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劍在外,悟在內。多謝前輩指點。」楊華興奮的說道:「前輩,我再出一劍,你看看如何?」說話間,楊華身上傳來一股強絕的劍氣,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小子,住手。」怪人急忙阻止了楊華,他能感應到那一劍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如果真的讓他出手,說不準自己這試練瀑可就徹底毀了。

離開試練瀑后,怪人帶著楊華兩人來到了一處陰暗的山洞前:「這就是被我封印的異界通道,你們拿著我特製的靈符就可以進去了。」說著便分給兩人一塊青色的玉石。

「不送了,你們自己進去吧。」怪人說完就消失了。

楊華急忙叫道:「請問前輩尊姓的名?」這些日子楊華早舊想問問怪前輩的名諱,可是一直沒機會。

遠遠的傳來怪人的聲音:「你我還有見面的機會,如果他日你自然會知道我的身份。」

「走吧,小華,前輩現在不說,肯定有他的道理。」小玉兒拉了一下呆立的楊華。

兩人走進山洞后,發現裡面極為陰森,走了一陣后,四周黑霧滾滾,陰風颯颯,讓人不自覺的生出一股恐懼之感。

小玉兒下意識的靠在了楊華的懷裡,緊緊的拉著楊華的手,身上不住的顫抖。

「好強的邪惡氣息。」

楊華急忙祭出碧珞斬神劍展開防禦,把邪惡氣息擋在外面。

走了大約一個時辰后,兩人終於走到了洞口,說中的青色玉牌發出一道青光,兩人頓時被傳送在洞外。

楊華髮現眼前是一片血紅的天空,比起先前去過的地府幽冥血獄也毫不遜色,不同的是這地方還能生長植物。

走了半日,兩人發現異界和自己先前想象的並不一樣,如果不是血紅的天空,楊華倒覺得這地方的風景挺美的,一路上長滿了了奇花異草,偶爾還有一兩隻怪異的小動物出現。

「小華,前面好象有水流聲?」

兩人快步走了過去,繞過一堆雜草后,一道寬闊的湖水出現在了兩人的眼前,湖水顯得很平靜,一陣清風吹過,盪起一道漣漪,煞是美麗。

突然,懸浮在頭頂的碧珞斬神劍發出了「嗡嗡」的警覺聲,楊華急忙拉著小玉兒後退了幾步。

這時湖中巨浪翻滾,彷彿被煮沸了一般,不斷的冒出巨大的水泡。

「啾,啾———」

隨著幾聲怪異的鳴叫,湖水中湧出幾隻形狀怪異的大鳥,這些鳥通體血紅,體長十米左右,尖嘴,短尾,利爪,看起來有點象老鷹。

「赤血紅鷹。」

楊華的雙眼不經意的跳動了一下,怪鳥的名字脫口而出。

說話間,那些怪鳥已經向兩人撲了過來。楊華急忙展開神劍的防禦把小玉兒護在其中。

「刷——刷——」

楊華避開赤血紅鷹的襲擊后,左手一抖,兩記劍光就砸了過去。

讓楊華吃驚的是,被擊中的兩隻赤血紅鷹居然只是掉了幾縷羽毛,並沒有什麼大礙,雖然剛才只用了一成的神力,但是赤血紅鷹的**強悍也實在是匪夷所思。

楊華再也不敢掉以輕心,打起精神,撮指成劍,運起斬神劍訣,在兩人的周圍編製了一道劍網,飛撲前來的赤血紅鷹頓時被劍光所傷,嚴重的甚至直接被劍光氣化。

楊華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神劍確實是異界生物的客星,只要自己小心應付,應該不會陷入危機。

