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不想做你的狗,振興人族的重擔就交給你了,我的志向是拯救世界,很忙,沒時間理你。」秦浩卻是一臉嚴肅的說出了自己要拯救世界的目標。人族的事我不想管,不要來招惹我就好了。

軒轅黃帝哪裡聽不出來這是對他的嘲諷。眼神瞬間冰冷,一絲殺意閃過,不能成為自己的人,就註定是不同路的人,杜絕後患,秦浩如此天賦讓軒轅黃帝已經動了殺心。、

「如此,那真是可惜了!那我們就來算算你殺我孫兒的賬吧。」軒轅黃帝似是可惜的神情,透露出來卻是無情的殺機。

秦浩緩緩拿出了一物。說道,「哦,我想說的是,軒轅逸龍我殺了,軒轅戰龍我還是要殺。你阻擋不了我。」

轟,秦浩將手中之物拋出,四股蓋世凶威恐怖的出現在北冥海之上。遠古四凶饕餮,混沌,檮杌和窮奇全部出現,吼,四大凶獸仰天怒吼,連天都為之顫動。

一道玄奧的陣法將四隻凶獸連在了一起。四道光柱分別對應了四個方位,東南西北,東方饕鬄,西方窮奇,南方檮杌,北方混沌。四隻凶獸佔據了四個方位,將軒轅黃帝圍在其中,,無數光線在四個方向來回縱橫,將天上地下所有的位置都封閉了起來,凶獸之力灌注在凶陣之上,簡直是牢不可摧。

軒轅黃帝也就和祖巫一個級別。所以四兇殺陣,將黃帝困在其中,一時間都無法脫身。

秦浩知道四兇殺陣困不了了軒轅黃帝太久,秦浩望著軒轅戰龍,一劍破空,青萍劍,****而出。軒轅戰龍倒地,屍首分離,秦浩終究還是一劍將其斬殺。臨死前那不甘的神情直直的望著秦浩,本以為黃帝的到來,可以將秦浩滅殺,到時候,還要在其面前得意。要是將秦浩擊殺,那其身邊的美人豈不也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可惜這一切在秦浩一劍斬下都成了空,無情的一劍將其所有的幻想破滅,只有那不甘之色。但又有誰回去看呢。

秦浩斬殺了軒轅戰龍之後,帶著紫蝶直接從系統兌換了空間的一張傳送符。直接傳送離開,不拖泥帶水。不然軒轅黃帝從四兇殺陣中出來,想走就沒那麼容易了。而現在,傳送符離開后的秦浩用混沌之力將所有的空間波動打亂,讓軒轅黃帝出來后想要追都沒的追。

鯤鵬默默的看著這一切,本來是打算在最關鍵的時候救下秦浩的,都要出手了,接過秦浩自己跑了。這個人情沒有做到,怕是有些虧,他也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秦浩還能將軒轅戰龍斬殺,並且逃了,是那麼的輕鬆寫意,絲毫未損。那四兇殺陣的威力居然能夠將軒轅都困住。這秦浩到底有多少底牌。

秦浩也是無奈,這個東西用了,已經沒有什麼好東西了,除了一張不知道什麼來頭的圖,秦浩窮的只剩下的仙帝初階的修為了。只剩下系統要給他的神秘獎勵還沒有查看,這一波只能期待一下系統的神秘獎勵了。 「韓小姐好。」小天天身後的男人也跟她打了招呼。

「你好。」

「我要去阿姨家裡玩。」小天天對這個男人道。

男人阻止了:「小少爺,許先生說讓你拿了東西就回去。」

「我就跟阿姨玩一會會,我要看阿姨家的貓寶寶。」

韓雨柔求情:「讓他進來玩會吧,沒事的,許先生也是個講道理的人。」

男人這才沒有阻止,但站在門口,沒有離開。

韓雨柔帶小天天去陽台上看小灰灰,小天天抱起貓咪,眼睛紅紅的:「阿姨,我想回南城,我不要呆在紐約了,我不喜歡這裡。」

「怎麼了?外面的人是誰呀?」

「他四爸爸的管家,管我管的很兇。」小天天抱怨,「他跟爸爸一樣,都喜歡管我,不讓我打電話,也不讓我回南城。」

「天天要回家,不要在這裡了!」小天天不敢跟他爸爸鬧,就只有跟韓雨柔哭訴。

他抱著小灰灰,心裡難過得很。

「爸爸也是為你好的,要過聖誕節了,和爸爸一起好好過節,別的……以後再說。」韓雨柔只好這樣哄他。

「天天要回南城!」

「以後有機會爸爸會帶你回去的。」

「他不會,他不會,他就四大壞蛋!」

韓雨柔默,看把孩子逼的。

許先生真得就不再讓天天回南城嗎?

