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血帝!」一道道聲音在獨孤逍遙腦海中響起,想要將他拉入己方的世界。

「我是誰……?」 「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此時的獨孤逍遙完全處於一片混亂之中,根本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誰,這是獨孤逍遙今生的一道屏障,邁出過去,找回自己,便能走出一條真正屬於自己的道,不再是以往的路,只是不知他會如何抉擇。

時間一點一點的在流逝,已經過去了兩天兩夜了,但是獨孤逍遙依然沒有醒來,而姬雪鳳卻是一直守護在外面沒有離開。

撕!

一道空間裂痕出現在姬雪鳳眼前,只見裡面竟然靜靜的躺著一柄翠竹玉簫。

「碧海簫……」姬雪鳳喃喃道。

將碧海簫拿於手中,姬雪鳳撫摸著這個多年不見的老朋友,而後將它慢慢放到嘴邊。

嗚~~~

一首『鳳舞九天』娓娓響起,是真正的仙曲,完整的鳳舞九天曲。

傳聞『鳳舞九天』乃是混沌聖主觀鳳凰涅槃所創,浴火重生,翱翔九天,被譽為神曲。

嗚~~~

美妙的聲音傳遍整個姬家,所有人都靜下心來聆聽,心神飛到了九天之外。

獨孤逍遙兒時便曾聽過姬雪鳳吹奏『鳳舞九天』,而他之所以覺醒很大的原因便是因為此曲。

碧海簫遁去,熟悉的音律又迴響徹在獨孤逍遙的耳邊,這一切都好似有人在特意安排;不過此時獨孤逍遙卻是完全沒有理會這些,那遙遠而又熟悉的音調又在他的心間久久回蕩。

春暖新生,夏炎成長,秋冷成熟,冬寒凋零。

一個接著一個的輪迴,一次又一次的新生,由春至冬,由生到死。

然而死亡並不是終點,它只是新一個輪迴的開始。

「過往如雲煙,讓他隨風逝去吧!」一個魔咒般的聲音在獨孤逍遙腦中回蕩。

「輪迴便是新生,忘記前生,捨棄過往。」

「你還是你,快點回來吧!」

「你是天地間的主宰,歸來吧!」

「??????」一道又一道聲音在獨孤逍遙腦海里回蕩。

「我不要。」獨孤逍遙大吼道。

「今世我要,前生我還要,未來我更要。」

「反本歸元!」

「破!」

轟……

獨孤逍遙的聲音在整片混沌空間內回蕩,剎那間,五印破碎,歸於混沌。

只見五道印記化為點點精光,就好似是那鴻蒙之氣,慢慢的匯聚到一個金色小人的身上。

金人抱元守一,渾身泛著金黃光芒,將整片混沌的世界點亮。

「不求人道,不證天道,只為自己。」

混沌識海內,所有的混沌精元匯聚一身,一件灰白長袍加身,孤影獨立。

鏘!

獨孤逍遙慢慢站起身,兩眼猶如神炬。

「一切歸於混沌,又回到了起點,我走錯了嗎?」

??????

三天的時間,姬雪鳳一步也沒有離開的守護在門外,期間姬家也來了許多人,但當看到是姬雪鳳時便沒有說什麼。

吱……

石門被輕輕推開,第一個出現在獨孤逍遙視野中的便是自己的母親,一股暖意頓時湧向心間。

「今生需要守護的東西還有很多。」

「逍遙你出來了!」姬雪鳳高興的叫道,在母親的眼裡,孩子永遠是第一位的,不管你多強,在她們的眼中你永遠都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嗯!」獨孤逍遙笑著點了點頭,一身輕鬆的樣子。

「啊~~~」姬紫月也來了,看見出關的獨孤逍遙很是高興。

「啊~~~」

姬紫月又拽了拽姬雪鳳的衣角,而後指了指姬家深處一所古老的建築。

「娘親要見我!」姬雪鳳問道。

「嗯……」姬紫月點了點頭。

「逍遙,娘帶你去見外婆。」

婚姻歷險記 ??????

姬家不愧是傳承千古的家族,莊園古樸典雅,亭台樓閣,池館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壇盆景,藤蘿翠竹,點綴其間;走在這樣的古道上,讓人有一種遠離塵世,回歸大自然的感覺。

很快,姬雪鳳帶著獨孤逍遙來到了一座看起來很古老的房屋前,因為相對於其餘房間來說,這間房子可以說的上是破舊。

吱!

