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夫人的兩個兒子認識,算是好友了,只是回來后忙沒跟他們聯繫過,不知兩位少爺可好?」朱有才關心的詢問。

「他們挺好,只是這個點心你還是收回吧,因為他們不在國都,所以吃不到。」

朱有才一聽這話,吃驚的詢問:「不知兩位少爺在何處?」

「抱歉,這個我不能告訴你,相信有緣你們會再相見。」

「無礙,那這點心就當送給夫人吃吧,還請夫人笑納。」

劉小禾看著楚雲笙,楚雲笙則是直接伸手接了。

「那就多謝朱掌柜了。」

「不用。」朱有才覺得可惜,本來以為在臨走之前能夠見見那兩個小子,誰知道他們居然不在。

劉小禾跟楚雲笙回到馬車裡,她打開食盒看了一眼,便笑了起來。

「看來這個朱有才還挺有心,這些都是澋煜澋軒喜歡吃的點心。」

楚雲笙看了一眼,直接伸手拿了一個放進嘴裡咬了一口。

「確實有心,這些跟宮中的點心一個等級。」

乃木阪之成長 聽楚雲笙這樣說,她也拿了一個嘗了一口,然後點頭:「的確跟宮中的點心一樣。」

「什麼一樣?」楚二拿著打包好的菜過來,剛好只聽到夫人說的最後兩個字,便好奇的問了一句。

他把打包的菜放進馬車裡,剛揭開帘子就被將軍冷冷的剮了一眼,嚇得他連忙放下東西,放下車簾。

馬車行走起來,劉小禾想起楚二那受驚的模樣,不禁失笑,覺得楚二還是挺有趣。

朱有才看著楚將軍的馬車離開,回頭對掌柜吩咐。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把酒樓照看好了,若是業績下降,我讓你睡馬棚。」

休夫 掌柜聽了朱有才的話,連忙點頭。

「朱管事放心,我保准把酒樓打點得好好的,只是我很好奇,朱管事這次打算去哪裡?」

「北疆國。」

「哦,那朱管事你怕是要多準備一些厚實的衣服才行。」

「這個自然。」朱有才說完便離開了酒樓。

澋軒看著眼前的城牆城門,直接從馬車裡鑽出來跟葛凌一起坐。

「我們終於到了,只是這裡也太冷了,還沒入冬就這麼冷,要是入冬還得了。」說完回頭關心的詢問澋煜,「澋煜,你冷不?」

「還好。」澋煜回答。

「你冷就說,千萬別硬扛著。」澋軒不信他的話。

澋煜白了他一眼,還是不要理他好了。

他們可是有內力跟玄力,怎麼可能會怕冷?

到了城門口,葛凌下了馬車。

守城門的士兵攔住。

「站住,哪來的?」

「我們從天國而來。」葛凌回來。

「來這做什麼?」士兵詢問。

「我家舅老爺在城裡,馬車上的是我家兩位少爺。」

葛凌剛說完,澋軒就對士兵笑了笑。

士兵覺得這個孩子好看,而且一身衣著打扮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孩子,心想應該是城中什麼大人物的親戚,便沒有多問什麼。

「進城一人一兩銀子。」

葛凌摸出三兩銀子遞給士兵,士兵收了銀子便放行了。

進了城,澋軒便東張西望。

「沒想到這麼冷的天,疆城也能這麼熱鬧。」

「他們都是常年生活在這裡,早就習慣了寒冷,所以不稀奇。」澋煜說完便對葛凌吩咐,「我們先找個客棧落腳,然後你再去買一座宅院。」

「好。」葛凌應了。

因為他們是陌生人,而且都長得好看,一路上很多人都會打量他們。

澋軒見大家都看著他,一個勁的對他們微笑。

「這孩子不會是傻子吧?」

娛樂圈奇葩攻略 澋軒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既逝,看向那個說他是傻子的男子,跳下馬車便過去。

「你說誰是傻子?」

男人衣著普通,是一個普通老百姓,看著面前質問他的小公子,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知該如何開口說話了。

