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偏不信了,難道佛祖會保佑你這樣的惡魔?」

小青隔空一掌,一道仙法轟向法海。

「嗡!」

小青的仙法突然消失在紫金缽的佛光中。

白素貞一愣,也同樣發出了一道攻擊仙法。

「嗡!」

白素貞的仙法也同樣被紫金缽的佛光吸收,沒有對法海造成任何傷害。

法海哈哈大笑,說道:

「怎樣,我沒有騙你們吧?雖然我打不過你們三人,但是,你們三人也無法再傷害我。」

法海在念咒語的時候,只能被動防守,不能主動攻擊,也同樣不能攻擊白素貞三人。

許仙大聲說道:

「法海,那你接我一劍試試。」

「接你一劍又如何?」

法海口念咒語,紫金缽在頭頂上空不斷旋轉,佛光大作。

許仙長劍一抖,施展劍神訣,化著一掉流光刺向法海。

「嗡!」

當許仙的長劍刺入法海身前一米左右的時候,長劍突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扭轉,許仙的長劍偏轉,自動避開了法海。

法海哈哈一笑,

「許仙,如何?」

許仙不服氣,又施展天劍訣,接連刺了數劍,都是同樣結果。

聊天群內,眾人也都覺得驚訝。

唐玄奘突然說道:

「我曾經看過佛經,據說佛祖的紫金缽佛光有一道護體咒語,可以避免妖法仙法的襲擊,但是,這道護體佛光對普通的凡人攻擊卻是無效的,許仙,你嘗試一下,不要施展御劍術,也不用使用體內的靈力,就用凡人的力量去攻擊法海和尚。」

許仙:「老唐,真的嗎?」

唐玄奘:「試下,我也沒有把握的。」

許仙說道:

「好,那我就試試。」

「法海,你再接我一劍試試,我就不信無法攻擊你。」

「哈哈,許仙,我讓給你心服口服,來吧。」

法海雖然暫時不能打敗白素貞三人,但是利用紫金缽的護身佛光,卻也立於不敗之地,一掃之前的驚恐。

許仙長劍一抖,對著法海刺去。

長劍接近法海身前一米左右的時候,許仙突然倒轉長劍,左手握拳,一拳轟向法海的臉。

「砰!」

法海感覺鼻子一陣爆痛,雙眼冒著金星。

許仙一拳打得結結實實,內心一喜,緊接著又是兩拳砸在法海頭上。

法海一聲哀嚎,頭頂上的紫金缽跌落下來,佛光消散。

許仙想起來白蛇傳世界中白素貞鎮壓在雷峰塔下一千年,一家人骨肉分離,夫妻分離,受盡了痛苦和折磨,心一橫,右手一劍刺向法海。 「噗嗤!」

許仙的長劍刺入法海的身體,法海驚恐地看著許仙,內心崩潰之極。

法海原本以為許仙是妖怪之類的怪物,不肯突破紫金缽的金光防禦,卻沒有想到接連被許仙一頓老拳打得暈頭轉向,現在又被許仙一劍刺穿身體。

「許仙,你,你,你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撲通!」

法海掉入錢塘江中。

許仙正要去追趕法海,聽到白素貞大聲叫道:

「相公,相公,我要生了。」

重生之郡主威武 小青也喊道:

「姐夫姐姐要生了,你快點過來啊,別去追趕法海了。」

許仙立即飛到白素貞身旁。

「娘子,你怎樣?」

「相公,我剛才和法海戰鬥,動了胎氣,現在陣痛難忍,很快要生孩子了,你和小青趕緊帶我回去。」

「好,小青,你速度快,趕緊帶姐姐回家,我立即趕到。」

小青點點頭,帶著白素貞,化著一道光芒,瞬間消失了。

許仙也趕緊施展御劍術,飛行回到了杭州家中。

許仙是醫生,自然懂得如何接生。

經過一番忙碌,隨著一陣嬰兒的哭喊聲,白素貞生下了一個兒子。

許仙抱著兒子,興奮不已。

「娘子,我們的孩子,你看。」

白素貞原本擔憂這孩子會不會有什麼蛇妖的後遺症,仔細看了一眼,完全是個凡人的模樣,頓時放心下來,幸福地笑了,兩道熱淚滾下來。

……

許仙:「各位兄弟,我娘子生了一個兒子,大家恭喜我吧。」

聊天群內,大家剛才通過直播間看到許仙和法海的兇險戰鬥,一個個都很擔心,後來看到法海被許仙打敗,也都鬆了一口氣。

朱悟能:「許仙,仔細檢查一下,你兒子有沒有尾巴?」

許仙:「什麼意思?」

沙和尚:「老朱的意思,你老婆是蛇妖,生的孩子是不是有蛇尾。」

許仙:「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我兒子一切正常,哈哈…」

朱悟能:「恭喜恭喜!」

沙和尚:「恭喜恭喜!」

唐玄奘:「+1」

蕭峰:「+1」

林平之:「+1」

楊過:「+1」

李逍遙:「卧槽,幾天不見,許仙兄弟當父親了啊,恭喜。」

許仙:「逍遙,聽群主說你復活了,一切都好吧?」

李逍遙:「很好,非常好,我現在正養精蓄銳,準備過段事情,和靈兒,月如一起去打拜月教的教主,徹底解決這個禍亂的大魔頭,對了,群主呢?群主,阿奴很想念,她說要去蜀山找你,我不知道該怎麼勸說她呢。」

