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喜歡和這三個球隊打。」

……

眾人都紛紛地說道。

晚上江雨戀,庄岩和何藝彤三個人來到了一個高級的飯店吃飯,她們單獨叫了一間包間,點了幾個菜,便開始聊了起來。

「師姐,白天教練說的那三個球隊怎麼了?怎麼看上去大家的興緻都不高啊?」何藝彤說道。

「如果要是能夠的話就好了,這三支球隊可以說是我們最不想打的三支球隊,西班牙這支球隊呢,身體對抗其實都不比我們差,而且他們還有一個超級巨星蘇帕奇,這個蘇帕奇克是歐洲的MVP,喜歡打進各種高難度的球,每次遇到西班牙,我們都很難贏球,基本上沒有贏過。」庄岩說道。

「法國隊呢,一群小跑車,跑的那是呼呼的快,可以說比韓國的小,快,靈還要快,再加上他們的速度,身體都比我們高一檔,我們想要贏他們,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江雨戀說道。

「再就是日本了,日本這支球隊怎麼說呢,韌性非常的強大,屬於怎麼打都打不死的那種類型,你只要稍微一書呼,他就會快速的把比分長上去,你還記得當年我們一起在日本打亞錦賽的時候嗎,雖然說打日本,我們贏的可能性是最高的,但是就算是贏了,也得掉下三層皮來。」庄岩說道。

「師姐的意思是說,我們在這三個球隊裡面,贏的可能性最高的是日本,但是實際上總體的這個勝率可是一點兒都不高,最近這兩年,我們只贏過他們一場。」江雨戀說道。

「是嗎?這麼說他們的實力現在也已經漲的非常的快,有很多有實力的人了?」何藝彤說道。

「這個怎麼說呢?如果要是純論天賦的話,我們是比他們高不少,但是他們的基本功實在是太紮實了,而且執行戰術相當的到位,只要你稍微一疏忽,他們的戰術肯定拿能打出來,更重要的是咱們的老對手尾田真希和渡邊萊蒙現在是對你的雙子星的存在。」庄岩說道。

「這個我倒是知道,現在她們兩個人可是日本隊的核心球員,日本隊的整個隊伍都是依照他們兩個為王牌兒來設定的。」何藝彤說道。

「一點兒都沒有錯,這兩個人以前就是我們最頭疼的兩個人,這麼多年以來,我們只要對上以她們兩個人為核心的隊伍,輸的幾率是非常高的。」庄岩說道。

「既然我們的天賦比他們高,為什麼總會輸呢?」何藝彤說道。

「依我看,主要還是經驗和信心,大家潛意識裡面以為我們不如他們,或者以為和他們的實力在伯仲之間,只要比分在緊咬著的時候,就會打到畏首畏尾,而對方每個球都打得非常的堅決,這個就是我們現在這些年輕的隊員所欠缺的東西。」庄岩說道。

「是啊,每次遇到困境,這些天賦非常高的隊員們,該做的動作做不出來,輕鬆能打進的球兒打不進去,還只能靠我們兩個老隊員來把球打進去。」江雨戀說道。

「老隊員?你們兩個人不都是在當打之年嗎?」何藝彤驚訝地說道。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自從師姐,那次大傷之後,整個狀態下降的很厲害,而我自從撞到了新秀牆以後,到現在都不能找到突破瓶頸的方法,我們當時那一批的隊員,其他人有完全被這些青年才俊的比了下去,所以說還真是凄涼啊。」江雨戀說道。

「對於咱們來說可能是凄涼,但是對於籃球界來說,尤其是對於國家的籃球是好事兒,一代新人以這麼迅猛的速度就把前人給覆蓋住了,這充分說明了後人的勢不可擋。」庄岩說道。

「你還是那麼看得開呀!」江雨戀冷笑一聲說道。

。 夜晚,張楚嵐如同原著一般接受傳度。

而他也和原著一般拒絕了。

他剛剛拒絕,那一邊,龔慶帶著一大幫人上山來。

「他們這是什麼意思?」大樹上看戲的葉晨看向身旁的丁嶼安,問道。

「很明顯,他們想要硬剛。」

說話間,丁嶼安從大樹上跳了下來,走入人群。

老天師,如此強大的對手,他也想過招。

「沒想到這些全性竟然有這麼團結的時候,而且,居然這麼剛。」四周都是公司的人,徐四早就埋伏好了,按理來說對付全性可以完全不講江湖道義,上去就開干。

不過被老天師給攔了下來。

「小慶子,你真的要做到這種地步?」老天師看著面前的龔慶,沉聲問道,「你應該知道自己是在挑戰老夫的底線。」

「可是我們必須知道無根生的下落。」

龔慶緩緩道。

「這麼執著?」老天師有些無奈。

無根生,真是一個天大的禍害啊,人都已經沒了這麼多年,居然還有這麼多人惦記,然後還有這麼多人願意為他玩命。

雖然並不一定是為了他,可是都是因為他的名頭匯聚的。

「老天師,如今我全性八十五人前來挑戰,您可願意接受?」龔慶帶著全性所有人,光明正大前來拜訪。

這還真不太好弄。

雖然說全性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可畢竟也是有名有姓的門派,人家光明正大而來,你不光明正大迎接,龍虎山日後必然會受到很多指指點點。

雖然大家都知道那是噴子,是傻叉。

可有時候,傻叉也會傳染的!

