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自華夏,你叫我趙天就行!」

兩人自我介紹,相互聊了起來。

「你也是來這裡進行修鍊的嗎?」愛西詢問,蔥白的手指指了指外面。

「我是來找人的…」想了想,倒是不需要隱瞞對方,趙天簡單地將自己的情況說了一下。

「希望真的很渺茫!」輕輕搖頭,愛西認為趙天的父母肯定早就已經死了,畢竟死亡沙漠太危險了!怎麼可能現在還活著。

他說話很委婉。

「總要試一試的!」趙天心裡很清楚,父母在世界大變之前很有可能就都是超凡者,甚至可能很強大,這也是他覺得父母很有可能還活著的原因。

「也許是被困在了什麼危險的地方?」趙天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這才急匆匆的趕來死亡沙漠。

翻了個嫵媚的白眼,愛西撇了撇嘴,拍了拍趙天的肩膀,笑著道:「既然你這麼堅持,那我就幫你想想辦法吧。」

趙天心裡感激。

「說真的雖然明明知道你是個男的,但你實在太漂亮了!我剛才都有點心跳加速!」趙天調侃,臉上故意露出色眯眯的表情,盯著金髮精靈的臉猛瞧。

「長成這樣我也沒辦法!族規還不允許我剪短髮!」知道對面的傢伙是在開玩笑,愛西也很無奈,十分的鬱悶!

「果然還是這樣!」

愛西心裡在吶喊,每次朋友都會拿這方面取笑他。

不想再被刺激,精靈愛西轉移話題,同時對這個問題也很好奇,他能隱約察覺到趙天的實力應該不在他之下。

「你是怎麼受到那麼重的傷的,我看過你昏迷的地方沒有找到任何的戰鬥痕迹。」 進入沙漠之前趙天準備了不少食物與水,他也猜到在死亡沙漠中很難找到食物。

然而昨天晚上太突然了!

莫名的陷入了詭異黑暗之中,帶著的東西基本上都遺失。

如今也不知道這裡距離那片枯樹林旁的宿營地相隔有多遠。

「本來一切都還正常,忽然周圍就變得一片黑暗,同伴也消失了,隨後一隻女人的手…。」

趙天講述了自己遇到的詭異,回想起當時的情況,他都還有點心有餘悸。

看著手中的一片小半個巴掌大的綠色樹葉,趙天的臉上充滿了糾結。

這東西真的是給人吃的?

和精靈愛西熟悉以後,他就不再客氣,表示自己很餓,提出想要一些食物。

當然不是白要,他身上還有一些精血丹願意用來換娶。

像是精血丹這種比較貴重的東西,趙天一般都是隨身攜帶的。

「不用這麼見外!我要是真想要你身上的東西,就不會救你了。」愛西笑著搖了搖頭,從身旁的背包中取出了一張翠綠色的樹葉遞給了趙天。

「像我們這樣的三級超凡生命一般一張生命之葉就可以支撐十天不吃不喝。」

據說,生命之葉是精靈族的一種特產,通過特殊的方式培育,含有一種特殊的生命能量可以替代食物和水。

這種生命之葉基本就類似於華夏傳說中的辟穀丹。

總的說來因為對於生命進化沒有太多作用,倒是不算太珍貴,只是精靈族之前一直比較封閉,所以生命之葉在超凡世界確實很少有人知道。

猶豫了半天,還是硬著頭皮把手中翠綠的樹葉塞進了嘴裡。

「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吃!」他輕輕咀嚼,生命之葉在口中迅速化為一道清流,一種自然的淡淡苦澀味緩緩盪開,卻意外的並不難吃。

生命之葉畫作的清流很快流入胃部,隨即緩緩擴散到四肢百骸。

趙天渾身都懶洋洋的,十分的舒服,那種感覺就像是酒足飯飽之後休息,沒有了之前強烈的飢餓感!