張浩看到了李逍遙的話,內心一跳,當初他穿越到仙劍世界,在哪裡逗留了一段時間,沒有想到阿奴會喜歡上自己。

群主:「逍遙,你告訴阿奴,就說我已經結婚有了妻子。」

李逍遙:「群主,要不要這麼狠心啊?你應該有很多穿越符,每隔一段時間來我這兒玩一個月,不是也很好嗎?」

群主:「李逍遙,我就知道你花花腸子,你現在有了靈兒和月如,好好珍惜吧,別在惹什麼情債了,還有,攻打水魔獸和拜月教教主的時候,你們要小心點。」

李逍遙:「群主,你乾脆把我們的仙劍世界解封吧,讓我看看後面的結局怎樣?」

張浩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暫時不解封。

「逍遙,事在人為,沒有什麼結局是不能改變的,原本月如要死在鎮妖塔,現在她不是好好的嗎?只要你們三人齊心努力,就一定可以打敗拜月教主和水魔獸,等你們成功回來,我在解封仙劍世界的劇情。」

李逍遙:「好吧,多謝群主了。」

許仙:「唉,我生兒子了,你們這些當叔叔伯伯的,又沒什麼禮物啊,不能就這樣空手吧?」

許仙現在和大家混熟了,也不客氣了。

眾人大笑,說道:「等你擺滿月酒的時候我們再送禮不遲啊。」

……

因為白素貞三人的努力,杭州城免遭滅頂之災,但是,法海調動海水倒灌錢塘江,意圖淹沒杭州的意圖還是傳到了天庭之上,玉皇大帝聽了非常震怒。

「什麼情況?法海是什麼來歷,居然敢做如此毀滅人性的事情。」

太白金星站出來,左右看了一眼,說道:

「啟奏陛下,這法海原本是一隻烏龜精,今天發生的事情,其實也是有些淵源的。」

「什麼淵源?」

太白金星看了一眼站在仙班中的呂洞賓,笑道:

「其實,這事還是呂洞賓引起的。」

呂洞賓摸著鬍子,一臉懵逼,

「太白上仙,您是不是搞錯,這關我什麼事啊?」

太白金星哈哈一笑,

「呂洞賓,你忘了,五百年前,你路過杭州城的時候,一時興起,賣了幾天湯圓,其中有一顆仙丹,被一個名叫許仙的小孩買走了,

許仙吃了仙丹之後,精神抖擻,不吃不睡,家人疑惑,硬是逼著您把他的仙丹給吐了出來,

許仙吐出來的這顆仙丹落入西湖之中,在西湖修行的一條白蛇和烏龜為了爭奪這顆仙丹,大打出手,最後被白蛇搶先一步,吃掉了這顆仙丹,

白蛇因為這顆仙丹,增加了數百年的修行,提前進入了半仙之體,

白蛇為了報恩,再次來到杭州,化身為白素貞,找到了轉世投胎的那個男孩,就是現在的許仙,兩人結為夫妻,

而當年的烏龜精也變成過來金山寺的一名和尚,法海,

只是這法海對於五百年前搶奪仙丹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當他得知白蛇和許仙在一起之後,便產生了報復的念頭,這才有了今天法海引海水倒灌錢塘江,意圖淹沒杭州城的瘋狂舉動,幸虧白素貞三人拚死抵抗,才算保住了杭州城上百萬人的性命,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啊……」

太白金星將故事的來龍去脈娓娓道來,眾仙人聽了,一面對白素貞捨身保護老百姓的舉動讚賞不已,一面對法海的狠毒大加痛斥。

玉帝作為三界之主,更是震怒不已,一拍桌子,

「大膽法海,為報私怨,置百萬百姓的生命於不顧,太白金星,我命令你帶領天兵天將,去捉拿法海。」

「是。」

太白當即帶領天兵天將下凡,來到了鎮江金山寺,捉拿法海。

……

法海從錢塘江撿回一條命,逃回金山寺養病。

突然,天空烏雲密布,風起雲湧。

一名手下的小妖跑過來,慌張地說道:

「師傅,天空中來了好多人,好像是天兵天將,不知道是做什麼的。」

法海一聽,突然笑道:

「很好,看來,天庭也知道白素貞和人類苟且違規天條的事情,估計是來捉拿白素貞的。」

法海走出寺廟,騰空而起,飛向天空。

法海遠遠看到了太白金星等人,立即跪拜在雲頭,大聲說道:

「金山寺主持法海,恭迎各位上仙。」

太白金星一看,冷聲問道:

「法海,你可知罪?」

法海一愣,

「我?我?不知道小人犯了什麼罪,請上仙明示。」

「哼,你調動海水,倒灌錢塘江,準備淹沒杭州城,置百萬人民的生命於不顧,你還不知罪?」

法海一驚,

「上仙,冤枉啊,白素貞身為蛇妖,私自和凡人結婚,還懷孕生子,觸犯天條,我是替天行道啊。」

「放屁,死到臨頭,你還狡辯,天兵天將聽命,立即捉拿法海回天庭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