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總,直到剛才我才感覺到你的誠意,不錯,我很喜歡。榮家那個丫頭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不說,我也不會讓你們榮氏集團為我頂缸的。該屬於我的責任,就是我的。你們榮氏集團會有很好的發展前途,我相信就算是丟掉某些渠道,也還會有其餘通道。」蘇沐笑道。

榮臻挺心底狂喜。

哈哈,今晚的所有付出總算得到回報。要是說蘇沐到這時候都不吐口表態,那麼他的所作所為都將是徒勞無功。那樣榮氏集團必然會面對其餘企業的蠶食,自己是知道這群人的貪婪。只要是有利益可尋,他們斷然不會錯過。

但現在有了蘇沐這話,榮臻挺就能高枕無憂。

陳氏集團當作我的後天,我還有何畏懼?

「多謝蘇先生,我會跟隨蘇先生的。」榮臻挺說道。

天命道尊 「榮臻挺,你…」

朴春元還想要繼續說什麼,卻在這時被蘇沐再次打斷,他瞧著滿身紅酒的朴春元,心底越發不屑,「朴春元我剛才的話,你如果沒有聽清楚,我可以再說一遍。我想現在你最應該做的事情不是留在這裡打嘴官司,而是趕緊回去吧。我敢保證,你要是不走不回去,真會後悔的。」

「你?」

朴春元剛想要再說什麼,蘇沐又是再次打斷,他轉身沖著眼前的人群一角看過去,聲音平靜著道:「戚顏,難道到現在你還想要躲著嗎?」

「人家哪有躲藏,只不過是不知道你到底是想要人家出來還是讓人家繼續這樣站著。」戚顏心底這樣嘀咕,但卻不敢將這話真的說出來。

這事和戚顏有什麼關係?

還有為什麼戚顏會這麼聽話的站出來。

誰都不是傻子,誰都知道戚顏在如今的港島代表著什麼。傾城珠寶的總裁,身後有最為神秘的跨國巨鱷撐腰。

只要有一點可能,所有人都會想要討好戚顏。哪怕是朴春元,哪怕是榮臻挺,都想有機會能夠和戚顏搭上線。傾城珠寶他們倒是沒有放在心上,他們所在乎的是戚顏背後的跨國巨鱷。

而現在這一幕那?徹底的挑戰著眾人的承受底線。

在外人面前一向是很為鎮定很為坦然很為高傲的戚顏,竟然隨著蘇沐的這句話,就那樣很為乖巧的站出來。而且誰都能夠從她的臉上感受到一種有些畏懼,有些恭敬的神情。

「蘇先生。」戚顏站在蘇沐面前畢恭畢敬道。

全場傻眼。 是誰能夠讓戚顏如此畢恭畢敬?

是誰能讓戚顏如此心甘情願的屈服?

蘇沐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擁有這種能力,這刻就在所有人的愣神中,最為驚喜的莫過於榮臻挺。在短暫愣神后的他,這時候心底開始大狂喜起來。

他知道自己賭對了,不但是賭對了,而且還是賭的如此驚心動魄。今天這個經濟論壇過後,自己不但會和陳氏集團扯上關係,還能夠和傾城珠寶背後的跨國巨鱷有所聯繫。

這不是誰想要就能要到的。

這絕對是大驚喜。

「戚顏,剛才我的話你聽到了吧?」蘇沐淡然道。

「是。」戚顏點頭道。

「那就好,榮氏集團從現在起,可以嘗試和傾城珠寶進行下合作。還有就是榮氏集團如果願意的話,也可以和陳氏集團進行下深入合作。至於說到某人,戚顏,將我的態度傳達回去。我想有些人的有些公司,不適合再這樣繼續囂張下去。」蘇沐淡然道。

「我明白。」戚顏笑道。

「榮總,這樣你滿意嗎?」蘇沐微笑道。

「滿意,滿意,蘇先生,我…」榮臻挺真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什麼。

「行了,我知道你的態度就成。像你這種熱血又富有正義感的企業家,就應該是多多的加以支持。我相信榮氏集團在你的帶領下,也必然會從上到下的灌輸正確的思想文化,對吧?」蘇沐問道。

「肯定。」榮臻挺保證道。

蘇沐點點頭。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停留,他掃過全場,不知是什麼意思的搖搖頭,然後轉身就走出去。榮臻挺和戚顏緊隨其後,隨著兩人離開,朴春元的臉色當場難看的要命。

朴春元又不傻,他這時還能不知道事情出現轉折了嗎?眼前的人分明就是一頭老虎,是一頭扮成豬的老虎。該死的,你怎麼能夠這樣欺負人?你有陳氏集團當後台,還能夠操控傾城珠寶的後台。你和我在這裡玩什麼玩?我能夠和你玩的起嗎?我有和你玩的資本嗎?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就在朴春元的失神絮叨中。其餘人也都開始從這裡離開。他們知道現在最為關鍵的事情,就是想方設法的搞清楚蘇沐的身份。以前他們是千方百計想要和陳氏集團真正掌握話語權的人有所聯繫,卻一直沒有辦法。

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能夠和陳氏集團,和神秘跨國巨鱷財團都有聯繫的人出現。又怎麼能錯過?

