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證據嗎?真的是有證據了嗎!狗仔阿偉微博上說的是真的嗎?」這時,黃濤再次興奮的說。

黃濤最近也是經常看微博的言論,此刻他的心中也是非常的煩躁啊。

而現在,也就只有等阿偉的相關的證據了!

不錯,不僅僅是黃濤,如今網絡微博上也是有着很多的人,也都在等最後的狗仔阿偉的證據的。

而就在這時,沈天賜卻是先一步更新了一條微博的動態。

「哈哈哈,在等了這麼久之後,終於又有一條重要的大新聞了哈,那麼就請大家來一起拭目以待吧!」

而此刻眾人在看了后,他們的心中此刻也是有了那麼一種稀奇古怪的感覺。

「為、為什麼……在看到這條微博后,我感覺得沈天賜好像又要開始坑人的節奏了呢?」此刻,微博上就有網友開始小心的評論了一句……

難道沈天賜這是又要坑人了嗎?

在看到沈天賜發出來的那條微博的時候,在線的許多網友們第一感覺就是這個。

這件事可是跟他有着直接關係的事件啊,怎麼看上去沈天賜倒是一點都不關心的樣子呢?

「這是天賜哥行的正,坐得直啊,自然是不會在意這些了!」

「現在就跟天賜哥一起在這裏坐等證據了,還有就是,我怎麼覺得好像有人要被坑慘的節奏呢?!」

「還別說啊,我怎麼也是有着這種感覺呢?現在回看天賜哥的各種戰鬥的場面,哪一場不是天賜哥將人給坑的慘慘的啊?這一次我覺得那幾個倭國人可是要倒霉了啊!」

這一刻,網友們也是都在興奮的議論著……

而時間沒有過多久之後,京城警務執法部門也是發佈了一條相關的微博:「關於沈天賜先生跟倭國學生的相關事件,真相現已經查明,如今已經開始進入相關調查階段。」

隨着京城警務部門的這條微博的發出后,網友們也是終於坐不住了。

真相啊!

看來,那真相是要馬上出現了啊!

在討論了這麼久后,到底誰說的才是真的呢?此刻也是有着無數的人的都在等了!

而此時的田浪君,也是有點慌了啊。

雖然田浪君是不會用華夏的微博的,但是田浪君能上網啊,而且還是能看新聞的啊。

當田浪君在看到關於他的這件事情的相關新聞的時候,田浪君的心中那種不詳的預感也是越來越濃了。

「真的是該死啊!該不會真的是有證據了吧?」田浪君此刻也是明明的記得,而且在當時他觀察了一下周圍的,並沒有發現什麼人或者相關的攝像頭的啊。

「哼!只要是沒有視頻或者是照片,就算是你們有着證人也是拿我沒任何的辦法的!」田浪君此刻也是冷哼了一聲。

是的,如果是真的有相關證人的話,那他就是咬死也不承認的!

叮鈴鈴鈴!

而就在這時,一旁的手機響了。

田浪君此刻也是被嚇了一跳,隨後就接下了自己的手機:「你好,請問是哪位?」

這個時候,電話的那邊,很快就傳來了大石峪光的聲音:「你好啊,田浪君,現在你就可以完全的放心了,證據很快就會出來了,並且華夏的警務部門方才也是已經聯繫我們了,到時候我們一定會為你嚴懲那個污衊你的兇手的。」

在聽到大石峪光的聲音后,田浪君心中那不安的感覺也是越來越濃了。

「啊,是、是這樣的嗎?!那真的是太好了,我一定會很興奮的,再次也非常感謝我們國家的幫忙!」此刻的田浪君也是硬著頭皮將話說完了,隨後就掛掉了電話。

「該死的……他們到底是拿到了什麼證據了呢?!」

此時,田浪君也就咬着牙,開始不斷的想着當時到底有着什麼意外的情況……

突然,田浪君的腦海里也是突然想到了兩個字,然後就是閃進了他的腦海里。

「嗯?石、石頭頭?難道是真的有人了?!」這一下,田浪君立馬開始慌了。

而也是這個時候,時間點也是慢慢的來到了阿偉所說的那個晚上的十點了……

「哎呀,真的是太好了,證據馬上就要出現了!看看到底是倭國人在撒謊,還是我們華夏人是真的就這樣的沒素質呢?!」

「我相信沈天賜,倭國人肯定是在撒謊!」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倭國人的素質也的確是比華夏的要強一些,大家還是不要抱多大的期待了吧。」

