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了!」

結果依舊一樣,當那利刃接觸雲權手中的長劍之後,能量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那把劍是什麼來頭!」

雲權調侃道:「他的來頭可大了去了,他可是未來一方王者的配劍,你說大不大!」

「少騙人,今天我就把你的那柄劍奪過來,好好研究一下。」

雲權開口道:「哦~那你也需要有這個本事才行。」

詹前映雪的修為乃是八品魂基境,擁有逆戰一品的能力,所以此刻他相當於一名九品魂基境的修為。

雲權來之前也把自己的修為,修改為了八品魂基境,此刻他們的境界雖然一樣,可詹前映雪憑著她那逆戰一品的能力,並不覺得自己會輸。

雲權陪她打了一會,詹前映雪發現自己還是小瞧了眼前這名男子,不過他還有很強大的手段沒有施展,「看來現在只有施展它們才能贏的比賽的勝利。」

於是詹前映雪開始疊加列印了起來,突然他的身後竟然出現十五支玄冰長矛,這正是詹前映雪的秘技寒冰審判!

隨後雲權也疊加列印,御字浮空,轉化為六道屏障直接把雲權封存了起來。

「沒想到,你也會秘技,讓你來試試著寒冰審判的威力吧!隨後詹前映雪身後的冰矛便向雲權飛了過去,只見雲權不慌不忙的坐在地上,靜靜的看著那冰矛飛來,那十五道冰矛連續沖向雲權,不過它卻並沒有使雲權的屏障碎裂,甚至連一絲裂痕也沒有。」

「怎麼可能!」詹前映雪難以置通道。

雲權開口道:「丫頭,如果你先前所有的冰矛集中攻擊我這屏障的一點,也許有可能讓我這屏障產生一絲裂紋,不過你這散彈試的攻擊,根本無法傷我這屏障分毫。」

「別以為這樣你就能贏的了本姑娘,來嘗嘗這個。」

隨後詹前映雪,再一次打出一道法印,不過相比於之前那個,這個法印更為複雜。

「冰霜之地,開。」

隨後台上便被寒冰所覆蓋,就連觀眾台上的人們都能感受到刺骨的寒意。

突然雲權的腳下,竟然出現一根根冰刺刺出,幸虧雲權一直開著天殺七字的御字,不過它竟然直接把雲權頂了起來,然後又出現數根同樣的冰矛,頂著雲權在空中來回的翻滾,最後整的雲權有些想吐,再一次打出一道法印,天殺七字「控」字浮空。

「困獸之藤,起!」

雲權利用困獸之藤在地面構造成一個四方檯子,四個角各有一個支柱,隨後雲權解除御字站到了上面。

當地面再有冰矛從地方刺出的時候,雲權就會利用困獸之藤直接將其攪碎! 呂遠半生的宰相生涯,什麼樣的人沒有見過,可是,僅僅是一個本該被遺忘,而後突然出現在你面前的人,便引起了一眾事情。

此時的蘇雲初自是在水雲間裡邊,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呂家父子惦記上了,只靠在一方軟榻之上,拿著大新的地方志看得津津有味。

茯苓卻是跟玉竹在一邊議論這京城裡邊發生的事兒,「玉竹,你說,到底是誰傷了呂路,他是真的廢了么?好像我見著二小姐那邊,已經著人去退了婚約了。」

玉竹瞥她一眼,「這些我怎麼知道?」

茯苓卻是看向她,「該不是其實就是你做的吧?」茯苓自是知道了那天上元寺後山之上發生的事兒。

玉竹卻是有些煩躁了,「我說了,我真的還沒來得及下手,他就那樣了。」

茯苓卻是道,「難道是應離做的?」

空氣之中傳來應離一聲幽幽的聲音,「若是我做的,會直接要了他的命!」語氣之中不乏狠厲。

茯苓打了一個顫抖,看向蘇雲初,「小姐,你說會是誰做的?」

蘇雲初從書卷之中抬起頭來,「應該是個功夫不俗的人。」

這……跟沒說有什麼區別,茯苓撇撇嘴。

房間裡邊幾人自是悠閑地說著話。

卻不期然,外邊傳來了一些熱鬧的聲音。

蘇雲初不解,抬頭看向茯苓,茯苓卻是不甚在意,「中秋剛過,老夫人說要請道士來府中查看風水,想來該是今日的事情了吧。」

蘇雲初點點頭,表示了解了,她對於風水這種事情,當真不熱衷,但是看著這聲音越來越近,似乎有進入水雲間的架勢,也不得不皺眉起身,出去看看了。

這才剛剛出了屋門,水雲間裡邊已經湧進了一幫人,當先的是一個穿著道袍的中年道士,一手拿著拂塵,另一隻手拿著羅盤,已經在水雲間的前院裡邊走動了起來。

蘇雲初面色有些不好,沒有經過她的同意,這些人就隨便闖入了她的地方,當真是不把她放在眼裡,當即看向了金玲與金玉,金玲有些心虛地移開了視線,金玉卻是不太害怕蘇雲初的,想當初,她也是元氏身邊的人,府中的人,多少還是對她客氣的,只是到了蘇雲初這邊,卻是連一個一等丫鬟都做不上!

