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還早,我聽說這大宇島上有好幾個溫泉眼,咱們南苑就有一個,我們去泡一泡溫泉吧?」蕭寒提議道。

修紫衣輕微的點了點頭,臉頰不由自主的飛起兩朵紅暈,雖然她外表看上去比較開放,可實際上內心卻是一個相當保守的女人

只不過她偽裝的很好,就連精明如莫懷古都讓她給騙了

南苑的溫泉泉眼不是很大,可容納三四個人,又建在一處封閉的室內,因此倒也顯得隱秘。

與男子共浴,這恐怕是修紫衣平身第一次。

在池邊寬衣解帶,修紫衣難以抑制身體內的羞澀,解衣的過程幾乎是蕭寒一人所為。

外套,上衣、褲襪,直到裡面的軟甲,一層一層的在那雙熟練的手下剝落下來。

看上去這是一雙經常干這個的手,女人的衣服跟男人還是有些差異的,不熟悉的人是不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些動作的。

修紫衣這才發現,自己還有一絲緊張,臉頰上爬滿了羞澀的紅暈,身體也顯的有些拘謹,本能的雙臂彎曲於胸前,保護自己的**之處。

眼前呈現出來的**,其飄逸出塵、玉潔冰清之處,固不待言,而令人驚嘆嚮往之處,更在那纖纖合度的身段,襯托一對雪玉凝脂的**,搭配著水滑圓潤的香肩,低垂著嬌媚羞紅的秀頸,柔美到了渾然天成的地步。

玉質肌膚下蘊藏著淡淡的嫣紅,不但流露在修紫衣嬌嫩的於體上,也融入了她嬌美的羞赧容顏。

多麼完美的曲線,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每一處凸起,每一處凹陷,都是那麼完美,那剔透的嬌嫩**,象牙雕刻般瑩白的膚色,細巧渾圓的殷紅**和微微顫抖的動人姿態,都讓蕭寒看得神旌心動。

「我應該感謝莫懷古,是他把你留給了我。」蕭寒凝視著修紫衣,表情有些得意說道。

「你,你說什麼?」修紫衣很顯然沒有聽出,距離這麼近,男性陽剛的氣息直衝鼻孔,特別是那古銅色的肌膚還有那一塊塊隆起的肌肉,顯得異常的有力量,感覺身體有些發軟。

蕭寒伸出雙臂將只留一條褻褲的修紫衣懶腰抱起,然後進入池水之中,池水的溫度大概在四五十度左右,不冷不熱的剛剛好。

對男女之事,修紫衣雖然沒有親生經歷,但也親眼見識過,那是不陌生的。

多少次午夜夢回,她也希望自己醒來的時候,身邊有一個堅強的臂膀支撐著她。

池子的水不深,大約只及腰部。

手指輕撫在那雪白嬌滑纖細如柳的玉腰上,觸手只覺雪肌玉膚,晶瑩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嬌嫩,嬌美如絲帛,柔滑似綢。

修紫衣粉臉之上紅雲密布,有些事說起來臉色絲毫不變,可當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那就是另外一個情形了,特別是感覺到蕭寒手指在她腰際的**,更是令她羞澀不堪。

蕭寒故意的腳下一個踉蹌,不察覺之下的修紫衣「啊」的一聲驚呼出聲,胸前雙臂情不自禁的就鬆了開來。

極品**羞澀、活潑地蹦了出來,一雙玉桃般嬌滴滴、水靈靈的**,在微微的顫抖中無所遁形了,修紫衣的ru房十分碩大,線條格外的柔和,膚色格外的潔白,光滑細嫩的肌膚閃動著白瑩瑩的光澤。