不過許先生和太太離婚了,不回去對雙方都好,她一個外人實在不好管。

她只好給天天拿了零食和水果:「天天,帶回家去吃吧,過完聖誕節再來阿姨這裡玩,阿姨有時間就陪你玩,好嗎?」

「天天沒人要。」

「怎麼會,大家都很喜歡你。外面那個叔叔雖然凶,但他也是為你好,他管你管的嚴,也是怕壞人把你帶走。」

「爸爸不喜歡我,他好像也不喜歡媽媽。」小天天撅起嘴巴。

韓雨柔感慨,小孩子雖然小,但許先生和太太離婚一年多了,再小的孩子也能有所感受。

「不會的,爸爸喜歡你,也喜歡你媽媽。」韓雨柔哄他。

正哄著,外面的人敲了敲門:「小少爺,該回去了。」

「大壞蛋又催我了。」小天天壓低聲音。

他捨不得,大眼睛撲閃撲閃,抱著小灰灰摸了摸:「我要跟阿姨,還有貓寶寶在一起。」

「陪爸爸過聖誕節吧,聖誕節也很有意思哦,有聖誕老人,聖誕樹,還有麋鹿,讓爸爸帶你出去玩。」

「天天要許一個聖誕節願望,希望過年能看到媽媽。」說著,小傢伙才依依不捨把小灰灰放下,往門口走去。

那位管家一直等在外頭,見小天天出來,和韓雨柔道別後帶著小傢伙離開。

韓雨柔站在門口久久沒有回去。

聖誕節了,她也許一個願望吧,希望容錦承早點醒來。

小灰灰咬她的褲子,她彎腰把小傢伙從地上抱起來:「小傢伙,你是不是也捨不得天天?天天太可愛了。」

她也想要一個像天天這麼可愛的孩子。

如果真得生不了孩子,她也希望能去領養一個。 秦浩打開系統,領取獎勵。

滴滴滴,可愛又迷人的系統大人有出現了。這次鑒於主人的勞苦功高,這一份神秘禮物給主人精心的挑選了哦。

領取成功,成功領取驚喜大禮包一份,趕快打開查看吧。

秦浩就準備打開了,就在此時,秦浩收集的造化玉碟碎片和盤古斧碎片竟然從儲物袋裡****出來,像是期待著大禮包裡面的物品。

什麼情況,系統怎麼會有碎片呢?,至尊系統出來解釋一下。秦浩卻是無比疑惑,難道碎片系統也有么。那自己還那麼拚命的出去找什麼。

滴滴滴,主人不要急,至尊系統為主人慢慢道來。「至尊系統本身是有兩片碎片的,但是根據主人的實力才可以給主人,不然就算是得到了,主人也用不了。

而現在的話,主人總共各有四塊碎片,可以將盤古斧的基本形態融合出來,只是缺少了那一份神而已,但是還是威力絕倫,造化玉碟也是如此,只不過最低的使用前提就是仙帝修為,不然會被反噬而亡。如果主人擁有了這個的話,就算是軒轅黃帝的話,主人在戰天決的提升下也是可以一戰的。

什麼,不早說,那我不是浪費了四兇殺陣這個好東西,本來還打算送給紫蝶的。讓其用來防身。秦浩後悔道。

主人一出遺迹居然不打開禮包,怪人家可愛的系統咯。卻是一陣幸災樂禍的模樣。

「好歹我也是你在主人,你這樣說多不好啊。」,這也不怪秦浩,一出來就是大戰,雖然橫推了一切敵人,但是秦浩也沒有時間打開禮包。所以秦浩也沒有過多的糾結這事,將驚喜大禮包打開。

滴滴滴,獲得盤古斧碎片一塊,造化玉碟碎片一塊。滴滴,獲得炎帝召喚卡一張。紫霞仙衣一件。

咦,炎帝召喚卡,難道是某豆書中的主角嗎。那可是無敵人物啊。點擊查看,炎帝召喚卡,備註:不用過多的介紹,家喻戶曉的存在,一手異火秒天秒地秒空氣,無敵人物,傳聞仙帝巔峰也不其對手。

