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

突然一道有點熟悉的怒聲陡然響起,楚澤微驚,目光看去,只見得那四人中,先前那被他打慫逃跑的血衣青年也在。

「血蟒寨的人?」

一見到那血衣青年,楚澤心頭便是微微一沉,沒想到運氣這麼差,竟然跟這些傢伙撞上了面。 「噠。」

楚澤的腳尖在一根樹榦上一點,身形暴掠而出,而就在他衝出林間的瞬間,心頭突然一凜,霍然頓下身子,目光警惕地望著前方,那裡,竟是有著四道人影。

「是你!」

突然一道有點熟悉的怒聲陡然響起,楚澤微驚,目光看去,只見得那四人中,先前那被他打慫逃跑的血衣青年也在。

「血蟒寨的人?」

一見到那血衣青年,楚澤心頭便是微微一沉,沒想到運氣這麼差,竟然跟這些傢伙撞上了面。

在心頭微沉時,楚澤的目光,也是掃過那四道身影,而後,他便是發現,對方的陣容強悍得有點可怕,除了那血衣青年外,竟還有著兩位地靈境後期的壯漢,而且……最令楚澤頭痛的是,還有一位藍衣中年,看上去面容陰翳,乾乾瘦瘦,但渾身的皮膚看上去卻是顯得遒勁有力,那自其身上傳出的氣息,赫然便是天靈境強者。

「三叔,先前就是這個傢伙,將我們黑冥角蛇的妖晶搶走了,還出言侮辱我們血蟒寨!」見到楚澤,那血衣青年眼中也是有著狂喜閃動,然後急忙對著那名藍衣中年道。

聞言,楚澤的面色頓時難看了一些,顯然是沒想到,會在這場合遇到血衣青年,後有追兵,前有堵截,還真是倒霉啊。

「小子,你乖乖的把東西交出來,自廢雙臂,饒你不死。」那名中年強者,淡漠地看了楚澤一眼,道。

聽到那血衣青年的話,楚澤心念一轉,旋即心臟猛然劇烈地跳動了一下,頓時一拍腦袋。

「黑冥角蛇蛇晶,黑冥角蛇……原來,那畜生一直追趕我的原因,竟是那黑冥角蛇的妖晶的緣故……」楚澤恍然大悟。

楚澤的目光在此刻急速地閃爍著,關鍵時刻送上來的擋箭牌哪有不用的道理,這禍水東引的招數可不謂不狠辣,若是讓得他們打起來的話,那必然是一場驚天動地之戰,而似乎只有這樣,他方才能夠有著機會擺脫那畜生的追殺。

「小子,我三叔說的話,你難道聽不見?哼,真是便宜你了,若不是三叔心善,今日必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雖然那藍衣中年沒有立刻出手擊斃楚澤,讓血衣青年稍稍有些不甘,但他顯然也是不敢對前者的話有絲毫異議,因此一見到楚澤遲疑,便是厲聲喝道。

楚澤眼睛微微眯了眯,旋即臉龐上露出了一抹掙扎之色,彷彿是極為的不甘一般,不過數息之後,他終於還是頹喪地嘆了一口氣,手掌一翻,一枚妖晶便是出現在了手中,然後他一咬牙,甩向了血衣青年。

「既然,你們這麼想要的話,那就好好收著吧!」

「嘿嘿,算你識相。」見到妖晶失而復得,那血衣青年也是咧嘴冷笑一聲。

而與此同時,在楚澤將妖晶丟向那血衣青年的手中的時候,一道充滿著極端憤怒的嘶吼聲,自那森林深處傳來。

「嘶嘶!」

那嘶吼聲中,包裹著極其驚人的靈力波動,咆哮聲過處,猶如捲起狂風,那種靈力威壓,讓得在場的不少人瞬間變了臉色。

三階巔峰的妖獸!

堪比地靈境後期巔峰實力,即便是天靈境強者遇到的話都是極為頭痛的存在。

轟!

森林深處,狂暴的靈力猶如狂風一般席捲著,那種強大的靈力威壓,令得這片森林之中所有的聲音都是變得死寂下來,它們都察覺到了那黑冥角蛇王的暴怒。

「下次拿人東西的時候,得小心裏面有刺啊……小爺我就不陪你們玩啦!」楚澤見狀,身形一閃,掠如密林中,聲音中充滿戲謔之意。

那剛將妖晶拿到手的血衣青年,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道怒吼聲,嚇得手上一抖,一下將那妖晶拋給一旁的藍衣中年。

藍衣中年看了看手中的蛇晶,頭皮也是一陣發麻。

一道黑色龐大的影子,瘋狂的自森林深處暴掠而出,幾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這片空地上。

黑冥角蛇王!