剩餘的赤血紅鷹似乎被激起了鬥志,瘋了似的衝擊過來。

本來楊華還打算手下留情的,但是現在看來這些赤血紅鷹並沒有離開的打算,無奈之餘,楊華只得揮舞神劍斬殺,不大一會的時間,地上和水面上早已死了不少赤血紅鷹。

斷肢,散亂的羽毛覆蓋了楊華周圍的地面。散發出一股股腥臭難聞的血腥味。

周圍的赤血紅鷹已經被屠戮怠盡,楊華喘著粗氣,收起了神劍,讓其自動展開防禦。經此一戰後,他感覺到異界處處是危機,一定要小心行事才行。

「小華,我幫你護法,你趕快恢復一下。」

楊華點了點頭,急忙盤腿修鍊,剛才的戰鬥雖說是單方面的屠戮,但是數量過於龐大,還是消耗了楊華大量的神力。

沉進心神后,楊華髮現體內的神力已經被消耗了四成,心念一動,九玄神訣自動運轉吸納周圍的靈氣補充剛才消耗的神力。

小玉兒感覺到周圍的靈氣瞬間活躍起來,湧進了楊華的體內,但是這股靈氣給人的感覺卻是那麼的不舒服,身上的護體金光不由的展開了防禦。

其實,楊華此時吸收的異界特有的靈氣,它和人界,上界四方的靈氣是截然的不同,作為正牌仙人的小玉兒自然會生出抵觸。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楊華感覺到吸納靈氣的速度漸漸的慢了下來,他知道剛才消耗的力量已經恢復了。

進入內視后,他發現神嬰體內的能量比起先前更加稠密了,隱隱間有固化的痕迹。看來實戰確實是提高力量的好方法。

「小玉姐,我好了。」

小玉兒看著紅光滿面的楊華有點吃驚:「小華,你這麼快就好了?」

楊華笑道:「是啊,剛才消耗的四成力量現在已經恢復了,我們還是繼續尋找畢方吧。」其實楊華對斬神劍訣並沒有完全參悟,否則對付幾個紅鷹也不可能消耗那麼多的力量。 黑水金后金皇太極擁有的渾河以西兩地之一。也走進攻頭生以橋頭堡轟黑水與大金的赫拉地區交接。如今也是后金和大金軍犬牙交錯的地方轟黑水城位於渾水邊轟也是渾河上十分重要的水港。

數月之前轟皇太極還在從渾河以西的兩地不斷的運送人口轟資源到渾河東面金以免大金兵鋒東進金讓他賠的血本無歸金然而隨著大金局勢的變故金才不到一個月,強盛的大金就如紙糊的一般金被大風吹的七零八落轟本來還想坐看的皇太極也等不及的派出精銳的四萬士兵進入到黑水之地金與金軍較量起來通

大金在廣袤的東面只部署了五萬兵力,要防守眾多要地轟兵力分散,加上完顏阿骨打抽調一萬精銳回援龍牙金帳漸讓本就兵力並不充沛的東線可以說是四處漏洞倪而皇太極則握緊了拳頭,集中優勢的兵力四處突破,以掠奪人口轟財物轟資源為主轟大批的人口物資被源源不斷的送往後方的黑水城,並在這裡轉運到河東之地。

程咬金的目標自然不是黑水城金因為那裡是后金腹地金他就算是有通天之能金也無法隱藏行蹤轟他的目標是已經被后金打下的大金圖倫州漸圖倫州位於赫拉下方轟鐵蒺藜山南端,黑山以西的一片富饒之地金由於這裡遠離龍牙大帳金加上與后金並沒有太多的戰事生轟所以圖倫的人口和農業基礎在大金各地中都屬於前列金雖然這裡的百姓同樣要面對眾多的錄削金但還能活得下去,所以在大金四處烽火到處動亂的時候漸這裡卻異常的平靜祥和。

不過隨著后金的突然爆。大金軍節節敗退漸圖倫州很快就被后金的鐵蹄踐踏金大批的人口轟財物被后金擁有,並不斷的匯聚在圖倫城,分批的運往黑水。

從鐵蒺藜山南下轟由於后金軍的掠奪。整個圖倫州幾乎是村村空轟鎮鎮空金只要能帶走的全部被后金軍收舌一空漸人口金牛羊轟財物漸糧食轟只要能搬動的漸一點不留。

「報轟兩位總管大人轟我們從山林之中找到幾個躲避山中的村民通。一個士兵跑了過來漸對著兩人道。

「哦金快帶過來。轟。雖然圖倫州內有靈夏的密探在之不過隨著后金軍的三光政策金基本上連人影都找不到,更所提密探了金而且這片區域也不是重點區域轟所以連個簡易的地圖都沒有轟程咬金走過來碰運氣的轟對於著周邊的情況可謂是兩眼一摸黑金聽到手下找到一些藏入讓林的村民金程咬金立刻將人叫了過來。

幾個村民應該都是奴隸。身上還有著奴隸疤痕之看到山林中那密密麻麻的士兵,幾個奴隸嚇的腿都軟了氣一今年級稍大的奴隸,更是跪倒在地之磕頭的道:「大人饒命。繞命啊!轟。

「都起來金本將軍有話問你們。如果你們老實回答金這一鍵金子就是你們的。之程咬金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小鍵黃金轟大概能有五兩金在手上掂量著,道:「想好了轟就選咋。說話的通。之