握草,這尼瑪,我怕誰啊,誰讓我看著不爽,直接丟出炎帝,一招佛怒火蓮秒殺一切敵人。真該一出遺迹就打開的,有了這個,我跑什麼啊,要跑的是軒轅黃帝好么。

系統,怎麼融合碎片?秦浩看著新得到的碎片,加上原來的已經有四塊了。已經可以初步融合,將盤古斧和造化玉碟的殘缺形態融合出來了。

還沒等系統回答,四塊碎片自己就迫不及待的飛在了一起。,沒有驚世駭俗的氣象,沒有恐怖無敵的氣勢,四塊碎片靜靜的融合在一起。一把盤古斧和造化玉蝶的殘缺形態出現了秦浩的面前。二者只是靜靜的懸浮在空中,相互對立,但卻又沒有一見面就廝殺的感覺。盤古斧的周身有著強烈無比的煞氣讓空間直接化作了虛無,彷彿盤古斧不存在於這片世界,遊離於天地之間,是一個格格不入的存在。而造化玉碟則不同,周身散發著濃郁無比的仙光,讓周圍的花草樹木都隱隱呈現了眼中要羽化登仙的感覺,一個殺戮煞氣無比的強大,一個彷彿蘊含著無窮造化仙機。怪不得天生就是剋星。

滴滴滴滴,主人快滴血認主啊,發什麼呆。

秦浩這才反應過來,兩滴雪分別滴在盤古斧和造化玉碟之上。盤古斧化作一道流光飛到了秦浩的手中,感受著盤古斧的激動之意,秦浩卻是有些奇怪,這盤古斧為啥對自己剛剛認主就這麼熱情,而造化玉碟還在一旁,靜靜的裝逼。

但是旋即就往了這茬,因為秦浩被盤古斧的威力驚呆了。秦浩手持盤古斧,對著前方輕輕一劈,恐怖的煞氣滅殺一切的生機,將沿途的一切都斬斷,空間被斬開,並且久久無法癒合。蔓延了百里不止。幸好最近沒有一個活物,不然這一斧下去,怕是活的也變成了死的。

盤古斧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覺讓秦浩愛不釋手,有了這個,沒有什麼是一斧解決不了的。如果一斧解決不了,那就兩斧。

而,另外的造化玉碟卻是如同矯情一般,就是靜靜的待著空中,無盡仙光照耀著周圍的一切。秦浩走向前去,一把將造化玉碟抓在手中。

突然,一股純凈無比的仙光從造化玉碟之中射入秦浩身體之中,無窮的生機和仙氣從秦浩體內迸發出來。秦浩瞬間感覺無比的舒爽,像是整個人大保健了一般,嘿嘿嘿。

造化玉碟,原本就是太上老君從鴻鈞手中接下的無上之物,可以讓人立地成仙的無上威能。賦予仙人無上仙根,成為不死不滅的不朽存在。也正是因為如此,仙人擁有無限的壽命,所以當時在造化玉碟和盤古斧沒有破碎之前,仙人之劫可謂是極其的難渡,畢竟每一個仙都是天地的負擔,不死不滅的存在讓這片天地容納有限。

而造化玉碟破碎之後,仙人在也無法擁有永生的壽命,才會凋零到世間無仙的程度,而後來度過天劫成仙也因為如此很快的就隱匿了起來。獨擋生機的流失,現在的亂世是因為三族再起,想要爭奪這片天地主宰,也是為了重新尋回盤古斧和造化玉碟的碎片,重建天庭,重建仙界,永生不滅。這將是最後一戰,就算在強的存在,在沒有了造化玉碟這種天地神物之後也無法阻擋歲月的力量,要被歲月磨滅。、

所以三族不得不戰,不光是為了自己,也是為自己的種族一戰,爭取那茫茫中的一線生機。而秦浩在造化玉碟的加持下,生命得到了再一次的升華,成為了不死不滅的存在,四塊碎片融合之後的造化玉碟,雖然不能讓所有人都永生,但卻有著讓一些人永生的力量。而這一些對於秦浩來說已經足夠了。

