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轟只見過貓、狗有這樣的動作轟這魚主動的要食還真是罕見!轟漸

「我只在海洋公園裡見過海豚這麼做過之沒想到花羅漢也能做到,真想買出條回家!轟金

「小心別買到假的」轟

「我就買這條轟還能有假?而且我才不相信他們會賣假魚呢。估計這兩個人是騙子轟金

「我看也像轟緣聚的信譽一直都不錯轟雖然魚貴點,但是人家的魚品相好轟貴點也值。轟

「」之

各種議論聲傳進了李震的耳朵。李震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快意的笑容通他沒想到自己的這一番作為不光為店裡恢復了名譽轟消除了那些詆毀的言論,更是為緣聚做了一次生動的廣告宣傳。看來以後店裡的生意將會更加興隆。

不過他沒有停下來,而是走到第二個魚缸前轟重複著先前的動作,第二個魚缸里的花羅漢也做出了和頭一個同樣的舉動。

如此依次下去轟當店裡所有的魚都試驗了一便之後,李震來到了那條假魚的旁邊轟此時店裡突然靜了下來轟所有的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了李震的身上。即使郭敬常和惠琳也目不轉睛的看著李震。

「哎!唉!」假魚就是假魚轟當李震把飼料懸浮到魚缸上面的時候。那條假魚根本無動於衷的漸這一情景頓時令一直關注的眾人忍不住的出起出了一聲嘆息。甚至不等李震說什麼,所有人一起看向了郭敬常和惠琳,眼睛里射出的全都是鄙視的光芒。

「假的轟這裡面肯定有鬼」轟被眾人看得有些做賊心虛的郭敬常猛然又叫了起來。

「有鬼?要不然你過來實驗一樣。告訴你吧,只要是我們店裡出去的花羅漢,靈性十足轟甚至還可以在水裡和你遊玩!轟金李震說著轟把手伸進了一個魚缸。

然後就見魚缸里的花羅漢如同遇到新奇的東西似的金圍著李震的手歡快得遊動著,而且還不時的用它的那個大額頭撞撞李震的手心。

「這魚太棒了,老闆,多少錢。我要一條!漸倏此時花羅漢徹底將所有的人折服了,甚至有不少圍觀的人開始在外面預定了,要不是有警察在外面維持治安轟他們只能站在門外看轟否則早就有人進來的買了。

「我來試驗一下!,金郭敬常想到劉產的話,垂死掙扎得叫了起來。

「可以,不過你是當事人之一,而且光你一個人也不能服眾轟咱們再從外面那些路人里選兩個做代表。也算是做個見證,怎麼樣?。轟李震微笑著說。

「好!轟金郭敬常現在已經被逼得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李震的建議頓時引起了圍觀人員的熱情回應,兩個自告奮勇的人走了進來漸興奮得從李震手裡接過飼料。

「喂之前,要輕敲兩下魚缸。聲音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喂的時候,!,金李震將一些注意事項教給了包括郭敬聳在內的三個人。

三人中兩人興奮一人忐忑的走到魚缸前轟按照李震的吩咐金重複著李震先前的動作,然後不一會轟那兩介。路人頓時激動的叫了起來轟而郭敬常的臉色則更加難看了。尤其是整個試驗過程和李震剛才展現得一樣時金郭敬常的眼神頓時變得空洞起來。

「老闆轟這條花羅漢我要了。你給我留下,我這就去取錢」轟其中一咋小路人在做完實驗之後轟頓時興奮的下了定單。

「好的!沒問題!,金李長風和陳蓮此時也處於驚訝之中轟對路人的話根本沒有反應轟幸好李震反應快,把話接了過來。

「這又能說明什麼?這魚在你們店裡就這麼好,但是怎麼到我們手裡就變成這樣了?這不是更證明你們賣給我們的魚是假的?漸金就在眾人為這一奇異的景象震驚的時候轟惠琳冷笑的說道。