絕對不能錯過。

樓下。

當在大廳中正調戲著服務員的陳紅頂看到蘇沐走下來后。就趕緊走上前。而隨著陳紅頂的走上來。榮臻挺臉上的神情越發的精彩起來。他知道歸知道,現在真正看到蘇沐和榮臻挺的關係,還是感到更加強烈的撞擊。

「陳少。」榮臻挺趕緊道。

「榮臻挺?」陳紅頂挑起眉角。「怎麼?難道說你們榮氏集團非要和我兄弟將那事算清楚嗎?還是說你們囂張慣了,非要讓我兄弟給你們個交待。如此我就給你們個交待,給你們榮氏集團個交待。」

「不是那樣的。陳少,不是那樣的。」榮臻挺驚慌的搖手道。

「紅頂,不要在這裡嚇唬榮總。那事我和榮總已經說清楚了,現在榮總跟著我,是想要看看你們陳氏集團有沒有和榮氏集團合作的項目?這件事情就這樣吧。」蘇沐笑道。

陳紅頂瞧向蘇沐,蘇沐沖他點點頭,陳紅頂就知道蘇沐說的是真的。儘管不知道在樓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想必絕對是有利於榮臻挺。不然蘇沐是不會這樣做,要知道蘇沐當初沒有勸阻自己,放任自己對付榮氏集團,就已經是表明了他的態度。這時轉變肯定是有所原因。

「行,我知道了。」陳紅頂笑道。

「走吧。」蘇沐道。

「好。」陳紅頂道。

等到陳紅頂和蘇沐從這裡上車后,那些從紫荊花經濟論壇上下來的人才出現在大廳,當他們看到蘇沐和陳紅頂背影的瞬間,越發證實了心中的猜測。蘇沐和陳氏集團的關係是很為親密,不然陳紅頂這位陳家大少能夠親自過來壓陣,這放在以前,陳少是斷然不會做這事。

「榮總咱們有段日子沒有一起喝茶了。」

「我聽說新開了一家高爾夫球場。」

「榮總我那裡最近剛弄到點小玩意,有空欣賞下?」

……

榮臻挺知道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什麼,心底高興的同時,卻越發的保持著低調。他知道蘇沐能夠一言給自己帶來這種優越,也能夠一言就剝奪掉。做人該低調的時候就要低調,不能夠過分的高調。那樣只會讓你陷入到悲苦的環境中,讓你整個人在墮落中癲狂。

「如果說,我要是能夠將紫荊花經濟論壇給蘇先生拉過去。相信他應該會樂意見到的吧?有著如此的投資團在,相信是能幫到蘇先生的。」榮臻挺心底陡然升起這個念頭。

當這個念頭升起的瞬間,榮臻挺就越發的難以控制。不能控制的結果就是他果斷的走向戚顏,「戚總,我這裡有件事情需要你幫我把下關。」

「好說。」戚顏微笑道。

「這邊請。」

蘇沐是不知道榮臻挺和戚顏在這邊說什麼,這時候的他已經對紫荊花經濟論壇沒有什麼興趣。簡單的將在樓頂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后,陳紅頂那邊就開始憤怒。

「這個該死的什麼破棒國娛樂公司,我來收拾就是。敢這樣對付你,不就是擺明要掃我的顏面。在這港島,我們陳氏集團還沒有怕過誰。再說你現在在老佛爺那裡受到的待遇,是比我要好的多。要是讓老佛爺知道,你被人這樣羞辱,那會比我更加抓狂的。」

「現在天還早,我原本說好是在家裡過五一的,這不和你過來,我連接我爸媽的時間都給錯過了。今天是五一最後一天,明天就要上班。我要是坐飛機的話,現在還能夠趕上回去。這樣,我現在去向老佛爺告辭,你給我訂飛機票,我今天就回殷玄縣。」蘇沐說道。