秦浩望著兩件絕世無雙的事物,卻有些出神,一切來得是如此的順利,但秦浩卻漸漸但感覺到一絲危機在心。這片天地,已經開始不平靜了。 秦浩帶著對這未來的一絲憂慮和紫蝶漫步在這片未知之地的同時。北冥海之上,被四兇殺陣的困住的軒轅黃帝暴怒不已,軒轅戰龍在自己面前被人斬殺,讓軒轅黃帝瞠目欲裂,只是由於四兇殺陣被秦浩弄成了防守為主的陣法,愣是將黃帝困到現在。

軒轅黃帝手持著上古神器之一的軒轅劍,不斷的攻擊這四兇殺陣,在軒轅劍的加持下,黃帝擁有著仙帝巔峰的實力,而四兇殺陣固然強悍,卻也所無根之萍,為了抵消的軒轅劍的發出的劍氣,不斷的消耗了巨大的能量。

直到此刻,四兇殺陣終於接近崩潰,四凶之靈也虛幻的快要消散。轟,一道驚艷絕倫的劍光從四兇殺陣中衝出,四兇殺陣被一劍破滅,劍光威勢不減,斬擊在北冥海之上,劍氣斷浪,將海面分開了一道痕,劍氣縱橫,銳不可當。

軒轅黃帝終於脫身,四兇殺陣破滅,化作四道光芒消散在風中,而此時軒轅黃帝望著地上的軒轅戰龍,不禁有些顫抖,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因為憤怒,左手握拳,手背青筋暴起。一揮手將軒轅戰龍的屍首收走。

此刻的黃帝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找到秦浩,將其滅殺。讓其感受絕望,可空間的波動早已經別秦浩紊亂。無法給隨著空間痕迹去找到秦浩。所以黃帝就算再不甘也只有放棄了,茫茫世界,想找兩個人比大海撈針還一些。

黃帝離開了,離開了北冥海,回到了人族大本營,畢竟戰爭就要開始了,黃帝無法脫身太久,就必須回去主持大局。不然人族堪憂,他也就成為了千古罪人了。

秦浩帶著紫蝶漫步在一個山谷之中,秦浩用了那個隨機傳送符之後,被隨機傳送到了這裡,一個連紫玥這種商會世家之女都不知道的地方,要不是感受著荒古絕域熟悉的氣息,秦浩還以為隨機到了別的世界了。

就在秦浩和紫蝶在一片遠古的森林中行走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聲龍吼,龍吟之聲,震耳欲聾,響徹天際。秦浩抬頭望去,尼瑪,一頭青色的巨龍在和一頭紅色的巨龍纏鬥,二者打的興起,周圍的樹木全部被夷為平地。

而紫蝶望著千丈巨大的龍身,突然驚呼「我們來到了巨龍之谷,這裡是巨龍的藏身之處。」

「巨龍的藏身之處?」秦浩看著兩隻巨龍都有著仙帝初階的實力,並不弱,怎麼可能需要躲藏呢。

「這就要從荒古年間說起了,原本龍族和鳳族還有麒麟一族是天地的神獸霸主,三族加起來絲毫不弱於巫妖二族。當時去麒麟一族較為中立,性情溫和,與世無爭。而龍鳳二族則不一樣,二族統御著萬千神獸種族,二族實力相當,而且相當的友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二族突然爆發了一場驚世大戰,。雙方越戰越凶,都是無比驕傲的存在,誰也不肯罷手,非要分出一個勝負,最後麒麟一族出手將兩方制止,而此次大戰卻是傷了兩族的元氣,動搖了族運,兩族本來的繁衍能力就差,這一戰後青黃不接,變得漸漸沒落,差點就要失去了霸主的寶座,所以雙雙退隱族地,封閉了空間,不與外界來往。外界那些帶有龍的大多數都是只是有著一絲巨龍血脈而已。」紫碟徐徐道來。

「二族大戰?」秦浩望著那站在一起的兩隻巨龍,不禁默默的說了一句「是挺好戰的。」

「什麼人,竟敢擅闖龍族之地!」兩隻巨龍齊齊停手,望向了秦浩和紫蝶所在的方向。

秦浩和紫蝶並有隱藏自己的氣息,還如此毫不掩飾的觀看著兩隻巨龍的戰鬥,不被發現就怪了。兩隻巨龍看見秦浩后第一時間就飛了過來。

巨大身形將秦浩面前的巨樹直接壓斷,地上深深的爪印,可想而知兩隻巨龍到底是有多強壯了。這就是龍族無比的天賦,不用任何術法,光是肉身之力已經可以碾壓絕大多數存在,還有著龍族的天賦神通,龍族彷彿就是上天的寵兒,要多強有多強。龍族之族,祖龍,是混沌之中的開天第一龍,其實力橫推一切無敵,就連祖巫在其面前也是一樣,如果沒有十二祖巫合力也不是其對手,只是祖龍歸於混沌,只留下了龍族,鳳族和麒麟三族在世,但卻依舊是天賦無雙。除了其繁衍能力奇差之外,龍族幾乎沒有什麼弱點,其他二族也是如此。