「有可能是你們把丑幟了」轟

「對!把魚換了轟跑這裡來訛詐來了」轟

「騙子」轟

李震還沒有說話,圍觀人群的議論聲又傳了過來,只不過這一次的風向轉變了。

「誰說我們是騙子,站出來!我告你們誹謗!漸倏惠琳一聽,臉上頓時露出憤怒的樣子轟然後對著那些圍觀的人尖聲的喊叫道。

這出聲尖叫轟穿透力非常強轟頓時就把圍觀的議論聲壓了下去。

「呵呵,這麼多證據說明你這魚不是我們店裡的都不行,看來是逼我出絕招了!金金看到惠琳依然不知悔悟的樣子,李震眼睛不經意的看了一眼門外,然後笑著說。

「不賠償我們轟你出什麼招也沒用」轟惠琳惡狠狠的瞪著李震轟郭敬常則是神情複雜的站在惠琳的身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惠琳轟那表情就好象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了惠琳的身上似的。

「黑虎,過來!」李震輕聲的呼喚了一聲。

「你」你要幹什麼?警察,快抓住他!,倏隨著李震的輕呼聲轟惠琳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一絲恐懼的光芒轟因為她看到一條黑亮的大狗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了過來。

「抓什麼?」吳磊從李震拿出來的幾個證據上,已經看出漸這魚確實不是李震店裡的,而且三個老頭明顯站在李震這邊轟但是眼前這個女的又非常難纏,這讓他對這個女的產生了厭惡的心理。

「他有狗!大狗」轟惠琳躲在郭敬常的身後,恐懼的喊叫著之而郭敬常的臉色也不好看。

「有狗又不犯法!金金吳磊不耐煩的說。

「那要是咬了我們怎麼辦?轟,惠琳顫抖著聲音說。

「現在不還沒咬嗎,等咬了再說吧」轟吳磊面無表情的應付道。

「放心,我家黑虎是不會輕易咬人的!」李震蹲下是身子,輕輕撫摩著黑虎的皮毛。由於大學寢室里不讓養寵物漸所以黑虎就暫時由李長風和陳蓮照顧,所以李長風他們來魚店的時候,一般都會把黑虎帶上。

聽了李震的話轟惠琳的神情好了許多轟雖然還是不敢從郭敬常身後站出來轟但是嘴巴卻不饒人「不要以為你弄個狗出來,我就怕了轟我還是那句話,不賠償我的損失轟咱們沒完!轟漸

「賠償你的損失?呵呵,等事情真相大白之後轟你可千萬別哭!漸漸李震冷笑著,然後輕拍了一下黑虎說「黑虎,這回看你的了」轟

好象接受到了什麼指令似的,黑虎直接跑了出去,李震則緊跟其後。

這出奇怪的現象令吳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眼睛不由得看向他的頂頭上司周志宇轟而周志宇也有些迷惑。不過幸好這個時候李老頭話了「都跟上去!轟金

等周志宇、吳磊、三個老頭以及惠琳、郭敬常出了觀賞魚店的時候。就現李震跟著黑虎已經跑到了馬路上轟而在他們行進的前方有一輛紅色的麵包車停在那裡。

看到那輛麵包車,郭敬常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境向外走的腳步也不由得停了下來。

「老公轟快點走轟別讓他們跑了!」惠琳雖然感覺到郭敬常停住了腳步漸但是並沒有注意到郭敬常的臉色變化轟於是拉起郭敬常就跟著跑了過去。

等郭敬常和惠琳追上李震的時候。李震帶著黑虎就停在那輛紅色的麵包車前,而隨後跟過來的那些警察也把麵包車圍了起來。

「我家黑虎非常有靈性轟只要是從我們店裡出去的魚,他都能找到。而這輛車裡轟就有一條我們店裡賣出去的魚轟而且我不知道你們注真了沒有,這輛車停在這裡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漸所以我懷疑轟這車裡有人,而且還是他們倆的同夥」金李震目光炯炯的看向郭敬常。