「我說樓上的,你肌肉這麼喜歡倭國,我看你還是乾脆的跪舔著移民到人家那裏去吧!」

「沒錯!」

「呵,真的是一群腦殘,我也只是說了下事實而已,只是希望我們華夏的人,能提高一下自己的素質而已。」

此刻的網友們正在爭論著,也是開始紛紛的站位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阿偉的微博也是實時的更新了!

「關於沈天賜先生跟倭國學生那次事件的視頻,我們這邊也是已經得到了,而具體的真相,那麼大家就來眼見為實一下吧!」

隨後在微博的下面,就是附着一個相關視頻的鏈接了。

哈哈哈,真的是興奮了!

這一次,網絡上的眾人也是都興奮了!

而原本以為只是一個錄音,或者是照片呢,沒想到竟然是特么的視頻啊。

於是,眾人也就紛紛的點了進去,想要看一下這次事件的相關究竟。

而視頻裏面,自然就是在京城美術學院裏面的小河邊的事情。

而沒多久之後,網絡上也是徹底的被引爆了。

「既然有這段視頻為什麼不早先拿出來呢?!害的我們天賜哥貝這些無恥的倭國人污衊了這麼久?!」

「麻痹的,這個該死的倭國人,真特么的無恥啊!還想要禍害我們華夏的學生,在最後竟然還要反咬一口,卧槽了!我現在要去弄死他們!」

「那些說倭國素質高的人呢?你他娘的快出來給你們的倭國爸爸洗地啊!」

「我說拍視頻的那位神人到底是誰呀?我在聽到他那句話后,忽然覺得他真的好可愛哦!」

「是啊,同求問啊,到底是哪位神人拍的,真是太牛逼了啊!」

證據,就是這麼的出現了。

而網友們此刻惡意是徹底的沸騰了起來。

田浪君企圖侮辱華夏的學生,在最後被沈天賜給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這件事情的,每一個地方也都是拍的清清楚楚的!

而那群黑沈天賜的那些人們此刻也是終於閉嘴了,證據如今都擺在眼前了,讓他們還怎麼黑呢?

有人欺負華夏人,沈天賜出手教訓,這有什麼不對的嗎??

誰敢說不對的,絕對會馬上就成為眾矢之的的!

「沈天賜打得好啊!這裏可是華夏,不是倭國人可以撒野的地方啊!」

「終於又一次見識了倭國人的無恥了,我也是真的想不明白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人情願相信倭國人,也是不情願相信我們自己人呢?說實話,我此刻也是真的有種悲哀的感覺了,難道這就是外國的月亮總是比較圓的原因嗎?」此時,劉煥老師也是發佈了一條微博動態。

而這些時間,劉煥老師都是在安慰沈天賜,也是力挺沈天賜的。

梅閆芳此刻也是出聲了:「恭喜弟弟啊,那無恥之人終究是會遭到報應的!」

華天王的微博也是更猛:「看來,以後關於倭國的通告,我還是少點接好了!」

此刻每一個大v也都開始出來議論這件事情了。

而此時……

田浪君在看到那個視頻后,也是差點就當場給暈了過去。

「啊!?怎麼會這樣呢?這怎麼可能呢……怎麼會這樣啊?!完、完了,我完了啊……」

此刻,田浪君就是這麼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徹底的軟在了椅子上。

證據啊,田浪君是死都沒有想到,證據竟然會是這麼一個視頻啊!

這樣,如今他還能狡辯什麼呢?

田浪君這可是在打倭國人的臉啊!

什麼倭國人最誠實了,那他這是算什麼呢?