「今天就走?」陳紅頂問道。

「是的,今天就走。」蘇沐說道。

「那行,你也不必訂票。我之前過去是想要保持低調,現在事情都已經辦妥。你就沒有必要保持低調,我送你回去,就坐我們家的私人飛機。我們陳家的私人飛機是有屬於自己的航線,只要和空管部門協調好就成。我現在就打電話安排,回到陳家城堡也就差不多了。」陳紅頂道。

「好。」蘇沐道。

蘇沐現在是真的想要回殷玄縣去,在葉惜沒有在的情況下,他是沒有多少心情遊玩港島。這幾天在這裡也見識到了一些事情,至於說到更加深入的就等以後有時間再說。想到蘇老實和葉翠蘭今天會在商禪市住著,要是自己再不回去,他們沒準就會離開,蘇沐就必須回家。

陳家城堡。

陳家老佛爺聽到蘇沐的話后,倒是勸說了兩句,發現蘇沐很為堅決后,就沒有再多說什麼,「那就回去吧,代我向你的父母問好。如果說可以,我過段時間會過去看你的。」

「是,奶奶。」蘇沐笑道。

「那就走吧,我給你準備了一些小東西,你回到那邊用吧。」老佛爺說道。

「多謝奶奶。」蘇沐說道。

在蘇沐離開之前,陳青祖和他也談了話。除卻他們兩人外,是沒有誰知道談話內容。就連陳紅頂當時都沒有在身邊,可見這次談話的重要性。能夠肯定的是,當這場談話結束后,陳青祖臉上的神情是非常激動的。

「蘇先生。」

就在蘇沐坐上飛機之前,他接到了榮臻挺的電話,說實話他現在對於接到榮臻挺的電話倒是有些意外。在蘇沐這裡,榮臻挺的事情已經是告一段落,他是不會再多說什麼,榮臻挺只要按照自己安排的去做就成。

「榮總,有什麼事情就說吧。」蘇沐說道。

「不敢,是這樣的,我們紫荊花經濟論壇…」

「好的,我知道了。」蘇沐隨意道。

那邊的榮臻挺在聽到蘇沐沒有反對的時候,心情是很為高興。這次是因禍得福,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事情會出現這種峰迴路轉。

「是榮臻挺吧?他想要將整個紫荊花經濟論壇真的那樣嗎?」陳紅頂問道。

「我哪裡知道,不過對我貌似是有好處。既然有好處,我為什麼要拒絕。再說我這次儘管是以公派的身份過來,但要是沒有點收穫,貌似也是不好的。」蘇沐說道。

「這說的倒是。」陳紅頂道,不過說完這話,發現蘇沐玩味的盯著自己,陳紅頂就趕緊道:「我說你那眼神是什麼意思?看得我都心裡膽怵。」

「你這次跟著我過來,應該是得到命令了吧?」蘇沐笑道。

「當然,就知道什麼事都瞞不過你的,我這次會去見下你老丈人。」陳紅頂道。

「哈哈。」蘇沐開心的大笑起來。 第三百八十章:戰召喚打賞和月票……

挑戰的人選都已經定了下來,接下來就是官面上的話了,蕭寒懶得應付這些人,也沒有留下來吃什麼酒席,直接帶著伽羅打道回府了,那裡可有可熱的人兒等著他呢!

「爺,您慢點兒,難道光明聖教連請吃一頓飯的錢都沒有?」寧馨兒好笑的望著狼吞虎咽的蕭寒說道。

「在他們那兒,我沒心情,再好的酒菜也不如家裡的吃的香。」蕭寒一邊咀嚼,一邊說道。

一般人達到神級之後,對口腹之慾就會逐漸的便淡,因為神級可以直接從自然界中攝取能量來維持自身的消耗,所以飲食就成了可有可無的一件事,最多也就是飲些酒水,吃點水果而已,牛郎織女夫婦幾百年就是這麼過來的,因為少有飲食,身體內雜質越來越少,人就越來越純粹,壽命自然就越來越長了!