「編!繼續編!騙子編故事的本事就是強,漸漸惠琳冷笑道。

「呵呵轟是不是編故事一會你就知道了!,漸李震微笑著說著轟然後對吳磊說「吳局長,我舉報這車裡有騙子!」

「查!,金接到舉報,警察必須要出警的轟更何況是當面舉報。而且現在的情況又非常特殊,所以吳磊非常簡潔得說了一個字。

聲令下,頓時就有兩個警察上去敲麵包車的門,麵包車不怎麼樣。但是窗膜卻帖得非常好之從外面根本就棄不到車裡的情景通

「沒人?金金敲了半天車門轟但是裡面卻沒有任何動靜。

「肯定有人,他們心裡有鬼,所以不敢開門,所以我建議你們撬門。當然出了任何問題都可以拿我頂罪」轟李震說得既堅決又肯定。

李震的提議令周志宇、吳磊一愣,即使一直都相信李震的三個老頭也皺起了眉頭,撬開車,抓到人一切都好說轟要是沒有抓到人或者抓錯人了轟那麼這種私自破壞他人財物的行為轟即使李震說出事有他頂轟但是其他人也是有責任的。

「撬!,金思考了一會,李老頭最後還是選擇相信李震。

「好,撬開他!,金有了李老頭的話,周志宇也有了底氣。

就在警察找工具準備撬開麵包車的時候轟突然惠琳的喊叫聲傳了過來「老公,你幹什麼去?,金 ();秋老虎很是厲害,華雄茂摘下藍色軟帽,用圍在脖子上的手巾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又把軟帽帶回到頭上。這個江南男子秀麗的臉龐現在曬的黝黑。幾個月頭上太陽曬,腳下水汽蒸,保險團上上下下都是健康的黝黑皮膚。和那細膩的膚色相比,華雄茂滿是繭子的手掌顯得很是粗糙。握完槍柄握鋤柄,滿是老繭的手也是保險團的統一特色。

「同志們,休息一會兒!」華雄茂高聲喊道。聽到呼喊,一同在地裡頭幹活的戰士們幹完了后一點手頭的工作,這才紛紛放下手裡的工具坐到斜坡上休息。大家紛紛摘下藍色軟軍帽,有人擦汗,有人把軍帽當作扇子在頭旁邊扇風。[]

「同志們,把汗擦乾,再把帽子帶上。現在風大了,容易傷風感冒。」華雄茂喊道。身為現在名義上保險團高軍事首長,華雄茂上去一點都沒有官架子。甚至和一年多前身為舉人的時候相比,他都更加平易近人了。勸告大家注意身體的聲音雖然很大,語氣裡頭絲毫沒有任何頤指氣使的味道。

聽了華雄茂的勸告,戰士們紛紛用統一制式的軍用手巾擦了汗,又把帽子帶回到腦袋上。

「旅長,我有個事想給說。」一個戰士走到華雄茂身邊,帶著一臉很不好意思的神色說道。華雄茂終於如願以償的成為了旅的副旅長,大家的稱呼也隨之改變了。

「什麼事,說來聽聽。」華雄茂微笑著答道。

「旅長,我想把辮子剪了。理一個和大家一樣的短頭髮。」士兵臉上帶著為難的神色,「但是我怕我爹罵我。到時候旅長你得給我說說情。」

保險團現在已經有超過四分之一的戰士剪了軍人短髮。在剪髮這件事情上,陳克一直沒有強迫,除了人民黨黨員之外,保險團並不強迫剪辮子。在年的革命黨眼中,辮子意味著極度的邪惡。但是陳克不是這個時代的人,身為世紀末的青年,男子留長發,甚至梳條辮子,並非多麼邪惡的事情。而且年的安徽農村男子留辮子的原因絕非是對滿清的效忠,而是一種習慣罷了。

保險團注重衛生,戰士們定時要洗澡,洗頭,除虱子。短髮和辮子相比,優越性一目了然。就現在而言,水上支隊裡頭剪辮子的比例非常高,凡是決定跟著黨走的,特別是那些申請入黨和已經入黨的,大多數都留了士兵短髮。但是剪髮徹底的反倒是跟著游緱的工程團隊,干著燒制水泥,燒玻璃的工作,辮子在高溫下經常被烤焦,甚至燒起來。身為女性的游緱自己都剪了短髮,男性戰士們也覺得留辮子太過於難受,乾脆都剪了短髮。

