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碧血干戚劍啊!主人好多血,好多好多血,好美味的血好浪費!好浪費啊!」說著碧血干戚劍從龍辰的腰間鑽出來,插在地面將龍辰的血瘋狂的吸收。

「主人?我很奇怪啊,你都流了這麼多血了,為什麼不跟那傢伙一搏呢?不是有我在嗎,你最近還吸收了這麼多暗魂,你該不會不知道怎麼藉助我的力量吧?」 「主人你該不會知道我碧血干戚劍怎麼使用吧?」

呵呵,龍辰是真的不知道,心中暗道,「難道不是鋒利無比的劍?」

「噗!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它似乎笑得很開心,「我怎麼選了你這個一個奇怪的主人,哈哈哈哈,主人你內心都知道你朋友的四霄風雷劍能夠召喚狂風和雷霆,難道我碧血干戚劍就沒有其他能力?」

「有什麼招式?」龍辰看到了希望。

「我碧血干戚劍不僅僅能夠斬殺對手,最關鍵的是,能夠斬自己主人。」

「啥?」龍辰一愣。

「我碧血干戚乃是太古六大聖靈身體煉製,而我就六柄之中最恐怖的存在,你看劍身上凈化的暗魂,這些暗魂可以使用的,就是說讓碧血干戚吸收主人的鮮血,讓劍斬其身,魂附其體,讓你能短時間的實力暴增,不過自己控制不好,你就會被這些暗魂吞噬,或者爆體而亡。」

原來如此,龍辰根本不知道還能如此使用,現在死亡就在眼前,不放手一搏的話。

最後的力量,龍辰右手捏起碧血干戚劍對著自己的腹部,「來吧,碧血干戚!」

燃燒,鮮血燃燒成氣焰,碧血干戚劍釋放吸收的鮮血,數十道銀白色微粒光芒,正是龍辰最近凈化暗魂所得,那人類武王的負面暗魂散成十於粒,一等妖獸的暗魂只有一粒,但是那讓龍辰差點昏死過去的六等邪靈的暗魂,幾乎佔據了百分之九十微粒。

光芒滲透龍辰的身體。

「嚓!」紫鱗地莽獸的尾巴破風而來,速度比剛才更快。

簇——黑影爆躍出去三十米開外,直接跳躍樹枝上,速度之快龍辰自己差點都沒有反應過來。

全身彷彿在熱火之中燃燒,他的腹部插著巴掌長的碧血干戚劍,明明插入了自己的身體,但是並沒有感覺到痛楚,只是感覺血液在燃燒,而自己感覺到凈化之魂在體內燃燒。

穴位展開四十八處,身體逆天開啟三層?龍辰現在感覺到自己是武王巔峰的力量。

「主人感覺如何,這就是碧血干戚的力量,燃燒自己血液加上凈化的力量能強行提升實力,直到一方供給耗盡,提升越大消耗越快。」

龍辰完全明白了,這個狀態就是用命來博弈,就剛才那一閃,那一等妖獸的暗魂就燒光了。在他身體周圍除了逆天的燃起武王的氣焰外,還有一種血液燃燒的蒸騰之氣。

「嚓!」感覺到龍辰的變化,紫鱗地莽獸直接怒掃而來,自己的玩具居然還敢反抗了。

凌空跳躍,龍辰適應超快,身體對武王巔峰的控制立刻掌握,在空中跳躍下,點地,再爆躍而起一腳踢在紫鱗地莽獸的七寸位置。

紫鱗地莽獸轉身要咬他,龍辰空中騰挪,轉身在是一腳將鱗甲踢碎幾塊。落地那血盆大口直接咬了下來,龍辰衣袖撐破肌肉碰撞,一聲怒吼,嘩啦啦啦啦啦……被紫鱗地莽獸的大嘴推的在地面破開十多米的地面。

「地岩!給我抓住這個畜生。」

砰砰!砰砰!

地面裂開比紫鱗地莽獸還粗壯的手臂,漫天飛沙凝固,比床榻還巨大的手掌,直接抓住紫鱗地莽獸的身體,因為龍辰的力量提升,地岩玄靈的上限力量暫時提高,強大的砂岩手掌的力量把鱗甲都捏碎了。

紫鱗地莽獸發出憤怒與疼痛的咆哮,龍辰向後翻騰拉開距離,感覺到已經有些貧血,氣息全部供給玄靈,雙手十合!