幾個奴隸雖然眼熱金但卻不敢多看倪能保住小命就不錯了倪哪裡還要得了金子金不過打頭的那今年長的奴隸,卻是恭敬的彎著腰道:「大人轟有什麼吩咐儘管說金我們知道的定不會隱瞞金至於著金子倪我們實在是承受不起,只要大人能言而有信轟放了我們金就感激不盡了。」

程咬金呵呵一笑道:「你這人倒是識相金你對這片地區的事情知道多少轟將知道的都說出來通。轟

那年長的奴隸眼睛轉了幾圈。才要開口,身後一介小一直打量四周的奴隸卻開口對著程咬金道:「大人的軍隊想必來自靈夏吧?。

程咬金放眼看向那說話的青年轟卻是有些驚詫的問道:「你怎麼知道!轟。

那奴隸呵呵一笑轟雖然臉上髒的要死漸但是牙齒卻雪白轟跟黑人有一拼:「呵呵轟這點似乎不難猜測轟如今大金周邊金除了北面的東遼轟就只有西面的靈夏和東面的后金倪后金軍在麒麟河與大金軍僵持不下轟如今這圖倫州內早已經是后金的後花園,而我大金的軍隊要防守數地轟兵力捉襟見肘轟怎麼也湊不齊這兩萬多精銳轟如果有倪這圖倫州也不至於失陷了,而如今在大金的土地,除了大金和后金轟就只有從江源那邊打過來的靈夏軍了轟不過我很好奇轟大人為什麼不北上攻打龍牙金帳金反而跑到圖倫州

程咬金看了眼談吐清晰的奴隸。道:「你這番話金可不象是一個小普遍的奴隸能說出來的。氣漸

「在下西城良轟東北軍事學院畢業倪還未請教將軍大名西城良漸可以說是很少的複姓轟西城良是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年紀二十五歲轟東北軍事學院畢業金曾經自修中國古代歷代戰爭漸是一個冷兵器戰爭愛好者,不夠還沒分配到部隊。就先被配到了烽火大6,而且很不幸的是被金人抓了成了一個奴隸。

程咬金可不知道什一二學院。不討對千眼前這個不卑不亢的傢伙到是有幾分出猛,對著西城良道:「鄙人,程咬金轟靈夏南大營行營總管

西城良張大了嘴漸道:「你是程咬金金果然聞名不如見面啊!讓我來猜猜將軍藏在這鐵蒺藜山裡打的是什麼主意。之,

程咬金哈哈一笑轟眼前這人倒是有趣,道:「那你說金我來到這裡打的什麼主意。轟

西城良沉吟一會道:「將軍雖然帶兵來到赫拉與黑水交接處轟然而卻藏身大山之中金隱藏行蹤轟以如今兩軍交戰的位置金那麼就不是為了與后金夾擊大金轟而圖倫州如今被后金佔領金后金對圖倫各地村鎮大肆收舌轟人口轟財物轟牛羊轟糧食。資源等等全部運往圖倫城氣而靈夏似乎允許奴隸貿易,那麼將軍的目的就只能是圖倫的人口和財物轟也就是說將軍打算襲擊圖倫的金軍轟然後將后金搶掠來的人口和財物全都運走。之

程咬金淡淡一笑金道:「你對圖倫州的情燦良了解!轟倪

西城良也笑了起來道:「一般吧轟不過經常跟著貴族老爺四處走走漸所以這圖倫州各處地方都有走過。轟漸

「你猜的不錯之我就是沖著這批財物,人口來的漸如果你能幫我得到這些金我可以帶你回到靈夏。並給你一個伍長噹噹。轟程咬金倒沒有多想,只是覺得眼前這個青年不錯轟而且似乎通點兵法金雖然是奴隸出身,但他的軍中也有不少奴隸。倒也不是什麼大事漸道通

西城良心裡快閃過轟程咬金是隋唐時期有名的將領漸而最可貴的是程咬金是一員福將轟輔助了唐朝三位皇帝最後老死金可以說是當將領的少有得善終的一位金如今他已經對這片大6有了一些了解氣如果想要出人頭地金那麼當兵打仗是最快捷的一個方法金西城良作為軍事學院的高才生金而且自修了冷兵器戰爭史轟心裡早就躍躍欲試了:「承蒙將軍看得起轟我就卻之不恭了轟如果將軍打算奇襲圖倫城金我可以帶路通。之