「別緊張,我倆只是無意從空間風暴中流落到此。」秦浩望著這兩個巨大無比的身軀也是有點無語,如果在地上,必須仰望才能看到其頭,這種感覺卻是十分的不舒服。「你們能不能變小點,這麼大,不好說話。」

看可沒想到兩頭巨龍聽到之後,反而高傲的揚起了頭,一副以此為榮的模樣。臉上的神色充滿了驕傲,還互相的看了看對方,似乎在說,我比你大。

「敖青,我看他們沒什麼惡意,你看那美女,一看我就覺得為之龍魂顛倒,這麼美,肯定不是壞人。」那頭紅龍名為敖紅用龍語對著敖青說道。

「你懂什麼,越美麗的越危險,你看公主殿下還不是美的讓人窒息,動起手來,那可是往死里胖揍啊。至今我這難帶還覺得有點疼。」敖紅一臉后怕的樣子。

「是啊,是啊,我也被揍的幾個月吃不了大餐。」我比你瘦了些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說罷還扭動了下其豐滿的龍身,但就算是如此,其體型在龍族也是重量級的,因為兩個胖子之間的比較是看不出自己有多胖的。

「你們在說什麼?」一道聲音卻是將兩頭巨龍嚇得不輕,「你們好像在背後說我壞話啊。」一位女子緩緩走來。

兩條巨龍瞬間就相互靠攏了一些,像是遇到了某種恐怖的事情,兩種被嚇得想要有種抱團的衝動。兩條巨龍目光看到了秦浩和紫蝶,瞬間說道:「公主殿下,我發現了兩個人類,正打算向您稟報呢。「立馬就把秦浩推了出來,兩張龍臉一臉掐媚。 今年的聖誕節沒有下雪,好像少了點什麼氣氛。

韓雨柔去醫院的時候,容錦承還是像往常一樣,躺著,沒有蘇醒的跡象。

老三也來了。

他裹著厚厚的黑色羽絨服,雙手插在衣兜里,平靜地走進病房。

看到韓雨柔在,他道了一聲:「聖誕節快樂。」

韓雨柔轉過身,笑道:「一樣,聖誕節快樂。」

「今天外面很熱鬧,你不出去走走嗎?」

美漫里的天罡地煞 「不了,我打算在這兒看看書,今天陽光還不錯。」

「小六這人最討厭看書了,真不知道他怎麼會喜歡你的。」老三揶揄道,「你們倆就好像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一點交集都沒有。」

「可是命運很奇怪啊,我和他認識了。」韓雨柔道,「你呢?今天不打算出去走走?」

「等會兒出去玩,其實也沒什麼好玩的,我看看有沒有好東西,到時候給你帶點。」

「給我帶杯奶茶就好咯。」

「行,我看看。」

「你多久沒回國了?」韓雨柔忽然問。

「五六年了,怎麼了?」

「不回去看看?」

「沒什麼好看的,家裡也沒人了,我是奶奶撫養長大的,她死後我就出來了。現在孤單一個人,混得也不好,不好意思回去。」

「可你……總不能一直在紐約當黑戶,這樣不好。」

「我知道不好,我再想想辦法吧,小六都能好好過日子了,我應該也行,我會努力一把。」

「嗯。」

韓雨柔知道老三秉性不壞,以前還有點弔兒郎當,現在好多了,說話也實在。

老三看了容錦承后就離開了病房。

韓雨柔把這兒收拾了一下,又搬了張椅子坐在窗邊,默默看自己帶過來的書。

這段時間她早就幫容錦承解除了黑戶的身份,讓國內的人幫他辦理了合法資格,因為京城方面沒有再施壓,容錦承的身份辦理很快。

喬爺也是個信守承諾的君子,沒有再追究關於容錦承的一切。

倒是容建國的容氏集團聽說快支持不下去,很有可能申請破產。

兜兜轉轉,命運輪迴。

韓雨柔看著書,陽光從窗戶外滲透進來。

這歲月靜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