咚!

兩座山岩破土出現,直接相合將紫鱗地莽獸的頭差點砸扁了。

就是現在,龍辰衝上去凌空躍起,將全部氣息凝聚在手臂上,對著紫鱗地莽獸七寸的位置,全力一擊,「武技,矢風斬!」

米長的弓形矢風斬在武王巔峰的氣息下,變成五米場的弓型光芒——啪!

鮮血如噴泉般爆涌,龍辰落在二十多米外,半膝跪在地上,「爆!」

轟轟轟轟!地岩玄靈的岩爆,就聽到紫鱗地莽獸重重的砸在地上聲音,身體還掙扎了數秒被幹掉了。

龍辰身體搖搖欲墜,立刻從腹部拔出碧血干戚劍,強橫的氣息,暴走的魂力,燃燒的氣血全部都消散了,龍辰跪在地上全身瀑布般的汗水,臉色蒼白。

「失血太多了。」龍辰感覺的被重擊的疼痛還在,不過肌肉和骨骼似乎因為碧血干戚血魂力量恢復不少。棲風木,龍辰手中只有這個靈藥,但是此葯根本無法恢復氣血。

身體根本使不上力量,「不行,這個狀態再來個一等妖獸我就要死,而且根本走不回去。」

血?血!

龍辰咧開嘴看著那頭紫鱗地莽獸,血,有獸血,紫鱗地莽獸擁有蛟龍的血脈,血應該是大補,但是人類的身體能夠承受?答案是肯定不行的。

「精血。」龍辰想要活下去必須喝,捏著碧血干戚劍踉蹌走到紫鱗地莽獸心臟位置,一劍劈開,炎辣血紅的精血流出,「啊!」

龍辰狂飲一口,啊,感覺自己全身都要燃燒起來了,嘴巴被燙成「香腸」,整個臉燙得通紅。

「紫鱗地莽獸膽!」挖出來,這個東西可是媲美三等靈藥,龍辰直接吞下,旁邊就是四等妖獸核,龍辰先揣入懷中,再飲一口紫鱗地莽獸精血。

「啊!」

感覺心臟跳動急速,五臟六腑感覺都要炸了,全身都在因為高溫冒煙,血暈迷魂,心中一個想法就是先跑遠些,腳下零落亂步的向前走,整個人就像是個殭屍般,仰著頭,嘴角還流著血,完全看不清前方的路,一腳踩滑掉入山坳之中。

砸在壁上,再掉下去左右碰撞,龍辰掉入地坑之中,倒在那散發著血紅色的光芒的草地上他已經暈死過去,全然不知周圍盛開的血紅的花朵。

……

「哈!」龍辰驟然間醒來,撐起身體喘氣,摸了摸全身上下發現自己居然沒事,腹部上的傷口已經癒合,「我睡了多久?」龍辰需要清醒下頭腦。

「主人以你們人類的計算方式,三天。」地岩玄靈乖巧的回答。

龍辰看著周圍,自己在山坳的底部應該是踩滑了掉下來,「不過……我居然沒摔死。」嘴角抽搐的看著上方,這至少有百米的高度,自己本來就重傷的情況下能活下來,怕是也是玄靈保護了自己。

「我製造了岩土作為緩衝,不過主人你的傷跟周圍的花有關。」地岩玄靈解釋。

「花?」周圍到處的都是枯萎的植物,看著成片枯萎的花瓣,龍辰吞了口唾沫,「難道這些是業火輪迴花?我吸收了這麼多?居然沒死?」

業火輪迴花,屬於三等靈藥之中的異類,稀有的精神類靈藥,但沒多少人敢吸收此等靈藥,精神領域是人類修鍊者很難研究的領域,胡亂吸收的人大多數精神失常,甚至錯亂直接死亡。