「我想起來你說的是什麼了!」

一直冥思苦想的精靈忽然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她神采飛揚,很有點激動。

「長老殿的那個老頭曾經提起過死亡沙漠中的那位存在,你能遇到還真是走運!」

「那應該就是傳說中死亡沙漠最神秘危險之一的黑暗不祥!」趙天疑惑,「難道你知道那片黑暗中的女人的來歷?」

他從自己這位救命恩人的話語中聽出了明顯的不同,好奇和嚮往多於畏懼,明顯是知道一些什麼。

「死亡沙漠的具體來歷沒有人知道,人們甚至不知道死亡沙漠存在了多久,然而我可以肯定2100年前死亡沙漠中並沒有你遇到的黑暗不祥。」

一身綠色皮甲的愛西故作神秘,微笑著道:「如果你了解古埃及歷史應該就能猜出來那個黑暗中的女人是誰!」

「2100年前,古埃及,美艷的女人!…」趙天低聲自語,腦海中忽然有一道靈光閃過。

「你是說那位大名鼎鼎的埃及艷后!」

愛西微笑著點頭。

歷史記載,古埃及最後一位女法老,克里奧帕特拉七世一位2000多年前的傳奇人物。

她美麗而心機深沉,是一個具有諸多神秘色彩的傳奇女性。

傳說這位古埃及最後的女法老為了保護自己的國家,曾經**古羅馬帝國的皇帝凱撒和其最得力的下屬安東尼,挑撥著兩個男人的關係,被世人冠以埃及艷后的稱呼。

據記載,這位埃及艷后最後被古羅馬新的皇帝屋大維囚禁,她想到辦法,用毒蛇咬死了自己。

當然也有說法她是被屋大維悄悄下毒謀殺的。

「歷史上記載埃及艷后最後和那位安東尼葬在了一起。」趙天道,臉上有些無奈。

以前只是個普通人,趙天對於歷史背後的真相知道的很少。

「那麼歷史的真相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根據我們精靈族古老的記載,2000多年前的那個時代超凡者的實力遠遠超過現在,像我們這樣的放在那個時代估計也就是炮灰。

漢宮斗紀 那個時代強者無數,修鍊文明雖然經過數次大劫難,但依然還算繁盛!

現在幾乎找不到的封號強者在那個時代也算是常見…」

愛西發現面前的這傢伙雖然實力很強,但好像對於很多東西都不了解,不僅解釋得十分詳細,甚至還解釋了一下封號強者的具體劃分。

封號強者,通過任何一種超凡修鍊體系將生命層次提升到三級之上的存在。

可以說無論是四級超凡生命,又或者是5級、甚至是六級都可以稱之為封號強者,但事實上人們一般所說的封號強者都只是四級超凡生命。

五級超凡者,生命再次發生蛻變,變得更加強大,可以成為一方巨頭,被尊稱為『王者』。

六級超凡者,第二層生命天梯的最後一步,擁有著無比恐怖的力量,即使在古老的時代也是站在頂尖行列的強者。

六級超凡者每一個都可以輕易屠殺普通王者,和五級之間的差距十分的大,被超凡世界尊稱為絕世王者。

而埃及艷后正是一名絕世王者。

不過那個時代古羅馬帝國太強大了!不管是凱撒、安東尼還是後來的屋大維都是賣過第二層生命天梯的偉大存在,凌駕於絕世王者之上!

不過歷史的記載雖然隱瞞了許多東西,但大體的情況卻是真實的。

埃及艷后確實為了國家**過凱撒與安東尼,最後又被屋大維用一種特殊的毒藥殺死。

「不對吧!既然能夠輕易殺死,又為什麼要用毒藥。」趙天想了想,提出了這個問題。

「可能與後來的事情有關!

也許是為了死亡沙漠中的某種東西。」

愛西點點頭,繼續解釋。

「埃及艷后死之後並沒有像歷史記載的那樣和安東尼埋葬在一起,而是被屋大維帶著一起進入了死亡沙漠深處。

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屋大維身受重傷從深處逃了出來。

他受到了無法恢復的某種未知傷害,甚至連生命層次都跌落,只有勉強六級的實力。

而從此之後,死亡沙漠中就多了一個詭異的『幽靈』,逐漸被人們稱之為黑暗不祥。」

「屋大維好像當了很多年的皇帝吧!」趙天嘀咕,他記得人家屋大維好像足足當了40年的皇帝。

沒想到趙天會提出這個問題,愛西一下沒有反應過來,明顯是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別的我不知道,反正那個屋大維肯定是死了,不像其他的老傢伙那樣有可能—」

趙天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大半,完全可以發揮出八九成的戰鬥力,他準備出發,愛西決定跟著一起去,他的能力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一路前行,趙天兩人感受著周圍死亡氣息的變化,找到方向,向著死亡沙漠深處趕去。 兩道人影行走在沙丘上,朝著沙漠深處不斷前進,留下了一串長長的足跡。

「你確定你父母在那個方向?」愛西手持著綠色的長弓,有點懷疑的道。

他將金髮紮成一束馬尾,一雙淡綠色雙眼如鷹隼般銳利,時不時拉開手中長弓,射出一道道能量箭矢。

這把由翠綠藤蔓編織而成的長弓是一把三級極品的超凡武器,在將使用者體內的生命能量轉化為能量箭矢時,可以免去許多損耗與浪費。

通常來說封號強者以下的超凡生命其實是沒有能力將體內的生命能量外放出來的,但是由於那些更加強大的存在創造出來的各種秘法、武技等,沒達到封號級的超凡生命也可以做到能量外放,隔空傷人。