中國有注重社會傳統習慣的態度,強行剪辮子只會引發全面的反抗。當剪辮子能讓生活和工作更加舒適的時候,中國人反倒能夠順理成的接受。在這點上,華雄茂覺得陳克說的很對。聽完了戰士關於剪辮子的說法,他笑了,「你想剪就剪,你爹肯定要罵的。我若是去說,你爹到是覺得你拿我去壓你爹,等我走了,只怕老人家罵的更狠啊。」

聽完這話,不少戰士都笑起來。方才說話的戰士有些不好意思的訕的笑了「也是啊。」他笑著撓撓頭。

不過著戰士沒有離開的意思,華雄茂覺得剪辮子的事情未必是戰士真正想說的話,他溫和的問道:「有啥事直說,男子漢不用這麼遮遮藏藏的。」

在華熊貓的鼓勵下,戰士臉上的訕笑變成了一種混合了期待與不安的神情,「旅長,我聽說馬上就要分地了。」

原來如此,華雄茂微笑著想。馬上大規模的收穫就要開始進行,人民黨既然已經完成了第一個承諾,讓大家有飯吃,那麼百姓對於人民黨許諾過的分地就更加信任。這些天百姓跑去那未來鳳台縣風景圖的越來越多,雖然在風吹日晒下有些圖畫有些變色,顏料也開始有些脫落,但是百姓們的熱情卻一日高過一日。保險團辛苦的工作在基礎建設上初步有了規模。距離風景圖上那種美麗的農村風光還有不少距離,但是道路,水渠這些重要的基幹已經初現規模。這讓那些為此付出艱辛努力的人民們都有了盼頭。

很認真的著戰士,華雄茂答道:「沒錯,很快開始分地了。」

「旅長,那到底準備怎麼分?」一聽這話,所有戰士都來了精神。身為旅長的華雄茂親自這麼說,肯定是不會騙人的。戰士們紛紛圍了上來。

華雄茂指著已經初現規模的土地方向,「同志們,已經修好的地,我們會先分給大家的家人。」他又指了指暫時沒有來得及進行大規模水利建設的地區,「咱們軍隊自己的農場,還需要咱們自己去一塊一塊的整理。」

聽了這話,有些戰士臉上都是歡欣鼓舞的神色,有些戰士則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華雄茂對此心知肚明,高興的都是因為自己家人終於能種上好地了,而失望的,則是覺得部隊農場的工作量實在是太大。經歷過這幾個月玩命的工作,大家對於工作的辛苦程度都非常了解。那樣廣大的地區要是想建成理想中的模樣,需要投入無比巨大的勞動量。

華雄茂對著戰士們高聲說道:「同志們,咱們是人民的軍隊。先給人民搞建設,是為了讓人民,讓咱們自己的爹媽兄弟先過上好日子。而咱們自己種地,也是為了能夠自己養活自己,咱們少吃了人民的糧食,人民就能多吃點糧食。你們說對不對。」

沒有如雷的應和聲,戰士們要麼點頭,要麼嘆氣。但是華雄茂得出來,大家並沒有反對,因為每個人都知道華雄茂說的很對。但是一想到自己還有幾乎無限的工作要干,所有人都不可能歡呼起來。

「旅長,我聽說有一個說法。留辮子的以後不能當兵。」有戰士問道。身為現在軍隊的一份子,大家不可能一點不知道保險團現在開始在外頭大力攻破地主的圍子。不過滿清時代,每年都有造反。清末全國的農民武裝暴動每年大概有上萬起,雖然規模都不大,但是百姓們並不至於對此太過於驚訝。保險團這麼大的武裝力量,若是沒有對外打仗反倒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由於出去打仗的戰士多數是不留辮子的,所以部隊裡頭就出現了這樣的謠傳。

華雄茂大聲說道:「咱們部隊是建議大家剪辮子的。因為短髮么,好洗,也不容易長虱子。不過到現在為止,我們沒有要求大家一定要剪辮子的政策。」

「那村的路先生說,以後要當兵就要剪辮子。」戰士說道。

又是路輝天!華雄茂心裡頭忍不住嘆道。近,特別是在第一次收穫之後,不少以前只是埋頭幹活的黨員開始經常說話了。特別是那些學生出身的同志,近也開始有很多相當激進的發言。