尖尖的**微微的向上翹起,那**頂上小巧渾圓的嫣紅兩點,光彩奪目,一看就讓人聯想起林中初熟的櫻桃,一雙美乳彈性十足,輕輕的觸碰都可以帶來曼妙無比的微顫,雖然美女無疑還保持著自己嬌嫩可口的處子之身,可是這一雙美麗得可以讓所有男人都瘋狂的**卻散發著無限的嫵媚、成熟的韻味,彷彿是一雙美味多汁的果實等待著心上人的採摘。

**是如此的聖潔、豐滿、堅挺、微微上翹,乳溝很深,極其性感,是蕭寒所見過的最豐滿、最堅挺、最潔白細膩、最精緻的玉峰,兩個淡紅色的乳蒂是那麼的嬌小、柔軟、羞澀、滋潤,含苞待放。

修紫衣膚色晶瑩潔白,膚質光滑細密,而且身上還不時的散發出一絲淡淡的**。

雖然他們也曾近距離的接觸過,但是這一絲**卻是他沒有一絲印象的,這應該就是她全部的秘密了。

一想到自己那嬌美雪白的飽滿**正赤luo裸地袒裎在蕭寒眼中,修紫衣就不由得嬌靨暈紅、俏臉含春,芳心嬌羞萬般,美眸迅速的羞合。

「紫衣,從今天起,你是我的了。」

「嗯。」一聲嬌羞萬分的嚶嚀,修紫衣羞紅了雙頰,趕快閉上美麗多情的大眼睛,並本能地再一次用一雙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嬌傲堅挺。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斜插過來,撫握住她那一對彈挺柔軟的**,輕而不急地揉捏著。

突遭如此輕薄,修紫衣驚羞萬分,腦中一片空白,一股異樣酥麻的感覺傳遍了全身。

手掌間傳來一陣堅挺結實、柔軟無比而又充滿彈性的美妙肉感,令人血脈賁張。

手指逐漸收攏,輕輕地用兩根手指輕撫那傲挺的玉峰峰頂,打著圈的輕撫揉壓,找到那一粒嬌小玲瓏的挺突之巔。

兩根手指輕輕地夾那嬌軟柔小的蓓蕾,溫柔而有技巧地一陣揉搓、輕捏。

一絲疼痛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從乳峰傳遍全身。

出於身體的一種本能,修紫衣很想推開蕭寒,但是她那手臂上的力道簡直就是欲拒還迎,漸漸的,她自己都感覺這是徒勞的,藕臂情不自禁的撫上那寬廣結實的後背。

蕭寒粗野地狂吻修紫衣的朱唇、粉頸,鼻間呼吸著令人心儀的處子體香。

修紫衣這完全赤luo的雪白**馬上被蕭寒身體包圍了,他緊緊的擁抱著修紫衣,胸部貼著她光潔平滑的玉背,小腹緊靠著柔軟的豐臀,在水中,兩人的身軀緊緊地摟在了一塊。

低頭吻在修紫衣脖子后肌膚上,然後輕輕的咬了一口,嬌嫩的肌膚微微的帶著夏天盛開的荷花清新的味道。

修紫衣輕聲的叫喚起來,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了兩行淡紅色的齒印。

圓潤剔透的玉臍下,那巴掌大的薄片兒在溫泉水的浸濕之下,可清晰看到裡面的桃園勝景。

看得一處勝景,那裡是清潔溜溜,我的天,修紫衣居然是萬中無一的白虎,蕭寒的心頭便重重的跳了一下,心底的火熱愈加堆積,越堆越厚,一時之間,情致纏綿,溢滿整個情懷。

修紫衣生疏地回吻著,蕭寒更進一步地吸吮捲住嫩滑可口的小巧丁香,唇舌糾結、纏綿不休,源源不絕的情意迅速擴散、瘋狂湧入到兩個親密接觸、交相擁抱的身體內,再逐漸聚集到彼此心靈的最深處。