「中計了!是那臭小子設下的毒計!」一名壯漢驚呼道。

「這個畜生,怎麼會突然間就出現了!」另外一名壯漢聲音尖銳地道,他們此次原本是打算,設置一個陷阱讓這個畜生自投羅網,沒想到這畜生竟然會這麼快的向他們衝來!

望著那震懾得地動山搖而來的巨獸,藍衣中年即便他的實力自詡超強,那原本陰翳乾瘦的皮膚,在此刻越發的乾癟,那原本一臉高傲的臉上,此刻隱約間露出了一道懼色!

「吼!」

黑冥角蛇王顯然不會輕易的將眼前的兇手放走,那冰冷的獸瞳之中,滿是暴怒以及殘忍之色,一股股狂暴到了極點的靈力波動,源源不斷的散發出來。

「黑冥角蛇王……」

黑冥角蛇王看了一眼那在藍衣中年手中熟悉的氣味的妖晶,那血紅而怨恨的目光緊緊盯著藍衣中年,眼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徐莽趕緊把那個小畜生抓來,今天非得剮了他不可。」

望著這一幕,藍衣中年回頭向後方的一名地靈境後期的壯漢喝道,那陰森的聲音中,透著難以掩飾的殺意與殘酷。

在藍衣中年的聲音落下之後,只見那黑冥角蛇王仰天一聲咆哮,然後便是尾巴捲起一棵夠數人合抱的大樹,狠狠地對著藍衣中年所在的方向甩了過去。

大樹呼嘯而來,巨大的陰影讓得他們的面色慘白,腳跟都是在打著哆嗦。

「孽畜!」

望著那當頭壓來的大樹,那藍衣中年面色也是一寒,手指一點,只見得一道血色的靈力匹練陡然暴射而出,隨即與那大樹狠狠相撞。

「砰!」

驚天巨響在天空上響起,那巨大的大樹,直接是當場崩裂炸開,然後稀里嘩啦的從天而降,猶如一場碎木之雨。

躲在一旁密林深處的楚澤滿眼震撼地望著這般驚天交手,許久后,方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便是天靈境的力量嗎,比起地靈境初期的自己不知道強上了多少倍……

「不知道究竟是天靈境之力強橫,還是這黑冥角蛇王更強……」

望著那般交鋒,楚澤的眼瞳,也是有著興奮之色閃動,旋即他突然轉過頭,望向周圍,隱約間,能夠見到不少的人影,正在飛快地對著這邊趕過來,顯然,這邊的動靜,實在是太大,將周圍的強者,都是吸引了過來。

「嘿,這好戲倒是難得遇到啊……」

見到這一幕,楚澤嘴角的笑容,愈發擴大。

當然,至於最後那種兩敗俱傷的慘烈後果,就不是楚澤所在意的事情了,反正他對血蟒寨沒什麼好感,如果不是這些傢伙貪婪緣故,也斷然是不會將這種橫禍引上身來,所以說是咎由自取也並不為過……

「咻咻!」

布滿著參天巨樹的森林中,在楚澤剛準備看好戲的時候,一道暴怒的咆哮聲驟然傳出,旋即一道身形如同禿鷲般衝天掠向楚澤,聲音中帶著殘酷:「小畜生,這一次,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楚澤的面色也是逐漸地陰沉,地靈境後期的實力,對於目前的他,也是頗感棘手。

在那前方者,正是面色冷漠的血蟒寨一名地靈境後期的壯漢,望著楚澤那難看的面色,徐莽嘴角的笑容,愈發猙獰殘忍。

擁有地靈境後期的他,碾壓一名不過地靈境初期的小子,如同是大象碾死螞蟻搬,而接下來,便該是他好好玩死楚澤的時間了! 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楚澤的面色也是逐漸地陰沉,地靈境後期的實力,對於目前的他,也是頗感棘手。

雁過拔毛 在那前方者,正是一名面色冷漠的血蟒寨地靈境後期的壯漢,望著楚澤那難看的面色,徐莽嘴角的笑容,愈發猙獰殘忍。

擁有地靈境後期的他,碾壓一名不過地靈境初期的小子,如同是大象碾死螞蟻般,而接下來,便該是他好好玩死楚澤的時間了!

「你逃不掉的!」

徐莽陰冷的望著這一幕,一個地靈境初期的小子,難不成還天真的以為跑得出他的手心?