「路先生的話只是他自己的想法,這不是咱們部隊的政策。這點大家一定要弄明白。」華雄茂還是大聲說道。

「可是,除了路先生,還有好些人也在說這個。要剪辮子了。要革命。」戰士有些擔心的問,「我上次遇到家裡人,家裡人也有些擔心呢。怕打仗。」

戰士這真的是把部隊當了自己人啊。華雄茂很是感動。雖然部隊打仗天經地義,但是能說出這樣幾乎是掏心窩的話,戰士們實在是太可愛了。

「同志們,咱們是人民的軍隊。咱們是不是要打仗,那是因為是不是要保衛人民。不是為了咱們百姓,咱們打仗做什麼?要大家白白送死,然後我華雄茂撈好處么?哈哈。」華雄茂說完大笑起來。

戰士們覺得這道理有些繞,不是很明白。但是華雄茂旅長只要有時間,就會和大家一起幹活。如果真的是為了自己,華旅長大可以讓別人幹活。反正那些有權有勢有錢的官員和地主們都是如此。既然華雄茂這麼說,大家也覺得很有道理。

華雄茂大家的神色已經恢復了正常,他接著說道:「同志們,咱們部隊還是老規矩,到了要分地的時候,肯定要給大家先說,咱們會開會專門商量這件事。人么,都得讓人家說話,但是咱們部隊的規矩就是開會說的事情,才是正事,別人說什麼,不開會通知,不開會討論,就不算數的。大家得把這點記清楚。」

這半年來,保險團的確是如此。華雄茂這麼一說,大家也覺得心裡頭有了譜。接著就聽見華雄茂高聲喊道:「好啦,歇夠了。咱們接著干,今天要按照計劃把這條溝給修完!」說完,華雄茂拿起了鋤頭走下了斜坡。戰士們紛紛帶上帽子,跟著自己的旅長一起走下工地。

晚上,華雄茂也不管一身疲憊,他急匆匆的從岳張集附近趕往縣城。雖然身為保險團高指揮官,但是華雄茂實際上發現自己從事的其實是軍令和訓練的工作。除了攻打岳張集的戰鬥之外,華雄茂再也沒有實際參加戰鬥的機會。迅速膨脹的軍隊讓這個以前的武舉人陷入了無休止的軍隊建設工作之中。

陳克拿出的軍隊建設方案似簡單,但是需要投入的實際工作幾乎是無限的。更重要的是,這些似簡單的建設方案裡頭蘊含的實際意義並不簡單。能夠理解這些的人在人民黨裡頭就是少數,而肯埋下頭來努力推行的更是少數了。人民黨的軍事委員會現在已經被視為陳克鐵杆們的聚集地。至少兩大公認的陳克鐵杆部下,華雄茂與何足道執掌了軍令與軍政工作。雖然何足道現在是二團政委,但是大家心裡都知道,旅政委遲早是何足道的。

但是對於華雄茂,眾人近的法就不太一樣了。因為水上支隊的調整,不少人認為現任水上支隊的支隊長瑜很有可能成為排名第三的軍事長官。華雄茂雖然資格老,加上陳克的支持,讓華雄茂當上了副旅長,地位上已經在其他同志之上。雖然暫時沒有人能夠挑戰他的地位。不過在之前就有柴慶國,雖然柴慶國近已經沒有初那麼顯眼,但是現在出現了瑜,大家認為已經有了隱隱能與華雄茂並駕齊驅的人出現了。

不過這種地位的競爭現在還不明顯,至少華雄茂人並不在意。華雄茂加入人民黨的初目的就是要追隨陳克。在這一年多來,華雄茂覺得這日子過的越來越有滋味。不僅僅是因為他從一個普通的紹興士紳變成了千多人隊伍的指揮官,更重要的是,華雄茂到了,自己居然能辦到這樣的大事。在鄉間的時候,別說千人,能只會上百人就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情。可是在陳克構架出來的體制下,幾萬人好歹也能統一在一面旗幟下。大家居然能夠靠自己的力量對抗如此可怕的天災。在水災發生的時候,在救災工作進行的時候,包括華雄茂在內的眾人,其實都是茫然不知所措的。放眼四處都是洪水,跑沒地方跑,躲沒地方躲。而陳克從那時候就敢駕船去救人。在水退了之後,面對著一片泥濘,陳克就敢規劃出未來幾年的發展。