這也是現實。

「既然如此,出手吧!」

扭了扭脖子,老天師緩緩向前,「好多年沒有出手了,沒想到老夫這麼大歲數還要動手。」

「也好,今天晚上心情相當的不好,你們過來,上杆子找抽,也能讓老夫心情愉快一下。」

話音落下,老天師也沒有喊開始,只是雙手成劍指,然後金光如繩在指尖蔓延開來,那如同繩索的金光彷彿捆仙繩,捆住了誰,任憑用盡手段,就是無法掙脫。

又好像是無比強大的鞭子,所過之處,擦著是傷,碰著是死。

基本上沒有什麼人倖免。

只有幾人還能勉強應付一下,丁嶼安、夏柳青還有龔慶以及一個用三屍的傢伙。

可即便如此,三鞭子下去,也都全部敗下陣來。

從開始到結束,有三分鐘?

好像沒有!

「這就是老天師的實力?」看著這一幕,看著那一眾倒地人中唯一站立的老天師,徐四忘記了嘴裡的香煙,弔兒郎當的性格第一次出現震驚的難以自抑的狀態。

「這輩子,值了!」

另一邊,陸瑾原本想要帶人埋伏,伏擊全性的,可是全性出人預料,他的埋伏沒有一點作用,反倒是讓那些小傢伙一個個興奮不已。

看著老天師,每個人的眼睛中都閃爍著星光。

「徐施主,接下來就交給公司了。」

微微搖頭,老天師留給徐四一句話,然後直接轉身離開。

看著這些倒在地上的全性,徐四撇了撇嘴,雖然想要多抓點人,立大功,可現在一鍋端了,還真就不太好弄了。

有點過猶不及了。

「都帶走!」

擺了擺手,壓下心中的小心思,徐四讓人先把這些人押走再說。

至於其他,回去慢慢處理。

「丁嶼安留下,這小子是我徒弟,剛剛下場就是去玩玩。」揮了揮手,被揍的找不到東南西北的丁嶼安從公司人的手裡飛到了葉晨身邊。

「小心點,我總覺得不太對勁兒。」看向徐四,葉晨開口提醒。

他如今的力量不全,沒辦法去做推演未來的事情,可是今天發生的事情,葉晨預感還有後續。

「放心,上了公司的車,這些傢伙一個都別想逃。」徐四笑呵呵地比了個OK的手勢,一臉的自信滿滿。

「隨你吧,總之,注意點,我不相信龔慶那小子沒有后招。」葉晨看向面無表情的龔慶,淡淡說道。

「全性的骨幹人員幾乎都在這裡了,你覺得我還能有什麼后招?」

龔慶突然笑了,笑的有幾分如釋重負,「當了這麼長時間的代理掌門,如今終於是解脫了。」

聳聳肩,葉晨沒有回應龔慶的屁話,直接離開。

路過陸瑾身邊,「老陸,沒找到理由嗎?」

陸瑾微微一笑,沒有說任何的話。

可是葉晨看到了自信,以及陰笑。

「我等你。」

笑了笑,葉晨很期待陸瑾這陰笑背後的內容。

去找老天師,老天師正在和田晉中下棋。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看到葉晨到來,老天師開口道,「不過我現在沒心情進入你的世界。」

「天師度還是沒有人繼承,在天師度沒有傳承之前,我不能做太冒險的事!」

「不能讓我繼承嗎?」葉晨問道。

「你不願意傳承給自己的弟子,然後自己相中的人又不想干,既然如此,給我吧!」葉晨開口說道。

老天師:「……….」

認真地打量著葉晨,老天師微微搖頭。

「給你或許是一個選擇,不過….那不是龍虎山的使命,龍虎山的使命只是保存,僅此而已。」老天師輕聲道,「我看不透你,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不知道你究竟是誰,給你,也許是福,也許是禍!」

「可無論是福還是禍,都不是老道想要的。」

「老道想要的只是平靜的過度,僅此而已。」

「掀風起浪,固然澎湃激蕩,可只有靜水流深,才能綿綿不絕。」

老天師的話讓葉晨有點牙疼,這傢伙怎麼就不願意把這東西傳給自己呢?