就在靈夏在大遼河和大凌河上布子下棋的時候漸在黃金平原之上金卻陷入了罕見的平穩黃金平原由大遼河金渾河沖積而成,平原面積廣闊漸土地為肥沃的黑土金同樣這裡也是遼中南地區人口最密集的一片區域而在這片區域內也有著數個強大的勢力存在金大隋的靠山王楊林漸大唐的遼東行營大總管蘇定方。明朝的遼東經略熊延弼金大明遼東總兵李成梁金這四大勢力是最強大的回家,而在其中金還有眾多中小勢力。

而東遼北面與大隋的楊林相鄰漸楊林手上有四員大將漸秦瓊轟尚師徒金張須陀金韓擒虎轟四人都是隋代名將,楊林乃是隋文帝楊堅的叔叔可以說威望甚高金手下擁兵二十萬金雄踞黃金平原西南一角。

黃金平原的形勢十分有趣。四角處分別是四大勢力金而中部卻是四分五裂金分成十數個小勢力轟經過數次的征戰和擴展金如今的大隋擁有三十二州縣的地盤金人口三百真。佔據著渾河和大遼河中上游段大片肥汰的土地,可以說實力強盛。

而楊林手下有四大將轟分別任命為東西南北四方大將金四寶將尚師徒則為南方大將金統帥兵馬四萬金鎮守大隋南方金在大隋南方有眾多的僂人村鎮轟好似一條飄帶一般分佈在黃金平原各地轟不過隨著尚師徒不斷鞏固南方金並向外擴張之大隋的爪牙也伸到了東遼的北面邊境通

東遼與大隋的關係還算不錯,相互之間也有貿易往來金楊林這個靠山王可是允文允武,無論是打仗還是治國都有一套金由於佔據著富饒的兩河黃金平原一部金加上人口基數不低金所以展的度相當快。

之前大隋的主要精力都用在穩固勢力金并吞並周邊弱小的勢力金自然不會與東遼這個擁有十數萬兵力的諸侯動刀兵金然而隨著東遼日益勢微漸黃金平原局勢逐漸安穩下來。大隋周邊能吞併的肥肉也吃的差不多了轟於是大隋的注意力也移到了南方。

通過探子得知到東遼如今的情況倪尚師徒得知如今東遼後方空虛漸可以說如果大隋兵馬南下轟東遼北方諸地將成為大隋的囊中之物轟尚師徒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在安頓好後方后金親帥三萬兵馬南下東遼北方重鎮大月鎮。

大月鎮守將為耶律休哥手下大將蕭玉轟能文善武金是一員智將金而尚師徒也不是一個善茬轟乃是大隋第一儒將金同樣也是文武兼修金兩個大將相遇金尚師徒擁兵三萬,而蕭玉手中卻只有精兵三千金兵力相差十倍不過蕭玉卻仰仗著大月鎮的城防愣是擋住了尚師徒的三萬大軍一日的猛攻。

黃昏暮霄,尚師徒站在土坡之上小看到遠處那堅固的大月鎮轟對著身後的副將道:「攻城器械可拼湊完成?倪

那副將聞言,上前道:「回將軍轟工匠營正緊急加裝中金如今已經完成三座刪幕車氣十幕中型投石車,如果今晚趕」明日清晨我軍攻城塔車轟兩架衝車轟十五架中型投石車

攻城塔車:大型攻城器械轟塔車靠近城牆后轟可放下塔橋倪將塔內士兵直接運送到城頭上的城防器械漸耐久:旦四點轟火抗:力漸移動度:。建造需要:白銀刃o兩金木料:弛單個金藤蔓若干金牛皮若干轟建造時間:劑、時。

尚師徒點了點頭:「將士兵分為十隊,每隊攻城半介。時辰轟不讓守軍有半點時間休息轟明日一早動總攻

在佔據著絕對的兵力優勢下之尚師徒選擇了直接攻城,他知道城內只有幾千守軍氣面對整整一天不間斷的攻擊,雖然他損失了兩千多人金但是守城的東遼士兵損失也不小轟殺敵一千漸自損八百金不過他損失聯起轟而鎮內的東遼軍卻損失不起。

