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跪下!知不知道丑哥的必殺技是天外飛仙和覆雨劍法?況且丑哥有九陽神功護體,外帶凌波微波裝逼,丑哥能輸給這殺馬特?」

「樓上是剛通網么?瞧見丑哥今天這身裝扮了么?都說過了,不能夠泄露身份。要是讓人知道了丑哥的廬山真面目,丑哥恐怕會被判刑的。那啥,天外飛仙,覆雨劍法,這些成名絕技,丑哥一概不能用。」

「丑哥你練了什麼秘密武學?方便透露一下么?」

……

「呵呵呵呵……各位書友,大家不急,都說過了,今天我的目標是連勝十場,闖入青雲榜,誰攔我,我就滅了誰。包括……這個斷刀少年在內。」黃小龍用心念在直播間里放出豪言。

一看直播間人氣,已經達到850萬,如火如荼,不過現在直播內容暫時與黃小龍本人無關,所以打賞並不多,零星有些小額打賞罷了。

斷刀的五名對手,已然是不弱,乃是曾經連勝過五場的強者。

斷刀龍行虎步,直取對手,一刀斬出,刀光如潑墨,果然比前面四場更快,刀光一閃,人頭落地。閃電也沒有他的刀光這麼凌厲,這麼可怕!

這一戰,幾乎將看台上所有觀眾的眼球,吸引了過去,群情聳-動——

「怎麼突然冒出一名可怕如斯的快刀手?連續五場了,沒有人能夠擋住他一刀。太可怕了。」

「難道,青雲榜上,會出現第六十八個名字?」

「你們想多了,連贏五場,固然厲害,但越到後面,對手越強,你們認為,斷刀少年,還會一刀秒殺?太高看他了!不過,再贏兩場應該有機會…我去押注!」

「不管怎麼說,這斷刀少年,今日是在武塔中成名了。說不定會被權貴招攬。」

……

二皇子與慕容夜所在的包間。

「哈哈哈哈哈~~~~~·」

二皇子和慕容夜,相視大笑,皆十分得意。

慕容夜是用全部身家,去押斷刀連勝十場,踏入青雲榜。二皇子殿下,也跟著押了不少。

「慕容兄,斷刀沒有讓你失望吧?」二皇子篤定品了一口香茗。

「斷刀這一招刀法,果然非同小可,似乎每一戰之後,他的氣勢反而會拔升一截。」慕容夜喜動顏色。

1:500的賠率,足以讓他賺到做夢都要笑醒的程度。況且,以後斷刀成長起來,一定會成為他的臂助。

「嗯…斷刀這一招刀法,沒有名字,不過,連揮九刀之後,刀勢會蓄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第十刀,便是他的必殺技,削破一切。就本皇子知道的,斷刀揮出第八刀時,可以將一滴水珠分成十五份,揮到第九刀時,隔空斬斷瀑布;揮到第十刀時,人便是刀,刀便是人,幾乎秒殺任何先天鍊氣士,也曾經斬斷過一名沖穴境武者的左臂,雖然他自己也受了重傷,但這越級傷人,已經是了不起的戰績了。」二皇子笑著解說道。

「也就是說,斷刀的最強狀態,是在第十場對決?那他踏入青雲榜,沒有任何懸念。」慕容夜再度感嘆,自己這回是撿到寶了。

神劍山莊另外四名弟子,也是趕緊站了起來,要將自己的全部身家,押在斷刀身上。他們已經深深信服斷刀的戰力。

雖然,這個時候押注,賠率會降低不少,但只要斷刀踏入青雲榜,他們同樣可以賺到手軟。

「哈哈哈~~~想去押注,這便快去吧。」慕容夜笑著揮了揮手。

……

斷刀戰至第六場。

「這…這…」那劉猛的最好戰績,是連勝過六場,這時,他滿足了與斷刀一戰的條件。但事到臨頭,卻是有些驚恐了。

「劉猛,你還不快去?」棠夫人不屑的笑了笑。「你不是揚言,要替我,廢掉斷刀少年么?哼!自大狂!若不敢戰,立刻給我滾出皇城!」

「是,夫人,劉猛出戰!」劉猛狠戾的瞪了黃小龍一眼,便是直接步出。

黃小龍心道,你麻痹,你瞪老子幹嘛?又不是老子非要你去送死!