澋煜透過車窗看過去,正好看來旁邊的酒樓,便讓葛凌停下馬車,他從馬車下來后,周圍的百姓吸了一口氣。

原來馬車裡的孩子更加好看。 「澋軒,別鬧了。」

澋煜這一叫,生氣的澋軒立即轉頭看向澋煜,瞪了那個說他傻子的男子一眼後向澋煜過去。

葛凌掃了那男子一眼,男子嚇得連忙逃離這裡。

「暫時就住這裡。」澋煜說完便走進了酒樓,澋軒跟在他身後,葛凌則是把馬車交給小二才進去。

「三位是打尖還是住店?」

「給我們準備兩間上房,然後準備吃的。」

「那三位是房間里吃還是樓下吃?」小二再次詢問,雙目直盯著這兩個孩子。

長得太好看了,他們的父母肯定也長得很好看。

澋煜掃了樓下吃飯的人,不喜被人盯著的感覺。

「房間里吃。」

「好嘞,三位請跟小的來。」小二笑著帶他們上樓。

他們三上去后,樓下吃飯的客人議論起來。

「那兩個孩子長得真好看。」

「對呀,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孩子,不過他們應該是外地人。」

「看他們的穿著就知道是外地人,不過長得真的很好看。」

拓跋麗麗在外面就聽說有三個長得特好看的外地人進來這家酒樓,她便進來。

吃飯的客人見拓跋麗麗來了,便知那三人要倒霉了。

拓跋麗麗抓了就近的一個人,問:「我問你,那三個長得好看的人在哪兒?」

「在在在樓上。」

拓跋麗麗見手中的男人膽小懦弱的模樣,冷哼了一聲,然後鬆開手上樓去了。

那個被問話的男子連忙結賬走人,生怕惹上事。

一些膽小的也走了,只有一些喜歡看熱鬧而不嫌事大的人們還留著。他們要看看拓跋麗麗這次會不會吃虧,畢竟那三人看起來不是好惹的人。

「三位,這兩間就是你們的房間,你們可自行安排怎麼住。」

「好。」

澋煜剛說,拓跋麗麗就上樓來了,小二看到拓跋麗麗,便知她沖著誰來,頓時驚慌起來。

葛凌掃向過來的姑娘,眉頭一皺。

澋煜跟澋軒見小二驚慌則轉頭看過去。

他們一轉頭,拓跋麗麗便微張嘴巴。

「長得真好看,我要把他們帶回家養起來。」

澋煜聽到這話,擰眉。

澋軒則是皺眉,嫌棄的道:「你誰?」

見這孩子問自己是誰,拓跋麗麗便笑著告訴他們。

「姑奶奶乃拓跋麗麗,你們是自己跟我走還是讓我動手?」拓跋麗麗說話間就伸手去摸澋軒的臉蛋。

澋軒躲開了,瞧著這個拓跋麗麗也才十五六歲,看她身後的人,應該是哪家權貴的千金,只是這光天化日之下搶人,而且還是女子,還真是頭回見。

沒摸到的拓跋麗麗並未惱,因為在她眼裡,眼前這三個已經是她的囊中物。

「拓跋將軍之女。」葛凌突然說道。

澋煜明白了,之前在來疆城的路上,葛凌就簡單的說了一下疆城的有名人物,眼前的拓跋麗麗就是其中之一。

拓跋麗麗,十六歲,長相周正,打扮一下也是一位小美人。她是拓跋將軍之女,因是獨女,拓跋將軍很寵溺這個女兒,也就養成了她囂張跋扈,胡作非為,凡是長得好看的人跟東西,她都會帶回去。