隨著姬雪鳳兩人的到來,屋門竟然自動打開,沒有華麗的裝飾,一股清新小庄的氣息。

「爹、娘!」姬雪鳳叫道,只見屋內坐著一個美婦,一身輕布灰袍,面容慈祥,臉上總是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如果不是姬雪鳳叫她娘,不認識的人一定會認為兩人是姐妹。

而在其一旁,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自顧的喝著茶,神態淡然,好像什麼事也不關心的樣子。

「這就是自己的外婆,姬家的家主。」獨孤逍遙暗道。

姬家家主世代都為女性,因為天音聖體只有女子才能擁有,而且凡是姬家女子都姓姬,只有男子才隨父姓。

當然也有例外,那就是被姬家三大聖器選中的人。

「你個臭丫頭,這麼長時間也不來看看我。」姬千芸笑罵道,可以看出她對姬雪鳳的喜愛。

「我這不是來了嘛!」姬雪鳳連忙上前為姬千芸揉了揉肩。「娘真是越來越年輕了。」

「少拍馬屁!」

「逍遙,快來見過外婆。」姬雪鳳對獨孤逍遙說道。

「外婆!」獨孤逍遙上前叫道,看著這副畫面感到很是溫馨。

「快過來。」姬千芸把獨孤逍遙拉到身前,左看看,右看看,摸摸這,摸摸那。

「真好,竟然被雪鳳這個丫頭養這麼大。」瞧了半天,姬千芸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噗!

一旁喝茶的男子一口將茶水噴了出來,獨孤逍遙也很是無語,有這樣說自己女兒的嗎?還有,怎麼把自己說的像是寵物似的。

「哈哈……來,逍遙。」姬千芸從懷中拿出一塊紅色的古玉遞給獨孤逍遙。「這可是我們姬家的傳家之寶,你可要收好啊!」

「赤壁!」姬雪鳳叫道。「逍遙快謝謝外婆,這可是萬年難得一求的古玉。」

赤壁,玉如其名,通體赤紅,乃是源於地底岩漿之中,每萬年才成熟一次,裡面儲存龐大的火屬性元力。

「謝謝外婆。」感受道赤壁裡面有些狂暴的元力,獨孤逍遙笑道。

「祖母,孤傲來了!」這時外面有人來報。

「好了,我們去正殿吧,我可不想把這裡擠塌了。」姬千芸擺了擺手。

正殿內,孤傲傲然獨立,能夠獨自一人撐起貪狼門,而且還能在姬家的範圍內存活肯定有他的原因。

「哼!」姬雪鳳斜眼看了看孤傲,對這個打傷自己兒子的人表示不滿,雖然知道他在姬家的身份。

「怎麼了!」姬千芸問道。

「就是他打傷逍遙的!」姬雪鳳又狠狠的撇了一眼孤傲。

「呵呵,沒什麼,只是和這位前輩切磋了一下。」獨孤逍遙笑道,對母親的表情感到好笑,同時又帶著感動。

「那怎麼樣啊!」姬千芸看向孤傲。

「不錯!」 「不錯!」孤傲點了點頭,沉寂的表情好似永遠都不會改變。

「孩子,你就不能笑一笑!」看著孤傲,姬千芸搖了搖頭。

片刻!

「姨娘!」孤傲咧了咧嘴,不過樣子怎麼看都很滑稽。

「好了,你還是原來的樣子吧!」姬千芸連忙擺手道。

孤傲曾經也是姬家的人,只是因為一些原因離開了姬家。

「你回來幹什麼!」姬雪鳳沒好氣的說道。

「那個人來了,我還想再與他一戰。」

「哼!」姬雪鳳冷哼了一聲。

「好了。」姬千芸擺了擺手。「都已經過去了。」

「雪鳳啊,你帶逍遙到祖地祭拜一下吧!」

「是!」

姬家祭堂,裡面供奉著姬家歷代先祖,每一位都是姬姓,而且大都是女子。

姬姓,是一個傳承萬年,尊貴的姓氏,身為姬家的人都會為此感到一絲榮耀。

姬家祖堂,姬雪鳳帶著獨孤逍遙認真祭拜了姬家每一位先輩,而其中一個排位吸引了獨孤逍遙的注意。

姬發,姬家老祖,傳聞他乃是上古大周皇朝的主宰,擁有皇者血脈,而姬家便是繼承了這股血脈才得以崛起。

姬如千瀧,那是姬家第一任家主,也是天地間第一位天音之體,就是她建立了姬家。

姬昌、姬奭[shì]、姬封、姬和······

「曠修……!」

獨孤逍遙不由走了過去,一個外姓竟然供奉在姬家的祖堂里。

「娘,這人是誰?」獨孤逍遙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