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玉凰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和我沐家作對的,只有死!」

十號冷寒地說道,柳玉凰的可怕,已經讓這些心智殘忍之人也有些害怕了!

而柳玉凰此刻已經被十號列為第一等棘手人物,再次遇到,他絕對會傾盡全力,以最強實力,最恐怖的手段,將柳玉凰給誅殺!

這時,柳玉凰已經飈飛出了森林,筆直地朝那君荷郡城衝去,因古田遺址,就在這郡城之中! 第991章為什麼,想要保護她?

南煙只覺得自己的心在跳。

而且跳得厲害。

看著這個人一步一步的走到面前,高大的身軀將眼前的陽光都遮住了,可是她一點都不覺得黑暗,因為哪怕是在暗夜無光的時候,這個人,也是她的太陽。

是她的光明。

眼淚,又一次涌了上來,她微微顫抖著看著他,全身的血液奔流,在耳朵里發出澎湃的聲音。

好像那一夜,海上的傾天波濤。

更讓她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祝烽也低頭看著她,看著她一臉蒼白,雖然一句話都不說,但身子不斷的顫抖,淚水也沿著臉頰,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的樣子。

她,一定被嚇得不輕。

任何一個女子,被一群男人那樣的圍攻,甚至被那樣的恐嚇,也一定不會輕鬆的。

他,原本也不是個溫柔的人,但這個時候看著她的樣子,卻覺得一顆心不由自主的就軟了下來,再開口的時候,自己聲音竟然把自己嚇了一跳。

溫柔得,陌生。

「你,沒事吧?」

「……」

南煙看著他,仍然說不出話來。

不僅僅是脖子受了傷,這一刻,但怕她毫髮無損,也一定說不出一個字。

她盼了那麼久的人,想了那麼久的人,此刻就在眼前,就在她最危急,最需要人保護的時候出現了。

怎麼會這麼好呢?

難道,是在做夢嗎?

她真的害怕這只是一場夢,如果自己開口說話,哪怕一點聲息,就會驚醒這個夢。

所以,她不敢開口。

只是在胸口不斷的震動,心跳得讓自己都覺得痛的時候,她輕輕的抬起手,伸向他。

「啊……」

「……?」

祝烽卻微微一怔。

她這是——在做什麼?

他並不習慣陌生人來觸碰自己,不管是身為皇帝,還是在前塵盡忘之後,他對周遭的人和物,都保持著幾分警惕。

但這一刻,他卻沒動。

只是,就在那顫抖的手指幾乎已經要觸碰到他的時候,突然,南煙感到眼前一黑,頓時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軟軟的倒了下來。

「唉!」

祝烽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接住她,將她抱在懷裡。

低頭一看,她竟然昏了過去。

她原本就虛弱,就在這些人來到之前,她幾乎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而受到了這麼大的驚嚇,又在瀕臨崩潰的一刻,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出現在眼前,那種極悲和極喜的心情相互交織,耗盡了她此刻的心力。

她靠在祝烽的懷裡,蒼白的臉頰貼在他的胸膛上。

氣息微弱,整個人軟綿綿的。

祝烽心裡一沉,一伸手將她打橫抱起,大步走到床邊,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

「貴,貴人……」

就在這時,旁邊響起了一個顫巍巍的聲音。

祝烽微微蹙眉,轉過頭去,只見那對老夫婦相互攙扶著從牆角站起來,顫顫巍巍的走過來:「貴人,你怎麼,回來了?」

他們說著的時候,一步一步的走過來,地上全都是那些人的屍體。

老兩口顫抖不已。

他們一輩子都是老實巴交的,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剛剛只是看著祝烽的身手,就已經嚇得全身發軟,此刻面對一地的屍體,更是快要昏厥過去。

祝烽看著他們,沉聲道:「嗯,我回來了。」

那老船工半是害怕,半是慶幸的說道:「幸好貴人回來了,不然這些人——」

他說著,看著地上的屍體,驚怕無比。

這,這該如何是好?

這些人都是寧王府的人,雖然剛剛他們叫囂著要殺人,可現在,他們被殺了,寧王府的人豈能善罷甘休?

