手腕哀號起來。

唐風明知顧問道:「怎麼回事?」

「哼,他想偷東西。」鬼王才剛說完,那個哀號的小青年立刻叫嚷起來:「你污衊人!我堂堂的白領階級會偷你的東西?大家快評評理啊這幫傢伙隨意傷害人啊!」

隨著這個小青年地叫聲,四周閑逛的人群立刻一窩蜂的涌了過來,這些手拿棍棒的傢伙開始紛紛指責唐風不對。幾個模樣兇殘的傢伙更是叫嚷著要給唐風一個教訓,並且開始摩拳擦掌準備動手了。

唐風一看這場面就知道對方是有意謀的,因為這幫所謂的「白領階級」怎看都和高尚的白領工作沾不上邊,簡單一句話,這些準備向自己動手的人是某個幫派請來地秘密打手。看來韓國首爾也不是一十分和諧的地方嘛,不知道哪個幫派會對剛來首爾還沒有一天的自己這夥人下手呢?這個不用多想,一猜就可以知道是那個清楚自己來首爾幹什麼的天道幫乾的好事了。

有了這層認識的唐風也不多說,對著那個手腕斷了還指著自己叫罵地小青年,當面一拳把他給轟倒在地。

唐風身邊的鬼王看到唐老大動手了。就更不客氣了,鬼王發威,非同小可,立刻對四周的人群拳打腳踢起來。這兩個傢伙都是超級變態的東東,那些秘密打手哪裡是他倆的對手,好運點的也被打斷幾根肋骨斷手斷腳慘叫不已。不好運的被他們轟中腦袋當場休克。

四周不知情地遊客和黑幫份子獃獃地看著這起突發地鬥毆事件。才開始沒多久就塵埃落定。並且是人少地一方獲得完勝。人家兩個赤手空拳地人對二十多個手拿木棍小刀地人。不但把對方打得全部趴下。而且自己衣服一點血跡一點皺紋都沒有。不是完勝還能是什麼?他們在驚訝於唐風他們居然如此厲害之時。也有些好奇唐風這伙如此厲害地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唐風打完架后。幾輛接到報告地警車才呼嘯而來。車子一停。幾個下車地警察一邊向唐風說著公務繁忙未能及時趕到深感歉意地話。一邊叫人把地上躺著地殘廢人拖上車運走。

看起來唐風讓利大亨提前和警察那邊打過招呼沒白費。這些人還是很給自己面子地。

至於現在還要不要區偵查偵查對手地勢力。那就不必了。至少唐風已經知道自己很不受這裡幫派地歡迎。所以沒什麼好說地。干吧。用暴力解決一切。

回到帝豪酒店地唐風。一進房就發現金哲秀和利兆天四人正在擺弄著一大堆地武器。有四把衝鋒槍。六把大口徑****、近百顆手雷、七套單兵使用地防護裝備。更為誇張地還有六筒單兵火箭筒。

金哲秀一看到唐風立刻站起來歡喜地喊道:「老大。搞定了?」

邪王寵妻無限:逆天三小姐 唐風:「搞定個屁,不過這裡的人十分好客,二十幾個人想用拳頭歡迎我們,最會反被我們用拳頭歡迎了回去。」

「不是吧?這裡地人居然離譜到這個程度?」金哲秀張大嘴巴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說。

「沒什麼好奇怪地,別看是韓國的首府,人員素質還是低啊。對了,你們地這些武器哪兒搞的?」唐風邊檢查武器邊問道。

「根本不用去哪搞。在街上隨便找個人問問哪有軍火賣。沒一會兒工夫就有一大批的軍火商人找上門來。」金哲秀說到這突然哭喪著臉說道:「嗚嗚,老大。不管是住酒店還是買軍火全是你們掏的腰包,一出手就是上百萬美元,可是我呢,別面上是僅次於你的重要人物,可是卻像一個小癟三一樣是個窮人一個,腰裡沒鈔底氣不足啊!」