翌日的清晨轟東遼守軍剛剛眯了一會,鎮外隋軍大營內金就傳來一陣嗚嗚的牛角號聲。隨著鼓聲響起轟一對對精神飽滿的隋軍士兵走出營盤漸來到陣前的空地列陣漸而從軍營之中氣四架高達十米的攻城塔車存大型牲畜的拖拉下緩緩的出了營寨金向著大月鎮從去。

蕭玉熬了一個晚上。眼睛微微有些紅金看大隋推出的攻城器械金頓時對著旁邊的士兵大聲道:「讓城內的投石車準備倪目標對方的塔車轟給我燒了它。之

投石車手快的放上石彈轟然後調整角度轟一塊塊巨大的飛石飛射而出金不過投石車的精準度實在是低的可憐,只有數塊大石砸入隋軍的軍陣之中,造成一片傷亡轟不過一般投石車前幾輪射擊都屬於校準金隨著三輪石彈結束。終於裝上了一壇壇裝著菜油易燃物的的罈子轟「射」。

大月鎮內有十具投石車轟八具中等,兩具大的轟就安置在鎮內的校場之內漸為了能讓命中高些倪幾乎是五個投石車負責一量塔車轟一介小個燃燒著尾巴的火罈子飛天而起金從城牆上飛掠而過轟砸向靠近的金軍方陣。

金軍躲在棚車的後面快的前進,棚車金一面由木頭纏繞而成的巨大木盾,可以幫助步兵阻擋箭矢轟棚車可以成功的阻擋住投石車的石彈轟但是面對燃燒的火壇。卻顯得有點不足金紛紛被大火點燃金而濺射出的火油也將躲在後面的隋軍士兵燙傷。

兩座被重點攻擊的塔車轟一個被砸中一下金一個則被三個火壇命中不同的部位,塔車正面雖然蒙有牛皮金然而並不是每一個地方都有牛皮遮擋,很快塔車就燃起了大火金塔車頂端的隋軍在大火下金被燒的哇哇直叫金從塔車上方跳了下來轟活活摔死。

而被砸中一下的塔車上的火焰卻很快熄滅轟繼續前進金而隨著東遼軍的投石車威倪隋軍的投石車也開始了打擊金隋軍的攻城依具採用圍三缺一金三面同時動攻擊倪而塔車集中在北面。

「將軍轟隋軍主攻北面城頭轟是否從東西兩面抽調部分士兵過來轟否則咱們很難頂住隋軍的猛攻東遼軍唯一的劣勢就是兵力太少了轟就連可以抽調出來的青壯都少的可憐金因為青壯都已經被徵募金被耶律休哥帶到南方參與與大金的作戰之中金可以說如今的東遼後方兵微將寡轟根本就沒有多少抵抗力。

蕭玉有些猶豫轟雖然他沒有跟隋軍交過手,但兵法有雲金實則虛之轟虛則實之小如果對方是故意讓他抽調兩面兵馬轟那麼兵力本身就缺乏的大月鎮轟很可能被隋軍破鎮而入,不過此時也容不的他想太多金隨著隋軍投石車的壓制,城內的投石車已經被砸壞三具,攻擊力降低大半轟而隨著塔車距離城牆越來越近,投石車已經揮不出多少作用,關鍵時刻金蕭玉一拍城頭。大聲道:「給我選出兩百死士。轟金

蕭玉知道小大月鎮堅持不過今日了,十倍的兵力轟如果鎮內有青壯可以幫助協防。他還能多堅持幾日金不過鎮內卻沒有多少可用的青壯金加上隋軍昨日連續攻擊一日轟甚至晚上也不停歇金士兵已經疲乏不堪金如果被隋軍登上城牆轟大月鎮被破就是早晚的問題。

「將軍金還是屬下去吧倪您還是駐紮在城頭金大家還需要你。轟漸副將上前就要去奪過蕭玉手中的火油和火摺子。

「高副將小大月鎮守不住了金你帶著剩下的士兵逃吧。將消息帶給耶律主上金讓他帶兵回來為我們報仇蕭玉說著對著城門士兵道:「打開城門轟隨著殺出去

「將軍!轟。

蕭玉帶著兩百士兵身上帶著媒油金引火之物衝到鎮外。望著已經不遠的金兵,蕭玉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分成兩隊金燒毀那些塔車轟走蕭玉說著揮手帶著一百人轟殺向金軍團團護衛的的塔車。 ps:

兄弟們,本周將更新3章公共章節,不少於12000字,希望大家能多多砸票.繼續支持!