但祝烽只淡淡的看了一眼,便說道:「你們不用怕。」

「啊?」

那老兩口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祝烽平靜的說道:「我在這裡,沒有人能傷害你們。」

「是,是。」

兩個老人也只能答應著。

祝烽沉聲道:「你們先出去,把門關起來。」

「是。」

兩個老人立刻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祝烽正要起身,突然感到胸口一沉。

低頭一看,竟然是南煙的手,明明已經昏迷,也感覺到她周身綿軟無力,卻用一隻手抓著自己的衣襟,不肯放手。

祝烽的腦海里,突然一陣震蕩。

這種感覺,好……奇怪。

好像曾經經歷過,好像也曾經有這麼一個人,這樣虛弱的靠在自己的懷裡,這樣抓著自己的衣襟。

而自己的心情——

他低頭看著那張蒼白的,消瘦的面孔,臉上的淚痕猶在,更讓她顯得脆弱無比,真的好像一個瓷娃娃,若沒有人的呵護,只輕輕一碰,就會碎裂。

他的心,跳得很厲害。

奇怪,為什麼只是看著這張臉,心裡那種不斷悸動的感覺,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心底深處涌動,想要破土而出一般。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對一個素味平生的女子,這樣的關注。

哪怕,已經離開。

他明明已經離開,也留了一筆足夠的錢給這個老船工,讓他照顧她,自己是可以放心,也應該放下的,卻不知為什麼,在走了一天之後,他的腳步,越來越沉。

腦海里她的身影,彷彿化作了實際的形體,化作了一塊沉重的時候,綁在了自己的腳上。

讓他,舉步維艱。

最終,他沒能抑制住心裡的不安和涌動,還是調轉回來。

而一回來,就遇到了剛剛那一幕。

當他己走近這個房子,聽到那些人對她說的淫邪的話語的時候,他只覺得滿腔怒火,一下子將自己快要焚燒殆盡。

那種怒火,甚至比在他皇城當中,面對群臣的阻礙,面對那些人刻意的隱瞞,還要更甚。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出手。

他也慶幸自己回來,慶幸自己出手。

當看到她蒼白的站在這些人的面前,承受他們的羞辱的時候,他只恨自己沒有早回來一步。

可是——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為什麼自己會因為她而想要回來?為什麼自己會想要付出所有的去保護她?

祝烽不明白。

他想要弄清楚,可是越想,越感覺頭疼欲裂,他靠在床邊,伸手扶住了額頭,因為頭部一陣一陣襲來的劇痛而發出一聲低吼。

「呃——!」

(本章完) 古田遺迹是一處非常特殊的遺迹,因為這處遺迹不光是在郡城之中,更是因為這遺迹很詭異,實乃靈極大世界發掘的遺迹之中少有的奇異遺迹之一。

正是因為如此,她本來準備在宗境之後再去探訪,不過現在情況不一樣,她要躲避甚至反擊沐家暗部,就必須要藉助這個遺迹!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古田遺迹乃是兩千五百年前留下的,那時候,大夏帝國還未建成,各個郡城各自為政,各郡之主都自封為王,佔領一處地方,連年混戰,是以,到處都是生靈塗炭,各處死屍堆積,陰氣,死氣,屍氣,怨氣不斷累積之下,便出現了一群以煉死屍死靈為主的「黑法師」,這君荷郡前身便是一個強大無名「黑法師」建立的王國,這黑法師到處燒殺搶掠,積累了大量的財寶珍藏,後來更是死在了仇敵的手中,但是他死亡之後,那掠奪而來的財富也一日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有人說,是無數死靈屍骨將那些財富給搬到了地下……

傳說真假已經無法考證,但是這遺迹之中,確實存在著讓柳玉凰達到宗境的物體!