蕭寒的手開始伸向修紫衣的嫩滑纖細,修長瑩潤的**頂端之間。此時修紫衣這絕色魔女那顛倒眾生、傾國傾城地美麗俏臉上滿布嬌羞欲滴地嫣紅,粉嫩玉質的鼻尖凝著幾點細細的汗珠,櫻桃小嘴微微張開,露出潔白的貝赤輕輕地咬嚙著自己粉嫩的紅唇,喉嚨深處逸出幾聲膩人心神的呻呤。

一雙纖纖玉手無力地垂落在自己的身側,無意識又徒勞地輕輕推擋住蕭寒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怪手,引導他對自己敏感的嬌軀作更加深入得體的侵犯和逗弄,臻首微微側仰,幾縷散亂在玉肩上的如雲紫色青絲,營造出幾分迷離的嫵媚。

蕭寒的手又溫柔而略帶緊促地游移過修紫衣的全身肌膚,不停地、愛不釋手地上下撫摸、逗弄了一陣。

輕柔地翻轉,讓她擺成金雞獨立的姿勢,把一條修長**架起,上面的小腿微微拱月般屈起,露出神秘聖潔、惹人遐思的幽谷,如此良辰美景,蕭寒的心靈完全融化,眼光徹底迷離。

他一隻手摟著她的纖腰,另一隻手搓捏著**頂端的紅嫩蓓蕾,昂揚的下面從側面向她進攻。

「記住我對你說的話了嗎?」

溫柔向前,輕輕地挺入那幽深地桃園盡頭。

一朵妖艷的血花緩緩在水中綻放

蕭寒很溫柔,但是初次人道的修紫衣還是感覺到了異於尋常的痛苦,破瓜之痛那是每一個女人一生中最難以忘懷的。

修紫衣有白虎族血統,而且身體素質也是極好的,很快的痛苦就消失了,正是苦盡甘來。

情懷意動、嬌羞無限的修紫衣再也無法抵擋如潮的快感衝擊,小巧紅潤的嘴唇里也「唔……唔……」的呻吟著。

同時修紫衣敏感羞紅的嬌軀yu體立時抖動了起來,原本白皙得不帶一絲瑕疵的臉龐上頓時蒙上了一層緋紅的彩霞,而雪玉般晶瑩的胸脯急速的起伏著,玉潤的**也變成了嬌艷的桃紅色。

修紫衣在一次次猛烈的接觸中,不斷積累著達至靈魂層面的極度歡愉,檀口間不住吐出魅惑人心的**,就像一曲最撩人心弦的情話。

蕭寒輕啜著雪牡丹如珠似玉的耳珠,感受著她潮水般涌動的處子熱情,陶醉在她醉心的熾愛呢喃中。

快感終於聚集到了頂峰,在剎那的絕對靜止,便如山崩地裂般驟然迸發出來。修紫衣發出一聲驚心動魄的**后,柔軟的身體猛地向後仰去,雪一般的軀體綳得筆直,使處在頂端的一對玉峰顯得更加耀眼奪目、懾人心魄。

「凝神靜氣,抱元守一」蕭寒突然輕喝一聲,將修紫衣從雲端召喚了回來

忘了,現在還不是享受這靈欲交融的時候,這個時候他們應該是修鍊突破

修紫衣積攢了三千多年的處子元陰那是何等的渾厚,在雙修功法運轉之下,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湧入蕭寒的身體之中,直接沖向那上神階上品的屏障

感覺身體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撼動了,破碎的聲音,突破了,蕭寒狂喜之下,立馬進入修鍊狀態,跟修紫衣第一次雙修獲得的效果居然是如此的大,他想藉助這股力量一舉將境界穩定下來。

良久之後,蕭寒睜開雙眼,露出一絲驚喜之色,這一次突破好處顯然是非常大的,不禁侍神境最有一關突破了,木系隱脈在突破的關鍵時刻也達到了大圓滿之境,接下來就可以修鍊水隱脈了,而他們的天魔不滅體也被提攜進入了第六層——枯木逢春,居然在沒有金屬性本源之晶的情況下,他把庚金之體給修鍊成功了,一來是他金隱脈大成,二來是他體內的力量積蓄的足夠讓他突破了。