因此,對於蘇雲初看過來的眼睛,她沒有避開,反而是走上前去,對著蘇雲初道,「三小姐,今日,老太太請了道遠法師來府中看風水,如今看到了水雲間這裡,奴婢便開門讓法師進來了。

蘇雲初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便走向那道遠法師,而此時的道遠法師,已經站在水雲間前院的中間,眉頭緊皺地看向水雲間的主屋,挑著拂塵的右臂捋一把鬍鬚,面色凝重。

元氏擔憂地看向道遠法師,問道,「法師,可是有什麼不妥?」

蘇亦然面上也是有些擔憂之色,「這邊是三妹妹的院子,這麼多年了,往年也看過,不曾出現什麼問題,難道今年,便不一樣了么?」

蘇藝煙也湊上去,「是不是三妹妹這個院子,是府中風水不好之地?」

蘇雲初見到這個陣勢,再看一眼自己陽光普照的院子,走上去,倒是笑意吟吟地看向道遠,「大師可是看出了什麼端倪?莫非真的是我這院子風水不好?」 詹前映雪最後無奈的認輸了!

「小子,本姑娘總有一天會找回場子的,你給本姑娘等著!」

雲權並未理她而是轉身離開了此處。

詹前映雪氣的直跺腳,無奈的走下了台。

第二場由詹前映雪落敗而告終。

第三場比賽首先上場的是來自蒼州風雷閣的雷無劫,他一上場便直接釋放出自己八品魂基境的氣息,不過他也有著逆戰一品的能力,他對戰的是一名來自青州望海樓的弟子,名叫雲毅,有著八品魂基境的修為,不知怎麼的雲權對雲毅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以前似乎有一個叫雲海毅凡的雲海弟子,雲權猜測他很有可能便是我雲海族人。

他們的戰鬥也已經開始了,看著他們的戰鬥,雲權並沒有看到屬於雲海一族的招式,不過這並不能排除他有可能是雲海弟子的嫌疑。

雖然雷無劫有著八品魂基境加逆戰一品,不過在那名叫雲毅的手中,卻沒有討到半點好處,反而有種很快就要敗下陣來的感覺。

只見雷無劫雷莽幻化,每一招都聲勢浩大,不過似乎只是中看不中用,那名望海樓的弟子,雖然沒有華麗的招式不過出的每招都能起到很好的效果,雷無劫也終於支撐不下去敗下了陣來。

這一場比賽有雷無劫落敗而告終。

又經過幾輪激烈的決逐,最終脫穎而出十名小輩,算上雲權其中有著七位以云為姓。

剩下的三位則是羿皇宮的布雨皇天,來自渝州重陽宮的楚洛陽,來自越州天書別院的安羽辰。

羿皇宮的布雨皇天與越州天書別院的安羽辰都有著一品鑄台境的修為。

來自重陽宮的楚洛陽則有著九品魂基境的修為。

其他的六人最低位於八品魂基最高位於二品鑄台境。

下面的比賽規則有些變動,對戰的方式與先前一樣,不過他們可以自行選擇下面的對手,只要對手同意便可以直接上台對決。

天書別院的安羽辰躍躍欲試的來到了重陽宮楚洛陽的面前,洛陽兄咱們來比試一場吧。

「好啊!」

隨後他們二人便走上比武台,「羽辰兄出招吧!」

隨後安羽辰手中浮現出一件聖器,是一把弓箭。

安羽辰開口道:「小心了,洛陽兄。」

「儘管放馬過來!」

只見安羽辰拉弓蓄力,隨後有貫穿雷霆之力,直衝楚洛陽。

楚洛陽,眼睛一眯,雙手似乎在揉捏空氣,一道柔和的力量直接接下了那隻箭羽,隨後直接甩了出去。

「洛陽兄的太極果然神奇,以柔克剛,當真玄幻莫測!」

「不知道你的太極能一下子能擋住我多少支箭羽。」

只見安羽辰瘋狂的向空中射出箭羽隨後竟然向洛陽所在的位置墜落射去,密密麻麻的箭羽開始向楚洛陽墜入,楚洛陽依舊不慌不忙的揉捏著上方大範圍的空氣,當箭羽靠近那範圍之後竟然全都脫離了軌跡,向他的周圍墜落,沒過多久,他的四周就形成了一個用箭羽插成的圓圈。

洛陽兄小心點,空中依舊有箭羽不斷落下,突然安羽辰變換了箭羽射出的方向,直接朝著楚洛陽射去。

楚洛陽也並不慌張,腳下竟然出現了殘影,這正是重陽宮的月影步,那飄逸的走位,輕鬆便躲過了安羽辰射來的箭羽。

「那在試試這招如何,鳳凰于飛。」

隨後安羽辰拉弓蓄力,只見弓上竟然直接浮現出一隻鳳凰的虛影,當射出的那一秒竟然響起了鳳凰的鳴叫聲。

楚洛陽嘗試走位以後發現它竟然有追蹤的效果。

最後無奈正面的對抗了起來,他竟然揉捏起那隻飛來的鳳凰,逐漸的把它揉成了一個球形。

「洛陽兄我這鳳凰于飛不止可以追蹤而且還可以,」隨後安羽辰打了一個響指,嘴角微微上揚。

砰~

那隻被楚洛陽揉捏的鳳凰竟然直接爆炸了,楚洛陽但是也有些意外被這股能量震退數米,口角有鮮血溢出,明顯是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最後楚洛陽無力在戰,直接認輸了!