上一世古田遺迹發掘出來實乃意外,一群少年在城中玩耍,無意之間進入到一棵十人巨木之中,觸碰到埋藏在歲月塵埃之中的機關,這遺迹便隨之開啟,因為觸碰到這遺迹的少年叫古田,便為其取名為古田遺迹。

古田遺迹一開,引得無數的英雄豪傑前來,當時她也慕名前來,不過卻是只撈到一些邊角料罷了,別說吃肉,就算是連喝湯都算不上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前來過,所以對君荷郡地形還算熟悉。

柳玉凰交上幾個金幣的費用便光明正大地進入城中,飛快地朝印象之中的地方進發。

君荷郡四面縱橫,四通八達,是一個大城,但是卻也能夠明顯地感受到,這裡面的氣溫要比外面低上幾度。柳玉凰跑了陣,卻是沒有找到那棵巨木。

「畢竟時間太久,對君荷郡的記憶還是有些模糊。」

柳玉凰一邊說著,一邊將四隻精靈釋放出來,將那棵大樹的形狀釋放出去,分四個方向,令他們協同尋找,這樣一來,能夠節約時間找到那棵巨大的古樹。

君荷郡之中的古樹確實很多,四個精靈傳遞過來的影像各有不同,很多柳玉凰直接否定,有幾棵樹有些相近,等到柳玉凰趕到之後,卻立刻否定,並不是那棵能夠開啟古田遺迹的古樹。

「上一世我趕過來的時候,這古田遺迹已經出現,地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只能夠大略地記住方向,不過這裡的古樹不少,一顆棵地找實在是費勁,恐怕我還沒有找到,暗部之人就已經殺過來。」

柳玉凰思索著:

「能夠打開古田遺迹樹定然是與眾不同,萬樹從中唯一一棵,我現在這麼盲目尋找並無用處。」

柳玉凰凝神沉思,將四個精靈全部召回來,她的思想全部都放空明,整個人坐在了一棟房屋之上。

這棟房屋乃城中一棟普通的房屋,裡面住著一家五口,男人每天都去工作,而女人則在家照顧父母和孩子,柳玉凰坐在房屋之上,卻是沒有人能夠察覺到。

柳玉凰現在幾乎和整棟房屋融為一體,思維放開之後,好像靈魂都飛到半空,飛到了這君荷郡的上方,目視四方。

她「看到」身下房屋女人輕輕地哼著搖籃曲哄著自己年幼的孩子睡覺,她「看到」街道之上各種人都在忙忙碌碌,各自干著自己的事情,她「看到」一群群的官兵在城中各處巡邏……她更是「看到」那些暗部之人都已經來到君荷郡開始四處地尋找著她,並且已經快要接近她所在的地方……

就在這時候,她的精神掃過一個個的地方,忽然之間,在密密麻麻的樹木之中,她「看到」一棵樹周身散發著朦朦的光芒,並不明顯,卻是一見之下,令人難忘。

「就是它了!」

柳玉凰立刻鎖定了那棵樹木,從房屋之上一躍而下,飛出了十多丈,就像是一片樹葉落被吹出,平靜地落在地面上,完全沒有引起下方房屋之中人員的任何反應。

唰唰!唰唰!

沐家三十個暗部人員踏屋飛了過去,緊接著,其餘一百多個法尊武尊也隨之掠過!

他們的速度太快,太快,除了這君荷郡的少數強者察覺到這群可怕的人之外,其它人卻是只感到一團黑風飄過!

「他逃不了了,他已經在這君荷郡停頓了許久,依我的意思,肯定是我的寒絕掌寒毒發作。」

十號身上一襲黑袍,殘酷冷靜,整個人如同一條毒蛇!

他們狂追而去,沒多久就看到了柳玉凰的身影!

十號一個揮手,三十個暗部殺手瞬間分開,從各個方向靠近了柳玉凰,準備對她發動著最終強襲!

柳玉凰一面狂奔、跳躍,很快就靠近了那棵樹,與此同時,她也察覺到了暗部追擊,那些人已經緊緊地靠近過來,並且已經準備撒下天羅地網,就如同是一群蜘蛛,已經拉好了捕獵的蛛網!

而很顯然,她柳玉凰就是他們眼中的小蟲子!

近了,近了,更加近了,他們很快就靠近了柳玉凰,距離也縮短了兩百米之內!

十號嘴角扯出一抹冷冽的笑容,現在對柳玉凰已經如同瓮中捉鱉,很快就要將其抓住!

忽然之間,四周飛出三十個暗部殺手,每人手中一件封鎖幻器,靈氣激發,封鎖幻器立刻發動,三十件的封鎖幻器立刻發動,將柳玉凰團團圍住,幻器上面光芒散發,方圓一里之內,空中、地下全部籠罩在幻器之中,簡直逃無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