當辛勞過後,大家回頭,其實這些事情也不過是那麼一回事。只要能夠組織起百姓來,只要有了保險團這樣的軍事組織,只要保險團能夠聽聽人民黨的話,萬眾一心就能辦成大事。黨內的不少同志們已經開始飄飄然了,各種馬後炮,事後諸葛亮的話紛紛出籠。可是華雄茂這個始終緊跟著陳克在第一線的人很清楚,如果沒有陳克有著從來不會動搖的決心,如果不是陳克以及那些陳克的鐵杆們緊跟著在第一線,就這幫現在大言不慚的人只怕早就跑了。

所以現在華雄茂著急敢去見陳克,目的就是要把近不少胡亂說話的事情和陳克說清楚。人民黨和保險團之所以有了聲望,就是他們絕不輕易許諾,而對於許諾來說,人民黨和保險團儘可能是做到了再說的。

如果以前華雄茂還覺得陳克到了安徽之後,反而還不如在上海。那時候陳克雖然也是謹慎,不過好歹還敢說說關於革命的道理。到了安徽,特別是水災時期,陳克反覆強調的就是「人民黨是人民的先鋒隊」「保險團是人民的隊伍」「埋頭幹活」。什麼革命,什麼理想,他再也不提。華雄茂現在是明白了陳克的苦衷。如果身為高領導者的陳克當時滿嘴大話,下頭的人不知道要說出什麼來。現在剛到能夠領著大家活到明年的機會,下頭不少以前還算是努力幹活的同志就開始胡說道起來。這種趨勢無論如何都要制止。

陳克以前在上海的時候,就講過一件事。革命一定要做到消滅舊文化的工作。其中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官位」。下頭的戰士雖然知道人民黨裡頭拿主意的是陳克,但是大家認為那些人民黨的「大官」們說的話也是人民黨的意思。但是實際上,這些人現在說的話不僅僅不是人民黨的意思,這些話在黨會上都沒有真正討論過。

華雄茂總不能當眾說,那些人的話都是他們自己在胡扯。這樣說的話那就是把破壞黨內團結。而且戰士們一聽,肯定會想,其他當「大官」的都胡說道,那你華雄茂旅長有沒有胡說道。那對於紀律是毀滅性的打擊。所以無論如何,華雄茂都希望能夠召開一次回憶,把此事好好說說。以前救災時期,陳克反覆強調,黨的紀律之一,就是對人民說的話必須統一,不能出現個人的自主說法。當時大家也能理解,也算是做到了,可現在心氣一松,不少同志這嘴就不把門了。這種風氣無論如何都要剎住。

一路上,華雄茂把聽到的各種說法在心裡頭理順了一遍。都是誰說了什麼,在戰士當中都有什麼樣的謠傳,近的工作都進行到了什麼程度。雖然路程不短,不過滿腦子都是事情,反倒顯得沒多少路程。剛剛理順了彙報內容,華雄茂就已經趕到了縣城。

到保險團的軍營,華雄茂突然想起一個問題,自己這算不算是打小報告啊?華雄茂性子直爽,雖然行走江湖的時候,也知道那些小技倆,不過華雄茂也只是防人,而沒有想過害人。如果是在以前,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這麼著急的跑去把別人的不當行徑進行彙報的。

不過雖然有了這樣的想法,華雄茂卻覺得良心上沒有絲毫的動搖。這種事情如果不儘早對黨組織,對陳克說清楚,以後只怕要出大亂子的。華雄茂只是後悔,自己還是大意了,其實從早出現一些不適當謠傳的時候,他就該向陳克彙報的。現在的彙報絕對是晚了。華雄茂下定決心,以後再也不會對這些「小時」視而不見。