「小子,待會我會讓你嘗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徐莽森森一笑,眼神瞬間陰冷,身形一轉,便是對著楚澤暴掠而去。

楚澤早料到他會有這般反應,體內靈力奔涌,然後將雙腿包裹,直接是將速度催動到極致,瘋狂的對著森林深處逃去。

以徐莽的實力,要殺他,太輕鬆了。

「小子,你真以為你逃得了嗎?把你四肢砍掉,留你一條性命,你看怎麼樣?」

徐莽追著前方那道拚命疾掠的身影,口中古怪的陰笑聲,也是不斷的傳出。

楚澤一咬牙,心中彷彿是爆發出一道低吼之聲,炎魔訣不斷高速運轉,靈根也是在此刻凝練出一股股的靈力,隨即不斷的湧向經脈之中,與此同時,身法武學凌雲踏也是在此刻,被楚澤施展到了極致。

轟。

那奔掠的速度,也是陡然加快,竟是一點點的拉開了與徐莽的距離。

「什麼?這小子的身法武學不錯,倒是讓我意外啊!有意思,哈哈~」

見狀,徐莽心中一喜,他畢竟眼力過人,這楚澤身法突然的爆發,顯然後者的身上存在不弱於靈品低級的身法武學,這等身法武學即便是他都相當的垂涎,當即也是怪笑一聲,再度運轉靈力,快速的追趕而去。

「我現在對你很是感興趣啊,小畜生,只要乖乖的交出你的身法武學,今天我就讓你死的乾脆一點。」

徐莽咧嘴一笑,眼神瞬間陰冷,身形一轉,便是對著楚澤暴掠而去。

「叫我一聲爺爺,我可以考慮考慮。」楚澤頭也不回,冷笑聲傳來。

「不識抬舉!」

徐莽眼神一寒,靈力暴涌間,其速度陡然加快,距楚澤的身影越來越近。

楚澤感受著後方越來越接近的陰寒氣息,心頭也是微微一沉,他還是小覷了這徐莽地靈境後期的實力啊。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稍有放鬆,今天沒準就真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茂密的森林之中,兩人一逃一追,所過之處,滿地枯葉掀起,猶如風捲殘雲一般。

在這種生死極限的速度奔逃下,楚澤二人很快的接近了黑魔山內圍區域,那後方直追而來的徐莽看到這個略微熟悉的方向,心中也是微微有些不安,畢竟這附近棘手的妖獸不少,容易突生變故。

尤其是他們最近剛招惹了一頭媲美於天靈境初期的妖獸,若是一個不小心將其招惹出來,那麻煩就大了。

「小畜生,老子沒時間陪你玩了!」

徐莽猛的一咬牙,再也沒絲毫顧忌靈力的消耗,靈力暴涌而出,腳掌猛的一跺地面,那靈力包裹著他身軀,隨即便是見到他的身形直接變成一道光影,以一種極端驚人的速度,對著楚澤爆掠而去。

「小畜生,受死吧!」

那陡然增加的速度,頓時令得徐莽在十數個呼吸間,便是距離拉近,離楚澤僅僅差幾個身形,而後強橫的靈力,毫無保留的自徐莽體內席捲而出,他五指攤開,一掌拍出,靈力滾滾:「血煞大掌印!」

滾滾靈力湧出,化為一道巨大的血色靈力掌印,攜帶著極端凶暴的靈力,帶起兇橫勁風,毫不留情的轟向了楚澤後腦勺。

這種可怕的攻勢,足以秒殺任何地靈境初期實力的人!

砰!

楚澤同樣是感覺到了身後席捲而來的危險攻擊,這種程度若是強行硬接的話,恐怕他立即就得重傷。

楚澤的目光瘋狂的閃爍著,他看了一眼森林深處,剛好一道狹窄的石洞裂縫出現在眼帘,冥冥之中,似乎有著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湧現而出。

「沒辦法了,只能上了。」楚澤心頭無奈嘆道。

嘭!

那雄渾的靈力暴涌而出,三道炎魔印融合在一起,然後便是狠狠的對著背後徐莽那凌厲無比的血色掌印轟去!

咚!

狂暴的靈力在此時爆發而開,楚澤身軀如遭雷擊,一口鮮血噴出,那道光印在血色掌印的轟擊中轟然碎裂,而且並沒有停止的趨勢,直接撞上楚澤的身體,緊接著楚澤便是被轟得倒飛而出,最後恰好落進了遠處的那一道狹縫之中。

徐莽見到自己的強力一擊竟然沒有將楚澤當場擊殺,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異之色,不過他速度卻是不慢,一下就掠進那叢林之中,眼神陰冷的望著倒在狹縫之中的楚澤。