蕭寒則與別人相反,一個人不吃飯,那還能算一個人嗎?況且美味的食物對味蕾的刺激也是一大享受,這就如同男人好色一般,身邊離不開美女,一旦身邊離開了女人,就渾身不自在,這口腹之慾也差不多。

所以,蕭寒身邊的女人,每個.人都有幾道拿手的菜,就算不會做的,也會偷偷的拜師學習,所以這一家,廚娘子倒是不少。

「明天的挑戰人選都定下來了嗎?」寧馨兒問道。

「差不多定下來了。」蕭寒點了點頭,「.對了,你是不是要求參加挑戰?」

「是的,那時候藍澤派人送來那.種要挾的紙條,我氣憤不過,就宣布要參加挑戰!」寧馨兒說道。

「這件事我要是沒回來,那可就是一件壞事,現在,變.成好事了。」蕭寒呵呵一笑。

「挑戰名單中還有我?」寧馨兒吃驚的問道。

「有你,不過是候補的,根本不會上場。」蕭寒說道,「這可.是一個揚名的機會,馨兒,你算是無心插柳了。」

「哦,上不了場,那有什麼意思?」寧馨兒不高興的說道。

「怎麼,你還真的想上場打一場?」蕭寒詫異的問道。

「怎麼,你不相信人家的實力?」

「不,不是,你的修為足以應付一般的高手,不過獸.人那都是經歷過無數次戰鬥過來的,你上去了也不是對手,還是不要有這個想法了。」蕭寒搖頭說道。

「我當時也就是.氣憤,不過如果不跟人打一場,我怎麼知道我現在厲害到什麼程度,我以後還要在大陸上行走了,你也總不能每時每刻都跟在我身邊吧?」寧馨兒說道。

「讓老四他們跟你比劃比劃不就行了嘛,挑戰就算了,再說能讓你直接出手機會少的很,不是有清叔嘛!」蕭寒打心眼裡不想寧馨兒出什麼事兒。

「冰雲妹妹說,這一次從獸人帝國回去之後,打算回嘯龍帝國一趟。」寧馨兒知道蕭寒體貼,芳心無比甜蜜,轉了一個話題說道。

「回去幹什麼?」蕭寒一愣。

「還不是因為你,冰雲妹妹跟了你,總不能連家裡人也不告訴一聲吧。」寧馨兒狠狠的白了蕭寒一眼。

「哦,嘿嘿。」蕭寒自得的一笑,「那就我們一起回去,正好五哥大婚,他邀請咱們去龍島參加他們的婚禮!」

「對呀,我怎麼沒有想到呢?」寧馨兒眼睛一亮道。

「冰雲一個人回去,我也不放心,這一次過去,索性上門把親提了,這樣冰雲也能名正言順的跟著我。」蕭寒說道。

「還是爺想的周到,這下冰雲妹妹該放心了,你親自上門提親,冰家還敢不答應?」寧馨兒笑笑道,冰家也是比較大的世家,世家大族對臉面很看中的,冰雲沒有父母之命,就這樣跟蕭寒私定終身,還發生了肌膚之親,這要是傳了出去,名聲定然不好聽,可若是蕭寒主動上門提親,定下親事,那這就沒事了,冰家也很有面子。

「不過冰鳳的事情,你打算如何處理?」寧馨兒接著問道。

「冰鳳,這關冰鳳什麼事情?」

「冰雲沒有對你說過,她跟冰鳳小時候的一個約定?」寧馨兒問道。

「哦,你說的是一起嫁人的那個約定?」蕭寒想起來了,冰雲是在他面前提過一次,後來就沒有再提過,那兩天,冰鳳的眼神都看他有些怪怪的。

「是呀,冰鳳也不錯的,爺不如把她也收了吧?」寧馨兒說道。

「收了,馨兒,你不會是故意的試探我吧?」蕭寒十分懷疑的道。

寧馨兒嗔白道:「我試探你幹什麼?」

「哪有自己老婆鼓勵自己丈夫娶妻納妾的?」蕭寒搖頭不通道。

「反正你那麼厲害,老婆這麼多,多一個,少一個無所謂的,不是嗎?」寧馨兒說道。

「我厲害,可也總不能看見誰,都往自己家裡娶呀?」蕭寒好笑道,「那我不成了種馬了嗎?」

「種馬?」寧馨兒咯咯一笑,「種馬不是挺好的嗎,別人哪有你這艷福呀!」

「本公爵鄭重的告訴你,我挑老婆是寧缺毋濫的。」蕭寒義正詞嚴,正氣凜然的說道。

「呵呵,爺,我還要告訴你一個秘密?」寧馨兒將兩片櫻紅的嘴唇湊到蕭寒耳邊,小聲的說道。

「什麼秘密?」蕭寒感覺身體有些發熱,這寧馨兒分明在故意的**自己身體內的yu火。

自從修鍊那個《蚩尤御女經》之後,蕭寒發現自己對男女之欲變得比以前強烈多了,當初霍小玉稍微的一**,要不是自己定力還行,差一點就擦槍走火了。

「咱們的聖女殿下暗戀你很久了。」寧馨兒嘻嘻一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