「按照你的說法,張楚嵐可也不是平穩度過的人,那傢伙身處漩渦之中,指不定會發生什麼。」葉晨開口道。

「可是,他畢竟是這個世界的人,而且,他內心深處嚮往平靜。」老天師輕聲道,「再退一步,只要他繼承了天師度,只要他成為了天師,那麼,他就有資格平靜。」

「再也不會有人能將他拉入漩渦之中。」

「好吧,隨你意,我就是過來問問,既然你現在不願意,那就以後再說。」聳聳肩,葉晨雖然好奇天師度,可卻不會強迫老天師。

PS:我最近要去做個手術,膝關節的,所以更新可能不太穩定,還請大家見諒 拉羅謝爾王國最年輕的傑出俊才、銀刃騎士團代理團長、東部阿瑪西爾的西利基伯爵、源初的開拓者、沐風節魁首、月之鴉:月之泉的守望者、北疆戰爭階段性獲勝的至關重要者、索爾科南特派南方巡使,西里爾·亞德里恩,他橫躺着,頭部被一雙白皙纖細的手按在少女豐腴的大腿上,手的主人半彎著身子,胸口都快貼到他的面部。

這本應是一副非常旖旎的畫面,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如此極近的距離下,少女的溫軟、香氣、白皙,無論是觸覺、嗅覺還是視覺都獲得了極大的享受。更何況還有那垂落的髮絲輕輕撩撥,讓人更加心猿意馬。

如果他不是雙手雙腳都被藤蔓捆縛著的話,或許這一切確實很讓人心動。

「我真的沒事……」

「不準狡辯,米莎小姐,麻煩把維先生的腿捆起來,對,就是那裏……」

「老實點,別亂動!房子都塌了,還說友好的洽談!」

法師小姐恨不得把他的每一根頭髮都撥開,她的頭壓得低低的,幾乎要埋到他的頭髮中,以此檢查他究竟是否受傷。

「米莎小姐,腰部腿部的傷口就拜託你了。」

年輕的領主妄想抗爭,但總不可能對自己重要的女伴們動用武力,此時也只能乖乖躺倒。

分不清究竟是揩油還是檢查傷勢,直至禮服的每一處破損都被檢查完畢,少女們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最終鬆開了西里爾。

「真的沒有傷口……怎會如此?」米婭稍稍皺眉,片刻后卻又舒展——不受傷終歸是好事,只是有些難以理解而已。

「要相信你的領主大人啦,都說了,這是諾羅伊商會偷工減料,房子質量不好才會塌得啦。」重獲自由的西里爾將自手環里取出另一件衣服,套在身上。

身後羅曼努斯三姐妹擠在一起捂著臉,從指縫裏偷窺著前面三人的鬧劇,西里爾權當沒看到。

「上揚米斯狄爾的城主對此事應該有所了解,讓艾迪安·卡勒瓦來對接。諾羅伊商會覆滅的消息應該沒幾天就會傳開,在此之前我們要儘可能地把該做的事情做完——塞西莉亞。」

「領主大人,我在。」塞西莉亞應聲道。

「說說你們家族現在的情況。」

他對羅曼努斯家的了解並不甚多,畢竟羅曼努斯家連貴族都不是,應該屬於「地方大戶」。

當玩家接觸南方之時,羅曼努斯家已經徹底衰落,相關的任務也幾乎沒有。除了關係到王國大臣的師長的那個任務鏈,玩家對其的接觸少得可憐。

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畢竟這幾年拉羅謝爾天災人禍不斷,哪怕一個中層貴族家族都有可能在幾個月內徹底煙消雲散,更何況一個地方大戶呢。

「羅曼努斯家啊……」塞西莉亞臉上流露出不悅的神色,但還是開口道:

「如今的家主,是我的叔叔,克拉克·羅曼努斯……」

克拉克·羅曼努斯,羅曼努斯家現任的家主,是羅曼努斯上一任家主五個兒子中的老三,靠着族內競爭繼承了家主之位。

而他確實有着一定的能力,在家族逐漸走下坡路的如今,靠着大筆投資港口貿易,將家族從崩潰的懸崖邊上拉了回來,甚至還有逐漸興旺之勢。

由於克拉克·羅曼努斯的傑出成果,其子林頓·羅曼努斯甚至擁有了競選帕克里領,羅特蘭城城主的資格。

但這並不代表着羅曼努斯家裏的聲音完全統一,家裏早有傳言克拉克·羅曼努斯,在接任家主之位之前,就在和南方港口的灰色產業接觸,許多人都對這類事情有所不滿。

而克拉克接任家主之後,立刻開始對對自己有異議的兄弟進行肅清。要麼調到遠離領地的地方,要麼撤掉所有的實權。

羅曼努斯姐妹的父親,則是被最先肅清的,調離原先的崗位之後直接音訊全無,也正是因此,羅曼努斯姐妹才選擇出逃。

她們的母親則在王國西邊的城市授課,並沒有受到波及。

如此一說,西里爾算是明白,為什麼羅曼努斯家在玩家接觸南方時便已經衰落了——