戰台上。

劉猛與斷刀對峙。

劉猛的武器,是一桿方天畫戟。

劉猛全身真氣一提,以孤注一擲的氣勢,沖了上去,然則,刀光一閃,戰鬥結束。

劉猛的頭顱,如皮球一般在戰台上滾動。

四面看台上,登時響起山崩海嘯的狂吼聲——「斷刀!斷刀!斷刀!斷刀!」

戰台上,斷刀的神色表情,毫無變化,眼神麻木,嘴角噙著一抹譏誚與不屑的冷笑。彷彿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事情值得他關心,也沒有任何人值得他多看一眼。

第七場!

棠夫人手下的宋春罡出戰!

斷刀的刀勢更強,一刀砍出,刀氣如龍捲風過境,吹得宋春罡思維都似乎停頓了,同樣是一刀秒殺,沒有懸念。

這時,斷刀的氣勢,已經宛如魔神一般,全身衣袂都在無風自動,亂髮飛揚,殺氣滔天,戰台上的溫度都驟降了下來。

「這兩個廢物!」棠夫人悻悻道。不過很快就柔聲對黃小龍道。「丑老,妾身認為,今日,你就沒必要去戰了…那…那斷刀少年,恐怕是要登臨青雲榜了,你若是對上了他,這個……這個……妾身可是擔心的很…」

「哈哈哈哈哈~~~~夫人不必擔心,本人的戰意,已經壓制不住了!哈哈哈哈!夫人,本人這便下場……」終於,黃小龍也是站了起來。

直播間的書友數量,已經暴漲到1000w,這時,黃小龍準備出戰,將氣氛直接引爆了……

「丑哥要出戰了!爽!草泥馬,我丑專治各種不服不爽!」

「在這個風起雲湧的戰場上,暴風少年登場,在戰勝烈火重重的咆哮聲,喧鬧整個世界!

「硝煙狂飛的訊號,機甲時代正來到,熱血逆流而上,戰車在發燙,勇士也勢不可擋!」

「e-on!逆戰,逆戰來也,王牌要狂野,闖蕩宇宙擺平世界!」

「oh!逆戰,逆戰狂野,王牌要發-泄,戰鬥是我們倔強起點,我要操控我的權勢,張揚我的聲勢!」

「是時候打賞一波了!」

「丑哥的麒麟臂已經發作了!土豪們,飄紅在哪裡?」

……

——————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比起先前市區里隱藏著的那個小賭檔,這裡的這個規模真的大多了。

不僅別墅里用上了屏蔽信號這樣的手段,而且三五步就一個保安,而別墅之外,周圍的小路路口也都守著人的,要是有沒有打過招呼的人想闖進來,很快就能收到通知,快速地安排人疏散。

這些明面上負責安保的人要是一涌而上,她自己倒是沒有問題,要帶著郁璟走也行,就是會嚇到郁璟而已,可以的話還是讓郭恆護著郁璟,她自己來個「誤打誤撞」跟著往外沖好了。

「可以的。」郭恆以為凌蓁的意思是擔心他一個人能不能護住兩個,「不用擔心,我的手錶裝了微型定位儀,就算有信號屏蔽,他們應該也追蹤到附近了,只要到時我們離開了信號屏蔽的範圍,收到我發的信號之後他們就會出現的。」

「那就好。」在他們到來之前,凌蓁已經聽郭恆說過通過系統協調了這邊的警局請求協助辦案了,聽郭恆的話之後也不奇怪。

這個果園的範圍挺大,已經超出了系統的掃描範圍,他們目前身處果園的中心地帶,系統掃描不到果園的最外圍,因此也不知道郭恆所說的支援隱藏在什麼位置。

支援能夠及時趕到最好,要是趕不到,實在不行她暴露就暴露了吧,被郭恆看到了也沒啥,至於郁璟,到時把他拎到角落讓他自己藏好,黑燈瞎火的他也不一定能看到什麼。

倆人回到三樓之後鄭東他們果然覺得他倆上個洗手間的時間未免太長了,灼灼的目光分明是想問他們怎麼才回來。

也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凌蓁一回來郁璟就眼巴巴地看過來,一副飽受摧殘的滄桑模樣。