這一場由楚洛陽落敗而告終。

下一刻,安羽辰竟然來到了雲權的旁邊,「我們來一場如何?」

雲權微微笑道:「好啊!」

隨後他們二人走上了台,不過雲權現在可不想與他糾纏,雲權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讓安羽辰先出招。

安羽辰也不客氣,直接拉弓射擊,雲權一邊躲著他射來的箭羽一邊雙手疊加打出法印,首先雲權打出的法印浮現一個疾字,隨後雲權的速度已經到可以產生殘影的地步了。

然後接著又一次打出一道法印,破字浮空,雲權抽出兵器點向破字,暴戾的能量附於劍體,配合著疾字,速度的加成一瞬間來到了他的身前揮出了那道暴戾的能量,雖然他及時的射出了箭雨,不過在那暴戾的能量面前就如同溪流與江海的差距,直接被吞沒,沒了蹤影!

然後安羽辰就倒飛而去直接躺在地上昏了過去,不過人們卻能感覺到安羽辰所受的傷勢要比楚洛陽嚴重的多。

突然羿皇宮的布雨皇天來到了雲權的面前開口道:「雲翼,咱們來比試一場吧!」

雲權也並沒有拒絕,接著布雨皇天手持一柄聖器長劍。

雲權則手持龍魂劍,不過這次他並沒有讓魔海蛟龍隱藏黑焰。

「你竟然有附魂兵器,小子你很不錯嗎?」

「不過在修為上的差距可不是一把附魂兵器就能彌補的了的!」

總裁老公惹不得 「巧了,曾經也有人對我說過同樣的話!」

「哦,結果呢?」

「他敗了!」

「我可不會重蹈覆轍,今日你必敗!」

上次對雲權說這話的乃是天香閣的二少主,天亦知!

布雨皇天直接手持聖器,向雲權激射而去,雲權也不想在浪費時間,天殺七字控字浮空,困獸之藤限制住了布雨皇天的行動範圍,隨後疾字配合著破字,直接命中了布雨皇天,結局依舊如同安羽辰的一樣,身負重傷無力在戰。

隨後雲權走下了台,一名二品鑄台境的青年走到了雲權的面前,「請問您這戒指是哪來的?」

「我爹給的。」

「昨夜無涯伯伯已經找過我了!」

「你們大致的情況我也已經了解,九年的時間辛苦你們了,我的族人們。」

「我等拜見少主!」

隨後他們六人便齊刷刷的單膝跪在雲權的面前,接著從觀眾席上,還有已經淘汰的人群中總共飛來了四十三道身影。

「師哥,你幹什麼去!」

「師兄,你幹什麼去!」

「師弟你這是。」

「……」

「我等拜見少主!」

總共有四十九道身影單膝跪在了雲權身前。

雲權開口道:「委屈你們了,我雲海少權再此發誓,總有一天我會帶著你們重回故鄉重拾我們昔日的榮耀,執掌我們的正義!」

「我等願誓死追隨少主!」

「重拾我昔日榮耀!」

接著雲權也不在隱藏自己的修為,四品鑄台境的氣息直接釋放了出來!

「你們起來吧!」

「是,少主!」

此刻看台上的觀眾沸騰了起來,「四品鑄台境,看他的身形與聲音怎麼看都像是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年,這等實力可謂是天才中的天才啊!」

「就是!」

「剛才這麼多的天驕跪在了他的面前,此子身份定然不凡!」

突然羿皇宮的宮主怒了,你是何人,竟然把皇天打成如此重傷,不管你是誰,有什麼身份,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

下一秒這方天地為之變色,周遭的靈力開始瘋狂的向布雨龍齒涌去。

突然有一柄長劍凌空而出,以雷霆萬鈞之勢刺破雲霄,直插地表,隨後只見一道身影立在劍柄之上。 惡魔少董別玩我 道遠抬頭看蘇雲初,見她笑意吟吟的,眼中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這蘇府裡邊的人,自從他進來之後,誰不是對他恭恭敬敬的,便是老太太都恭敬地叫他一聲大師,可是,再看看蘇雲初,雖面上沒有輕蔑之色,但是,面上似乎洞明一切的神色,便讓人覺得在她面前都是黯然失色的。

道遠如此想著,便也不再看蘇雲初,卻是對著元氏道,「夫人,我看了蘇府諸多地方,如今只覺得,這一處,似乎是有些不妥。」

聽著道遠如此說著,元氏的面上也有了一些擔憂神色,只莫名其妙地看了蘇雲初一眼,問道,「有何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