在保險團軍營門口的崗哨處登記,哨兵笑著問道:「華旅長,這次過來是找誰。」

「我找陳書記。」

「陳書記去碼頭接人了。聽說今天來了一個大船隊,裡頭有很多同志。」哨兵說道。

「哦?那我先不進去了,我也去。」華雄茂說完轉身就走。

現在縣城裡外都有很多的營地,外地流民大量湧入鳳台縣,讓這裡的人口猛增。雖然人民黨也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機會,不過大家都擔心一旦放了災民到田裡頭工作,只怕就會有大規模的搶糧問題。所以工作也多數在縣城,所以這裡頭人很多。為了維護治安,建的警察也大量出現在各處的災民之中。

穿過各處都在人群,果然,遠遠就到碼頭上燈火通明。華雄茂視力很好,他趕到碼頭附近,突然到兩個熟悉的人在碼頭上,一個是陳克,一個竟然是久違的齊會深。 友琳的喊聲驚動了所有的家一起向惠琳看尖。頓椎敬常正不顧馬路上車來車往,瘋狂的穿過馬路倏向遠處逃竄。

「抓住他,千萬別讓他跑了!,金李震一看郭敬常跑掉,頓時喊叫了起來。

要知道根據李震的觀察和推斷,整件事情都是郭敬常在操縱轟而惠琳只是被利用而已,所以李震無論如何都不會讓罪魁禍逃跑的。

隨著李震的喊叫聲,第一個跑出去的不是警察,居然是黑虎金只見黑虎靈活得躲避著過往車輛金然後穿越馬路猶如一道黑色的閃電一般向郭敬常追去。

隨後在眾人的注視下,郭敬常被黑虎撲倒在地,然後隱約的就傳來郭敬常鬼哭狼嚎一般的慘叫聲。

「小震!」那凄厲的慘叫聲另除李震一外所有的人臉色一變轟李老頭怕弄出大亂子,連忙喊了李震一聲。

「李俐白放心轟黑虎不會輕易咬人的!」李震微笑著保證道。

李震的話好象有著特殊的魅力似的。李老頭的心情瞬間平靜了下來。然後面帶微笑的和李震一起「看戲」

郭敬常突然逃跑,已經非常明了的顯露出他心中有鬼,所以在他被兩個警察押回來的時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變了。

此時的他身上除了摔在地上弄的髒了一些,但是卻沒有受傷的樣子。不過雖然沒有受傷轟但是神情卻變的恍惚起來轟一看就好象受了很大的刺激似的。

「你們抓我老公幹什麼?快放開他。老公!老公金你怎麼了?。惠琳一臉慌亂的跑到郭敬常身邊,緊張得喊叫著。

「他沒事轟只是自己害怕了而已!,轟李震輕笑著說。

「害怕?我老公害怕什麼?我告訴你轟我老公要是受到任何一點傷害。我絕饒不了你」。惠琳沖著李震尖叫著。

「你老公害怕什麼,你可以親自問問他。反正他就在你面前」。李震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通看到對方崩潰的樣子轟李震突然感覺特別解氣。

「老公!老公!你怎麼了,你說話呀?。轟聽了李震的話,惠琳的臉色突然變了。

「老婆!我氣我對不起你!我」我不是人轟嗚嗚嗚嗚倪漸郭敬常雙眼無神,臉色蒼白的看著惠琳,然後突然哭泣起來。

「跑了和尚跑不了廟,你以為跑就能解決問題嗎,而且你現在做的事情是詐騙,根據我國的法律規矩轟詐騙一萬元的境就要判有期徒刑六個月漸每增加一千元,刑期增加一個月,我給你算算你要坐多長時間牢。一萬五買的花羅漢轟讓我們雙倍賠償漸那就是三萬。

萬是六個月,一萬一是七個月。一萬二是八個月」一萬六可就是一年了轟還有一萬四轟我再算算抗」」。李震面帶笑容轟語氣平靜的攻擊著郭敬常最後的心理防線。

「不要轟我不要坐牢金劉少,你一定要幫我,一定要救我呀!我不要坐牢!轟金李震的話終於起作用了;只見郭敬常突然掙脫出兩個警察的控制境然後直接撲到那輛麵包車的車門前倏拚命的拍打著車門金哭喊起來通

兩個押解郭敬常的警察因為突然被郭敬常掙脫掉,正要上前將郭敬常重新看管起來的時候,李震及時的將他們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