凌蓁見狀沖他招招手,郁璟忙不迭地跑過來,一動腳才發現鄭芳穎挽著他的手。他把胳膊從鄭芳穎的手裡抽出來,改成拉她的手向凌蓁走過去:「姐,你們怎麼這麼久?」

一句話問出了在場人的心聲。

凌蓁笑了笑:「我們見玫瑰花開得美,去賞了會花。」

眾人都沉默了下。

最後還是鄭東率先打破了沉默:「還是玩猜點數嗎?桌子在那裡。」

「好啊。」凌蓁往那桌走去。一進門時其實她已經讓系統幫忙掃描過了,這桌上也沒有設置什麼動手腳的機關之類的。

可能也主要是這玩意它跟玩撲克那樣身上藏著紙牌必要時換一兩張不一樣,搖出來的骰子搖骰手自己也不知道會是什麼點數,再給瞎動手腳,要是本來人家猜錯的,被這麼多此一舉之後反而誤打誤撞對了,這莊家輸得冤不冤哪?

不過這裡的搖骰手水平看起來比鄭東那個小賭坊的人高明多了,搖得那叫一個花樣百出,不過雖然看著花架子多,但主要操控的是聲音。

搖骰手先生自帶音效,一邊搖一邊不時呼喝一下,要是凌蓁真的是靠聽聲去辨認點數的,怕是就會大受干擾。

可惜她不是。

這一次凌蓁第一把就押了十萬。她振振有辭:「反正也是贏回來的錢,輸了也不可惜。」

聽得鄭東一口老血悶在喉嚨,吐不出咽不下。

他按說好的那樣跟著凌蓁下注,不過下得並不多,只下了一千塊。反正下多下少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區別,因為已經說好了他在賭場里的輸贏都不作準的,索性下少一點,要是贏了也不至於太過心疼和懊惱。

接下來是奇迹出現的時間,凌蓁第一把就贏了30萬回來。跟在小賭坊時一樣,贏了之後凌蓁就收起了本錢,只用贏來的30萬下注。

第二把全押30萬。

這裡的人已經得了鄭東的通風報信,知道凌蓁是個聽力很厲害的玩家,但是發信息打字麻煩,鄭東也沒有說得很詳盡,這個為凌蓁而準備的搖骰手並沒有想到凌蓁竟然是這種畫風的,再加上第一把凌蓁就來了個開門紅,第二把見到她把贏來的30萬都押上,搖骰手嘴角抽得跟裝了電動馬達似的。

30萬出,120萬進。

第三把,繼續120萬全押,收回480萬。

這一桌上本來有兩個人,凌蓁他們過來時,見到一下子來人太多,那兩個玩家就走開了,因此這裡就只有搖骰手加凌蓁六人。

因此雖然凌蓁一下子贏了三把表現驚人,但是桌旁的人因為各種心理不約而同地忍住了沒驚呼,在旁人看來這張賭桌還是一片風平浪靜,但是搖骰的那個已經不可避免地跟鄭東的那個搖骰手一樣,冷淋淋漓了。

在第二把的時候,搖骰手已經把這一桌備用的錢全賠給凌蓁了,第三把又輸了后他問凌蓁還要不要繼續玩,「……如果繼續玩的話,就先記著賬,到時一併結算。」

按一張百元鈔票的重量是1.15克來算,480萬已經超過了55公斤了,再加上先前的31萬,已經差不多60公斤,凌蓁算到這裡搖頭:「不玩了,再玩下去太重了不好拿,下次再來吧。」

搖骰手嚇得骰子都掉了:還來?

不過很快他就想起來他們是有依仗的,沖凌蓁露出一個八顆牙齒的微笑:「歡迎客人下次再來。」如果今晚過後你還敢的話。

480萬的現金凌蓁他們幾個的背包都動用也裝不下,不過賭場很貼心地提供了一個行李箱。看著滿滿的一箱錢,郁璟被這些鈔票映得眼珠子都變成粉紅色的了,凌蓁也高興得很,抬頭沖鄭東道:「東哥,太謝謝你了!有了這些錢,我就不用貸款啦,可以全款買房了。」

鄭東本來勉強擠出微笑的臉色一凝。

凌蓁還看到送他們出院子的人瞪了鄭東一眼。

鄭東的臉色更凝重了。

凌蓁心中呵呵:這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鄭東不甘心自己的三十萬被她贏走,而且他已經知道在賭坊里設的套是套不住她了,因此故意引他們來這裡,覺得這裡的高手一定能贏她,還胸有成竹地約好了分成。