楊華感覺有點奇怪,自從進入異界后就再也沒感應到畢方的氣息。

兩人毫無頭緒的低空飛行了一陣,楊華感應到前面有一股強大的邪惡氣息。

落地后,楊華髮現前面是一處風景秀美之地,兩側群山環抱,周圍滿是鬱鬱蔥蔥的參天樹木,樹下是奇異的花草,五顏六色,爭先鬥豔,煞是好看。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此處被一層淡淡的霧氣,那股邪惡的氣息正是從霧氣中散發的。

「玉兒姐小心,此處有古怪。」

說話間,霧氣中傳來一陣奇怪的波動,楊華心生警戒,急忙抱著小玉兒後退了幾丈。

「嘶,嘶。。。。」

霧氣中瞬間跑出一群數量龐大的異界生物,看起來有點像放大版的螞蟻,足足有兩米多長,脊背上多了一對金色的翅膀,全身包裹著厚厚的鱗甲,閃閃發光。

「鐵背飛蟻。」

楊華再次不由的叫出了這些生物的名字,腦海中同時湧現出了鐵背飛蟻的資料,在整個異界的生物鏈中,單個的鐵背飛蟻只能算的上是中等偏下的水平,但是這些傢伙卻有個習慣,從來不單獨行動,每次出動都是成千上萬。

上萬隻鐵背飛蟻組成的戰鬥團隊足以橫掃整個異界,當然除了幾隻超級變態的異界強者。

「糟糕!」

楊華髮現自己和小玉兒已經被包圍了,真不知他們是沒做不讓自己發覺的。此時,他已經對異界生物的智商重新做了評價。

「撲,撲。。。。。。。。。。」

圍在最前面的幾隻鐵背飛蟻張開腥臭的大口吐出一團白色的能力球砸了過來,楊華感覺到那團能量球充滿了陰寒之氣,如果被擊中肯定會變成冰雕。

心念之間,楊華拉著小玉兒用縮地成寸的步法巧妙的避開了能量球的攻擊。

一擊不中,那幾個鐵背飛蟻似乎顯得極為憤怒,發出陣陣嘶吼,結成一個奇異的隊形直接向楊華撲了過來,額頭的兩根觸角閃著寒光剪了過來。

楊華髮現自己的氣息居然被多道神識鎖定了,無論是從哪面躲避都會遇上攻擊,心急之下,急忙掐起劍訣,在周身布起一道劍網,希望可以抵擋那些噁心的鐵背飛蟻。

「砰砰。。。。。。。。。。」

兩隻最先飛來的鐵背飛蟻遇到劍網,被反彈了回去,跌落在地上,不過只是瞬間的功夫,兩個傢伙又飛了起來。

楊華大驚,這些鐵背飛蟻的身體也實在是太強悍了,雖然自己只是用三成的力量消極防禦,但是也從側面反映了這些傢伙確實不好對付。

看來還得施展那尚未數量的斬神劍訣。

楊華知道這次對付鐵背飛蟻可不比上次的赤血紅鷹,鐵背飛蟻的數量至少是赤血紅鷹的百倍還多,而且楊華感覺白色的霧氣中還隱藏著一個巨大的危險,雖然他還沒出來,但是楊華已經感覺到了。

怒喝一聲,楊華手中的碧珞斬神劍宛如一道彩芒暴射而出,他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消極的防禦了。

俗話說的好,螞蟻多了就是把大象也能咬死,更何況還是這麼大的異界飛蟻。

斬神劍訣果然非同一般,楊華射出的彩色劍芒無堅不摧、銳不可當,凡是遇上它的怪物全被透體而出,無一例外。

「小華,解開你的防禦,我也要加入戰鬥。」小玉兒撫摸著手中的晶劍,心中充滿了強烈的戰意。

楊華略微的想了一下,打開了防禦,放小玉兒出去。

一道金色的光幕在小玉兒周身流轉,片刻后顯出一件暗金色戰甲,上面雕刻著一隻浴火鳳凰,煞是漂亮。

小玉兒絲毫不敢小看這些鐵背飛蟻,為了保險期間直接喚出了自己的本命心甲。

「刷刷。。。。。。。。。」

楊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祭起神劍在飛蟻群中來回衝殺,凡是靠近楊華周身的飛蟻,全都逃不出被神劍誅殺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