而就在這時,宿舍的門也是被瘋狂的敲著。

門一開,藤田建浪也是一下子就沖了進來,然後就是大罵:「你的混蛋!你他娘的這是幹了什麼好事?!」藤田建浪也是破口大罵着,隨後就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田浪君的臉上了。

「不!老師,事情不是這樣的,你……你、你聽我說啊!」

「什麼!?不是這樣?你還是想騙我們?你難道當我們都是瞎子嗎?!田浪君,你這是丟了我們倭國人的臉啊,你知道你都幹了些什麼嗎?!啊?!」此刻的藤田建浪是真的快要瘋了。

田浪君在被打的這段時間內,他可謂是跑上跑下的,也是各種找路子,想着找回場子的,目的就是要讓兇手得到那應該有的下場的。

可是現在呢?!

尼瑪的……這算是什麼!?奶奶的搞了半天,其實他們都是一些跳樑小丑啊?

他們都是被這該死的田浪君給玩弄的人啊?

此刻的藤田建浪也是憋不住心中的那團怒火了,他的拳頭也是瘋狂的在田浪君的身上狠狠的落下。

沒多久,田浪君就貝藤田建浪給打的成為了一個豬頭了。

「啊,老師啊,該怎麼辦啊,老師……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這樣我會被驅逐的,我也會被倭國的人民給狠狠的罵死的!」

此刻的田浪君是真的怕了,他也是後悔了,非常的後悔了!

當初他怎麼就會起這種色心了呢?!

如今害到現在也是沒有任何的挽回的餘地了。

怎麼會這樣呢?!此刻的田浪君也是快要哭出來了。

「哼!事到如今,你也只有回國了,在回國之後,你就請求國家來低調的處理吧,這樣你還是有可能避過風頭的,不然的話……你就好自為之吧!」藤田建浪此刻也是冷笑一聲。

田浪君的下場,是真的會非常的慘的。

在證據出現的時候,倭國大使館中……

大石峪光的臉色已經是黑得不得了。

在昨天,他可謂是講了一大堆的大義凜然的話,那敢情就是在狠狠的打自己的臉了?

簡直是握草了!這臉被打得還是好疼的啊。

「大石先生,如今這個真相就是這樣的,我希望你們能夠跟我們合作,來嚴懲兇手的。」此刻趙梓健警官一臉笑眯眯的說。

趙梓健此刻的感覺那是非常的爽的,這群倭國人在剛才還在跟他說着,他們倭國的人有着多麼的講誠信來着呢……

現在呢?如今是秒打臉了吧?!

「我們一定會把田浪君的事情給處理好的,請你們放心!」大石峪光此刻也是只有冷著臉,開口說道。

「呵呵,這樣最好的!現在你們就派幾個人,到京城美術學院,去將田浪君給帶回我們警務執法部門。」此刻趙梓健也是立馬下令了。

「趙局長,你等等!我看這件事情應該是交由我們倭國來處置的!」而就在這時,大石峪光也是冷冷的開口喊道。

趙梓健此刻回頭,然後看向大石峪光,眉頭微微一皺:「大石先生,我想你們應該是弄錯了什麼了吧?田浪君雖然是貴國的學生,但是他可是在我們華夏違法的,所以說,是應該要將他交由我們華夏來處置才對的吧!」

大石峪光的意思是很明顯的,就是想要將田浪君帶回倭國。

如果一旦真的這樣做了的話,他們可是無法跟華夏人民交代的,而且他身為京城警務執法部門的局長,也絕對是不會同意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然而,大石峪光也是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

「田浪君可是我們倭國的公民,他理應受到我們倭國法律的制裁的,而不是由你們華夏人來制裁!」

於是,雙方,就是這樣僵持不下了。

時間沒有多久之後,田浪君就被帶來了,而一起來的,還有藤田建浪。

「你、你是……田浪君?」大石峪光看向田浪君,語氣也是有些不確定的問了下。

如今的田浪君,簡直就是被打成了一個豬頭的模樣,並且跟之前長得是完全的不同了。

田浪君此刻也是有些畏懼的看向了大石峪光,然後就結結巴巴的說:「大、大石先生!」

「這又是誰打你了啊,是沈天賜嗎!」大石峪心開口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將藤田先生也帶來了呢?」趙梓健此刻也是看向自己的手下,問道。

「我去的時候看到藤田先生正在打田浪君,所以我也就將他們一起都帶來了。」

大石峪光跟趙梓健此刻也是有些目瞪口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