「我居然吸收了這麼大一片沒死?」

龍辰當年有武聖實力,精神力量能夠凝聚成一道鞭子,但也不敢亂服用精神力的東西,現在居然吸收了這麼多,「自己不會精神錯亂吧?」

先盤坐而下檢查身體,血液之中有一股冰涼,應該是紫鱗地莽獸血液的作用,彷彿在身體內新成了薄薄的鱗甲,龍辰苦笑自己豁出去亂來看上去快把自己造成妖獸。

氣息運開,三十二周天順暢無比不說,龍辰的身體之中還開啟了五星芒穴位!五星芒乃是武宗時才可能開啟的第二條路,自己……突破成為武師初階不說,還神奇的開啟的五星芒。

「這就是所謂的因禍得福嗎?」

龍辰嘗試了下自己的精神領域,在武尊之下修鍊者的精神領域極小,但是龍辰感覺到自己彷彿漂浮在到一方幽白的譚面之上。

「這……我的精神領域居然媲美武尊?」

龍辰這次真的是因禍得福,讓自己真的成為了怪物,開啟了武宗才能嘗試開啟的五星芒與武尊的精神領域。

「先爬上去再……」忽然龍辰聽到遠處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有人在戰鬥?」

順著山坳底部的峽谷向前,崎嶇的峽谷有岩石封路,龍辰借用地岩玄靈的力量破開這些岩石,後面居然是山的另外一面,山坡之下有人群在打鬥。

其中有兩個人龍辰特別眼熟,那站在後面的虎背青年正是王振浩,而旁邊星目劍眉,穿著金絲紫寇袍衫的人不是鎏金宗的二少庄之雲,身邊有十幾人,將對面八人包圍在山壁處,隨時可能動手的架勢。

若是其他人的渾水龍辰可能還要考慮考慮,但是這庄之雲與王振浩的事,龍辰就有興趣。腳下步伐無比輕盈,不僅僅是到達武師,還是龍辰怒喝妖獸精血以及吸收大量的業火輪迴花的緣故。

身體的柔韌與精神力的瞬間判斷提高很多,無聲無息他已經要靠近了。

「向仁傑,秦旭日,我最後問你們一次,到底合不合作?」庄之雲冰冷的眼睛看著兩人。

「我呸,庄之雲還有你王振浩兩個無恥小人,我秦旭日就算死,也不會跟你們兩個垃圾合作。」 「哈哈哈哈,秦旭日啊,我向仁傑還第一次覺得你小子不錯。」向仁傑就站在旁邊,肩膀與腹部都還在流血。他的身後還有三位同宗青年也有受傷。

「那是當然,我秦旭日是什麼人,大好男兒,不過向仁傑我雖然平時覺得你是一個沒有頭腦的木頭,不過你這傢伙還是很有骨氣。」秦旭日傷雖輕很多,但樣子也十分狼狽,身後還有兩位他同宗的女子。

這山坡上有二十於具屍體,兩人宗門的人居多,少數是鎏金宗與王家的人屍體。

兩人靠在一起,平時兩宗之間沒少爭鬥,但沒想到今日居然這般狼狽與屈辱。

「你們兩個傢伙,不見棺材不落淚?」庄之雲背著雙手,「既然不合作,那你們兩個就去死吧。」

兩人不過武師,而同宗的師弟師妹都已經負傷,而庄之雲和王振浩身邊還有十餘侍衛,他們是插翅難飛。

將所剩的氣息全部展開,向仁傑和秦旭日平時是對手,今日卻背靠著背同生共死。

「哈哈哈哈,你們兩個傢伙還想垂死掙扎?你以為王兄將你們引到此處沒有準備?告訴你們吧,就算打鬥聲音再大,都不會有人來幫你們!」庄之雲雙手背在身後,別看他十分得意,站位卻在最後面,他也怕這幾個人狗急跳牆傷到他。

「哦?真的嗎?」

如同鬼魅般的聲音,就出現的在了庄之雲的身後,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就聽到庄之雲撞擊地面帶著一聲「啊」的慘叫。

