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是南蠻神殿的人,那又何必救這南蠻大祭司?」白起聞言立即冷聲喝道。

「雖然本座不是南蠻神殿的人,但是本座卻也是南蠻一族之人。」黑甲武皇說道。

「你當真要保他?」白起冷聲說道,同時一邊緩緩移動手中寶劍。

「不錯,此人對我南蠻還有用,本座不能讓你殺了他。」黑甲武皇聞言直接說道,同時其手上也是出現兩把齒輪一般的兵器。

那黑甲武皇見白起的氣勢越來越盛,心中有些吃驚,這人明明就只有武皇初期的修為,但是一身氣勢恐怕和武皇後期的高手差不多了,「閣下,你我二人實力相差無幾,何必再費力氣?不如我等就此罷手?」

「我家殿下的命令是把此人的人頭帶回去。」白起冷漠地說道。

話音一落,白起手中寶劍直接當空一劍斬出,巨大的血色真氣巨浪沖向那黑甲武皇。

「哼,當真本座怕了你嗎?」見白起油鹽不進,這黑甲武皇也是心中暗自惱怒,隨即黑甲武皇轉動手中的兩件兵器。

兩把兵器在黑甲武皇的手心之中快速轉動,隨即隨著黑甲武皇的雙手揮舞,兩道齒輪兵器直接一左一右如同兩道黑色巨龍一般,一隻沖向白起的劍氣,一隻直接沖向白起本人。

「哼。」白起見一道攻擊沖向自己,暗自冷哼一聲,手中寶劍直接一轉,又是一劍斬出。

「試探結束了。」

突然白起與那黑袍祭司二人周圍都是出現各自的領域。

一邊是血色的殺戮世界,一邊是充滿無盡黑暗的孤獨的世界。

兩人的領域不斷碰撞,魂將不斷廝殺。

「此人當真很強,才突破武皇,就能把領域以及魂將錘鍊完善得如此之強大。」黑甲武皇盯著白起暗自心驚。

而白起也是緊緊盯著黑甲武皇,面上毫無表情波動,但是心中也是想到,「此人有武皇後期的修為,而且一身戰力也是不俗,我這才突破,說不定久戰之下我也不是此人的對手。」

轉眼間,二人又是對轟了數十招。

白起眼睛一凜,隨即雙手持劍高高舉起。

一道巨大的劍影斬出,同時伴隨著劍影的斬出,無數黑甲血衣的士兵虛影在這巨大的劍影周身出現。

「嗯?」

黑甲武皇見白起竟然突然加強攻擊,心中一愣,隨即很看就恢復正常。

只見黑暗真氣不斷在這黑甲武皇的雙手湧出,在其黑暗領域之中,一道道鬼魅身影出現,一個個獰笑著沖向那些士兵虛影。

「此人戰力竟是如此之強,不過今日可不是與此人死拼的時候,而且那那小傢伙也承受不來我們兩個發出的戰鬥餘波了,看來還是得走了啊。」黑甲武皇看著白起想道。

想道這裡,黑甲武皇並沒有猶豫,他本就不想與白起起衝突,但是一直以來他身為武皇後期的高手面對一個武皇初期的高手不戰而逃,那這個名聲他可不想被傳出去。所以他一直就勸說白起主動撤退。

但是他沒想到白起就是個鐵憨憨,知道了他的修為,竟然也絲毫不退,甚至還主動出手。

不過現在看來,白起雖然是出入武皇,但是他卻是有這個底氣和本事。

「就算你戰力強大又如何,本座想救的人還從來沒有失手過。」黑甲武皇暗自想道。

隨即黑甲武皇直接雙手一揮,一道透露著無邊的黑暗、孤獨、強大的氣勢的黑色真氣巨輪出現在其頭頂。

白起見狀眼睛一凜,隨即一道充滿殺戮、衝鋒、血氣的血月也是同樣出現在白起的身後。

黑色巨輪與紅色血月猛然碰撞。

黑甲武皇見狀眼神一閃,隨即一把捲起南蠻大祭司消失在黑暗之中。

「本座鐵幕,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黑暗之中傳來那黑甲武皇鐵幕的聲音。

「本座白起。」白起看著消失在黑暗之中的黑甲武皇二人緩緩開口道。

「哈哈,好,這次沒有打痛快,下次本座再會會你。」黑甲武皇聲音再次從黑暗之中傳來,隨即就陷入無邊沉寂。

白起仔細感受來了一下周圍空間,發現確實沒有絲毫真氣波動了,隨即才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還是小覷天下英雄了,我不過才是突破武皇修為而已,上面還有諸多境界。雖然武皇在大華境內很強的,但是殿下必定不會只待在大華。」