蕭寒現在不愁沒有本源之晶了就不能修鍊天魔不滅體了,只要隱脈修鍊持續不斷,就可以反哺天魔不滅體,兩者完全可以結合起來修鍊

修紫衣所得到的好處不亞於蕭寒自身,蕭寒可以說是純陽之體,純陽之體是雙修最好的體質,與純陰之體是對應的,所以得到修紫衣三千年積累的元陰的同時,他也給出了相應的好處。

修紫衣離境界突破還有很大一段距離,畢竟她已經修鍊至上神界上品了,但是離巔峰還有很長一段距離,這一次她得到的好處就是,在原先的修為上增加了一倍,也就說,她現在可以發揮出比之前多出一倍的戰鬥力

千萬不要以為境界相同,戰鬥力就差不多少,這是錯誤的,為什麼當年的戰神墨武只是一個二級主神,卻連很多一級主神都不是他的對手?

境界代表的是一個人的精神力修為,也就是神識修為,而力量是可以一點一點的累積的,為什麼有的人力氣大,有的人力氣小,取決於各人的身體素質。

而且修為越高,每提升一分就越困難,如果讓修紫衣自己慢慢積累,恐怕不眠不休的修鍊也需要上千年的時間。

一個晚上,就節約了上千年的時間,恐怕被外人知道,那是要瘋狂的。

修紫衣本身身體素質就易於常人,加上她在修鍊上的天賦,短短三千多年能夠到上神界上品境界,那很了不起了,要知道進入神級,每提升一個小境界都相當困難,不但要有力量的積累,還有對法則的領悟,要突破那是要靠機緣的。

修紫衣這一突破離巔峰之境只有一步之遙了,論戰鬥力恐怕不輸給同盟會的幾位長老了。

修為突飛猛進,這是修紫衣沒有想到的,而且進步之大,更是令她心中震顫不已,她只是猜到了蕭寒與諸女之間必定修鍊了一種特殊的功法,但是沒有想到這種功法會如此的神奇,居然可以通過男女之間這樣的手段來修鍊,而且修鍊的速度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蕭寒煉化元陰的速度要快得多了,修紫衣對於雙修的功法還不熟悉,要吸收、鞏固這一次修鍊的成果還需要更長的時間,於是蕭寒將她從水中抱起,用毯子包裹軀體,然後帶回自己的房間。

此時,東方的天際已經出現魚肚白了。 第五百九十六章:爭鋒大宇島(十二)蕭寒身上有斂息玉佩,加上斂息術晉級,雖然晉級了,但是他表現在外的還是小神階頂峰的氣息。

突破,穩定境界,並且在邁向頂峰的路上向前前進了一大步,蕭寒當然非常滿意了。

當然,他還得去安撫一下蔚姿婷,他知道,其實她願意讓修紫衣進蕭家,有三個原因,第一,修紫衣修為不弱,而且又能力,為了使她徹底的歸心,嫁入蕭家是最直接的手段,第二,修紫衣與白銘兒的比武,她也不太看好,那白銘兒能夠一路殺敗中部一脈幾個高手,定然是不弱的,修紫衣雖然經驗豐富,但缺少一把可以比擬白虹劍的神兵,所以只有提升她的修為一途,第三,還是為了蕭寒自己,因為最後的五老比武必定是非常殘酷,為了能夠保真蕭寒能夠脫穎而出,提升境界修為也是目前最直接的辦法。

認真來說,如果修紫衣不跟白銘兒有一場比武豪賭,她是不會輕易點頭讓修紫衣進蕭家門的。

別的女人她也許可以容忍,畢竟那不能對她構成威脅,但是修紫衣不同了,鬥了三千年了,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她,而現在她的修為也不下於自己了,今後也許又要明爭暗鬥了。