看過去庄之雲被擒在地上無法動彈,一位青年壓在他背上,手持鋒利的匕首就架在庄之雲的脖子上,這個人就是龍辰。

「龍辰?」王振浩眼珠子都要蹦出來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所有人侍衛剛要動。

「都別動,誰敢動一下,你們的庄少爺人頭不保。」龍辰露出邪笑,就像是個不怕死的瘋子,那雙眼神讓人恐懼。

「龍辰?龍辰你這個混賬,你居然偷襲老子,你死定了!」庄之雲使勁想掙扎,但他發現自己居然展不開氣息。

噗呲——龍辰對著他肩膀就是一刀。

「啊!」殺豬般的慘叫。

龍辰就單手壓著他,「庄之雲,庄二少爺我勸你不要亂動,你不是很不爽我龍辰嗎?跟我沒完?好啊,我也跟你沒完,你動一下我就捅一刀,我們來試試你能挨幾刀。」

肩膀還在流血,庄之雲疼的大汗淋漓,側臉看到滴血的匕首,「別……別……別。」身體不由自主的哆嗦。

「龍辰你這是在找死。」王振浩咬牙切齒,又是這個龍辰,又是他。

匕首架在庄之雲的脖子上,「都別動,我龍辰這個人沒什麼有點,就是——狠!」

「啊!」庄之雲肩膀上再多一個窟窿,聲線已經快撕破的慘叫。龍辰看著左邊那想動的侍衛,「別動。」

「都不要動,不要動啊!」庄之雲哭喊著,王振浩看著那鮮血身體發抖。

龍辰看向傻愣的向仁傑和秦旭日,「你們快走,山坡的右側,一直向下到青靈鎮的官道。」

向仁傑看著這幫人,如果不是龍辰壓著他們主子,早就衝上去將其碎屍萬段了,「你怎麼辦?」

「你們快走,別管我。」

「可……」向仁傑被秦旭日擋住,後者對龍辰拳禮,「龍兄大恩,我等日後必報,快走。」

其他人敬仰看著龍辰,只能先逃跑而去。

看到向仁傑和秦旭日他們已經逃遠,龍辰舔了舔舌頭,現在所有人都注意著他,半點疏忽大意就是死,「都給我後退!沒聽到嗎?後退!」

這些侍衛相互交流眼神,必須要保證少爺的安全,而王振浩的人也慢慢的後退。

龍辰突然提小雞般將庄之雲抓起來,砸向對面,轉身就往森林裡面跑,他只有跑森林才有可能活下去。

三個侍衛一把抱住庄之雲。

「愣著幹什麼,給我追啊!給我殺了這個小子,殺了他!殺了他!」鎏金宗的八人全部追了上去,而王振浩身邊,王家的五人還未動他們還是聽自家公子的話。

「庄兄你先療傷。」

「好,王兄我們去追向仁傑那幾個傢伙。」

青巒山脈森林裡這麼危險,庄之雲再怒也不會以身犯險,他的肺差點氣炸了,「那廢物龍辰,我就不信他能從我鎏金宗的人手中逃掉。」

……

龍辰腳下狂奔,身後已經傳來追趕的聲音,對方全是武師正面對抗沒有勝算,不過……這裡是青巒山脈,龍辰現在對這裡可是很熟悉的。

飛躍而起直接跳到十多米高的樹榦上。

「這小子不是龍家的廢物嗎?怎麼能跳這麼高?」龍辰「廢物」可是名氣不小的。

「不管,少爺如此生氣必須將他抓回去,最好生擒。」

「明白。」

四個人飛躍而上,四人在下面包圍。

哪知道龍辰動作如此矯健,直接向前跳躍出去二十多米落在另外一棵大樹上,後面四個武師氣息開啟跟上。龍辰抓著一根樹藤,在樹林間劃出弧線。

「別跑!」三人緊跟,第四人站在樹榦上凝聚氣息。

「武技……」

青翎巨蟒血盆大口,直接咬在他的脖子上。

「啊!」這個人根本沒看到這樹上有三等妖獸。

龍辰站穩,手中的藤蔓還沒有鬆開,突然他不跑了轉身盪回去,對著正前方的兩人,直接踹上去。

碰——

兩人與龍辰同時脫手,龍辰空中騰挪,使出一招凌風旋腿法,雙腿對著下落的兩人心臟位置狂踹,從二十多米的空中踹到地面。

咚咚——人形肉墊,口噴鮮血。

這裡是青巒森林深處邊緣位置,妖獸可不會少,而龍辰如果只有武者實力他會想盡辦法逃跑,不過,現在他擁有了武師想法就不一樣了。

「去死!」高處那庄之雲的人從天而降,對著龍辰站的位置飛踢。

鏡花水月,看似沒動,龍辰已經移影而開,「啪」右手的一個響指,地面破土而出一道半米高的鋒利無比的尖刺。

那男子飛踢落空,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尖刺上。

「啊——————!」

比死還痛苦的慘叫,菊花殘,而且是重殘!他從二十多米高的位置怒跳而下,怒踢而來,然後怒坐而上。

龍辰咧著嘴,這畫面太恐怖,別說是他,就連包圍上的另外四個鎏金宗的人看著頭皮發麻。

「一二三四,還有四個。」龍辰正面直接沖向那追來的四人。

正面衝來送死了?

他居然敢正面衝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