「若是一直夜郎自大,恐怕以後就幫不上殿下吧。」

白起看向南蠻深處的虛空,心中暗自想道。

再次感受了下周圍氣息,白起確定那鐵幕沒有停留了也就不沒有停留,而是轉身向著陳浩軒的方向退去。

這並不是白起不想繼續追擊,而是那鐵幕乃是領悟的黑暗屬性,隱匿的本事十分高強,白起就算想追也追不上。

……

而此時陳浩軒這邊,公孫大娘也是來到蛻變的最後一步。

只見本來一直被那聖潔光芒包裹住的公孫大娘,渾身氣勢開始節節攀登。

強大的氣勢瞬間席捲周圍。

其周圍的無數血衣衛都是被瞬間掀飛出去,就連陳浩軒都是不例外。

「所有人後撤。」陳浩軒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立即高聲喝道。

同時無數的士兵也是被這強大的氣勢驚醒,一個二個緊張不已。

無極侯、箭雲侯二人最先出來,「殿下,怎麼回事?」

「是公孫要突破了。」陳浩軒緊緊盯著天空之中的公孫大娘開口道。

「突破?那豈不是……」無極侯二人盯著天空之中那聖潔的身影心中湧現出無限的震撼。

「兩位侯爺,速速讓大軍向後撤退。」陳浩軒提醒道。

「啊……哦,是。」二人很快就反應過來,隨即帶著大軍不斷後退。

「是公孫大人要突破了嗎?」

「公孫大人本來就是武王圓滿修為,這再次突破那豈不是要突破武皇了?」

「九殿下手下的白起將軍已經突破武皇,心中公孫大人再次突破,那豈不是九殿下手下就有兩名武皇高手了?」

無數將領士兵都是議論紛紛,一些將領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看向陳浩軒的眼神更是複雜不已。

天空之中,只見一朵朵神異的花朵不斷在虛空之**現,從種子變化成花朵。

每一朵綻放,都是發出強大的氣勢。

同時每一朵花朵盛開,公孫大娘的氣勢就更強一分。

隨著那些花朵的不但盛開、壯大,公孫大娘的氣勢越來越強。

最後那數百朵各色的花朵慢慢從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最後這些花朵逐漸形成一道人形虛影。

這虛影身穿鮮艷戰甲,面帶面甲,但是看其身形卻是如同公孫大娘一模一樣。

「這就是魂將嗎?」無極侯、箭雲侯二人都是一臉震撼的看向天空。

「好,公孫突破了。」陳浩軒見公孫大娘魂將形成,心中大喜。

一道絕強的氣勢從公孫大娘身上再次傳來。

「突破了。」陳浩軒見公孫大娘徹底突破,心中狠狠地鬆了口氣。

不過很快,陳浩軒就發現公孫大娘身上的氣勢並沒有就此停留,反而是繼續在往上突破。

「這……」

眾人只見公孫大娘突破武皇初期之後,一身氣勢還在源源不斷的增長。

不知過了多久,公孫大娘的氣勢才緩慢的停留下來。

「公孫……」

公孫大娘蘇醒之後,第一時間看向陳浩軒,隨即身影一閃,就來到陳浩軒的身旁。

「多謝殿下。」

「哈哈,不必多禮。公孫,你現在是什麼修為?陳浩軒迫不及待的問道。

「殿下,我已經是武皇後期的修為。」公孫大娘輕聲道。

「哈哈,好,好,好。」

「為公孫大人賀。」

「為九殿下賀。」

由於公孫大娘並沒有掩飾,很多士兵都是聽到了,因此無數人爆發出巨大的歡呼之聲。。 兩人上台以後,汪水洋手中空間戒閃動,一把藍色長刀便出現在其手中。

汪水洋大笑着開口道:

「小子,別說師兄欺負你一個新生,我這把寒水刀乃是開凡中級靈器,上面還鑲刻着一顆二階靈獸冷水蛙的獸核,你不就是一個才入院不久的新生,靈脈再好也只是剛剛進入感應境前期而已,你要是認輸,跪下給我磕個頭認個輸,我便饒了你,省的你受寒氣入體之苦。」

「要來便來,廢話真多。」

成心依舊是那句話回應道,隨後成心手中空間戒一閃,一把短尺狀模樣的靈器,便出現在了成心手中。正是當初雲峰城分別時,啟靈殿的王天送給他的開凡中級靈器,披鏡尺。

自從雲啟送給他一枚空間戒,在他進入感應期以後,便可以自由使用,披鏡尺當然也被他放在其中。

見成心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汪水洋開始氣急敗壞,腳步一踏地面,身形正欲前沖之際,卻突然停下,汪水洋陰笑着開口道:

「這樣也沒意思,不如賭注大一點,這次你我之間輸得一方,在今後的一個月里,見了對方便要恭敬讓道,而且三十雲能點太少了,二百雲能點,怎樣,你可敢接受?不過師兄我有點懷疑,就你身上的雲能牌里,有二百雲能點嗎?」

此話一出,高台下方的人也是議論紛紛。

「二百雲能點,這汪水洋太囂張了,他以為自己必贏了嗎?」

褚登此時也是氣憤的叫喊道。

……

在每月一次的月戰中,每個人只能參加兩次戰鬥,勝利的一方可以獲得學院獎勵的十點雲能點,和上場之前對戰雙方指定數目的雲能點。

當然有人會考慮,會不會有人故意消極比賽,兩人提前商量好,一人故意輸,賺取學院的雲能點,事後平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