只不過終究境界不夠,自身與外界天地沒有貫通,體內生命能量在外放的時候會有大量損耗與浪費。

像愛西手中的藤蔓長弓,達到三級極品,可以減少七成的能量損耗,算是封號神兵之下最適合精靈族神箭手使用的武器。

「至少有八九成把握!」趙天回答道。

自從來到死亡沙漠,他就莫名生出一種感應,自然而然地能夠感覺到兩個和自己有著血緣關係的生命。

「這個難道就是男人的直覺!」趙天心裡也在犯嘀咕,對於這種莫名出現的感覺半信半疑,不過暫時沒有其他的線索,他也只能選擇相信。

趙天並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體內那顆米粒大小的真靈之種。

真靈之種,是超越絕世王者的強者,邁過第二層生命天梯的更高層次生命才有極小几率凝聚,是站在第三層生命天梯的生命實現最終超脫的關鍵。

雖然趙天對於自己體內的真靈之種一無所知,甚至根本不知道真靈之種的存在,但實際上他的生命已經與那些普通的超凡有了一些本質的變化。

趙天已經擁有了一些類似於本能的能力,只是他還沒有意識到,像這種在某些情況下能夠模糊感應和自己血脈有關生命的能力,也只是真靈之種擁有的眾多能力之一。

「雖然很危險,就當去修鍊好了!」愛西先是狐疑的看了看趙天的面部表情,他覺得自己這個新結識的東方朋友可能也沒有多大把握,不過他倒是沒有拒絕。

那是因為他知道死亡沙漠深處有著大量外界稀少的三級骷髏,可惜以他一個人的實力去深處修鍊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不過現在加上一個擅長近戰搏殺的東方武者,兩個人恰好互補,以這樣的實力愛西倒是有一定的信心能夠進入死亡沙漠深處,有你狩獵那些三級骷髏。

「我已經掌握了生命場域,就剩下靈魂強度不夠!」愛西殺死著視線內的所有骷髏,不時有一道道冰藍色的靈魂之火從遠處飄來,融入他的體內,令他的靈魂不斷變強。

他很清楚只要自己的靈魂也突破,回到精靈族中接受《自然聖典》四大篇章之一的《生命詩篇》傳承,就有很大希望在短時間內突破成為封號級強者。

「這樣的話才有機會與那些蘇醒的老傢伙們爭奪更快進化的機會!」愛西心中默默道。

趙天兩人一路前進,穿過了大片的沙丘與戈壁,一直到傍晚天色漸黑,才在一座倒塌了大半的石殿停了下來。

趙天雖然一直在趕路,但事實上速度並不快,他的身體傷勢還需要時間恢復。

趙天早就從托爾斯泰那裡得知死亡沙漠深處的種種恐怖,愛西也提出等到他傷勢恢復的差不多在進入死亡沙漠深處。

這是一座由大塊的灰色岩石構成的建築,像是經歷過戰亂,斑駁的岩石上可以看到不少兵器留下的划痕。

趙天站在牆壁前,觀察著唯一一幅還算完好的壁畫,覺得頗為神秘。

她對這幅壁畫的含義很是好奇,面前的壁畫一看就是古埃及的那種風格,古老而神秘,讓人莫名感到一種詭異。

「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趙天詢問旁邊的精靈。

愛西側過頭認真的打量了兩眼,隨意的道:「這壁畫沒什麼特別的,在埃及很常見。

大概的意思是,法老的靈魂通過金字塔雨星辰連接的通道升上了天國,從此和神一起永遠統治這片大地。」

「那這幅壁畫具體是什麼時期的?「某個沒見過世面的傢伙依然對這幅壁畫很感興趣。

「那好像代表的是獵戶座的腰帶三星吧。至少是在第四王朝以前了…」愛西閑著也是沒事,乾脆仔細說了起來。

「趙天聽得很認真,他對這些有關古老歷史的知識很感興趣。

正當兩人聊天時,外面具傳卻了一聲巨大的咆哮聲,猶如悶雷般轟隆隆而來。

「死!」

又是一聲暴喝炸響。

趙天兩人對視一眼,同時衝出了石殿,身體化作一道殘影,迅速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而去。

悄無聲息地停留在一座沙丘背面,前方百米處正在發生著一場大戰。

「真是驚人!」趙天暗自讚歎,兩名近六米高的巨人,揮動著巨大的武器,每一擊都力量恐怖,絕對可以將一輛主戰坦克輕鬆拍扁。

兩名巨人穿著狂野的獸皮,裸露出大塊猶如岩石般堅硬的肌肉,太強壯了!那種力量簡直超越趙天的想象。

黃金巨人手持著一根巨大的狼牙棒,一次次怒砸而出。

狼牙棒足有八米長,十分的巨大,重量至少超過十噸,卻被黃金巨人單手揮動,足可見其力量的恐怖。

然而黃金巨人明顯處於下風,對面手持著巨大長矛、皮膚淡紅色的巨人更加強大,每一擊都猶如山崩海嘯般,恐怖異常。

「不愧是黃金巨人一族的小黃今王!才19歲就有了這樣的力量!」

手持長矛的巨人一邊瘋狂攻擊,心中也暗自驚駭。

塞卡本以為這次的劫殺會很輕鬆,最多遇到一點小抵抗,但以他封號級之下近乎無敵的實力,絕對可以殺死這個不到20歲的小天才。

剛一交手,塞卡就被嚇了一跳,對方竟然已經將巨人血脈覺醒到了20%,實力比自己也差不了多少,這反倒是讓塞卡更加堅定殺死黃金巨人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