說好的裡應外合贏走凌蓁的錢,結果卻反被她贏了幾百萬,這會肯定被這個賭場的人懷疑他有問題了。

上了車,因為已經跟郭恆約好由他護著郁璟,凌蓁就把行李箱給拎到身邊盯著。

郭恆見她一副財迷樣,興高采烈的樣子完全不像假的,覷著機會後趕緊附在她耳邊提醒:「賭博是違法的啊親,賭資是要上繳的。」

凌蓁:「……不對啊,卧底贏來的錢不都是可以自己處理的嗎?」

郭恆:「醒醒,那是電影。」 黃小龍戰意一飆,剛剛站起來,直播間便是一片片的飄紅,看來,從其他渠道過來的讀者,土豪也是不少的。

一看直播積分,已經接近9億了。

棠夫人親眼見識了斷刀的殺伐果決,邪魔一般的刀法,關心則亂,連連勸阻黃小龍。在棠夫人看來,黃小龍身為三大宗十五名新秀中,腦域闊度最低的,實力恐怕…堪憂!怎忍心讓他以身犯險!

「夫人不必多說了…」黃小龍瀟洒一笑,雖然臉容被猙獰的面具遮住了,但眼神中的笑意,卻也是讓棠夫人一僵。

忽然,黃小龍想起一事,急問道。「對了,棠夫人,我可以押注自己么?」

「原則上是不可以,但許多武者都委託他人,對自己的勝負場次,進行押注。丑老,你若想押注,妾身替你辦理就行了…可……」棠夫人還想苦口婆心的規勸幾句,但黃小龍眼神中的決絕,卻是讓她再也無從出口。

「那好,夫人,我若押注自己連贏十場,踏入青雲榜,賠率是多少?」黃小龍眼珠子轉動了幾下。

「是1賠500……但,但那是不可能的!丑老…難道你想押自己強勢沖入青雲榜?」棠夫人駭然尖叫,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在這包間中伺候著的小廝與眾婢,眼中都流露出不屑的笑意,暗道……這神秘兮兮的面具人,難道瘋掉了?棠夫人如此看重他,他卻不領情,真是不解風情,還妄想押注自己連贏十場,太癲狂了!

「1賠500?」黃小龍眉毛一跳,他知道,在皇城武塔的賭場中押注,不但可以押世俗金銀珠寶,還可以押丹藥!

旋即顫聲道,「棠夫人,借我100枚『培元氣脈丹』全部押我連勝十場……我隨意玩一把。若棠夫人有雅興,自己可以多押一點……」頓了一頓,黃小龍神秘兮兮的道。「夫人,不要錯過發財的機會,若能將全部身家押上去,夫人搖身一變,必然富可敵國…哈哈哈哈~~~~」

「這…」棠夫人早就對黃小龍傾心,過往那些個面首,早就被她忘得一乾二淨,一顆心全部都在黃小龍身上,有幾回即便是往那處潑灑風油精,腦海中也是在幻想著黃小龍,因此,她對黃小龍的話,倒是有些言聽計從的味道。

「那…那妾身替丑老押100枚『培元氣脈丹』,妾身自己也多押一些。」棠夫人點頭稱是。

「夫人,等著數錢吧…哈哈哈哈~~~~·」大笑一聲,黃小龍揚長而去。

「給我幾張押注單據。」棠夫人連忙對包間里的小廝道。

那小廝滿面狐疑的遞了幾張空白單據給棠夫人。

「培元氣脈丹,我手頭上暫時沒有,先押上100枚吧。我若輸了,會想辦法籌措給武塔賭場的。」棠夫人一邊填寫單據,一邊說道。

作為皇帝的親妹妹,這點面子還是有的,那小廝畢恭畢敬的道。「夫人不必客氣。儘管先填寫上去。」

頓了一頓,那小廝忍不住提醒道。「不過…夫人,這樣賭法,幾乎…必輸無疑。武塔之中,已經有一年沒有誕生過青雲榜武者了……」

「他不會敗的!」棠夫人面色發寒,嚇得那小廝差點跪下去。

填好幾張單據后,交給小廝。

小廝拿過來一看,差點嚇暈過去!

原來,除了替黃小龍押100枚培元氣脈丹,棠夫人自己的確也押了不少,甚至將皇城中的幾處房產,都一併押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