今兒剛出門就聽街上的人說有三個漂亮的人來到疆城,所以來到這家酒樓。

「沒錯,姑奶奶正是拓跋將軍之女,所以你們識相點跟我回去,否則姑奶奶的人若是傷到你們就不好了。」

「好,我們跟你走。」

澋煜都開口,葛凌跟澋軒也就只能順從。

拓跋麗麗看著說話的小孩,覺得他是這三人中最好看的,但是不知道怎麼,她就是不敢伸手摸這個孩子。

她覺得很奇怪,但是想著他們願意跟自己回去,便不管這麼多了。

樓下的客人看著拓跋麗麗帶著那三位好看的人兒下來,紛紛惋惜。

拓跋將軍府,拓跋麗麗把他們帶回府里后便給他們安排了一個獨立的院子,叫梅苑。

桑苑,顧名思義,院子里有一棵梅花樹。

「你們就住這裡了,房間很多,你們自己安排。」拓跋麗麗說完便盯著澋軒。

澋軒被她看得渾身發毛,直接跑到澋煜身邊。

拓跋麗麗見他跑到那個孩子身邊,撇了一下嘴巴。

「你跑什麼,姑奶奶又不會吃了你。」

「看你樣子就是要吃了我,一副色女的模樣,連孩子都不放過,禽獸。」

「大膽。」六兒呵斥。

拓跋麗麗抬起手阻止,笑起來,笑得很滲人。

澋軒覺得她笑得很嚇人,抓緊澋煜的手臂。

「澋煜,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吧,這女人不是好人。」

「離開?」拓跋麗麗開口,然後告訴他們,「進來我拓跋將軍府,想離開沒有我的允許你們誰也別想離開,乖乖聽話說不定姑奶奶哪天心情好就放了你們。」

「呵。」

澋軒諷刺的笑了一聲,就拓跋將軍府這種地方還想關住他們?

簡直就是笑話。

澋煜看了一下,無視拓跋麗麗,對葛凌吩咐:「你住北邊房間,我跟澋軒住南邊。」

說完就向南邊走過去,就跟在自己家似的,把拓跋麗麗無視得很徹底。

葛凌點了一下頭便轉身去了北邊。

拓跋麗麗還杵在原地,左右看了看,皺起眉頭。

「小姐,他們把你當空氣了。」六兒生氣的道。

「本小姐知道,不需要你來提醒。」本來就生氣的拓跋麗麗聽到丫鬟的話更加生氣了。

這是她第一次被人無視,所以她很生氣。

但生氣歸生氣,沒有立即去找他們的麻煩,而是打算回去想想該如何玩才盡興。

六兒被小姐呵斥了一聲后不再說話,見小姐轉身離開還覺得奇怪。

因為按照小姐的脾氣肯定是會懲罰那三個人,可是小姐並沒有。

她只是一個下人,小姐的決定她無法左右,所以只能跟著小姐一起離開。

「站住。」

拓跋麗麗正要回自己的院子,沒想到碰到剛從宮中回來的拓跋將軍。

拓跋麗麗停下腳步,訕訕的對爹一笑。

「爹。」

「聽說你又抓了三個人回府?」

「爹,他們長得真的很好看,我們把他們養大,到時候也給咱家長臉。」拓跋麗麗渡步到拓跋鴻面前,挽著他的手臂。

「養大?」拓跋鴻擰眉盯著女兒。

拓跋麗麗便知道爹還不知道她這次帶回來的是兩個孩子,便跟爹解釋。

「爹,這次我帶回來的是兩個四五歲的孩子。」

「你。」

拓跋鴻不知道該如何說女兒了,總之若不是他心臟好早就被這個女兒氣死。

「人在哪裡?」

「在梅苑。」

拓跋鴻聽完便向梅苑走去,拓跋麗麗連忙跟上自家老爹。

梅苑,澋軒躺在床上摸著肚子。

「澋煜,我餓了。」

「等會兒就有吃的了,你忍忍。」澋煜感覺到有人向這邊來。

拓跋鴻來到梅苑的時候,葛凌就站在院子中央,彷彿就是在等拓跋將軍的到來。

實際上就是這樣,葛凌就是在等拓跋鴻。

拓跋鴻看著院中央的年輕男子,眉頭一皺。

此人不簡單,很明顯就是在等他,看來早就知道他來了。

https://ptt9.com/113811/ 澋煜澋軒這個時候從房間里出來。

拓跋鴻看向從南邊房間出來的兩個孩子,被驚艷到了。

女兒說得沒錯,這兩個孩子長得很好看,恐怕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瞧他們身上的氣勢就能看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