「嗯,該死的,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見到這熟悉的地方,徐莽面色頓時一變。

「這傢伙怎麼不追了……」楚澤見狀,看到那徐莽驚變的臉色,微微一愣。

「小畜生,看來你今天註定是一死了,也好,省的我費力…」

徐莽看了看楚澤,僅那麼一瞬,驚變的臉色一閃而逝,臉龐上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

楚澤瞳孔微微一縮,正欲開口,只聽得那狹縫的深處,猛的爆發出憤怒的吼聲,一道黑光猶如閃電般的衝出,那種狂暴到極點的靈力,更是在森林中掀起了陣陣暴風。

「又來一頭黑冥角蛇王?!」

楚澤見到這威風凜凜的妖獸,面色頓時一變,「這運氣也太背了吧!」

心中悶談一聲,楚澤念頭一轉,當機立斷,猛地將身上那件沾染了些許小黑冥角蛇血液的衣服脫下,徑直朝著那徐莽的方向丟去。

「孫子,你爺爺我那身法武學這就給你?」

聽得此話,那徐莽猛的一喜,他原本還擔心待會指不定楚澤整個人都被黑冥角蛇王給吞得骨頭也不剩,那武學就太可惜了。

眼下見楚澤這麼識時務,也沒多想,一把將楚澤丟過來的衣服接住,隨即打開一看,什麼也沒有,反倒是他衣服上沾染的粘稠鮮血引入眼帘,徐莽面色終於陡然劇變,這小畜生竟然給他下套!

望著少年那嘲諷的神色,徐莽心頭微微發寒,這真是一個如此年紀的少年能夠做出來的事情嗎?

楚澤看著面色劇變的徐莽,卻是輕輕一笑,他看了看那渾身冒著驚人殺意的黑冥角蛇王,輕吐了一口氣。

「小畜生,血蟒寨不會放過你的!」

徐莽陰森森的怒喝了一聲,而後突然有著雄渾靈力自其體內爆發而出,他腳掌一點地面,身形瞬間暴退,眨眼間便是穿過重重樹林。

不過,此刻的黑冥角蛇王立馬聞到那熟悉血液氣息,這直接誘導它以為眼前的這個人類傷害了它的子女,暴怒之中的黑冥角蛇王緊追而出,下一霎,已是化為一道黑光直追徐莽的身影而出。

顯然如今黑冥角蛇王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徐莽的身上,也讓楚澤險險的逃過一劫。

「這個小雜碎!等我逮到你,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重生六零:農女種田有空間 回頭瞥了眼氣勢洶洶追來的黑冥角蛇王,那徐莽氣得面色鐵青,心中不斷的咆哮著。 望著那逐漸遠去的黑冥角蛇王身影,楚澤也是艱難起身,隨即便是竄入這黑冥角蛇王的獸洞,他很清楚大梵谷階妖獸,其獸巢之內一般皆有高品階的靈藥,顯然對於剛才九死一生的楚澤而言,眼下的機會顯然是楚澤不願意錯過的。

隨著楚澤深入的踏進妖獸的洞府,映入楚澤眼帘的是一邊呈現赤色一邊呈現雪白色,一股灼熱的氣溫撲面而來,而與此同時,一種冰寒之感也是隨著而來。這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極為的奇特。

出現在楚澤面前的,是一個小池子,池子中的水,呈現殷紅之色,宛如鮮血所凝,格外的詭異,當然,吸引楚澤目光的,並非只是這血紅的池水,而在池子的兩邊竟然出現兩種完全詭異的情景,一半呈現極寒之態而一半則顯現熾熱之狀,而且在那池子中央,竟然長著一大一小的兩朵奇異的花朵!

目光一掃,然後楚澤的目光便是死死的落在了血池內的兩朵極為詭異花朵,那花朵的模樣,很像是一條小龍盤踞,其中一朵呈現冰藍色花朵,呈現極端濃郁的陰寒之氣從中滲透而出,連附近的池面上,都是覆蓋了一層寒氣。

而另外一朵赤色的花朵則極端熾烈的熱氣從中湧現而出,花朵周圍,縈繞著淡淡的煙霧,而池子看上去是一片赤色汽包不斷湧出,就如同岩漿在流動一般,一股灼熱的溫度,從地面上升騰而起,令得連空氣都是有些扭曲起來,看上去頗為的奇特。

冰藍與赤紅的花朵,在血池上面生長出來,搖曳生姿的盎然生機,在這石洞世界中,顯得格外的奇異。

「這是……陰陽龍涎花!」楚澤驚愕地望著那一大一小的與冰藍與赤紅的花朵,迅速的在腦海里閃現關於此物的一些資料。

「依照典籍記載中,這陰陽龍涎花極端罕見,其生長的環境極為奇特,需處於極陰與極陽的環境中天然而生……」

「只要等到這陰陽龍涎花成熟,黑冥角蛇王便是能夠借其之力再度進化,而到了那時候,再度突破進化的話,便是能夠媲美靈丹境的強者的實力……另外,這東西對於人類來說,同樣是具備著特殊的奇效,雖然無法令得人類突破靈丹境這個層次,但卻是擁有著某種奇效,開啟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