明爭也好,暗鬥也好,有人是不會讓她這麼做的,

五指峰,並不在大宇島上,而是為了這次五老候選人比武選定的戰場,也是五老推舉之前開胃菜,五脈精英子弟比武角逐同盟會十大青年高手擂台

紫霞學院的人上午也到了,顏回院長親自帶隊,修紫衣手下十二大金剛也來了四個,學員和老師加起來倒是不少有一百多人,都是五脈委託紫霞學院培養的人才,還有就是紫霞學院自己培養的人才,這部分人屬於南方社。

他們這一次過來是來參加大陸高等學院的排位賽的,紫金被獸人帝國攻破之後,學院大賽逼迫暫停,但是現在又啟動了,最後在原紫金學院的院長和大部分的老師的要求之下,排位賽已經定在大月國的風城舉行

這個消息蕭寒還不知道,是顏回帶過來的,其實這個消息也是在他們登上大宇島之後才公布出來的。

顏回這一次帶隊出來,除了一部分天才精英帶上了大宇島之外,大部分都分配了歷練任務,正好學院大賽在風城舉行,他們歷練的隊伍歷練完之後不需要回去,直接可去風城參加大賽了。

蕭寒得到這個消息,是喜憂參半,這喜的是一個建校才二十餘年的學院就獲得去辦大陸高等學院排位賽得資格,當然那這跟新月學院兼并了原大月國王城洛水學院還有大部分紫金帝國的紫金學院有關,現在的新月學院論在校師生人數已經是位居西域第一,而且學科種類幾乎涵蓋了大陸上所有學院特色學科之全,一些生冷的學科也能在新月學院找到,並且還代表大陸上鍊金術最高水平,因為素有煉金之神的霍金也加盟了新月學院,無數煉金高手加盟,新月學院從此在煉金學科上成為大陸上第一。

就連煉金師公會這個在大陸上富有神秘的組織也宣布將總部遷徙到風城,這就更加帶動了風城在鍊金術上的成就如同井噴一樣發展起來。

新月學院無論從師資力量,還有規模以及影響上都遠遠的超過了西部第一的原紫金帝國的紫金學院,因此舉辦大賽的資格毫無爭議的落到新月學院頭上。

因為事情倉促,新月學院事先也沒有任何準備,本來學校擴張的厲害,根本沒想過這樣一個巨大的餡兒餅從天而降,把管老狐狸砸的有點暈乎乎的。

當然,大賽組委會也沒有立即要求賽事舉辦,而是給予了新月學院一年的準備期。

也就是一年後,大陸高等學院排位爭霸大賽將會在風城的新月學院舉行,顏回是大賽組委會成員之一,他之所以來晚一步,就是去確定這件事的。

賽事承辦方確定下來,新月學院無疑成為西部最耀眼的明星,而且對於賽事承辦方,大賽組委會還會給予一定的獎勵,比如說一定的資金補助和技術支持,這樣的大賽也是一件盛事,倒是必定吸引萬千人前來觀看,對一個城市來說,那也是一個巨大的利益蛋糕。

這無疑是讓全大陸的人認識風城和了解風城的最好的機會,舉辦這樣的盛會,蕭寒想起了地球上奧林匹克運動會,那是多麼大的影響力,幾乎是全球都參與了進來,雖然前期投入很大,但是所獲的長遠利益那是無可估量的。

但是這樣一個盛會落在新月學院頭上,蕭寒還是有些頭疼,因為教育是看不見的產業,你只會看到他不斷的大把吞錢,卻很少看到他有所產出。

而風城建設到處缺錢,尤其是現在,蕭寒決心發動統一西域的戰爭,那需要多大一筆的軍費?

錢從何而來?

他手上是有一筆巨額財富,但是現在把他變成金幣的話,很有可能會導致自己手上的東西大量的貶值,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可是如果不拿出來,他又能從哪裡搞到錢呢?