唐風一邊穿戴防護裝備一邊笑道:「好啦你,唧唧歪歪些什麼呢?等到我們邪風社一成立,我就給你的戶口裡打進去二千萬運作資金,這總行了吧?」

「哇,老大萬歲!嘻嘻,我要把江北街建設成全首爾最墮落的一條街!」金哲秀興奮的喊道。

「墮落一條街?你還不如把那條街的建築全部剷平了,建造一個巨大的夜總會呢。」穿好防具開始佩戴武器的唐風笑道。

「對呀,我要建造一個最為雄偉的夜總會。嘻嘻,老大,這出錢的事就麻煩你了。」老早就整裝待發的金哲秀笑嘻嘻的說,這話才剛說完,就心急的問道:「老大,是現在出發嗎?」

唐風把全息頭盔戴上後點點頭說道:「是啊,我們再不走,酒店老闆就要來趕人了。」

「趕人?」金哲秀有點吃驚的說:「我們可是這裡最尊貴的客人耶,他們敢趕人?」

「笨蛋,我們現在已經是黑幫人員了!」唐風說著敲了金哲秀的腦袋一下。

與此同時,房門被打開,數十個拿著****的大漢簇擁穿著一身黑色緊身服的尹智慧走了進來。

尹智慧看到唐風六人全副武裝的打扮,不由得條件反射的按住自己腰間的****,而她身後的數十個大漢也在同一時間舉槍瞄準。

尹智慧看到唐風他們被數十把槍瞄準依然有條有序的整理裝備,不由懊惱的示意手下放低槍口,然後上前一步說道:「唐風先生,我們酒店不歡迎其他幫派的成員在此居住,請你們儘快離開,昨晚的房錢就算是我們招待各位了。」

唐風點點頭說道:「好的,謝謝你們的招待,我們這就離開。」說著就率先朝門口走去,不過當唐風經過尹智慧身旁的時候,唐風突然停下,打開玻璃面罩,對尹智慧露出個邪笑后低聲說道:「你請的那些白領階級真的很沒用啊,我連根毫毛都沒傷到,他們就全像死狗一樣的躺在地上了。」「你……」尹智慧急喝一聲,可惜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因為鬼王和利兆天他們四道冰冷的目光讓她動彈不得。

當唐風幾個人離開后,她才渾身是汗的癱倒在地。

唐風這六個人就這樣扛著武器,大搖大擺的往江北街走去。雖然遠了一點,但也沒有辦法啊,因為他們根本找不到車輛來乘搭,街上的行人和車輛一看到他們六個立刻掉頭就走。搞得唐風大嘆自己失策,怎麼不會想到先買一部車子呢。

在經過一家警局的時候,那裡的警察激動的不能行,這是什麼世道啊,不法分子扛著火箭炮在警局門口溜達。

於是全體高度戒備,唐風給予他們的答覆是俺們來自香港,在韓國這片外景地拍攝電影,名字叫做《香港奇兵大戰十三街區》,屬於槍戰片,扛著的傢伙其實都是道具。

警察又不是傻逼,雖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可還是要履行檢查,在唐風和鬼王的攝魂**下,所帶武器順利通過「道具」的審核,再加上唐風拿出的由韓國部長級人物簽發的拍片許可證,那些警察們是歡送而出,有幾個警察還請求不要酬勞,能夠在影片當中客串一把。

唐風對他們的回答是當然可以,在劇情發展到最後,你們會有演出機會的,到時候儘管拿出你們平時的模樣來扮演自己就行了。

此話一出立刻美得那幾個警察不能行,大聲吆喝著當時候要把媽媽做的最好的泡菜拿到現場讓大家嘗嘗。

唐風六人感慨:首爾的警察實在是太可愛了! 坐在書房裡,老爺子的神情很冷峻,這一次北方之事,的確非同小可,京城各大家族都紛紛的斬斷與其聯繫,而雷家在這個時候涉入,在很多人看來並非理智的行為,但雷老爺子也知道一點,越大的利益,就伴隨著越大的危險。

之所以答應雷正陽,除了失敗之後的雷家並沒有太多的損失之外,還有老爺子對這個孫了的信任。

「正陽,這一次你不能動用雷家的人手,在你沒有撬動足夠的利益前,我也會就此事保持沉默,更不會有人幫你,你可明白?」

雷正陽當然明白,他去北方,只是他私人的行為,與雷家沒有任何的關係,一旦失敗了,回家只需要關關禁閉就行了,也影響不到雷家,所以這是雷家自保的前題。

「放心吧,我本就沒有準備動用雷家的力量,爺爺,說實在話,揚天盟初訓成型,我想借這一次的機會試試刀,如果可以,我會把北方徹底的整理一次,像北狼幫,我已經忍了很久,這一次我會讓他們消失。」

老爺子擺了擺手,說道:「這些事不需要告訴我,正陽,爺爺相信你,爺爺只想對你說,成不成事都不重要,算是天意,但不論如何,你都要保重自己平安的回來,知道么?」

第一次,老人把感情放在家族利益之上,也許他也知道,失去這個孫子,雷家會失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