還好的是,紫霞學院舉辦過這樣的盛事,第一次花費自然大了一些,以後就好多了。

但是這個多一些也不少,按照顏回的計算以及對比現在的物價水平,風城要新建的比賽場地加上住宿賓館的建設,至少需要投入十億金幣,而且還得保質保量的在一年之內完成設計和建造,這可不是一個輕巧的工程。

如果讓新月學院獨立完成,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經驗沒經驗,要人才沒人才,要不是新月學院收容了大半個紫金學院,大賽組委會也不會考慮將這麼重要的賽事承辦權交給新月學院,但是不可避免的還是有人從中作梗,將本來的三年的準備時間壓縮成一年,很明顯這是想要看新月學院以及風城的笑話,這樣的大賽一旦搞砸了,那就一朝英名喪盡了。

看到修紫衣邁著不太自然的步子,滿面羞紅的模樣從蕭寒房間內走出,蔚姿婷眼角不由自主的抽*動了一下,別了過去。

顏回沒有見到修紫衣,本來還有些擔心,現在看到修紫衣那眼角一抹還沒來得及掩藏的春情,他的心臟霎時間感到被針狠狠的扎了一下。

以他的眼光,豈能看不出來,修紫衣已經不是冰清玉潔的那個紫衣社天王了。

以修紫衣的修為,誰能對他用強?這一切難道是她自願的?

可是誰又能夠令她甘願自薦枕席呢?

藍貓,不可能,修紫衣最不喜歡的就是那隻肥嘟嘟的懶貓了,白眉,更不可能,年紀太大了,差輩分,那就只有眼前這一位了

顏回猜到了答案,嘴中滿滿的彌散著一絲淡淡的苦澀的味道,他知道自己沒有機會,但是沒想到的是,修紫衣這樣的天之驕女居然選擇跟別的女人共侍一夫。

這恐怕是整個同盟會上下都沒有人會相信的。

有沒有人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已經變成了一種現實。

顏回的表情落在修紫衣的眼裡,她當讓明白那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她心裡明白,她是不會喜歡他的,縱然顏回有一天能夠站在與她比肩的地步,她也不會考慮的。

因為她從來都是把顏回看做是自己最忠實的夥伴,還有最信任的手下。

「紫衣,要出發了,別讓人家晚輩等太久,說你這個長輩架子太大。」

「知道了,婷姐。」修紫衣改口了,從「魁首」到「婷姐」這是一個身份的轉變,這一聲「婷姐」也代表修紫衣正式的向蔚姿婷稱臣了。

「嗯。」蔚姿婷滿意的點了點頭,招呼白牡丹一聲,兩人便從蕭寒的書房中退出。

「蕭天王,夫人,顏回先行告退」顏回不願意多待,也緊跟了退了出去。

「慢慢來,別著急」蕭寒搖頭一笑,走過去輕輕的在修紫衣肩膀上拍了一下說道。

「蕭寒,我……」修紫衣欲言又止道。

「好了,來,把這顆葯吃了。」蕭寒手上多了一個綠色的瓶子,遞給修紫衣道。

「這是?」修紫衣茫然不解。

「傻女人,昨晚你是第一次」蕭寒一笑道。

修紫衣霎時羞紅了臉,她明白了,這是治療下面創傷的葯,今天她要跟那個白銘兒比武,雖然這點小創傷不算什麼,可關鍵時刻也許會決定勝負,所以不可馬虎對待。

修紫衣打開瓶子,然後一口吞了下去。

蕭寒沒有說,其實這顆葯不僅僅是治療那點小創傷那麼簡單,裡面還被他用生命之力淬鍊過,藥力至少在她體內保持十二個小時才會消失。

也就是說只要不是重傷,這些保持在她體內的藥力就會馬上幫助她恢復,這比在比武的時候嗑藥強多了,再說嗑藥也是要時間的,高手爭鬥,一息就可判生死,誰會給你嗑藥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